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18)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18)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18)     

重生之世家子弟1810 雪后

夕陽緩緩的下山,臥室里的光線漸漸的變得幽暗,預示著時間在喁喁私語、柔情蜜意間輕松的溜走。
  “慧喬,跟我一起去柏林吧1陸景想要和眼前瑰麗的佳人多呆幾天時間。
  李慧喬心中甜蜜,嬌媚緋柔的輕抿紅唇,聲音柔柔的道:“可我怕耽擱你的事情。”
  不是不想去,而是怕耽擱事情。陸景輕嘆一口氣。確實,慧喬跟著他去柏林的話,大概他也很難抽出整塊的時間來陪她。
  見陸景有些失落,李慧喬心中炙熱的情感迸發而出,美眸看著陸景,用韓語動情的道:“歐巴,我想嫁給你。”慧喬此時清麗瑰美的容顏,柔婉的聲音、多情的眼神,嬌羞又堅持的語調,真是讓人心都要醉掉,沉溺在她的溫柔情意中。
  陸景微微一怔,看著李慧喬。他還只在漢城呆一晚上,這句話里暗示、情意如何不能讓人體會到啊?突然間,只覺得夜色如一副璀璨的畫卷在展開,婀娜的慧喬是畫卷中最美的一筆。只想,此刻永恒。
  …
  …
  夜色中,豪華的奔馳商務車行駛在漢城的公路主干道中。陸景在送葉靜雨去機場。她也不跟著陸景去柏林,她要回建業處理她父親的事情。
  漢城中車水馬龍,霓虹閃爍。商務車中剛有些沉悶。原因不在葉靜雨要回建業,而是她去陸景的臥室敲門時,看到陸景正在擁著李慧喬、鄭芝荷一起“說話”。或者用“談情”來形容更為準確一些。
  挺尷尬的。
  陸景尷尬歸尷尬,到沒有太在意,腦海中想著慧喬的緋柔情意、小芝荷恬靜優雅的溫柔。這時,陸景的手機突然響起來,打破了車廂中的沉悶,是徐懷觀打來的電話。建業市商業銀行作為黃海聯合創意集團的大股東,這次也需要前往柏林。不過,他是和商務-部的談判小組一起出發。
  一路同行的有官方智庫人員、學者、光伏產業前五名企業的董事長。還有裴吳越、唐弼、湯開復、陽黎新、許云則、林婉如等人,還有和華下屬的EK公司。
  “好的。徐叔叔,我知道了。”陸景掛了電話,見葉靜雨正飛快的縮回她看過來的目光,禁不住好笑。咳嗽一聲說:“靜雨,那個…”他有心解釋下,突然又覺得和這小妮子解釋什么啊。
  葉靜雨小腳晃一晃,撇嘴道:“我又不是沒看過…”她那次看過雪姐和陸景在一起的畫面。比她今天看的勁爆得多。
  陸景有點難堪,倒了一杯酒遞給葉靜雨。轉移話題,“剛才晚飯沒吃好吧?回建業自己再吃一點,建業哪兒有好吃的不用我推薦吧?”
  晚飯有點冷清。就他和葉靜雨、小季三個人吃。李逸落在江南別墅那兒陪李慕清。慧喬和芝荷回小芝荷位于江南區清潭洞水季小區A座12樓的公寓中等他一會過去。
  “切,我在建業比你熟得多呢。”不說感情話題,葉靜雨頓時恢復活力,皺著精致的鼻子表示不屑,“陸景,SIT什么時候上市啊?”
  SIT在全球即時通信聊天工具中排名比較靠前,特別實在華人中十分普及。被陸景一度叫停的SIT上市計劃又一次提到日程。葉靜雨作為和華負責互聯網業務的主管,她雖說不管SIT的具體業務。但是上市這樣的戰略決策,肯定要參與。
  陸景捏著下巴想了想,“靜雨,你看著辦吧。”2008年的金融危機不遠了。屆時股市會大跌。但是,他想著還是要讓SIT上市表示他“失誤”一次。
  股票在手中,SIT即便上市之后暴跌,還是會再漲回來的。倒是,“失誤”有利于他在經濟危機中扮演一個“悲情角色”,暗地里好撈一把。
  陸景當然不怕別人懷疑他先知先覺,因為任何一次經濟危機在市場上都是有苗頭的。很多經濟危機都是人為發動的。
  2008年全球次債危機。實際上在2007年中就已經發現苗頭。只是市場處在狂熱著。五大投行的高盛,在這次金融危機中就獲利頗豐,還突破了投資銀行和商業銀行的界限。
  當然,最大的贏家是摩根大通銀行。他們平穩的渡過了危機,并收購了華爾街五大投行之一的貝爾斯登,在華爾街的影響力、勢力、實力大增。
  葉靜雨“哦”了一聲。聊著工作上的話題,時間很快就過去。抵達機場后,商務車停在路邊。陸景按下了遮擋板,想了想。向葉靜雨招招手。
  葉靜雨咬著嘴唇,一臉不情愿的站在陸景面前,轉過身,背對著陸景,撇嘴說:“陸景,你輕點呢。”她到陸景的臥室沒敲門就進去了,估摸著陸景正生氣。
  陸景錯愕的問道:“靜雨,什么輕點?”隨即哭笑不得。葉靜雨這是讓他打她的屁-股。我靠。葉靜雨今天穿著一套粉色的外套,牛仔褲,小臀隆起,圓潤飽滿,曲線好的要死,一雙美腿在牛仔褲的包裹下顯得渾圓、修長、纖盈。陸景心火都給撩起來。他剛才只是想吻一下葉靜雨的額頭道別而已。
  這妮子的心思他又哪里不清楚?從美國飛到柏林,跟著到安曼,再到漢城。今天又看到他和慧喬、芝荷在一起,估計心里傷心的厲害,他想安慰她一下。
  十幾分鐘后,葉靜雨俏臉緋紅的下車,清秀的眸子媚得要滴水一般,帶著保鏢登機,前往建業。
  …
  …
  陸景前往柏林的行程不出意外的延遲到了傍晚。小季帶著她的團隊先飛柏林。陸景晚上才從江南區清潭洞水季小區出發前往漢城仁川機場。
  1月12日,商務-部小組和德國政府的談判拉開序幕。全球的媒體都齊聚柏林。然而,談判并不對外公開,媒體很多報道都只能臆測。
  遠在美國紐約的安迪-摩根也關注到這個情況。光伏產業關系到各國在全球的話語權。周日晚上約了朋友們在紐約第五大道朗豪坊酒店用餐、休閑玩牌。
  最近杰西卡并不拒絕他的約會,只是,每次都會帶朋友,或者邀請他和她圈子中的一些朋友參加。這種婉拒的態度讓他沮喪,但終究是可以在打電話后就能見到她,保持親密的朋友關系。現階段也只能這樣了。
  陸景與德意志銀行財團的合作在黃海聯合創意集團發布上市的消息后,全球頂級富豪圈內的有心人就已經知道。其實,富豪的圈子并不大。略加打聽就能知道。這是餐桌見一個有趣的談資。
  20樓帝國套房的餐廳中,來自原第一花期銀行財團的一位三十多歲的男子滔滔不絕的分析著和華撬動光伏產業的利弊。
  眾人一邊用餐,一邊聽著。按西餐禮儀來說,用餐時也是不許說話的。和中國的“食不言”是一個講究。但安迪-摩根這是朋友間的聚餐,誰也不在乎禮儀。那男子說了十幾分鐘后,說:“我的結論是:弊大于利。”
  安迪-摩根點點頭,和華攙和到全球政治衡量中,從長遠來看,確實是弊大于利。以后,和華財團在美國的項目肯定會受到政府的重點關注。微笑著扭頭問身邊美艷多姿的杰西卡,“杰西卡,你認為呢?”
  杰西卡今天穿著深藍色的大衣,秀發盤起,帶著耳墜和項鏈,美艷多姿,笑著搖搖頭,“我對這些都不大懂。我倒是聽伊麗莎白公主說哈利-伯納德準備阻止和華。”
  安迪-摩根就笑道:“哈利-伯納德阻止不了和華,他太高看他自己了。”
  這話說的眾人都是一笑,對這位新崛起的華爾街金融天才,他們這個圈子并不大喜歡,一方面是因為年齡的緣故,另一方面是哈利-伯納德性格的原因。
  聊了一會,安迪-摩根問馬文-克朗,“馬文,你們和埃迪-蘭伯特新組建的西爾斯完成了嗎?”
  馬文-克朗笑道:“差不多,協議都簽好了,現在就是資源和資金的整合。”
  安迪-摩根笑道:“說的我都想參一股。陸運營的多半都是優質項目,這一點,雷納德應該有體會。”
  雷納德-洛克菲勒微微一笑,安迪-摩根這句話基本上算是嘲諷,喝著紅酒,“那是。我現在很后悔沒有參與丹尼爾的電動汽車公司。安迪,你為什么沒有向陸提出來入股?”
  安迪-摩根對他的敵意大概是發現了他對杰西卡的愛慕之情。不過,這對他而言并非什么大事。洛克菲勒家族和摩根在家族在美國的較量無處不在,就算沒有杰西卡這件事,隨著他在洛克菲勒家族的地位上升,他和安迪-摩根之間的關系也會出現變化、裂痕。
  安迪-摩根笑了笑,說:“我可沒有不勞而獲的習慣。O,吃完了,我們去玩牌吧。杰西卡是荷官。”
  雷納德-洛克菲勒、馬文-克朗、杰西卡-富林明等人都笑著起身從餐桌邊離開。安迪-摩根喜歡玩德州撲克是人所共知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