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1)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1)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1)     

重生之世家子弟1814 聞到味

陸景并不避諱使用他和風白露的名字來作為公司的名字。當然,他在現階段不會去收購任何企業,所以他交代鄭中杰的是前期準備工作。
  收購歐洲的文化企業、足球隊,至少需要等到和華徹底的戰勝亞太財團之后。
  周日,陸景與從西班牙過來的楊玉立、從香港飛來的馬飛、胡文洸之見面詳談文化、體育、旅游的事宜。
  立豐地產手下的西甲球隊皇家巴列卡諾隊將會轉給新成立的風景文化集團。風景文化集團會參與到旅游事項中,然后還將要準備收購英超、德甲、意甲、荷甲、葡甲、蘇超的球隊。前期的接觸工作可以展開。
  而五大聯賽之一的法甲被陸景明確的忽略。陸景對法國人印象極差。他并沒有要去影響法國的想法。法國社會對中國充滿了偏見,基本無法改變。那么,就讓高冷的法蘭西在傲慢和偏見中自己玩去吧。
  法國所謂的浪漫,就是不遵守國家信用。剛簽訂的協議,在拿到好處之后,立即忘掉。這種背信棄義的民族,實在無尊重的必要。
  事實上,法國的制造業早就沒落,甚至還比不過土耳其。所謂的歐盟大國,國際地位,在更大的程度上依賴于二戰戰勝國的成果,以及老牌歐洲強國剩下的底蘊。
  歐債危機之后,整個歐洲唯一經濟正常運行的國家就是德國。高盧雄雞遠沒有我們想象的那么強大。法國的腐朽,最大的變化可以從一個地方看出:2006年后,巴黎的治安一年不如一年,小偷多如牛毛。他們最美好的時代已經一去不復返。
  1月22日,周一,陸景參加了商務-部小組和德國政府最后一次正式會談。
  這是陸景第二次參加會談。坐在代表EK公司而來的趙清芷和楊晚婷身邊,陸景偶爾和兩人說說話,全程都沒有發表意見。會議很順利的結束。
  德國同意對來自中國的光伏產品只額外征收10%的反補貼稅。但同時要求中國光伏企業在德國設立公司,遵守德國法律,為德國國庫上繳稅收。
  會議結束后。陸景前往福爾蒂酒店和李組長笑談了一會。由于法案需要提交德國議會批準,中方并沒有舉行慶功酒宴。但眾人都知道,此次柏林的行程已到尾聲。法案的通過事宜,和華已經和德意志銀行財團溝通好。
  夜色徐徐降臨。柏林的夜景灑落在豪華、優雅的福爾蒂酒店22樓的中餐廳中。
  陸景結束和李組長的會談后,帶著小季和裴吳越、湯開復、林婉如、徐懷觀、趙財、唐弼、趙清芷、楊晚婷在酒店的中餐廳包廂中聚餐、閑聊。
  湯開復、林婉如之前已經專門去慕斯酒店酒店拜訪過陸景表示感謝,這會兒在酒桌上還是一起敬了陸景三杯酒,“景少,碧湖薄膜能起死回生。全都仰仗于你。謝謝。我干了,你隨意。”
  碧湖薄膜日后到德國上市,湯開復手中還有0.96億原始股,在每股2美元的價格上預計會翻上10倍。他的財富會激增到19.2億美元。超過他原來的身家、凈資產。這讓他如何能不感激陸景?
  陸景笑一笑,和湯開復、林婉如滿飲了一杯茅臺酒。醇厚的酒液入喉,令他思緒飄飛。
  湯開復是他和亞太財團較量的“誘餌”,這一點傅婕看出來過。不管怎么說,碧湖薄膜來德國三大股市上市,總算是讓他對湯開復有一個交代。
  ….
  ….
  中國與德國在下午達成的協議,身在柏林的哈利-伯納德立即就得到消息。他正和他未來的與岳父。慕家的家主慕修在柏林市郊的別墅中閑聊。
  接到消息后,哈利-伯納德立即給巴斯蒂安-克洛斯打了電話。雙方約定晚上在亞歷山大廣場的商業區中費舍爾大廈頂層的辦公室見面商談。
  哈利-伯納德在女秘書的帶領下走近寬敞、明亮的頂層辦公室內。窗外,柏林璀璨多姿的夜色入眼而來。只是,他此刻并沒有心情欣賞夜景。
  不出哈利-伯納德的預料,等在辦公室中的是老克洛斯和克洛斯兩人。
  “請坐,哈利,喝咖啡還是喝酒?”老克洛斯微笑著說道。他很少對人如此的和熙。原因在于哈利-伯納德的身份。他父親是紐約會十三位高級合伙人之一,影響力排在第三位。美國在此時,對德國依舊有很大的影響力,最直接的體現就在于德國本土還有美國的駐軍。
  “一杯咖啡。謝謝!”哈利-伯納德在寬松舒適的沙發上坐下來,身體微微前傾,說:“克洛斯先生,事情還有回旋的余地嗎?”
  克洛斯微微皺眉。對哈利-伯納德的態度很不滿:你以為你是誰,竟然用這種狂妄的口氣和我父親說話?
  老克洛斯笑了笑,輕嘆道:“哈利,我和陸景談過,希望他能夠放棄運作中國光伏企業遭受雙反調查的事情,因為這會對和華在歐美市場的發展不利。但是。他拒絕了。”說著,老克洛斯攤開雙手。表示他已經盡力。
  哈利-伯納德沉默的喝著女秘書送來的咖啡,味道微微有些苦澀。他相信老克洛斯的話,因為,陸景確實在周日的晚上來見過老克洛斯。片刻后,哈利-伯納德抬起頭,堅定的道:“克洛斯先生,陸會后悔的。”
  老克洛斯點點頭,同意哈利-伯納德的看法,說:“生意之間確實不應該摻雜政治因素。”
  聊了片刻后,老克洛斯送哈利-伯納德到門口,克洛斯親自送哈利-伯納德到費舍爾大廈下。
  看似給了他很高的待遇。但兩位克洛斯心中怎么想的,哈利-伯納德大概想不到。
  …
  …
  1月23日,德國和中國商務-部小組召開聯席新聞發布會和簽字儀式:宣布雙方就中國光伏產品反傾銷達成協議。這個消息一出,國際輿論一片嘩然。
  英國泰晤士報強烈的譴責德國的做法:這是拋開歐盟的危險做法,違背歐盟成員國之間的協議。既然如此,那么,英國有何必要還呆在歐盟體系內呢?
  在英國內部,一直有聲音要求退出歐盟。
  法國、西班牙的媒體用了“背叛”來形容的德國此次單方面放松對中國光伏企業的制裁。并提出嚴厲的批評。
  美國的華爾街日報以憤怒、警告的語氣報道了這一事件:我們的有些伙伴正在試圖在挑戰歐盟的經濟秩序。
  “陸先生,我們現在的壓力很大啊。”下午時分,陸景接到克洛斯的電話。他正在和來看他的趙清芷、楊晚婷在棋盤室下跳棋。柏林這里大事已定。大家都很放松。
  陸景笑著道:“克洛斯,德國要擺脫美國人的控制總要做點什么。我們的鄰居日本就做的很好,他們一直在謀求國家正常化。”陸景說是日本做的很好,實際上語帶諷刺。
  電話里。克洛斯笑道:“陸先生,現在不是德國擺脫美國人控制的時機啊。”
  說笑了一會,克洛斯將德意志銀行財團面臨著壓力的信息向陸景轉達之后便掛了電話。
  趙清芷漂亮的丹鳳眼看著陸景,好奇的問道:“二哥,德意志銀行財團難道想反悔?我聽說李組長他們回國的機票都訂好了呢。”
  陸景將手機放在手邊的茶幾上。輕柔的撫著小芷的秀發,小芷原先及腰的長發現在已經剪到齊肩。青澀的少女韻味正在離27歲的小芷而去,取而代之的是清雅、出眾的都市女郎。她是E公司的高級董事。在亞洲的金融圈中非常有名氣。
  趙清芷微微嘟嘴,沒有再像以前那樣說陸景占她便宜。她的初吻在商云市旅游時都給二哥了。一旁國色天資的晚婷看過來,清亮的眼眸溶溶如水。手指捻著跳棋珠子。美麗的鵝蛋臉浮起微笑。
  陸景握著晚婷的玉手,笑著道:“那倒沒有,強調困難是為了獲取更多的好處。小芷,晚婷,湯開復還在和CSA集團打官司嗎?想要拿回CSA集團手中2.75億股。克洛斯想要讓德意志銀行購買1億股作為投資標的。”
  趙清芷美麗的丹鳳眼翻了一個大大的白眼,說:“他倒想的美!太占便宜了。貪心不足。”
  陸景笑道:“小芷。我還真沒法拒絕他啊。我周日晚上去和老克洛斯見過面,你知道他提出什么條件嗎?”
  老克洛斯告訴他:美國人的阻攔起了作用,歐盟拒絕修改雙反法案。備用方案是由德國政府同意對德國的光伏企業只征收10%的營業稅。希望他同意。
  所謂的變通方案的意思:碧湖薄膜既然要來德國上市,而且是全流通股,那就可以算德國企業。中國光伏產品可以走碧湖薄膜的通道進入歐洲。德國政府可以對碧湖薄膜收稅。德國的投資人可以在股市上享受碧湖薄膜帶來的利潤。這樣一來,德國基本不會有人反對放開對中國光伏產品的制裁。
  克洛斯在一旁敲邊鼓:“陸先生,這些光伏產品能夠進入歐盟國家的市場。最多法國、西班牙會有人反對,其他國家不會過分的糾纏。”
  但是,陸景并沒有同意這個方案。他相信美國人無法給出200億美元的利益給德國的這些利益集團。這是他的底氣所在。
  最終,老克洛斯才同意:在德國先通過一個法案。對中國光伏企業多征收10%的反補貼稅。
  陸景說完周日的情況。楊晚婷還有一點迷糊,但是趙清芷很快就反應過來,嗔道:“他們怎么可以這樣?”
  老克洛斯很奸猾,他想以最小的代價吃下和華給出的蛋糕。所以。在有美國人的阻攔后,去和二哥談一談,試圖讓二哥同意他花費代價最小的方案。幸好二哥沒有上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