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4)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4)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4)     

重生之世家子弟1811 小季的團隊到達

1月15日,周一。漢城出了件不大不小的事情。安氏集團旗下的一只優質基金在股市遭到阻擊,在三天的時間里跌得非常慘。
  一時間,市場疑云密布。然而,直到內情的人卻是知道,動手的是三星財團旗下的金融操盤手。
  這個消息也在4個小時后傳到了安氏集團的掌舵人安允石的耳中。這讓他百思不得其解,問前來向他匯報情況的兒子安鐘赫:“鐘赫,你覺得這是什么情況?”
  安鐘赫搖搖頭,“爸,這件事有點奇怪。我們和三星財團在股市、期貨市場上有交手是很正常的事情。只是這次大跌8%看起來來勢洶洶。”
  這正是安允石心中的疑惑,想了想,說:“我們和三星交手不是一天兩天,他們這些年雖說在手機業務上獲利頗豐,但要讓我們傷筋動骨也不可能。哦,我聽說陸先生前些天在漢城的時候,去拜訪過李健熙。據說兩人聊了四個小時。你打聽下陸先生和李健熙談了什么。”
  安鐘赫皺著眉頭答應下來,離開了父親的房間。現在也只能這樣:以不變應萬變,鎮之以靜。
  相比于安鐘赫對突然阻擊的一頭霧水,剛從美國回來的李在榕知道的消息就要多得多,但是,他也沒搞明白白父親怎么突然下達了阻擊安氏集團的指令。
  漢南洞承智園,李在镕匯報完工作上的事情后,已經是晚飯的時間,李健熙問了兒子一句有沒有事情?得知他沒事后,留兒子一起吃晚飯。
  半個小時之后,李怡馨從三星總部下班回來,正好趕上晚餐的時間。洗過手,笑吟吟的坐在餐桌邊。眉眼間很有女人的風情,她最近和裴仁成愛情甜蜜著,拿起筷子嘗了一口小菜。說道:“哥,你從美國回來了,和高通談的怎么樣?”
  李在镕扶了扶眼鏡,“效果還不錯。但是,高通直言他們在配合安卓公司(android)研發芯片,暫時不考慮與我們聯合。”
  在手機芯片技術領域來說,高通無疑是NO.1。三星、AMD技術都差一些。臺灣的MTK只能做中下游芯片。
  李怡馨道:“艾西,那景華還真的要風光一年半啊!”安卓公司的手機操作系統要在今年7月份發布。而景華的S7在2006年1月份就發布了。S7的吸金能力堪比印鈔機。
  李健熙面部表情的著看著兒子和小女兒說話,微微有些柔和。如果熟悉李會長的金佑榮在這里,就能知道李會長心情很不錯。
  吃過飯,在休息室中閑話消食。李健熙的行程比較忙,李在镕沒有拐彎抹角,直接的問道:“爸,我們為什么要對安氏集團出手呢?”
  韓國的財團都是老冤家、老對手。反正誰也玩不死誰。斗一斗,基本就是解悶。父親的舉動,卻是貌似要下“死手”的樣子。
  李健熙緩緩的道:“陸景那天來和我聊天的事情,怡馨知道。”
  李怡馨嬌嗔的插話道:“爸。我可不知道你和陸景談了什么啊!”雖說,她已經是三星的繼承人,但是陸景和父親密談,她沒有資格在場。
  李健熙微微笑了笑,他還是很寵這個小女兒的,她最近在商業上的表現讓他很滿意,對李在镕說:“兩個原因。第一,今年是韓國總統大選年。韓國的幾大財閥在和華銀行(韓國)公司的擴展上十分默契,這會遭到政壇上的忌憚。我們需要‘內斗’讓那些人放心。
  第二,陸景希望將安氏集團踢出局。我也希望。作為韓國第一大財團。我們在和華銀行(韓國)的占比竟然只有12%,這不符合我們的地位。”
  說到這里,李在镕有點明白了,捧著茶杯輕輕的點頭。“是因為安氏集團曾經在收購中倒向花期銀行的原因吧?”
  李怡馨“啊”了一聲,嘀咕道:“陸景這么小心眼啊!”在和華銀行收購韓國第一銀行的時候,花期銀行曾經插手,安氏集團本就是花期銀行的棋子,當時,態度曖-昧。
  李怡馨心里又想道:“哦。別看陸景總是笑呵呵的,原來他挺恐怖的,一言定生死。得罪不起呢。”諸如:笑面虎,詭計多端,心機深沉等等負面形容詞在純真的李小姐心中轉了一圈,最終決定還是用一個稍微正面的詞語來定位她的朋友:明白人。
  李在镕卻是看到另外的地方,“爸,和華財團和亞太財團在黃海勢均力敵,陸景竟然會在這個時候清洗安氏集團?”
  他有兩個擔憂:第一,能否順利的擊潰安氏集團,貌似,這有點難度。
  第二,和華財團與亞太財團的角力,勝負未分,三星加入其中,如果和華落敗,三星的處境只怕有點不妙。
  李健熙滿意的笑了笑,慢慢的道:“現代會在暗中出手。和華清理安氏集團是要‘敲打’花期銀行和AIG,準備收購現代財團出售給AIG的三家金融企業,這是鄭夢先執著的東西。此前,陸景和雷納德-洛克菲勒談崩了。”
  “至于我們在和華財團與亞太財團較量中的立場,依舊沒變,是中立態度。日系財團在韓國的影響力沒那么大。”
  得益于韓國民眾的國民情緒,日本的產品在韓國買得并不是特別好。從李健熙的角度來看,他沒有必要害怕亞太財團在事后對三星的圍堵。
  “反而,在我看來,亞太財團的處境有點不妙。黃海的局勢…,德國政府有很大的概率批準解除對中國光伏產業的制裁。陸景親口告訴我,和華為此花了200億美元。在榕,怡馨,你們覺得呢?”
  李在镕熟讀歷史,對權謀有相當程度的理解,點了點頭。從這個判斷上,就可以看得出他和父親的差距。他還無法得出結論:亞太財團的處境不大好。
  難得父親長篇大論的解釋,李怡馨這時算是聽明白,想了想,說:“爸,可是和華卷入到全球各國的政治衡量中,這對他們在全球的發展不是好事。陸景的目光怎么會這么短淺呢?”
  李健熙擺擺手,“怡馨,不能說陸景沒有看到這方面的風險。和華唯有先度過他們目前的難關,才有機會去想未來。和華這次的對手份量很重。”
  李怡馨明白了,陸景再怎么會巧妙的騰挪轉移,這次是給逼的墻角里了,不得不出此下策:讓和華財團的資本帶上一定的政治屬性。
  李健熙見女兒一副恍然的樣子,又笑起來,說:“怡馨,不要為你的朋友感到無奈。事實上,這正說明,和華已經具備世界級財團的特征。”
  說著,輕輕的嘆口氣,“沒有國家力量的支持,哪里可能有世界級財團?”
  三星是沒有機會成為世界級財團的。因為,三星在世界經濟、國際局勢中的影響力很小。這是受制于韓國的國力。韓國在全球算是發達國家,但話語權很小。
  “噢…”李怡馨素手輕輕的掩住嘴。
  李在镕笑一笑,這個道理,他早知道。所以,他才希望三星保持中立。當然,如果事情的走勢如同父親的判斷那樣,三星理當提前撈一筆好處。
  恐怕,沒有人會想到陸景竟然會在局勢還沒有明朗的時候,在“棋盤”的邊角反擊一手:清洗安氏集團。
  東京,銀座區。天驕基金的總部天驕大樓中。
  竹下修一飛快的處理著手中個事務。他作為亞太財團的領導者,每天的事務不少。去安曼參加戴安娜公主的婚禮度假回來,就有些忙碌。
  門外的腳步聲由遠而近。
  竹下修一抬頭看了一眼,說:“吉永君,先坐一會。我把這封郵件回完。”
  吉永宏樹點點頭,坐在待客區的沙發上,看東京鋼筋高樓林立的風景。心中焦急的情緒緩下來。
  二十分鐘后,竹下修一從辦公桌后出來,走到閑適的待客沙發區,遞了一支煙給吉永宏樹:坐下來道:“吉永君,情況怎么樣?”
  吉永宏樹在元旦的時候從安曼直接去了柏林,打聽第一手的消息。竹下修一對雷納德-洛克菲勒的承諾并不放心。
  雷納德-洛克菲勒這個人,說的好聽一點,叫做好高騖遠,不好聽一點,叫做眼高手低。因而,他在35歲時還在安迪-摩根的圈子中混,37歲時一事無成。
  雷納德之所以在最近的崛起、躥紅,根本原因在于他在石油、原油期貨、鉆石領域和陸景的合作愉快。再加上丹尼爾-沃倫失勢后為他提供的一些優質并購資產。
  吉永宏樹俊臉上有些倦色,胡茬有點深,“竹下君,我們恐怕很難阻止和華的意圖。他們與德意志銀行財團達成了約200億美元的交易。德國各大家族、財閥都有參與。碧湖薄膜前往德國上市是100%確定的事情。
  而德國政府放開對中國光伏產品的限制,有80%的概率會通過。區別只在于通過的行駛和方法。畢竟,德國和法國同為歐盟的領導國,德國需要和法國協商。”
  竹下修一輕輕的嘆了口氣,他是熟讀二十四史的人,商務-部小組和德國政府正式展開貿易談判,他就已經感覺到形勢不大妙。
  但竹下修一并非一個可以輕易認輸的人,吸著煙,想了想,道:“吉永君,我打算再和蘇威見面聊一聊。另外,我們也要做些準備。損失盡量由三井來承擔。”
  “喲西。”吉永宏樹眼中精光一閃,神色放松下來。這是個好主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