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8)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8)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8)     

重生之世家子弟1812 弊大于利

航班從東京飛往黃海。機窗外白云如棉。頭等艙中,環境舒適。外形英俊的松阪士夫不時的吸引到空姐的目光。
  看著不斷的向會長請教問題的松阪士夫,深田哲二心中冷笑漣漣。以這一位的智商和對竹下會長的崇拜,大概是很難發現亞太財團的小動作。
  隨著中國與德國就光伏產業的談判不斷的進展,現在黃海的局勢有些微妙。然而,亞太財團即便失敗,也已經找好退路。
  …
  …
  1月中旬,黃海下了一場小雨,青色的馬路上浸潤著雨滴,冬寒陣陣。街道里行人都是裹著冬衣。
  一輛黑色的商務車中,高婉薇正陪著唐詩經、崔橫波、方破虜、崔瀚從香樟樹餐廳去云島。
  “破虜、剛過去的是亞太財團的車吧?這些人又來了。”崔橫波哼了一聲,問道。
  “嗯。”方破虜點點頭,他本就是在黃海這地界混,對比較出名的車牌、車型都有相當的記憶。
  唐詩經溫婉的笑一笑,成熟的女人風情流溢,“好啦,橫波,這有什么好生氣的。吳越,沒告訴你柏林那邊談判很順利嗎?”
  崔橫波眼睛珠子轉著,“哦,詩經姐,你是說他們那些日本人已經處在下風了?”
  “這誰說的準?形勢,千變萬化。”唐詩經微笑看向坐在她對面的高婉薇:“所以,薇薇,你要回黃海工作的想法不一定能實現。”
  高婉薇1月5日就從蘇黎世回國了,一直呆在黃海。如果景哥被打倒,她呆在京城也沒有意義,遲早是要給人趕回來。她索性便沒回京城。
  然而,她的信息量、渠道沒有唐詩經多,只知道柏林那邊還在就光伏產業談判,這時才知道亞太財團略微處在下風。兩者之間似乎有某種牽扯。她腦海里響起前些天得到的消息,京城那邊都在流傳蘇家貌似受到了批評。
  高婉薇清秀的容顏上浮起一抹微笑,說:“詩經姐。黃海這里的風景比京城好,我還是愿意回黃海呢。”
  唐詩經輕笑,“行啊。你回頭和陸景談一談。”聰明的她已經看出了一點什么。
  在云島喝過下午茶后,高婉薇一行才告辭離開。正準備回湖海山色別墅區時,在車中接到了三伯高俊耀的電話,“薇薇,最近有和陸景聊天嗎?”
  高婉薇剛從唐詩經那兒得知了消息,這會一聽三伯的話風就知道他的想法。看來,高、崔、黎、齊四家現在有點慌了,想了想,說:“三伯,我對情況不了解啊。還是等等吧。”
  高俊耀知道侄女的意思,琢磨了一會。也是,現在兩頭倒已經沒有安全可言,還是盡量的等等看。畢竟,局勢還沒有明朗。
  電話里談了約半個小時,高俊耀還是希望高婉薇去一趟柏林。掛了電話。回到湖海山色19號別墅中,高婉薇坐在客廳窗戶邊的米色沙發上發呆。奢華的客廳中時間靜靜的流走,天漸漸的黑下來。
  她想起在柏林時,景哥想吻她最終卻沒有吻的情形。想起景哥安排保鏢暗中保護她的事情。心中有羞澀、甜蜜的情意涌起來。確實有好久沒和景哥聯系了。
  她在景哥和高家的立場上傾向于中立。
  …
  …
  陸景接到高婉薇的電話時,剛和小季一起從柏林郊外霍芬索倫家族的莊園回到市區的慕斯酒店。他昨晚在霍芬索倫的莊園中休息了一晚。
  天晴,氣溫微冷。1月19日,德國的圣誕假期已過。街道上車流穿梭。通過慕斯酒店的宣傳們可以清晰的馬路上的景色。充滿了德文的標識和都市氣息。
  “薇薇?”陸景有些驚訝接到高婉薇的電話,1月27日之后,他很久沒和薇薇聯系了。薇薇都已經閉上眼睛,允許他吻她。但最終他還是沒有吻下去。不管出于什么理由。這對女孩子來說,其實挺傷自尊的。
  陸景雖說很喜歡這個清秀、知性、可人的第二眼女孩,但心中并沒有要將她的人生挽留在自己身邊的想法。或許有過,但并不是那么強烈的念頭。
  “景哥…”高婉薇甜膩的輕喊一聲。俏臉上輕染著嬌紅,旖旎的情意在胸臆間流淌著,說:“景哥,我三伯希望我現在去柏林和你見面。”
  陸景諷刺的道:“薇薇,你三伯這墻頭草當的很有水平啊。這么快就聞到味道了。”
  在與亞太財團的斗爭中,他本來是讓薇薇轉告高俊耀假裝倒過去。結果,卻變成了真倒過去。等事情完了,高、黎、崔、齊這四家是要好好的“整頓整頓”。
  見電話里高婉薇不說話,有點委屈,她是代人受過,陸景就笑一笑,溫聲說:“好了,薇薇,不說你三伯的事情。你,最近怎么樣?”
  高婉薇心中的委屈之前這才小了些,和陸景說起她在蘇黎世以及回國之后的近況。說起她想回黃海工作的事情。以她中立的立場,不管勝負,她恐怕都得離開京城。
  說笑著,約定回京城請她吃飯詳談之后,陸景掛了電話,跟著小季一起進了電梯,柏林這會是中午時間。到慕斯酒店的5樓,叮當一聲,電梯打開,卻是看見小美女江嫵穿著白色棉衣,輕盈的踩著高跟鞋噠噠的走進來。
  江嫵明顯愣了一下,打著招呼:“陸少,季姐。”
  陸景微微點頭。他以前也和江嫵照過幾次面。但他給江嫵誤會的事情沒法解釋,對她是少說話、少接觸,免得小女孩想多了。白唯是她小姨。
  季婉彤好笑的道:“小嫵,你怎么12點就把午飯給吃了。”她手下秘書團隊的工作量并不大。都是一些協議相關的文件。江嫵的工作量并不重,主要以學習為主。類似于組里面的實習生。
  江嫵不好意思的笑道:“我在學校里的吃飯時間習慣了。”
  季婉彤就輕輕的一笑,宛若春暖花開,標致的軟妹子,清秀嬌美。
  離慕斯酒店32層的西餐廳還有一會,江嫵問道:“季姐,我們只有10個人,租下慕斯酒店整整一層的行政樓,是不是太奢侈了啊?”43層的行政樓層一共有20個房間。
  季婉彤愣了下,她最近的工作注意力不在這上頭,而是在和華的事務上,她現在是陸景身邊的大秘書呢,隨即說道:“酒店是董浩歌幫我們訂的啊。我們并不缺這點差旅費。”
  陸景忍不住搖頭,笑道:“小季,哪能這樣說啊,你這可是土豪氣息十足啊。”
  “陸哥…”小季輕嗔。她可不想成暴發戶、土豪。那形象想想就讓她要絕倒。
  陸景道:“你應該這樣說,我們包下一整層樓不是奢侈浪費,而是在樹立我們和華的高端品牌、形象。想想,和華的高層來柏林出差,還要精打細算,豈不是很能說明一些問題?不符合中國人在海外一擲千金的消費習慣嘛。”
  季婉彤和江嫵都給陸景說的“噗嗤”嬌笑。陸景說的道理似似而非,有點道理,但總感覺哪里不對。
  32層的餐廳到了,陸景和季婉彤兩人出了電梯。江嫵則是前往43層,她準備午休一會,電梯門緩緩的合上。陸少這人挺有意思的。怪不得小姨那樣優秀的女子都對他動心呢。
  江嫵想起在京城大酒店的洗手間外聽到的對話。或許,知秋說的是對的,她姐夫壓根就沒有必要在廁所外和方淺語說那樣的話。勾勾手,多少女人愿意為他做那些事情呢。
  江嫵漂亮白皙的臉蛋上有點發紅。方淺語那晚說的話可是挺毀三觀的。
  …
  …
  慕斯酒店32層的西餐廳環境優雅,黑白相間的主體色調,舒緩的音樂流淌著。按照慕家經營餐飲的習慣,毫無疑問,這家西餐廳獲得米其林一星的評價。
  董坤凡和董浩歌已經等候多時,旁邊還有兩名男子在等候,看容貌和裝扮應當父子無疑。董坤凡介紹道:“陸先生,這位是慕家的家主慕修。這是他的兒子慕安。”
  “陸先生,你好。久仰大名。”慕修四十多歲,精神內斂,容貌俊逸,正是年富力強的時候。慕修主動伸出手和陸景握手。
  和華在德國掀起的風波已經傳遍歐洲的華人圈。這是一條過江猛龍。200億的利益,說砸就砸,數百年來,歐洲華人圈中還沒有出過這樣的大氣魄、大格局、令人振奮的人物。
  陸景微笑著和慕修握手。
  精美的西餐一道道的送上來,眾人邊說邊談。氣氛融洽。董家和慕家私下里的齷蹉,在陸景面前自然不會表現出來。哈利-伯納德當著克洛斯的面放話,說要阻止和華,現在商務-部小組和德國政府的談判已經漸入佳境,這可是抽了哈利-伯納德一耳光。而哈利-伯納德正是慕修女兒的未婚夫。
  慕修看得出來陸先生在西餐禮儀上略有缺失,但這無損他的聲望和魅力。餐桌上,陸先生一語中的,令人如沐春風的手腕展露無遺。
  慕安今年20歲,就讀于英國牛津大學,對餐桌上的話題不大感興趣,偷偷的打量著季婉彤。他還沒有見過那個女孩的容貌、氣質可以和他妹妹相提并論的。然而,這位精致柔美的季助理無疑是可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