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2)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2)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2)     

重生之世家子弟1815 風景文化集團

陸景溫和的笑了笑,起身給小芷、晚婷到熱茶,說:“怎么不能?在商言商而已。所以,在強硬之后,我必須要給予德意志銀行財團一定的好處。這1億股,我還真得給他們。當然,不會是以2美元的價格出售,是以10美元、15美元、20美元三個階梯價格出售。”
  趙清芷“噢”了一聲,說:“人心險惡呢。”這話說的陸景和楊晚婷兩人都笑起來。
  清芷雖說已經贏得巨大的榮譽,成為人生的贏家,但是她偶爾還是會流露出她少女時代小迷糊的模樣。
  看著陸景挺拔的背影,楊晚婷心中越發的感覺到他的不易。當真是步步驚心。遠超她的認知。心中的柔情涌起,輕聲道:“陸景,我們什么時候回京城啊?”
  “在柏林玩兩天吧。回京城后,我可沒有時間陪你們了。”陸景笑一笑,提著青瓷茶壺給三人的杯中續水,“我們回頭坐我的私人飛機回京城。”
  楊晚婷微微仰頭,清麗秀美的臉蛋帶著一許嬌羞、甜蜜的微笑,風姿攝人。她穿著高領的白色毛衣,明黃色的短大衣脫掉,露出高挑勻稱的身材。修身的水磨藍牛仔褲,長腿纖細而直。神清骨秀,冰清玉潔、如花似玉的女郎。
  趙清芷丹鳳眼俏皮的眨了眨,笑說:“二哥,晚婷都給你感動了呢。可我才不會給你騙了。你是在等京城那邊的反應吧?”
  她父親是高級智囊,國士之才,權謀、經濟無一不精。她參加工作后,再加上在EK公司的歷練,眼界、眼光都超人一等。
  楊晚婷俏臉微紅的小聲辯解道:“清芷,我才沒有呢。”她臉皮很薄,只是給好友打趣,還一語中的,總不能發脾氣。
  陸景呵呵一笑,坐下來。說:“小芷,我只是把兩件并列的事情先后順序調了一下啊。”又分別握住兩個女孩的手,溫聲道:“陪你們也同樣重要。”
  這次在柏林,身在局中的每一方都在盡力的獲取最大的利益。哈利-伯納德雖說只是個富二代。能量確實不容小看。陸景都有點心力憔悴。想要放松幾天再回京城。
  這場博弈給他帶來的體驗確實與往常不同,步步驚心。和華成為世界級的財團之后,博弈的方式、手法都要換形式了。
  …
  …
  1月26日,臘八節,柏林又下了一場雪。中方代表團的一行成員在柏林機場登機。飛往京城。中途將在莫斯科轉機,預計旅程14個小時。
  飛機的轟鳴聲中,林婉如斜倚在丈夫湯開復肩頭,看著最新的報紙,德國放開對中國光伏企業的制裁在國際上引起軒然大波,倒是不知道陸景怎么與德國人協調做到這樣。很令人敬佩。
  “誒,開復,碧湖薄膜上市之后,你的時間是不是要充裕一些,什么時候陪我去國外旅游?”林婉如穿著青色的外套。親昵的笑說道。她的心情很好。
  “好啊。上市怎么都得明年去了。德國議會將會在2月中旬表決議案,這之后,才會啟動上市的程序。當然,我們得先和CSA集團把官司打完。”
  湯開復英俊的臉上帶著笑,輕柔的撫摸著嬌妻滑膩的臉蛋,“婉如,這段時間讓你擔心了。”妻子,幾次都情緒崩潰。好在終于挺過來了。
  林婉如俏臉微紅,飛機上人很多呢,不過卻沒有阻止丈夫的親昵舉動。卷縮在椅子上,嬌嗔的等丈夫一眼。顯然,碧湖薄膜上市之后,丈夫還有得忙。他在岔開話題。
  …
  …
  上午從柏林出發。臨近中午時,金發、紅色制服的空姐推著餐車緩緩而行,用英語脆聲詢問著誰要飲料。
  許云策要了一杯白水,和身旁的陽黎新閑聊著,“這年頭,國外航空的空姐質量也下降了。十年前我們做飛機。那時的空姐,嘖嘖…”他們乘坐的俄羅斯航空,空姐的身材好是好,就是容貌有點傷人。
  陽黎新很有點無語,“你還關注這個?”他和許云策的關系從朋友到敵人變化了幾次,現在又是朋友。
  許云策哼了一聲,“那你關注什么?咱們這次是滿載而歸。”不管是從擁有碧湖薄膜的股份來說,還是從擁有建業市商行的股份來說,都是一個完美的收官。
  建業市商行在力保黃海聯合創意集團中表現不錯,很有可能獲得在國內上市的許可。到時候,許家手上的股份就值錢了。
  陽黎新愣了下,他本來是想感嘆一下如今陸景的地位足夠他們仰視,想當初,在建業…。只是看許云策的態度,只怕是覺得這是理所當然的事情。
  好吧,確實理所當然。
  …
  …
  唐弼和裴吳越的座位在經濟艙的中間。唐弼抿著礦泉水,偷偷的開了一會手機。精美的S7手機狂彈著信息。唐弼一一瀏覽的,突然輕輕的“咦”了一聲。
  正閉目養神的裴吳越道:“怎么了?”
  唐弼道:“裴哥,徐城宣布了一個100億的舊城改造項目。和CSA集團有點關系。”
  裴吳越一聽就明白,笑著搖搖頭,“晚了。項目極量又太小。百億的項目,和200億美元的項目相比差距太大。”
  唐弼嘿嘿一笑,“也是啊。光伏企業能夠以比較優惠的價格進入德國市場,整個產業立即又會變得欣欣向榮。”
  最近唐、裴兩家的重點都在關注和華與亞太財團的較量,方方面面的分析很到位。唐弼作為唐家的繼承人在培養,自然能接觸得到。因而,一聽裴吳越這么說就知道是什么意思。
  中國的光伏產品進入德國市場,歐盟的雙反制裁便自行崩潰。中國光伏產業的崛起是一個大概率事件,這就是對我國在環境保護上的話語權很有好處。
  從這個角度上看,CSA集團的“伎倆”很可笑。
  …
  …
  雪花紛飛。柏林給浸染成白色的世界。慕修位于柏林西南部萬湖區的豪宅內溫暖如春、氣氛熱鬧。
  臘八時節,慕修應約在別墅中宴請董坤凡、董浩歌、董京、楊玉立、鄭中杰、馬飛、胡文洸。
  董家向他轉述了一起合作做歐洲的旅游市場之后,慕修立即意識到這是與陸景修好的機會,連忙同意下來。因而,便有了今天這一幕。
  在客廳中閑聊著合作旅游的事情,胡文洸是瑞豐旅游的具體負責人。話題衍生開。便是商業地產、文化地產這方面的協作。
  董京對這樣的聊天不大感興趣,起身去了別墅客廳外走動,渴望再見到他心中的那個倩影,朝思暮想。她剛剛只是作為女主人露了一面就離開。
  萬湖區是德國知名的富人區。這里的別墅沒有低于4千萬歐元的報價。董京在別墅一樓的走廊中徘徊。入眼的景致是:寧靜的湖畔,帆船點點。環境清幽、空氣清新。
  萬湖同時是柏林最大的旅游勝地。這里的湖濱沙灘在一家環球旅游雜志的評選中,位列全球最美的十大沙灘中第七位。
  別墅二樓,一名秀美精致的中年女子正在和藹的和慕安說著話。風韻猶存。只看那姣好的面容、身姿,很難讓人相信她今年已經38歲了。
  慕修的妻子。汪莜。
  慕安前些時候因為盯著陸景的助理看,給他父親臭罵了一頓。慕安現在見到他父親就兩腿打顫。幸好他媽最近從愛爾蘭都柏林來柏林了。
  “好了,你這真是的?什么女孩沒見過,要出這么大的洋相。”
  慕安撓撓頭,“媽,我其實沒多看啊,是董浩歌陰我。再說,季助理和小潔一樣漂亮。我只是好奇,沒別的意思。她太害羞了。”
  坐在沙發上的一名年輕的女孩神色平靜,微微撇撇嘴。容顏精致如玉。
  汪莜伸手敲了敲慕安的頭,嗔道:“再胡說。你爸罵你,你就好好聽著。20歲了,還像個小孩子。走吧,我們一起下去。”
  精致的女孩站起來,說:“小姨,我有點累了,就不下去了。”她對她的后媽很不滿。
  汪莜臉色微變,勉強的笑了笑,點點頭。和慕安一起下樓。此時。一樓客廳中,眾人已經開始就餐的準備。
  慕家、董家、立豐地產、瑞豐旅游,多方已經達成合作的協議。這是這次陸景柏林執行的附帶產物。大家對合作前景十分看好。
  慕修給陸景打了電話,聊了幾句。沒說什么。但間隙卻是慢慢的彌補。畢竟,慕安的過錯并不大,只是日后不帶他見陸景就可以了。
  至于,哈利-伯納德是慕家女婿這件事,暫時可以忽略不計,不影響雙方的合作。
  …
  …
  陸景接到電話時。正和楊晚婷一起在柏林市區慕斯酒店的總統套房的觀景小客廳中看著飛揚的雪花。
  他下午剛陪小芷和晚婷一起從市區的購物中心里回來。和慕修聊了幾句,陸景便掛了電話,擁抱著懷里的佳人,與她說著絮絮私語的情話。偶爾,低頭輕柔的愛吻她嫣紅的嘴唇。
  他和楊晚婷的感情就像是失控的高速列車,正在奔向未知的終點。但他和楊晚婷都沒有踩剎車的意思。只是拿著我們不越線來糊弄自己。
  然而,在柏林,在異國他鄉,這個下雪的傍晚,兩人再也抑制不住對彼此的愛慕和思念,溫柔的接吻,纏綿在一起。
  楊晚婷清麗秀美的臉蛋蒸染著紅霞,美麗動人到極致,只是享受著和陸景在一起的時光,不抵觸他的愛撫,熱吻。和陸景一起經歷的那些事情涌上心頭,和他慢慢的述說。
  九六年在海岸明珠的相逢,陸景的第一封情書,還有從燕大畢業后在香港的重逢,陸景幫助她…
  “二哥,吃飯了呢!”趙清芷在小客廳門口喊了一句,打斷了沉醉的兩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