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1)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1)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1)     

重生之世家子弟1809 女兒

漢城的雪在1月10日已經融的差不多,只有少量的殘雪推在陰冷的角落處,點綴著城市的冬天氣息。上午時分抵達仁川機場的和華陸景辦公室3組的10名成員迎著北風從飛機上下來,都冷的一哆嗦,隨即,坐進擺渡巴士,抵達航班樓。
  航班樓大廳中,走在整個隊伍最末尾的是一名很年輕的女孩,手里托著粉色的小行李箱,穿著橙色的女式套裝,嘴角的微笑清新甜美,精致動人。走在明亮的機場通道、大廳中極為顯眼。
  “小江,還好吧。漢城有點冷啊。”隊伍中一名男職員關心的問正在發信息的美麗女孩。小江精致如同精靈般的容顏,15歲的年紀很容易讓人升起養成相關的念頭。
  江嫵心里翻個白眼,她雖說15歲,但智商極高,心里年齡早就成熟,找她表白的男生沒有100也有300。哪里會看不出這位同事的想法?只是想著從京城出發前小姨交代的一些職場注意事項,懶洋洋的回了一聲,“還好。”
  江嫵回了一句就低頭看手機,拒絕的意思很明顯。男職員愣了下,沒有繼續搭訕。小江是季助理親自招來人。他還是有所顧忌。能在和華財團陸辦中工作,至少是商場中的精英階層,控制感情這種事還是能做到。
  江嫵的手機上正在和墨知秋聊SIT。兩人此刻都在相互嘲諷。墨知秋一貫毒舌。而江嫵和她斗嘴幾個回合,基本的嘲諷招數都學會。玩的不亦樂乎。
  3組的一行10人出了機場之后,很快便與前來的接機的和華(漢城)分公司的職員匯合,一同前往漢城麗都酒店。和華(漢城)分公司在漢城自然有接待的住處,但是因為這幾位都是陸辦的職員,而陸先生這些天都是住在麗都酒店,辦公地點在那兒。因而,他們和麗都酒店協商后,包下頂層之下的47層樓作為住所。
  進入漢城市區后,江嫵的注意力很快便轉移到外面的街區上。一路托著香腮觀察著。快到麗都酒店時。卻是發現門口守著幾名記者一樣的男子,心里微微有些詫異:韓國的狗仔隊這么發達了啊?不是說韓國最發達的是整容嗎?
  …
  …
  江嫵等人進入酒店后,在麗都酒店48層的總統套房中說話的墨靜雯和季婉彤立即接到匯報。墨靜雯正在交代她休假離開陸景身邊這段時間的工作。
  “那我們去樓下的會議室迎接一下大家吧!”墨靜雯從紅木椅子上站起來,笑著說道。休假在即,她心情很不錯的。
  “好啊,墨姐,你真的不去德國啊,我怕我一個人應付不過來啊。”季婉彤跟著墨靜雯一起往書房外走。秀美的容顏上浮起一層嬌怯的輕愁。
  墨靜雯嫻雅的一笑,拍拍小季的肩膀,說:“小季,你的能力,我和陸景都認可的,所以這次都是直接調你手下的團隊過來。回頭一起去柏林。我相信你能處理好。這次去柏林只是走過場而已。陸景都不會太忙的。”
  小季只得點頭。她有些信心不足。
  十分鐘后,兩人在47樓的會議室里見到陸續到來的3組成員。等大家在會議室里隨意的坐好后,墨靜雯站起來,環視一周,從容不迫的說道:“大家現在的任務很簡單。就是放松,休息,我們將會在明天上午8點啟程前往柏林。抵達柏林后的任務由小季安排。要做的事情大概和資產重組、債務、協議法律條款、財務有關。”
  墨靜雯是陸景的大秘書,手下有一個直轄的10人小組,但同時對余樂、小季的小組擁有管理權限。
  眾多助理的神情驀的一松。他們中任何一個人在社會中都屬于鳳凰男、孔雀女的存在,對和華連續的加班、通宵以及每年一個月的年假都習以為常。
  墨助理沒有布置加班任務,眾人心情放松,說笑起來。社會上,總有一些人,可以很輕松的和上司、和美女搞好關系。這是一種親和力的表現。小季的團隊原本有幾位是宋雨綺時期的苗子。和墨靜雯關系熟稔。
  結束一個簡單的交流短會之后,各人各自回房間里休息。江嫵回到4708號房間中。這一間豪華的行政套房。面積約100平米,連通房,臥室與客廳、陽臺、廚房、浴室想通。一目了然,在加上辦公桌后俯視漢江的景觀,帶來極佳的視覺享受。
  “喔,還真不錯呢。麗都酒店實力這么強勁,居然沒有進06年的世界500強啊。搞不懂。”江嫵躺在臥室的床上,回想著她進入和華陸辦的這幾個月的情形。
  她已經還沒有辦理停學手續正式入職和華。她的工作地點就在京城景華大廈中。和華在工作地點、工作時間上有很寬松的要求,唯一的要求是以結果為導向。但這種管理下,她的同事都是一群很瘋狂的工作狂人。
  她對應付學業和工作已經力不從心,準備考慮辦理停學手續。這種寬松、自由又嚴厲、壓力極大的工作氛圍讓江嫵很喜歡,當然,她更喜歡的去年暑假在江州景華通信實習的那段時間。那才是舒服呢。
  江嫵趟了一會兒,給家里打了電話,又給小姨白唯打了電話,放下電話后,看著手機上的SIT軟件界面發呆,想了想,將SIT的簽名改為:“抵達。美少女,變身吧!”
  而之前她的簽名是“暢游在爬滿知識常青藤的殿堂里,在理智和直覺之間,我希望青春永不退色。”
  作為華夏大學的校花,一路讀書以來的知名天才,江嫵被關注的程度很高,她的SIT的簽名更新了沒一分鐘,立即就有人在她的空間中流言。
  “女神,我來救你了。堅持住。”
  “噢,小嫵,出什么事了?”
  “魔王,放開那只無辜的少女。”
  …
  看著朋友、同學、校友們的一連串的流言,江嫵嘴角慢慢的翹起來,很狡黠的笑容。她在虛擬空間中是一個很活躍的人,但是她在現實中確實不喜歡和人交流、溝通的人。
  她要努力了。當她的朋友、同學、校友們還在為畢業考研、出國、為爭取更好的工作努力時,她看的“風景”完全不一樣。她看的是一家正在崛起財團的數據,那種巨大的利潤,以及幾個月以來不斷的變化,都令人驚訝。
  現在,她決心成為其中的一員。這比探討哲學意義上的生命意義更有價值。
  …
  …
  小季手下的團隊抵達的事情,陸景在與鄭夢先一起喝過酒返回到麗都酒店時就知道了。下午送靜雯到機場后,陸景在臥室中休息。
  煙詩凝昨天就已經離開。她這個安全工作的主管并非需要時時刻刻的呆在陸景身邊,她只是需要確保安保團隊知道如何去保護陸景。陸景身邊的防護力量足以讓他在漢城、柏林不會受到傷害。而且,她現在有更重要的事情需要去做。她的報告提交之后,需要回京城面談一次。
  光伏產業的走向涉及到國家的政策。環境保護、情節能源、碳排放在2007年1月已經成為全球熱點話題,話語權掌握在西方手中,但這并非不可轉換。因為,西方從來就沒有打算認真的執行碳排放的協議。
  這只是全球各國競爭中的一張牌。
  傍晚的陽光從窗外灑進來,在單向彩繪玻璃的映襯下變成各種樣式的光斑,柔和味道的讓人感覺到渾身舒適。當然,真正的原因是陸景睡了一下午,精神補足。想著上午去看李慕清和女兒,幸福的感覺有些雋永余韻在心中浮起。
  李慧喬在臥室門口冒頭,輕輕的走進來,正好看到陸景穿著睡衣坐起來倚在奢華精美的床頭,禁不住展顏嬌笑,燦如春華,“要準備吃晚飯了呢。我來看看你醒了沒有?”
  陸景的心情不自覺的被她感受,笑一笑,輕拍拍床沿,“慧喬,陪我坐一會。那天早上說和你好好聊聊呢,這幾天一直沒時間。哦,今天不是有個通告嗎?”
  “已經結束了,我提前回酒店。芝荷還要一會。”李慧喬嬌羞的笑了笑,依言走到陸景面前,坐在床沿上,怡然的看著陸景。心中有些難言的情緒涌起來。
  她今天穿著駝色的長款大衣,白色的高領毛衣遮住了她雪白的頸項,豐盈的**峰挺拔,曲線起伏。黑色的打底褲勾勒著修直秀美的小腿。身姿婀娜,氣質瑰麗。不愧是公認的韓國第一美女。
  李慧喬抵不過陸景的目光,婉婉的低下頭。大異于她平時的瑰麗,嬌媚無比,有十分的女人味。陸景看得砰然心動,輕輕的扶著李慧喬的細腰將她抱在懷里,低頭看著她已經緋紅的臉蛋,說:“慧喬,我明天上午出發去柏林。”
  “這么快啊?”李慧喬有些驚訝,美眸藏著不舍,倚在陸景懷里,仰視著他,“要不要緊的事情?”
  陸景搖搖頭,“很輕松的旅程。估計會有些人搗亂,但不會影響大局。必須要我去柏林坐鎮,溝通協調。”
  李慧喬點點頭,將頭靠在陸景的脖子上。她現在不想去找話題,只想享受此刻的靜謐時光。說起來,她和陸景認識8年了。很少有單獨長時間相處的時光,上一次還是陸景調解她和李逸落之間的潛在沖突。
  陸景輕輕的理著李慧喬披肩的秀發,女神身上的幽香傳來,很好聞的味道。陸景禁不住低頭輕輕的吻住了李慧喬的嘴唇。李慧喬愣了一會,笨拙的回應。陸景立即意識到這可能是她和男生的初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