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3)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3)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3)     

重生之世家子弟1818 信號

西爾斯重組之后的第一件大事便是宣布將總部遷往美國第三大城市芝加哥。原總部伊利諾伊州霍夫曼愛思黛市對一家有志于與沃爾瑪、家樂福、樂高等全球零售巨頭競爭的企業來說有點小了。
  3月14日的美國報紙上,充滿了西爾斯公司謀求收購芝加哥西爾斯大廈所有權的報道。
  西爾斯大廈由som建筑設計事務所設計,于1974年建成,總高度:442.3米,地上1o8層,地下3層,共有11o層。芝加哥市的標志性建筑。
  從名字上就可以知道,這棟大廈的最初擁有者是西爾斯公司。西爾斯公司于1992年搬出。
  “毫無疑問,這展示了西爾斯公司的雄心。”分析人士在接受芝加哥電視臺采訪時說道。
  西爾斯大廈的一家餐廳中,董坤城、莫心藍兩人悠閑的喝著下午茶。隨行的助理和保鏢散坐在四周。位于密歇根湖西南岸的芝加哥市是全球知名的旅游城市,風光旖旎多姿。
  此刻,落地玻璃窗外碧波蕩漾,水光粼粼,游艇如織,天水一色。
  “董總,西爾斯的突然崛起,按制度來說,我們應該要給予西爾斯在和華議事會議上一個席位。”莫心藍優雅的攏著額前的劉海,微笑說道。
  按照6景和大家訂下來的原則,和華財團對合作伙伴的選擇是寧缺勿濫,優先保證內部的團結和純粹。西爾斯的股權有點分散。這給和華出了一個難題。
  可以預見,在未來,隨著和華繼續收購全球的企業,資產過5o億美元達到進入和華議事會議的企業會很多。和華要怎么處理,需要定下一個章程。
  董坤城喝著紅茶,輕嘆口氣,“心藍,這確實是個難題。我看,我們今年的年會上要提議將和華議事會議的門檻提高到資產2oo億美元。至于。西爾斯的席位,我和小胡談一談。”西爾斯目前的總裁胡易聰是董坤城一手提拔、掘。
  莫心藍點了點頭,“也行。”
  董坤城當晚和胡易聰談過之后,與莫心藍帶著隨行人員連夜飛往京城和6景見面。商議這件事。葉靜雨前天就去了硅谷。沒和兩人同行。
  大唐雨景的主樓包廂中,6景和董坤城、莫心藍吃著晚餐,閑聊著。他對董坤城提議讓董冰正式晉升為和華議事會議成員沒有異議。話說,董叔叔今年都56歲,最多再干1o年就準備退休。為董冰“鋪路”是必然選擇。
  “董叔叔,董冰在南非干的很不錯。”6景和董冰的感情還處在萌芽、秘密的狀態,“她給我說白紙好作畫。和華在南非的影響力擴張的非常快”
  董坤城高興的笑了笑,說:“6景,你也不能太由著小冰的性子來。什么都支持她。這段時間和華與戴比爾斯鬧了不少矛盾吧?雷納德-洛克菲勒對我們怕是有些不滿。”
  6景就笑,慢慢的喝著雞湯,道:“由得他去吧。”
  董坤城、莫心藍都笑起來。作為和華的高層,對現在和華財團與亞太財團以及其盟友較量的現狀,他們是有所耳聞的。現在,形勢對和華非常有利。6景這段時間在京城一力運作此事。
  飯后。董坤城回了瀚海香山別墅。他在京城生活的那幾年一直住在這間別墅中。
  “心藍,重回大唐雨景有什么感慨?”6景和莫心藍住在了大唐雨景的紫羅蘭山莊。6景在書房里給董冰打了電話,恭喜她進入和華的決策層。
  回到臥室時,心藍已經洗過澡,穿著香檳色的性感睡袍,雪白的香肩露出,柔軟的睡袍貼著她修長、成熟的身材曲線,在窗邊品著紅酒,觀看風景。落地窗外便是大唐雨景蜿蜒的人工河。
  莫心藍秋波妙轉,俏皮的一笑。“我可以說,你把風在水敲詐的很好嗎?”37歲的她渾身透著成熟女人的韻味,高貴優雅的氣質在舉手投足間散開。
  6景禁不住一笑,“當然可以。”大唐雨景幾經修繕。上一次修繕還是拿風在水賠償的資金來做的。
  6景走到莫心藍身后,雙手環著她平坦的小腹,將下巴擱在她肩膀上,聞著她沐浴后的清香,“心藍,明天不要和董叔叔一起回香港。在京城好好的陪我一段時間。我們倆也該有一個愛情的結晶了。”
  莫心藍笑一笑,拿絲撓著6景的臉龐,“你最近有時間?”6景子嗣艱難的問題已經治愈,看看今年他的女人多少人懷孕就知道。只是,她還顧慮6景最近是不是很忙。
  畢竟,形勢對和華有利并不能說明什么。去年1o月份的時候,形勢還對亞太財團有利呢。
  6景自信的笑道:“放心吧。亞太財團翻不起浪,變不出魔術。”
  …
  …
  3月17日,竹下修一再一次來到黃海。雖說已經找好退路,他還是得給盟友們做一個樣子。當然,能夠翻盤是最好。
  不過,竹下修一不大適合在此時敏感的時刻和蘇威在此見面。因而,他委托了松阪士夫和蘇威、應聰見面詳談。應聰是天逸投資的總經理。嚴景銘二姑夫女兒祁蓉的丈夫。
  在云島中密談了2個小時,天色漸晚。應聰約了蘇威去黃海長陽射擊俱樂部放松放松。
  一個小時后,21樓帝級包廂中,應聰和蘇威兩人邊吃邊聊。密談的內容,兩人自然是決口不提,只是約好,明天一起去京城。
  打了一個小時的靶,蘇威眉間的憂愁要少了許多,臉上帶著淡淡的笑容,“應總,你和唐家的雍馳是校友,他們那邊最近有什么動靜?”
  應聰笑著端起酒杯和蘇威喝酒,“蘇少,唐家和裴家現在都忙著碧湖薄膜上市的事情。嗨,他們之前在亞太財團的攻擊中損失了不少,這一下全給賺回來了。”
  蘇威咂咂嘴,不屑的道:“那是6景在歐洲砸錢換來的。砸錢誰不會。”
  這是他心里最為不服氣的一點。6景在德國砸了2oo億美元,硬是讓德國政府改變了對光伏產業的制裁方案。
  “那是,6景這個手法太粗糙,完全是暴戶的做派。丟臉丟到國外去了嘛。”應聰笑呵呵的說道。他嘴上附和蘇威的觀點,心中其實不以為然。
  6景雖說是在柏林砸了2oo億美元,但是他砸出的是一個多贏的局面。
  先,湯開復從“負翁”變成富翁。其次,建業市商業銀行順利解套。再次,和華獲得了在德國的影響力。最后,6景在京城中應為光伏產業很得分。
  沒有一點眼光、手腕,僅僅是砸錢,像紈绔子弟那樣砸錢是辦不到這一點的。很多事情都是“知易行難”。蘇威根本沒有大資金的調度經驗,所以才會這樣說。
  蘇威哈哈一笑,應聰這個話很對他的胃口。
  兩個小時后,蘇威醉醺醺的從長陽射擊俱樂部里出來,坐到車中給妹妹蘇琳打電話。蘇琳這段時間在京城中打聽消息。和嚴家聯手的好消息不好說來,但可以勸妹妹不用那么辛苦了。
  …
  …
  大唐雨景名列京城四大俱樂部,人氣極高。周一晚上,主樓7樓8號包廂中觥籌交錯。
  請客的是一名中年男子,南海市來商人,姓李,肥頭大耳。陪客的則是蘇琳、蔣鴻哲等三人。說笑間,中年男子又和蘇琳喝了一杯,笑著恭維蘇琳幾句。眼神隱蔽的瞄了瞄蘇琳黃色毛衣下高聳的酥胸。
  蘇琳今天穿著黃色的毛衣,藍色的鉛筆褲。酥胸翹臀,前凸后翹。雖說是骨感、高挑的美人,又有著性感的少婦魅力。她這會兒有些不勝酒力,一縷絲散落清秀俏麗的臉蛋在臉蛋上,飛著酡紅,嫵媚無端。
  蘇琳為難的看著手中的白酒,看了一眼正在說笑的蔣鴻哲,咬咬牙,一口干了,亮著杯底,扶著椅子站起來,“李老板,我失陪一會。”心中委屈的想哭。她原本是京城中第一美女,京城四大名媛,可竟然在酒桌上給人灌酒,豈有此理。只是,有求于人不得不低頭。
  她接到哥哥蘇威的電話,但是卻不怎么信這個不靠譜的哥哥。因為蘇家和6家交惡,而6景現在占著優勢,她現在在京城中的處境很艱難。基本打聽不到什么消息。
  京城中世家子弟翻臉很快的,趨利避害都是好手。她求到前夫嚴景銘的朋友蔣鴻哲這里,勉強聽到一些消息。而蔣鴻哲有求于這位南海來的李老板,她不得不來陪一陪客人。
  李老板先是恍然的拍拍額頭,道:“看我,不好意思,不好意思,讓蘇小姐喝高了。對不住,對不住。蘇小姐,吃點菜壓一下酒。壓一下。”
  說著,看向蔣鴻哲。蔣鴻哲心里暗罵李老板,但還是挽留道:“蘇姐,再坐一坐。我和李老板聊聊。”
  蘇琳人醉著,心思清醒的很,咬著嘴唇,勉強壓著心里惡心感,說:“蔣少,我去一趟衛生間,就回來。”
  李老板瞇著雙眼,看著蘇琳搖搖晃晃的離開包廂。她纖細修長的雙腿和小小翹臀的美妙曲線在貼身鉛筆褲的緊裹下有說不出的美感誘惑。性感、嫵媚的女郎。
  當然,以蘇琳的身份,即便是虎落平陽,也沒人敢“欺負”她,但是這并不妨礙他想想。
  蘇琳扶著門框走出包廂,“噢”一口吐在走道上。耳邊突然傳來一個熟悉的聲音,“蘇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