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5)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5)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5)     

重生之世家子弟1820 消息

陸景接到黎傾城的電話時,正在大唐雨景的紫羅蘭莊園主臥中和莫心藍在一起。
  窗外夜色流離,遠山含黛,春雨如油。奢華的主臥中溫暖如春。柔和的燈光灑落在充滿歐陸風情的房間中,令人心安。
  “陸景,你打算怎么處置六大世家?”莫心藍慵懶的躺在陸景的懷里,嫵媚的笑問道。
  陸景對黎傾城說現在談這個為時過早。但她作為和華的決策者卻是知道,和華獲勝的概率高達80%。只是,陸景性格內斂、沉穩,不會在最終結果出來之前輕易的表露情緒。政治嗬,從來都是翻云覆雨。
  陸景就笑,“心藍,話說你不把蘇家和嚴家聯手的威脅放在眼里啊?”蘇威和應聰周日晚上來京城的消息瞞不過他。謝海逸昨天晚飯時給他打了電話。
  莫心藍輕笑著嬌嗔,精致絕美的容顏宛若牡丹花開,“我又不懂這些。不過,我知道你心情不錯啊。可以推斷問題不大。或者,這本就在你的預料之中。所以,我們還說六大世家的事吧。”
  陸景微微一笑,心藍很聰明,說:“心藍,林子大了,什么鳥都有。所以人心渙散。六大世家糾纏百年,確實應該分出高下來了。”
  在心愛的女人面前,他自然不會隱藏內心中的想法。六大世家確實需要好好的整治一番。
  莫心藍笑著點頭,如湖光晨靄的眸子落在陸景的臉龐上,輕輕的吻他一口。與他一起,在臥室里欣賞著窗外夜色中的春雨美景。
  ….
  …
  京城昨夜一場春雨,大唐雨景的山莊、樹林間綠意盎然,青翠欲滴。仿佛春天的腳步突然臨近。
  距離大唐雨景不遠的匯海大酒店39樓的豪華套房中,蘇琳在明亮透徹的落地窗前看著樓下繁華的城市風景,心不在焉的嗯嗯幾聲。她正在接哥哥蘇威的電話。
  “蘇威,我知道了。你忙吧。”蘇琳掛了蘇威的電話,蘇威來京城了。反饋的消息還不錯。只是她心中難以高興,清秀俏麗的容顏上浮起一抹淡淡的憂愁。
  昨天在大唐雨景的一幕幕又從腦海里浮起。昨天陸哥要是不來…。她醉酒到今天早晨3點就醒了,在大唐雨景吃了一點宵夜后,換到匯海大酒店這里休息。
  蘇琳撥通了陸景的電話。嬌聲道:“陸哥,我中午想請你吃飯。你…,有時間嗎?”
  …
  …
  陸景和蘇琳吃飯的時間約在四天后,3月24日。莫心藍在昨天回了香港。
  徐城的舊城改造出現了問題。陸景不日就要離開京城。莫心藍是返回香港安排PLU電訊和Tu的事宜,為擊殺亞太財團做最后的準備工作。
  上午陸景、葉靜雨、王燦、唐略、謝晉文、閔雯、高麗瑩、安溪陪白唯去京城市第一醫院檢查身體。白唯已經懷孕一個多月。最近氣溫變化有點小感冒。她異常緊張。
  陸景今天沒什么事情。帶著葉靜雨陪著她去醫院看醫生。王燦正好要和自己說閔雯的事情。
  四大名媛的框架算是終結。高婉薇、黎傾城兩人突然回了黃海,年后就不在京城。現在,京城世家子弟的圈子中公推閔雯為京城第一美女。王燦在唐略的幫助之下,已經坐穩京城大哥級紈绔的位置。不過,他習慣性的在重大事情上找陸景商量。
  謝晉文當然是陪著閔雯來做說客。他追求閔雯的事情,現在已經人皆盡知。貌似,閔家對這件事是默許。
  “靠,這事你拿主意就行。”醫院人來人往的走道中,陸景笑著拍拍好友的肩膀。看看不遠處說話的謝晉文、閔雯。美艷的閔雯吸引了路人的眼光。
  王燦嘿嘿一笑,遞了一支煙給陸景。說:“我是想著你說不定要保蘇琳和黎傾城。”前些天在大唐雨景中發生的事情當然瞞不過他。陸景暴打南海某商人。據說,黎家再幫陸景處理后面的事情,要那位李老板傾家蕩產。
  陸景聞著香煙的味道,笑著搖搖頭,說:“傾城都回黃海讀大學了。蘇琳的事…”
  陸景頓了頓。腦海中浮起蘇琳那張清秀的容顏。他是想保護這個美麗、多才多藝、沒多少主見的女孩子。但是蘇琳并不適合在繼續留在京城了。
  王燦嘿然一笑,說:“哈,我懂的。”其實,京城中,很多時候,都是無聲處聽驚雷。并沒有表面上交惡。上輩的事情和小輩們的交情無關。
  不知道陸景和蘇琳是否使用這一條通行規則?
  …
  …
  白唯只是小感冒。對寶寶無影響。安頓之后,中午時分,陸景抵達匯海大酒店副樓12樓。1號包廂中,蘇琳已經等候多時。嬌俏的給陸景拉開包廂的門,“陸哥…”
  蘇琳今天明顯仔細的裝扮過。秀發盤起如花般雅致,清秀的五官精致如玉,沒有一絲瑕疵。眉毛描的細細長長,淡淡的眼影,少婦嫵媚韻味流瀉出來。
  清新的白色毛衣。采用鏤空花紋和立體設計,展現個性魅力,搭配黑色長褲和藍色高跟鞋。修飾著她前凸后翹、性感、修長高挑的身姿。氣質清新時尚、優雅迷人。
  陸景都對她的美麗感到驚艷,失神了幾秒。蘇琳略顯羞澀的轉身,心中有些高興,她特意做了美容的呢,引領著陸景進入1號包廂中。
  1號包廂分為休息廳和餐廳。三面都是落地玻璃窗,可以眺望依山伴水、美輪美奐的大唐雨景。懸掛式的液晶電視、米黃色和朱紅色的貼面渲染著典雅、華麗的格調。
  蘇琳是五星級匯海大酒店的常客,點好餐,和陸景在典雅的餐廳中邊吃邊聊。話題寬泛,只是總有一些沉重的意味。
  陸景微微沉吟了片刻,說:“蘇琳,我后天去江州。你什么時候離開京城?”
  “啊…,陸哥…”蘇琳美眸驚訝的看著陸景,放下精美微沉的檀木筷子,如實的道:“我還沒有想好。”
  1號包廂中的餐桌是12人的圓形餐桌。蘇琳和陸景隔了一張椅子相鄰而坐,看著眼前清秀、嫵媚的美麗佳人,陸景輕輕的搖頭,“蘇琳,徐城舊城改造,有人死亡的事情你知道吧?”
  蘇琳點點頭,不解的看著陸景,“聽我哥說了。”眼神有些說不清的意味。她聽蘇威說,這件事或許和陸景有關。
  陸景輕聲道:“這件事和我無關。但,我要去江州避避風頭。蘇琳,你明白了嗎?”
  “什么?”“哐當”一聲,蘇琳手邊的茶杯跌落到地上,茶水慢慢的浸染著紅木餐桌和淺白色的精美地毯。蘇琳十分失態。巨大的危險感從心底不可抑制的涌起。
  在陸景邀請蘇琳從黃海重返京城競逐京城第一美女時,唐詩經曾經評價過蘇琳的性格:眼界、眼光都是一流,但性格優柔寡斷,沒什么主見。
  蘇琳如何能不知道陸景透露出的這個信息蘊含怎樣的“毀滅”力量?好一會,蘇琳回過神,輕輕的搖頭,難以置信的看著陸景,紅唇微張,“陸哥,你不怕我告訴我哥?”
  “那也要他信才行?”陸景淡然的一笑,夾了一筷子涼拌牛肉,等蘇琳臉上露出悵然的神色,才溫聲勸道:“蘇琳,你得離開京城了。帷幕已經拉開,你留在京城沒有任何的作用。消息你說給你哥聽,信不信由他。你先回黃海經營你的咖啡店。我,不希望你再遇到前些天那樣的事情。”
  前些天給人灌酒的屈辱感讓蘇琳記憶猶新。此時,心中的痛苦、矛盾,在這一刻驟然的爆發出來,兩行清淚滑落,雙手捂著臉頰,無聲的哭起來。
  她并不是什么都不懂的小女孩。恰恰相反,她對一些事情看得很清楚,因而才知道陸景透露出的這個信息危險在哪里。
  她不希望蘇家倒下,她已經失去婚姻,只有父母、哥哥這些親人。她也不希望陸景失去權勢。她難以想象陸哥落魄在街頭蕭瑟的模樣。她會心碎的。
  是的。她愛這個總是能給她安全感、說話有點幽默,敢于自黑、優秀、出色的男子。天枰的一頭是親人、一頭是感情,處在中間,她該怎么辦?
  “蘇琳,不哭。”陸景走到蘇琳面前,將她擁在懷里,輕輕的拍著她的背,安慰著蘇琳。心中柔情涌起。“不哭啊,沒事的。我說了,這件事和你,和蘇威沒關系。”
  感受著陸景懷抱里的溫暖,蘇琳的情緒逐漸的穩定下來,接過陸景遞來的紙巾,仰著頭,淚眼婆娑的道:“陸哥,你為什么對我這么好?”陸景的關心,愛護,她怎么可能感受不到?
  陸景愣了下,這個問題問他有些失神,低下頭,看著蘇琳精致的臉蛋,輕嘆一口氣,在她耳邊輕聲道:“蘇琳,我說我喜歡你,會不會被你罵無恥?”
  “陸哥…”蘇琳聲音有些顫抖,露著她心中難言的情緒,見陸景再次點頭,俏臉緋紅如發燒一般,像一只鴕鳥一樣,將頭埋在陸景的懷里。她感覺她是被丘比特神箭射中的天鵝。她不知道她是否應該拋棄心中的糾結,去享受此刻突然其來的愛情的甜蜜。
  陸哥對漂亮的女孩子一向寬容、優特。身邊從不缺少絕色佳人。這是京城中人皆盡知的事情。她并沒有想到陸哥會對她有情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