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18)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18)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18)     

重生之世家子弟1819 西爾斯的股權

蘇琳感覺自己給人扶起來,天旋地旋般的感覺襲來,讓她頭疼欲裂直想撲到地上去,耳邊又聽到:“蘇琳,你怎么醉成這個樣子?”
  蘇琳這一次聽清楚了是誰的聲音,醉眼里全是亂晃的人影,紅唇微張,含糊不清的道:“陸哥…”心中忽而就放松下來。
  “靜雨,幫我看著這個包廂里面的人。瑪德。”陸景爆了一句粗口。蘇琳醉成這個樣子讓他很心疼。蘇、陸兩家的交鋒是不波及到她的。誰在如此的做賤蘇琳?
  “哦,好啊。”跟在陸景身邊的葉靜雨乖巧的點頭,明秀的眼眸滴溜溜的看著陸景。一看就知道陸景和蘇琳有情況呢。葉靜雨隱蔽的撇撇嘴。
  她昨天才從硅谷飛回京城。中午剛和陸景在匯海大酒店總統套房中一起吃過甜蜜、旖旎的午飯。這會兒到大唐雨景7樓來見莫心藍。
  大唐雨景701套房配備了臥室、浴室、餐廳、客廳、書房。初春的陽光灑落在地板、沙發、茶幾上,寧靜而靜謐。
  “噠”的一聲關上門,陸景將醉的難受的蘇琳打橫抱起來。蘇琳172cm的個子,前凸后翹,曲線性感、修長,卻并不是很沉。陸景將她輕柔的放在鋪著米白色床單的席夢思床上。幫她把精雅的女式粉色皮鞋脫掉。
  “陸哥…”蘇琳仰著頭,含糊的輕聲喊道。她有點難受。
  “是我,蘇琳。你先休息。事情都交給我。”陸景給蘇琳蓋上湖藍色薄薄的蠶絲被,溫柔的幫她理好額前散亂的秀發,看著她清秀俏麗的容顏,“蘇琳,我去一去就來。”
  蘇琳只覺得陸景有兩個頭,人影重疊,腦子里清醒著,可是反應慢半拍,“嗯。”
  …
  …
  陸景一腳踹開了708包廂的門。
  “哐當”一聲。很暴力。708包廂中的四人都滿臉錯愕的看著陰沉著臉進來的青年。
  大唐雨景里面居然還有人敢鬧事?
  “瑪德。你誰啊,懂不懂規矩。”李老板身邊的一名方臉男子喝道。顯然是跟班。
  蔣鴻哲一下傻了眼。我草,居然有人在京城里敢當面罵陸景,嫌命長了啊?他不管方臉男子要繼續說什么。連忙起身,陪笑著道:“陸少。”
  “….”方臉男子罵人的話卡在喉嚨里,生生的憋回去。還能是那個陸少?八成是那位爺。
  陸景冷著眼看蔣鴻哲,“今天怎么回事?誰灌蘇琳的酒?”
  聽到陸景語氣不善,蔣鴻哲額頭就有些冒汗。當面給陸景質問壓力很大。如非必要,他根本就不敢得罪陸景。史大少、風大少、嚴哥殷鑒不遠。
  蔣鴻哲抹了一把汗,解釋道:“陸少,李老板請我吃飯,我和蘇姐來赴宴。灌酒蘇姐酒的是李老板。”
  到這個份上,蔣鴻哲毫不猶豫的將李老板給賣掉。本來,他對李老板灌蘇琳的酒是睜一只眼閉一只眼。蘇琳醉酒的樣子很漂亮。
  “呃…”李老板臉色變得很不好看,灌酒這事是他和蔣鴻哲的默契啊,心虛的訕笑道:“陸少,這個…”
  “李老板是吧?”陸景走到胖胖的李老板面前。輕輕的拍拍他的臉,李老板僵硬在原地不敢反抗,陸景從餐桌上拿起古代酒瓶形狀的茅臺酒瓶猛的砸在李老板額頭上,“喜歡喝酒是吧?勞資讓你喝,讓你喝,你麻痹的。”
  陸景狠狠的踹著死狗一樣趟在地板上的李老板,將整瓶茅臺倒在他身上。
  包廂中,鴉雀無聲。只有李老板的嚎叫。
  鬧這么大的動靜,在7樓辦公的馬晴很快就知道,和莫心藍一起從包廂門外進來。陸景打了人。心里一口氣稍微緩了些,對馬晴道:“你來的正好,給唐略打電話,讓他過來處理這件事。”
  馬晴無奈的道:“好。”她得給陸景善后。走到一邊開始撥號。至于包廂中的蔣鴻哲幾人都給無視。蔣鴻哲心里惴惴不安。
  陸景和莫心藍、葉靜雨一起出了708包廂,往701包廂中走去。莫心藍挽著陸景的手臂,輕聲問道:“我的陸二少,你這是發哪門子的脾氣啊?不是和靜雨在匯海大酒店吃飯嗎?”
  陸景臉色稍微緩了些,將情況說了一遍。莫心藍無語的搖搖頭。她九六年便是京城中第一美女。11年的時間過去。她對京城中的套路很熟悉。蘇家情況不佳,蘇琳在京城中受到“欺負”是再正常不過的事情。
  所以。她會在白家失勢之后離開京城,返回香港經營莫氏集團。只是,人生的際遇難料,她也沒想到她會愛上那時她恨得牙齒直癢、恨不得扎小人詛咒的陸景。
  繼任“京城第一美女”這個頭銜的便是蘇琳、風白露。
  701包廂的臥室中,蘇琳又吐了一地。空氣中充滿了餿味和酒精的味道。穿著黃色的毛衣趴在床沿邊。看到蘇琳狼狽的樣子,莫心藍心中輕嘆口氣,有些憐憫的情緒涌起來。她有點明白陸景為什么會發這么大脾氣。
  其實呢,陸景并沒有“毀掉”蘇琳的意思。只是,有些立場,不是個人所能選擇的。
  她倒是有些“同是天涯淪落人”的感覺。她當年可是給陸景給毀掉了在京城中的生涯,當然現在來看,是一件好事。她如果在京城的名利場中長袖善舞,很難取得現在的成績。
  “好了,陸景,我和靜雨來幫蘇琳收拾一下。這樣子她怎么休息。你先出去。”莫心藍說著又俏皮的眨眨眼睛,“當然,你要留下來,我也沒辦法哦。”
  陸景給莫心藍說的繃不住,笑了笑,說:“我去外面抽支煙。”
  …
  …
  唐略趕到大唐雨景,處理好李老板和蔣鴻哲之后,去紫羅蘭山莊向陸景匯報結果。
  紫羅蘭山莊的二樓,陸景正和莫心藍、葉靜雨閑聊著。蘇琳還在701包廂中熟睡,馬晴安排人照顧她。她的包包、外套都已經拿到701包廂中。
  窗外林蔭道道、田野、樹林中已經有春天的氣息。現在已經是3月19日。過兩天就是春分。
  “陸哥。莫姐,葉姐。”唐略打過招呼,坐在客廳窗戶下的茶幾邊,向陸景匯報結果。這種私人的場合能見到葉靜雨,想也知道她和陸哥什么關系。
  整人的事情,陸景沒興趣再聽,聽到“南海市”這兒,拿起木質的茶幾上的手機撥了一個號碼出去,“黎逸明吧?我陸景,嗯,幫我做一件事…”
  六大世家中的黎家號稱“南海黎”。陸景希望李老板傾家蕩產。黎家是最合適的執行人選。至于,蔣鴻哲,他會處理的。這個道貌岸然的狗東西。
  ….
  ….
  黃海大學的老師宿舍中,黎傾城剛從籃球館里打籃球回來,在宿舍里洗過澡,換洗了衣服,準備約薇薇姐吃晚飯時,臥室里的手機鈴聲突然響起來。
  這棟老師宿舍是她租住的,三室兩廳。帶著廚房和陽臺。黎傾城挽著還有點濕的頭發,邁著比例極佳美麗至極的大長腿,幾步跨到主臥室中,拿起手機看到上面的號碼,輕咦了一聲,接通電話,“明叔。”
  電話里傳來黎逸明的聲音,“傾城,還在黃海吧?下午的時候陸景給我打了一個電話…”黎逸明將陸景交代的事情說了一遍,有點興奮的道:“傾城,這是我們黎家重新修復和陸景關系的機會,你無論如何要幫明叔這個忙,幫我探一探陸景的想法啊。”
  黎傾城無語的翻個白眼,早知道這樣,早干嘛去了?只是,她對家族還是有些感情,說:“好的明叔,我這就給景哥打電話。”
  亞太財團與和華財團爭斗到現在,她和薇薇姐、齊少都只得離開京城。一夜回到解放前。
  黎傾城并沒有貿然的給陸景打電話,而是和高婉薇約了晚飯時間。在和泰里的錦樓旗艦店中和高婉薇見面后。下班時間,餐廳中用餐人數較多,琳瑯滿目的餐具、裝飾,營造著舒適的用餐氛圍。
  兩人邊吃邊聊。發了一圈手機消息出去,沒有人知道陸景為什么要黎家整南海的一個商人。
  “按理說,兩個人不會產生交集啊。”黎傾城拿著筷子,手背襯著她白皙精致的瓜子臉。
  高婉薇正在對付面前的松露,笑吟吟的道:“傾城,你想那么多干嘛?直接給景哥打電話問問不就知道了。唉,我還不知道景哥要怎么處理我三伯呢。估計麻煩大著。”
  “也是。”黎傾城微微咂嘴,若有所思。薇薇姐的家族情節比她要嚴重的多了呢。
  晚上八點許,黎傾城和高婉薇兩人回到高婉薇居住的湖海山色別墅區17號別墅中。黎傾城在次臥中撥通了陸景的電話,片刻后,電話接通,黎傾城猶豫的問道:“景哥….,你現在忙不忙呀?”
  “還行吧。傾城,你現在在黃海?”
  “我在黃海大學讀大二啊!”黎傾城給陸景說著她這幾個月的行蹤。過完春節之后,她便沒有再會京城了。索性重新回到大學進行還沒有完成的學業。
  陸景禁不住笑起來,“都差點給忘了你還是學生。傾城,有什么事情嗎?”
  黎傾城緩緩的道:“景哥,我明叔讓我問問你打算怎么處理黎家呢?”
  陸景笑道:“傾城,現在還沒有最終定局,等一段時間再說吧。現在談這個話題太早了。”
  “哦。”黎傾城應了一聲,秀美微微蹙起。道理是這個道理,可是,怎么感覺她和景哥有點疏遠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