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1)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1)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1)     

重生之世家子弟1817 完美收官

“保行長,我暫時還沒有興趣。”陸景喝了一口酒,緩緩的道:“和華暫時還不想貼上很明確的政治屬性。”
  “理解,理解。”保勝利輕嘆了口氣,話鋒一轉,“但是,和華恐怕要考慮在海外投資的處境了。”財團必須要依靠國家的力量才能壯大。
  陸景點點頭,這確實是和華目前要面臨的一個問題,而且是繞不過去的問題。想想看,華為在美國是什么待遇?這讓他很有點頭疼。但也并非沒有解決辦法。
  28年的經濟危機便是一個很好的契機。除此之外,和華還需要調整自身的產業結構,加快海外人才的引進。
  聊了一會,陸景和保勝利兩人錯開話題,隨意的聊起今年全球的經濟形勢。兩人對今年的經濟形勢判斷類似,都是向好。
  “陸少,e公司搞的那個投資評級很有作用啊。我收到不少好的反饋。”
  陸景微笑道:“這個要依賴于凌姐的支持。”e公司以及涉足信用評級領域,初步針對的是國內的企業、以及亞洲、歐美知名的公司。主要是有趙清芷和凌雪月負責。
  保勝利笑著點頭。
  酒宴盡歡而散。陸景有點微醉的和煙詩凝兩人返回佳達花園。午后靜寂的陽光落在寬敞的客廳中。煙詩凝給陸景去化蜂蜜水,陸景倚在苦笑著說道:“保行長和張樂池兩個人酒量太好,酒精考驗。我是抗不住了。”
  煙詩凝穿著白色的外套,黑色的打底褲,蹲在茶幾邊,回頭嬌柔的笑道:“知道喝不過,你還喝啊?我沒覺得保行長敢勸你的酒。”以陸景現在的地位。他要不喝,還真沒幾個人能勸他的酒。
  陸景笑著搖頭,接過煙詩凝遞來的蜂蜜水。喝了一口,甜甜的。道:“心里高興。話說,詩凝,保行長的嗅覺很靈敏啊。”
  煙詩凝蹲在陸景面前,雙手放在他的膝蓋上,美眸看著陸景,笑道:“你有把握?”
  她比陸景回京城更早,對京城里的風波體會更深。
  陸景笑一笑,沒說話。而是輕柔的撫著她雪白的臉蛋。這個風姿獨特的絕美少婦,讓他在此刻有點沖動。
  …
  …
  許雪在過年前沒有回明州,她那位后媽實在太極品。2月1日的情人節剛過,臘月28從香港飛往建業,與好友葉靜雨一起購物、逛街、美容、閑聊,享受著假期。
  一場小雨浸潤著建業。一輛白色的帕加尼炫麗的從建業大學老校區白武校區駛回南山別墅。葉靜雨剛和許雪兩人剛去那兒吃了美味的小吃。
  濕潤的馬路上,一輛藍色的r跑車與白色的帕加尼錯身而過。片刻后,藍色的r停下來。葉靜雨的手機響起來,里面傳來葉瞻的笑聲:“小九,和許行長剛回來啊?”
  葉靜雨撇嘴道:“是啊。怎么。你要追雪姐啊?七哥,你不夠資格,換個目標吧!”
  葉靜雨也就在陸景面前乖一些。一句話差點沒把葉瞻給噎死。只是,葉瞻可不敢得罪如今葉家最出色的人物,訕笑道:“沒,我就關心下。”
  見葉靜雨掛了電話,副駕駛座上的許雪手指從s7的屏幕上拿開,她剛剛在和朋友圈聊sit,好奇的問道:“靜雨,誰啊?”
  葉靜雨不屑的道:“能誰啊。我四姐那個弟弟。哼,也就四姐心軟。天天找她拿錢。要是我。看我不抽死他。”
  許雪咯咯嬌笑,*微顫。“哈哈,靜雨。幸好你爸媽沒給你生個弟弟呢,否則那孩子這輩子就給毀了。”
  葉靜雨自己也笑起來,“什么啊?”發動汽車,和許雪一起順路去看懷孕的葉妍。她四姐。
  …
  …
  正月初六的下午,柔和的陽光有些清冷。天氣預報預告今天的溫度是零下3度。
  “暖冬啊。”京城,湖東區商業中心虹佳商圈,錦樓旗艦店簡雅的包廂中,陸景解下暗色的圍巾,笑著說道。
  從京城寓所過來的胡易聰笑著給陸景倒茶,說:“以前老說全球氣候變暖,我還不覺得,現在算是有體會。”
  和華各企業的假期當然不會是要求正月初六就上班。胡易聰是年前從美國伊利諾伊州霍夫曼愛思黛市飛回來后預約了陸景的時間,準備向陸景匯報西爾斯(中國)并購西爾斯的情況。
  陸景剛從關寧家里拜年出來,約了胡易聰在這兒見面。喝著茶,胡易聰匯報著并購的大致情況。
  西爾斯和凱馬特組成的零售集團西爾斯控股是北美第三大零售商。位列世界5強第107位。營業收入91.2億美元;利潤8.58億美元;資產305.73億美元。
  西爾斯控股的實際控制人便是美國的億萬富翁埃迪-蘭伯特。此次收購也是馬文-克朗說服了他出售西爾斯的資產。西爾斯控股依舊會在新的西爾斯公司中擁有20%的股權。
  此次西爾斯(中國)反向收購西爾斯公司,包括其旗下的品牌,如:re、raftsan和diehard,商標d、jalynsith,以及西爾斯的名稱使用權。涉足家電零售、家用電子等領域。
  “景少,收購西爾斯之后,我們在北美的競爭對手包括:沃爾瑪、塔吉特、梅西百貨、亞馬遜、凱馬特。壓力很大。當然,我們的主要精力在中國零售市場。
  另外,我和克朗先生、葉總(葉靜雨)、蘭伯特先生協商發售5億新股,調整內部的股權結構。京城這邊幾位入股的大少,需要景少幫忙協調一下。”
  西爾斯的股東包括:新虹百貨、天藍商場、西爾斯控股、云豐集團、彩虹基金、新月投資(凌雪月)、克朗金融集團(ialgroup)。小股東有:閔興懷、李新寒、秦成文、蘇威、王燦(spogas),胡紅軍、謝晉文、鄭信明、馮逸風、華橙投資、怡家超市(余志成家的超市)。
  還包括:原西爾斯(中國)的員工股,西爾斯在美國股市中的散戶股份。
  從胡易聰的角度來說,他是想把那些小股東給清理干凈。實在是有些人有礙觀瞻,老是插幾個關系戶進來。他很煩。但這些事情由不得他做主。必須要請示陸景。
  陸景笑一笑,“你給份名單我。我來處理吧。”陸景現在又哪里記得西爾斯有那些人的股份。只記得王燦他們買了一些股份。增發新股的話,留一部分配額給他們就好。本來就是財務投資。不涉及公司管理權限。
  胡易聰松了口氣,從公文包里將股權文件拿出來給陸景,又小心翼翼的賠笑道:“景少,這個時間上得盡快。”陸景的事情多,他倒是怕陸景給忘了。
  西爾斯作為在納斯達克的上市公司,股東大會的召開都是提前公告的,時間錯不得。
  陸景笑道:“這沒問題,我過兩天給你答復。”
  和胡易聰閑聊了一會后。陸景就離開去民大,到老師趙教授家中拜年,約好今天一起吃晚飯。
  陸景在去的路上給余樂打了一個電話。他身邊的三大助理:墨靜雯在交州過年,季婉彤在江州過年。余樂家在京城,倒省了他不少事。
  余樂的辦事速度很快。6個小時后,陸景晚上9點許從趙教授家中出來時,就接到余樂的回話,“陸景,事情都搞定了。都接受每1股配1.8股,股價50美元的方案。總計配股約72萬股左右。不過。蘇威和馮逸風明確表示要出售手中的股份,不想購買新股。”
  停在民大教授宿舍樓下馬路上的銀色t9中,陸景手指按著眉心。微微沉吟。
  身邊送陸景出來的趙清芷嬌柔的依偎在他懷里,雙手環著他的脖子,呵氣如蘭,美麗的丹鳳眼里藏著欣喜、溫柔的情思。
  “好,我知道了。你先發一封郵件給胡易聰,我回頭再給他打電話說我的想法。”陸景掛了電話,笑著摸了下小丫頭的秀發。
  說笑著,享受著片刻的溫存,陸景調笑道:“小芷。我們倆要不要約個時間?”小丫頭送他出來,不能呆太久。
  趙清芷嬌羞的白陸景一眼。清雅絕倫的俏臉浮起紅暈,嗔道:“二哥。你色死了。”
  約時間做什么,她當然知道。她和二哥在柏林那幾天進展很快,親密的事情都做過,只差最后一步。
  陸景哈哈一笑,他也就是逗下小丫頭。小芷明天又要去參加張阿姨安排的相親。心里有些怪怪的情緒。陸景輕輕的抱著趙清芷。
  趙清芷似乎知道陸景心中的情緒。看了陸景一眼,低頭依偎在他心口。她這輩子只想和二哥在一起,才不會看中那些“小屁孩”。
  …
  …
  正月十二的晚上,陸景、衛婉儀和王燦、夏思雨、唐悅、沈雪華、趙清芷、謝清歌、唐略在匯海大酒店中一起吃飯、小聚。席間,說起西爾斯股份的事情。
  王燦皺眉道:“馮逸風搞什么,還跟蘇威混在一起?”馮逸風是他二舅的兒子。
  夏思雨嬌聲道:“瞎說!現在這個局勢誰還看不清楚?我看他多半是不好意思占陸景哥的便宜了。”
  今天是3月1日。2月20日(正月初三),德國議會通過了對中國光伏產品征收10%補貼稅的決議。即便是她這樣不怎么關注京城動態的人都知道現在的局勢對誰有利。
  陸景笑著搖搖頭,給嬌妻婉儀添水。他對馮逸風、蘇威是否持有西爾斯的股份并不大在意。
  趙清芷插話道:“小雨,這可不是一筆小數目呢。現在西爾斯的股價在68美元上下浮動,震蕩下跌,但以50美元的價格配股,帶來的利潤至少有幾十萬美元。”
  夏思雨和趙清芷高中就是好友、閨蜜,和董晚瑤一起是好友三人組,關系極好。笑著道:“清芷,這么夸張啊?我都考慮要不要讓我哥買一點呢。”
  陸景就笑,“就怕你家里不會同意。現在可是敏感時刻。”夏家一貫是中立的。陸景對王燦道:“你給馮逸風說一聲,我建議他保留西爾斯的股份。”
  王燦點點頭。明白陸景的用意。團結一切可以團結的力量。
  陸景又道:“馮逸風那部分多余的配額,你來分配。”
  這是要做一個順水人情。讓王燦去說服他大舅子。至于,蘇威的股份怎么處理,不問可知。
  …
  …
  晚上,陸景去京城世家子弟在大唐雨景中舉辦的新春茶話會略坐了一會,便回到家中。不出意外,高婉薇、黎傾城、蘇琳全部缺席了今晚的茶話會。
  想了想,陸景在書房中給蘇琳撥了一個電話。片刻后。電話接通,里面傳來蘇琳悅耳的聲音,帶著驚喜,“陸哥,新年好。”
  陸景禁不住笑起來,腦海中很容易響起蘇琳那年在京城里載歌載舞的美麗神態,“蘇琳,都正月十二了,現在給我拜年有點晚啊。哦,最近怎么樣?”
  蘇琳聲音有點黯然。低聲道:“陸哥,不太好呢。”
  陸景“哦”了一聲,蘇家的處境微妙。她自然能感受得到,只是處在敵對立場,不大好安慰她,說:“蘇琳,手里有多少閑錢?我幫你理財。”
  蘇琳有點詫異,心情稍好,說:“陸哥,真的假的?你親自給我理財?”陸哥在京城中是投資的風向標。
  “傻妮子!”陸景笑一笑,看著窗外充滿了新年氣息的夜色。蘇琳還沒明白他是在幫她留一條“后路”。
  蘇琳給陸景“罵”一句。柔柔的低下頭,心中有些難言的感覺涌起。她不否認對陸哥的好感。可是越這樣,心中越是矛盾!
  陸景等了一會。見蘇琳沒出聲,說:“那就這么定了,改天把資金打到我銀行賬號上。”蘇威在西爾斯的股權給蘇琳吧。
  ….
  …
  西爾斯股東大會于3月12日在美國伊利諾伊州霍夫曼愛思黛市總部召開。
  和華的董坤城、莫心藍、葉靜雨、胡易聰、周明誠等人出席會議。凌雪月、秦緯、余建軍、鄭信明、馬文-克朗、埃迪-蘭伯特等股東一一到會。
  股東大會批準了西爾斯以50美元的價格增發5億股的方案。新西爾斯的股權分布為:西爾斯控股20%,克朗金融集團20%,新虹百貨15%,天藍商場15%,流通股1.5%,彩虹基金10%,新月投資3.5%,小股東1.2%,員工股0.8%。
  新股增發后,西爾斯公司的資產估值約為10億美元。和華財團為只支付8.5億美元即完成收購。其余以資產、原股權折抵。非常完美的資產運作。
  受新股增發的影響,當天美國納斯達克股市,西爾斯的股價從68.32美元大跌5%至6.90美元。
  但是,根據華爾街日報的評估,受到中國零售市場增長的影響,西爾斯控股有望中止虧損,在今年保持6%的增長,沖擊世界5強中的前1名。在未來三年來,有很大的概率成長為全球零售市場的巨頭。
  穆迪、惠譽、標準普爾都將西爾斯公司的信用評級從b+調整到a。顯然,美國資本市場對此次并購喜聞樂見。
  從美國金融分析人士的角度來看:西爾斯控股20%,克朗金融集團20%,流通股1.5%,這三部分股權加起來一共5.5%足以控制西爾斯。這表明西爾斯是西爾斯控股(searsholdings)旗下的一家美國公司。
  而從和華的角度來看:克朗金融集團20%,新虹百貨15%,天藍商場15%,彩虹基金10%,新月投資3.5%,這些股份加起來足有63.5%。
  和華財團是比較小的代價完成了一次的并購。將一家世界5強的企業納入旗下。
  ps:祝書友們新年快樂,在新年中心想事成。
  今天只有0字,下午要陪老婆出去逛逛。
  然后,啰嗦一句:求訂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