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6)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6)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6)     

重生之世家子弟1816 老奸巨猾

門外傳來趙清芷咯咯的嬌笑聲。她沒進來。她還記得上次看到二哥和丁靈姐的事情。這會哪里肯進來?楊晚婷驚慌的“氨了一聲,俏臉緋紅如燒。
  陸景笑著搖頭,溫聲寬慰她:“沒事,晚婷。我們倆晚一點出去。”
  楊晚婷嬌羞的伏在陸景懷里,說:“陸景,我要給清芷笑死了。”
  兩人說著話,等了一會,才到總統套房中的餐廳中用餐。小芷,小季,江嫵三人已經等在奢華、幽雅的餐廳中。
  小季手下的團隊已經放假。陸景身邊的事務轉到京城余樂那里處理。下周一,眾人將會乘坐陸景的私人飛機飛回京城。小季的下屬中,也就江嫵的年紀比她小,兩人這兩天都是湊在一起。
  吃著精美的小炒,四人邊說邊聊,陸景給四個各具風情的女孩魅力所感染,心情極佳。京城那邊傳來的反饋也相當不錯。
  抿了一口碧玉香,季婉彤嬌聲道:“哦,陸哥,雨綺姐今天給我打電話,要我問你一聲,要不要在柏林買一棟別墅。”
  陸景拿筷子夾著青椒肉絲,笑道:“她啊,好好的在江州養胎,怎么想起說這件事?小季,我回頭和雨綺說吧。”他沒有在柏林置業的打算。
  季婉彤好奇的道:“陸哥,后天,史蒂文-羅斯柴爾德請你去他的莊園吃飯,你回頭不回請他嗎?”
  陸景笑一笑,“再說吧。”
  聽著季姐和陸景說話,江嫵有點了解季姐的心思,心里嘆了口氣。吃過飯,四人在觀景客廳看雪閑聊。陸景去臥室里給宋雨綺打電話,從臥室里出來時正好在走道上碰到江嫵。
  慕斯酒店的總統套房分為生活區和會客區。有主臥、次臥、6間客房。從主臥室前往小客廳的主道只有一條,除非陸景從陽臺那個方向繞過去。
  走道中鋪著精美花紋的棕色地毯,壁燈在夜色中柔和。裝飾充滿了歐式簡雅的風格。軟登、落地燈、字畫、柜子組成精美、舒適的空間。
  陸景看到江嫵微微有些詫異,問道:“江嫵,你有事情找我?”精致動人的小美女今天穿著淡紫色的外套。黑色的修身長褲。腰肩纖細、身材窈窕。洋溢著嬌嫩的青春氣息。
  “是啊。”江嫵點點頭,說:“陸少,你說我們職員是和華的品牌,塑造和華的形象。那你是不是將美女當做你成功的裝飾呢?”
  陸景微征下,看著江嫵巴掌大雪膩嬌嫩的臉蛋上一雙若畫龍點睛般的亮晶晶美眸。他算是領教到江嫵的詞鋒。“江嫵,怎么這么問?”
  原來還聽余志成說她把施白等人罵了一頓,果真名不虛傳。再想想她都能和墨知秋那個雄辯滔滔的小魔女成為好朋友,倒也令人釋然。
  江嫵道:“陸少。我是為季姐打抱不平呢。你這兩天都沒有好好陪她。”
  陸景無語的揉揉眉心。江嫵這還真是中二呢。話說,現在誰敢在自己面前這樣質問?“江嫵,我如果是把美女當做我人生成功的裝飾品,按照國人的習慣,我是不是應該招聘兩個洋妞在身邊比較好,一個開車,一個當貼身秘書。”
  這一回輪到江嫵愣了下,貌似陸景說的很有道理,只是,她怎么老覺得不對勁呢。
  “好了。我和小季的事情,你不用當女俠了。”陸景笑了笑,做個手勢,讓江嫵跟著他一起往客廳走去,說:“感情的事情,你不懂。”
  “哦、”江嫵這會鼓氣的勇氣也消散了。不是誰都敢因為“小事”去指責陸景的。她只是習慣性的想要辯論一番。陸景的態度很好,倒是讓她想起陸景的身份。
  江嫵稍稍落后陸景半步,陸景在前面走著,接著道:“等你長大了就知道了。”
  “…”江嫵氣的在陸景背后翻個白眼。只是,這話不能反駁。她才15歲呢。
  …
  …
  1月29日。陸景一行乘坐豪華的私人飛機飛抵京城。這是自11月份以來,他時隔2個多月重新返回京城。他出發前的目標基本達成。
  此時,中國與德國達成的協議以及傳回了國內,光伏企業一片沸騰。喊出了超越世界最大光伏制造國日本的口號。
  和華財團與亞太財團較量的天枰開始有微微傾斜。有利于和華。
  這一點。京城、黃海、魯東、煙東,很多人都已經看的出來。
  …
  …
  圣誕節和元旦假期之后,美國的社會又恢復到日常的狀態。紐約的中心曼哈頓的人們忙忙碌碌。
  2月2日,一輛酷炫的柯尼塞克停在了曼哈頓中區洛克菲勒中心埃克森石油公司大樓下。英俊、充滿活力的哈利-伯納德從車上下來,進入大樓中。
  這種天生贏家的氣質,令在大廈中工作的職員們矚目。
  哈利-伯納德在柏林和未婚妻慕潔見過面后。對慕家與和華旗下企業的合作并沒有說什么,昨天從柏林飛回了紐約。
  53層5301辦公室中,雷納德-洛克菲勒招待著前來的哈利-伯納德,“這么說,你是想要和我聯手對付和華?”
  柏林的事情,他已經聽說了。事實上,200億美元的資金砸出來,他就意識到和華的方案無可阻擋。
  他之前和哈利-伯納德打個招呼,只是順手為之。他沒有興趣為亞太財團沖鋒陷陣,也沒有興趣為了哈利-伯納德的面子去做點事情。
  哈利-伯納德點點頭,“雷納德,2月20日,德國議會將會就新法案投票表決,我想我們可以阻止和華財團得逞。”
  雷納德笑了笑,點了一只煙,煙霧繚繞著他的面容,“哈利,為什么要阻止,讓和華得逞不是更好嗎?”
  哈利-伯納德愣了下,隨即陷入沉思中。他知道雷納德的意思,只是他咽不下這口氣。
  雷納德輕輕的拍了拍哈利-伯納德的肩膀,語重心長的道:“哈利,我們還有很多機會去打擊和華。特別是你,你還年輕,未來在你這里。不用去計較一時的得失。”
  哈利-伯納德低頭沉思了一會,輕嘆口氣,“雷納德,我明白了,謝謝!”
  如果,雷納德不支持他,他強行的去游說德國議會,肯定沒有德意志銀行財團那幫人做得好。這件事只能這樣。但是,陸景,你收獲了我的仇恨。
  …
  …
  陸景回到京城中一直很忙。到2月12日才有空和王燦、謝晉文、唐悅、唐略、鄭信明等好友在大唐雨景的紫羅蘭山莊中聚一聚。
  紫羅蘭山莊是典雅的西式風格,配套設施一應俱全。下午時分,有些明顯維多利亞時期風格裝飾的奢華客廳中,眾人觥籌交錯。氣氛隨意、舒適。
  “小謝,你和閔雯的關系進展的怎么樣?”陸景笑著問道。
  謝晉文撓撓頭,“景少,這個…,這個…”期期艾艾了半天說不上來。
  王燦扶著眼鏡笑道:“靠,小謝,要抓緊時間啊。現在四大名媛的架構基本上算是廢掉了,我看閔雯成為京城第一美女的概率很大,你現在不抓緊,回頭有你哭的。”
  因為高、黎兩家對陸景的立場問題,高婉薇、黎傾城現在京城中的形勢很微妙。而蘇琳的處境更是有點糟糕。京城中有很風言風語出來。
  唐悅給謝晉文解圍,“得了,這事我看謝晉文說了不算,得閔雯說了算。”
  眾人哈哈大笑。陸景身邊,從漢城來京城的李逸落在給他添著酒。
  說笑了一會,鄭信明壓低聲音問道:“景少,聽說你前天進大內了?”這個話頭一處,眾人都豎起耳朵。
  陸景笑著擺擺手,“鄭哥,咱們不說這個。”
  鄭信明一臉“我懂的”的表情,“好,好,不說,不說。”
  陸景晚上并沒有留下來和好友們一起吃飯,而是和李逸落兩人回燕湖家園。逸落明天要回香港陪家人過年,他需要好好陪陪她。燕湖家園這里每周都會有人來打掃。陸景和李逸落在雪蘇琦里吃過晚餐,回到燕湖家園的7樓。
  臥室的落地窗外燕子湖平靜寂寥,一派冬天的跡象。臥室里打開著空調,溫暖如春。盡享極致的歡愉后,陸景擁著李逸落在床頭說話。湖藍色的蠶絲被蓋在兩人身上。
  “陸景,抽煙嗎?”李逸落伏在陸景懷里,婉婉軟語,聲音空靈如夜鶯。中德混血兒精致容顏上染著動情后的嬌紅,嬌妍明麗。
  陸景笑一笑,輕輕的摟著懷里的玉女歌星,“算了,呆會把你給熏壞咯。”
  李逸落嬌美的一笑,清麗如水,和陸景說起在漢城的話題,“慧喬說她準備慢慢的淡出娛樂圈。像我這樣。她說太出名了,都不能和你一起逛街。”
  陸景輕輕的一笑,緊緊的擁著李逸落。想起慧喬和芝荷兩人初次綻放的美態。想起和她們一起的點滴。
  時間,在夜色中緩緩的流淌。
  …
  …
  第二天,陸景去機場送別李逸落后,坐上煙詩凝的黑色的昆成汽車,前往京城大酒店。國家開發銀行的行長保勝利今天約了他見面。
  京城大酒店10樓1002號包廂中,保勝利和國開行投資部副總經理張樂池等候多時。
  保勝利穿著黑色的大衣,笑著和陸景握手,都是老熟人,不用太講究禮節。寒暄著,服務員上了酒菜后便退出。煙詩凝和張樂池在一旁作陪。
  保勝利和陸景喝了一杯,笑道:“陸少,和華有沒有興趣與國開行合作?”
  陸景就笑起來,這個信號釋放的可夠明確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