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3)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3)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3)     

重生之世家子弟181 陪酒的女孩

陸景拿著酒杯,微笑著打量著陳笑。她的晚禮服樣式是包肩長款禮服,讓她稍顯消瘦。
  白皙的脖子上帶著一串藍色的項鏈,亮色的碎鉆正在她一字鎖骨下方閃閃發光,有著些許高貴奢華的氣質。
  晚禮服腰部是白色的菱形水晶裝飾,臀部收緊,顯得她腰細臀翹,曲線頗為動人,水柔般的裙擺直線而下至腳踝處。
  “笑笑,你越來越迷人了。”
  陳笑微仰著頭看陸景的眼睛,心里微微有一絲甜蜜,“是嗎?”陸景笑著點點頭,給了一個肯定的答復,“是的。”今晚到場的女士中,她至少能入圍前十。
  剛才童市長講話時,他眼睛瞟了一圈。
  一身寶藍色斜肩晚禮服的凌雪月面帶微笑的走了過來,“陸景,新月投資在舒古鎮建了一家手機屏幕生產廠,以后要請你多多關照啊。”
  陸景微笑道:“凌女士太客氣,只要質量合格,景華肯定是優先就近采購。”
  凌雪月笑了笑,走到陸景身側指著遠處的黃利飛說道:“黃遠實業是正兒八經的房地產公司,你覺得他們搞通信技術研發中心的可能性有多大?”
  “這怎么知道。”陸景微笑著說道。有些事情不需要說得太透徹,黃遠實業的打算,稍微研究一些就能知道。
  實際上陸景并不太介意黃遠實業搞開發。他圈下的地,用來打造高新技術產業園是足夠的。如果黃遠實業能在積西鎮開發房地產和酒店。反倒能帶動這一片的發展。
  陸景心中的產業園地址是新月湖北面的建川鄉,吳青鄉以及常新縣北面的清動鎮這三個地方。主要的構想是要依托新月湖的高校資源。并且新月湖湖邊風景優美。用來做研發基地,想想就覺得舒服。
  凌雪月抿了一口紅酒,說道:“聽說陸書記有意改造白沙,將之打造成一個旅游勝地?”
  “凌女士對這個也有興趣?”
  “你要是有資金上的需求可以和我說一聲,新月投資對任何可以獲取到高回報的項目都有興趣。”如果是陸江在推動白沙的改造,毫無疑問肯定會是陸景接下這塊肥肉。
  陸景笑了笑,他并不愿意第三方插手進來。推動童市長去省里退休的事情,他已經和大哥說過。但是童市長是否愿意在退休前批下白沙改造的計劃實在難說。
  如果大哥簽字同意白沙改造的計劃。他主導開發。這里面會有巨大的政治風險。他需要全盤掌控,不容任何人插手。至于會不會被人罵“吃獨食”那不是他要考慮的事情。
  “再看吧。”
  陳笑看著凌雪月優雅走遠的背影,說道:“新月投資的廠房離我們的電子加工廠約有5千米。并且他們圈下的地塊是靠著大江邊上的,他們會不會也有開發房地產的心思?江景房可是一個好賣點。”
  “說不準。也可能是存了土地轉讓的心思。”陸景喝著紅酒,嘆道:“今天在場的企業沒有幾個是專心想搞高科技技術的。高科技技術需要投入大量資金進行研發,最終能不能研發出產品還難說,遠不及做產業鏈下游來得舒服。以國內目前的創新體|制而言。技術研發需要行業龍頭企業來做,小企業根本無力搞自主研發。”
  “那景華呢?我們在代工廠里可不是龍頭企業啊,你可是一般心思想著研發數字手機呢。”陳笑微笑著說道,眸子里有著亮光。
  “有些事情正是因為沒有人去做,所以我才要去做。”研發數字技術,現在起步并不算晚。現在才不過是九七年三月而已,大量數字電子應用專利技術還沒有出現。
  陸景的眼神變得有些銳利。想著記憶中國內高端手機市場被國外廠商占據的情形,真是令人嘆息。
  國外廠商在核心芯片的制約手段之外,還加了一個專利技術的制約。花樣玩得很多,可惜自己不會讓他們這么肆無忌憚的玩下去了。
  他最終的目標是實現自己生產、設計核心的芯片。建立專利池與他們一較高下。
  陳笑笑著看了一眼陸景,拿酒杯喝著酒。輕聲說道:“我來的時候,周志龍交上來的研發報告上說他們已經完成了80%的研發進度,在今年六月份拿出樣機問題不大。你會成功的。”
  陸景看著她尖尖的小臉,這種被信任的感覺很好,突然很想撫摸她滑膩的俏臉,“那只是第一步,后面還有很多步,需要一步一步堅定的走下去。”
  說著,笑了笑,轉移了話題,“我給你說過的白酒商標的事情,你注冊好了嗎?”
  “恩。正在審核階段,還要一段時間才能下來。”陳笑俏臉微紅,她感覺到剛才陸景似乎有擁抱她的想法。
  眼看著宴會舉行得差不多,陸景打算送陳笑回酒店休息,快出大廳時碰到了蘇遠和孟漢生。蘇遠笑著道:“陸景,你身邊的女伴又換了。昨晚你在王朝俱樂部橫刀奪愛可是出盡了風頭。聽說黃利飛的未婚妻已經回了香港。”
  孟漢生配合的問道:“怎么一回事?”看他一臉疑惑的表情,不知道內情的人肯定以為他真不知道怎么回事。
  “陸景把人家的未婚妻強拉到包廂里去陪他喝酒。”蘇遠笑著說了一句,奚落的語氣怎么都掩蓋不住。
  熊書記重新掌握江州的大局已定。今天市里面已經出了任命的公示。
  江州十一名常委熊書記穩握5票,除開中立的紀|委譚書記。就算是郁、陸兩派聯合也無法再次占到上風。書記的分量比一般的常委要重得多。
  “你消息蠻靈通的啊。”陸景淡淡的說了一句,“你收購白云酒業的事情進行得怎么樣了,不要半路出紕漏啊。”
  蘇遠微微皺了皺眉,然后說道:“不會的。”心里過了一邊收購的方案,應該沒有遺漏什么。
  陸景笑了笑。蘇遠肯定想不到自己已經讓陳笑把“白云”相關的商標搶注冊了一部分。
  只是拿到商標注冊證需要一年多的時間,現在還是秘而不宣為好。
  一家企業注冊商標一般而言都會把周圍相關的商標都注冊完,以防止被被人跟風模仿。
  白云酒業現在的負責人根本就沒有這個意識,況且他們也想不到日后蘇遠入主之后喜歡用什么樣的名字。
  對于白云酒業日后那些耳熟能詳的品牌陸景當然是知道的。
  陸景倒是想著以后高價再把商標賣給蘇遠,不知道他會是什么表情。
  孟漢生嘴角勾出一絲諷刺的笑容,“這樣欺男霸女的事情也就你做得出來。哼,你以后不要落得和方華天一個下場。”
  “不會。我倒是比較擔心你啊。聽說潘婷婷的哥哥潘盛涉黑?”陸景回了一句。
  孟漢生渾身有點炸毛,憤怒的道:“你什么意思?”TM誰不知道陸景這鳥人是扣一頂涉黑的帽子給金虎保安公司,然后市|局才查出問題的。
  難道他有查潘盛的想法?想到這兒,孟漢生就有些發怒。他們之間的糾紛怎么可以扯到潘婷婷那邊去。
  蘇遠攔住了孟漢生,淡淡的說道:“相信陸景還是一個守規矩的人。”
  陸景掏出一支煙點上:“那也不一定。孟漢生,以后不要在我面前上跳下竄,否則那天我會真的忍不住,你會后悔的。”
  “你哥在江州也遮不住一片天吧?”蘇遠笑了一下,輕描淡寫的說道,“你在積西鎮劃了三千畝的土地打算搞地產開發?格局有點小啊。”
  他當然知道景華劃下來的那塊地方不適合搞地產開發。不過是順口諷刺兩句。
  他和凌雪月接觸之后,大致上已經知道陸景所能調動的財力,雖然不至于被數字技術的研發經費拖死,但是日子一定過得緊巴巴的。要是能找到他資金鏈薄弱的地方,給予他致命一擊…
  “哦,那怎么樣格局才不小呢?”
  熊玉嬌和潘婷婷從遠處走了過來,正好聽到這句話。潘婷婷冷笑道:“你要是有魄力劃出一萬畝的土地搞建設,再來說格局吧。做個產業園都是一副小家子模樣,連五千畝的土地都不敢要。哼…”
  “陸總,我正到處找你呢。那邊需要合影留念。”經濟開發區的常務副區長張藝俊匆匆走過來,看到蘇遠和孟漢生也在:“蘇總,孟總也在,剛剛好,一起去。”
  熊玉嬌笑著道:“張區長,你這邀請人的順序不對呀?”
  張藝俊笑著道:“熊小姐,陸總是香港瑞豐公司的股東代表。瑞豐的投資額度比較大。這個…”他是熊派干部,自然不敢怠慢了熊玉嬌。
  “什么瑞豐公司?他們在開發區有投資?”
  “香港瑞豐公司出資一千萬兩百萬美金拿下了建川鄉靠近新月湖湖邊的土地以及清動鎮約八千畝的土地。”
  陸景笑著問潘婷婷:“怎么樣,現在覺得我的格局如何?”他看上的土地,自然要拿下來。他以香港瑞豐公司代表的身份和齊克強談過,已經將土地都拿了下來。一直都處在保密狀態。今天市里辦答謝宴會,這些資料自然也就公開出來了。
  潘婷婷的臉上浮出一絲緋紅,火辣辣的。新月湖的土地加上清動鎮八千畝的土地自然是超過了一萬畝。
  蘇遠臉上也有些訕訕。這記耳光同樣是抽在他臉上的。
  但是誰能知道陸景和香港瑞豐公司有關系呢?香港瑞豐公司的法人代表明明不是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