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19)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19)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19)     

重生之世家子弟1808 階段性改變

陸景在漢城峨山醫院婦產科1號vip病房中陪著李慕清待到了第二天的早晨才離開。
  有醫生、特護、保姆、李母等人的照顧,實際上并不需要陸景做什么具體的護理工作。陸景只是在看醫院提供的嬰兒車中的女兒,和陪著疲倦至極又心情喜悅的李慕清。
  新生命的降生,讓陸景心中十分欣喜,只在夜間睡了一小會。女兒李暮雪在生命中第一晚的哭鬧讓他很有興趣。這個名字是她姥爺在她出生一周之后取的。寓意她是在雪天的傍晚降臨。
  陸景一路琢磨著女兒李暮雪和陸方的差別,嘴角帶著淡淡的微笑。回到麗都酒店的總統套房時,恰好早上8點許。煙詩凝她們正在吃早餐。
  “慧喬、芝荷也在。你們先吃,我洗漱一下就來。”陸景說了一句,回到主臥室中沖澡、刷牙,換了衣服出來,此時的眾女的早餐已經接近尾聲,都在明亮的餐廳里閑聊。餐外大雪已停。
  墨靜雯起身給陸景倒了杯熱牛奶,明媚的笑說道:“陸景,你想笑就笑啊,看你激動的!吃完趕緊去睡一會。我們要準備去醫院看清姐了。”
  陸景就笑,“我總不能不顧形象的大笑啊。有點中二的感覺。等你們走了,我自己在臥室里笑吧。”
  煙詩凝、季婉彤、葉靜雨、李慧喬、鄭芝荷都笑起來。或是嬌艷,或是清秀,或是狡黠,或是清麗。或是恬靜,各具神態。風情無端。
  閑扯著,陸景消滅著牛奶、面包、雞蛋、卷餅等食物。昨天晚上的雪有點大。李慧喬和鄭芝荷兩人吃過晚飯后索性留在麗都酒店這里休息。順便等陸景回來,只是都沒有想到他會在醫院里留一個晚上。
  “我的體會不僅僅是開心,還有責任啊。”陸景吃過早餐,在餐廳中,給即將離開的煙詩凝一個擁抱。煙詩凝她們一回要去現代峨山醫院,李逸落、李飛覅額、吳璇等人今天就要從各地來漢城看李慕清。他得在酒店好好睡一覺,休息好了再過去。
  當眾給陸景抱一下,煙詩凝有點不太習慣。好在,陸景很快就放開她。輕輕的擁抱著墨靜雯。煙詩凝這才反應過來,陸景還興奮著。
  墨靜雯輕伏在陸景肩頭,拍拍他的背,“陸景,恭喜。”她今年才23歲,還沒有想到和陸景生孩子那么遙遠的事情,至少得四五年之后吧。
  “靜雯,謝謝。”陸景笑一笑,溫柔的在她臉蛋上啄了一口。墨靜雯嬌嗔著白陸景一眼。俏臉緋紅。
  站在墨靜雯身邊的標準的軟妹子季婉彤,陸景還沒擁抱她,她雪白清秀的臉上已經布滿紅暈,滾燙得發燒。
  墨靜雯輕笑。她想起在江州時陸言之出生時。她給陸景吻了一下。就是在那時兩人的感情才順著不言自明的路走到現在。小季看情形是要“復制”她的經歷了。小季可比她更“崇拜”陸景呢。
  “小季,你不恭喜我嗎?”陸景微笑著問道,卻并沒有去擁抱小季。小季這樣美麗的女生。即便是擁抱也是屬于占她便宜的范疇。越是漂亮的女生對自己的保護就越嚴密。這是必然的。否則,紅顏禍水、紅顏薄命真不是說著玩的。陸景現在當然沒有占小季便宜的想法。
  季婉彤給陸景打趣著。俏臉粉紅、緋柔無端,抬起頭。柔柔的小聲說:“陸哥,恭喜你和清姐呢!”語調嬌柔動聽。
  “謝謝。”陸景哈哈一笑,走到身姿挺秀瑰麗的李慧喬身邊。李慧喬笑顏如花,燦若春華,見到陸景她很開心,主動的道:“陸景,恭喜你和清姐。”
  李慧喬叫李慕清“清姐”的意思和季婉彤不同。季婉彤因為是陸景的助理,而李慕清自然不會讓季婉彤喊她李總。這是陸景的地位、影響延伸到助理身上的原因。
  李慧喬的原因是因為她本身是天辰娛樂的員工,而且是李慕清一手挖掘、打造出來的女明星、亞洲天后。李慕清是她的“大姐頭”。
  陸景溫柔的笑了笑,將李慧喬擁在懷中,在她耳邊促狹的吹了口氣,說:“慧喬,謝謝!改天我們再找時間聊一聊。”
  李慧喬微征之后,巨大的喜悅從內心中涌出,陸景這是在回應她的情意。她還以為她和季婉彤是一個待遇。李慧喬雙手用力的抱著陸景的背。桃腮緋紅、嫵媚無端。
  陸景輕輕的拍拍李慧喬的背,放開她,繼續他的道別之旅。他和慧喬的關系在上次來漢城就已經明了。鄭芝荷站在身姿婀娜的李慧喬身邊略顯嬌小,楚楚動人,嬌羞的笑道:“陸哥…,恭喜你。”她早和陸哥接吻過,她的待遇當然是一個擁抱,這是毫無疑問的事情。
  “加油啊,芝荷。”陸景擁抱了小芝荷,笑著說道。鄭芝荷嬌羞的低下頭,按照陸哥一貫喜歡逗她的風格,這是說,以后和她一起那個呢…
  葉靜雨撇撇嘴,剔透如雪的小臉上帶著一抹幽怨,主動伸出手,“陸景,我們握手吧。”她在陸景心中什么形象,地位,她很清楚。真要表現的和很期待,只怕會和小季一樣郁悶。
  陸景沒好氣的笑說:“握什么手啊?靜雨,我又不是沒抱過你。橫著、豎著都抱過的吧?”
  餐廳中響起一陣歡笑聲,這話信息量略大啊。那些莫名情緒的氛圍被沖淡。
  葉靜雨翻個白眼,哼了一聲。倒是沒有抗拒陸景把她抱在懷里。擁抱沒有想象中那么溫馨、充滿情意,聞著陸景身上浴后的清香,她心中有些高興、歡快。
  …
  陸景在漢城麗都酒店的總統套房主臥中陷入熟睡時,李慕清的vip病房中訪客不斷。
  以和華財團如今在漢城的影響力、地位,陸景親自在漢城峨山醫院的產房外現身,這意味著什么誰還不知道?
  第二天,漢城的權貴們都或多或少的來漢城峨山醫院的婦產科1號vip里表示一下。關系好的,親自來訪,關系遠一些的,托人送上一份禮物。
  替換李母的小舅媽看著滿屋子的禮物、以及正在和李慕清閑聊、逗弄李暮雪的李怡馨,心里倒是有點后悔昨天“吼”了陸景一嗓子。來來往往探望的人都歸唐悅和鄭孟日招待。漢城的醫院里出現這么多大人物,陸景在漢城什么地位,她大致上還是有點底,絕對是漢城權貴圈中最頂尖的那一撥。
  關鍵是,陸景是中國人啊。
  小舅媽琢磨著等陸景來了之后,一定要表示下“友善”的態度。
  雪后兩天,殘雪未融。漢城麗都酒店總統套房的客房中,葉靜雨跪在精美的組合沙發上和好友許雪通著電話。
  葉靜雨作為“天才少女”,智商毋庸置疑。只是在人際交往、感情這方面實在不擅長。把事情說了,讓許雪幫她分析情況。她即便有些遲鈍,也知道,陸景昨天早餐后擁抱她代表著某些含義和改變。
  電話里,許雪咯咯嬌笑,分析道:“靜雨,按我說的做沒錯吧?咯咯,看來,陸景在潛意識里不討厭你啊。”
  葉靜雨“哦”了一聲,靈秀的眼眸滴溜溜的轉著。有這個判斷,其實就已經足夠了。說笑著,兩人轉移了話題,葉靜雨問道:“雪姐,你什么時候來漢城啊?我可能得馬上回建業一趟。”
  “我不去漢城啊,我委托吳璇幫我帶禮物了。”許雪和李慕清的交情不算深,好奇的問道:“靜雨,你最近沒什么要忙的吧?回建業做什么?哦,不會又是你爸媽出事了吧?”
  “就是啊。”葉靜雨苦惱的嘆口氣,“我爸過馬路的時候指責別人不守秩序,口角起來,給人打傷,我得回去處理呢。”
  “呃…”許雪有點無語。這確實非常像葉靜雨“極品”老爸葉衛的行事風格。他那種性格,在國內的環境中,怎么都得受點氣,制造點麻煩。
  吳璇在漢城待了兩晚上到1月8日才走,李菲菲在漢城只帶了幾個小時就回了京城。陸景親自去機場送她。即便兩人心中有很多話想對彼此說,但漢城確實沒有時間和心情去交流。
  李慕清在三天之后從醫院回到臨江別墅。她平時練習跆拳道,身體底子還不錯,產后這三天恢復情況的很好。陸景迎來送往一陣子這幾天,找個沒人的時間,在李慕清床頭抱怨,“搞的我想是接客的,下一次要低調一點。”
  李慕清握著陸景的手,笑著白他一眼,“你還想下次,我這輩子就暮雪一個女兒就夠了。鬼才為你生第二個呢。我都35歲了。”
  陸景笑著摸摸李慕清的臉蛋,這話不好接茬。
  李慕清道:“陸景,你要有事情就去忙吧,我都出院了,不用守在漢城這兒。”
  陸景搖搖頭,“清兒,我陪你一段時間。現在也沒什么事,就是去一趟德國那邊而已。”
  李慕清嬌笑道:“關鍵是我不想你待在我這兒啊。我一個月不能洗澡洗頭發的,我可不想那邋遢的樣子給你看到。秋蘭那時候也沒有讓你呆著吧?”
  陸景錯愕了一下,雖說知道李慕清是通情達理的避免影響他的日程,可是心里對被下逐客令有點不滿。哭笑不得的道:“秋蘭那是文青病,你也學著啊?”
  李慕清哈哈笑道:“陸景,你死定啊,原來你心里這樣想秋蘭的啊。文青…,看我不告訴她。她肯定要揪你耳朵。”
  陸景苦笑著搖搖頭,溫聲道:“清兒,行吧,我后天去柏林,商務-部的談判小組已經訂機票了。這次就不回京城了。年前再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