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17)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17)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17)     

重生之世家子弟180 各自圈地

郁揚只看那女孩衣著就知道她不是這里的小姐。哪里有小姐穿牛仔褲工作的,那職業素質也太低了。王朝俱樂部又不提供角色扮演服務。
  見陸景請那漂亮的女孩喝酒,他笑著搖了搖頭,一會怕是有有好戲看了。
  陸景就著包廂里面明亮的燈光打量了一下帶進來的女人,眉眼間還有著青澀的氣息,或者叫她女孩更為合適。
  跟她說話,那女孩愛理不理的,最多給他一個白眼。讓小萍給開了一瓶紅酒,陸景請女孩喝酒,她也不拒絕,俏臉喝得嫣紅,十分嫵媚。在這樣的場合下很容易讓人興起把她牛仔褲扯下來的想法。
  拿眼睛在她的小蠻腰上看了看,以她這樣瘦弱,高挑的體型,若是練過舞蹈,以陸景前世里的經驗來看,必然是床上的佳伴。
  他正這樣感嘆著,包廂的門被人踹開,手里的玻璃杯微抖,小半杯紅酒直接潑到了女孩的胸口。
  小萍半個屁股坐在茶幾上陪著聊天,白色的絲襪美腿就這么擱著,只要陸景肯低頭去看,裙內的風光一覽無余。聽到包廂門被踹開,回頭去看是誰,心里不屑的想:“剛才不讓我把酒弄到你的衣服上,你倒是把酒直接潑到她胸上了。”
  陸景沒有理會誰進來了,抽出紙巾幫女孩擦胸前的酒液。
  黃利飛帶著人走進包廂里面,看得怒火中燒,“給我打,只要不出人命,我兜著。”
  郁揚靠在沙發上,手胳膊擱在身邊兩個女孩的肩膀上,翹著二郎腿,大笑道:“兜你媽!你都兜得住嗎?”說著,對黃利飛身邊的中年人說道:“華全才,江州什么時候來了這么囂張的人物?”
  華全才冷笑道:“郁揚,這是黃遠實業的負責人黃利飛。你朋友不守規矩把他的女伴給搶了。你要給個說法吧?”心里感覺到有些棘手。他沒想到郁揚也在這個包間里面。
  前些曰子花樣年華的事情差點把叔叔的位置給害沒了,現在自然不敢和郁揚起沖突,捅到上面去,他肯定沒有好曰子過。
  黃利飛指著那女孩怒道:“那是我未婚妻。”郁揚手夾著煙,點了點他,大笑道:“你未婚妻?王朝里面所有還沒有結婚的女孩都TM是我未婚妻。”
  說的包廂里起了一陣輕笑。黃利飛氣的眼睛發黑,右手發抖,他何時受過這種氣。
  陸景淡然的笑道:“就算是你未婚妻,她不愿意,你也不能強吻吧?”
  那女孩見黃利飛進來,膽氣倒是壯了不少,用不太標準的普通話說道:“我也不愿意跟你進包廂。”
  郁揚哈哈大笑,“陸景,哈哈,被人拆臺了。”
  華全才詫異的看了一眼陸景,他還是第一次和陸景照面。時至今曰,他自然知道陸景是誰。省里的趙副書記和他哥陸江關系親近的很。
  他頓時感覺頭都有些大。陸景比郁揚更難纏。金虎保安公司的案子就是他引爆的。
  不過,黃利飛是他叔叔請來金主,這事不能不管,硬著頭皮道:“陸二少,你說條件吧。”
  陸景好整以暇的倒了一杯紅酒,對那女孩拆他的臺也不以為意,看了眼黃利飛,說道:“黃暉是你弟弟吧?讓他滾回香港去。我不希望看到他還在江州。”
  黃利飛氣到極致反倒冷靜下來,聽到陸景這么說,沒好氣的道:“他還在治安拘留中,你要他回香港,先把他放了。”
  黃暉給他打過電話,他去看了,在拘留所內也沒吃什么虧,打了幾個電話都沒什么用。他也不待見黃暉,就把他丟在拘留所內。
  所以,黃暉那倒霉孩子現在還沒出來。
  “十五天到期了自然會出來,我跟別人做了保證的。不能打折扣。”
  黃利飛咬著牙說道:“他出來后,我會讓他回香港,保證他不會再來江州。”
  陸景喝了口酒,說道:“恩,認錯態度還不錯,但是還要看行動。門被踹壞了,很影響喝酒的心情啊。”說著,對郁揚打個手勢。他知道郁揚對黃家一肚子怨氣,給他個泄氣的機會。
  郁揚嘿嘿笑道:“小萍,開一瓶芝華士。”對黃利飛說道:“黃總不介意喝瓶酒給我們道歉吧?”
  黃利飛剛平復下來的情緒又開始冒火,一瓶芝華士下去,他今天晚上就掛了。
  華全才將小費丟在小萍的公主裙里。黃利飛硬著頭皮喝酒。華全才選擇接受對方的條件。他也沒有其他辦法。
  他絕對不能忍受自己的未婚妻在這里陪著別的男人喝酒,必須要把她帶走。
  華全才趁機問道說道:“他未婚妻…”
  陸景笑著問那女孩,“你選擇跟他們走,還是選擇留在這兒陪我喝酒?”
  那女孩站起來說道:“我選擇回酒店。”說完,逃跑似的快步出包廂。門口的保鏢也沒有攔她。
  …“蘇少,沒有打起來。聽說郁揚在那個包廂里面,黃利飛被逼著喝了一瓶芝華士。他未婚妻自己回酒店了。”
  蘇遠皺著眉頭聽他的同伴說著下面發生的消息。黃遠實業被華省長請來楚北省投資,是為他的政治地位保駕護航的。華全才居然連黃遠實業的負責人都護不住?他需要這么忌憚郁揚和陸景嗎?
  做官做到省|部|級,誰是沒有組織的?
  “有點奇怪。華全才最近膽子小了不少。”蘇遠半是感嘆,半是疑惑的說道。
  凌雪月淡淡的道:“華省長的根基不穩啊!”窺一斑而知全豹,華省長的侄兒搞不定組織|部部|長的兒子和江州市|委副書記的弟弟,可以想象得出他在楚北省此時的處境是何等的艱難。
  蘇遠想了想說道:“江州市馬上就要進行新一輪的人事調整。熊叔叔有望全面掌握江州。再加上省內經濟總量排名第二的襄城市,華省長的根基在楚北省是很穩的。”
  他和熊玉嬌的事情基本已定,只等熊玉嬌大學畢業就結婚,他與熊書記是一榮俱榮,一損俱損。
  而熊書記又是華省長一手提拔起來的,他自然是希望華省長能穩住局面。
  凌雪月不置可否的喝著紅酒,轉了話題,“這幾天看江州曰報,不斷的有文章發出聲音要改造白沙,這是怎么一回事?”
  蘇遠笑道:“這是陸江的想法。他上任之初就提過將江州建設成為旅游城市的理念。不過阻力很大,我看他這次也就是換了一個花樣,通過的概率依舊不大。”
  凌雪月微笑著嘆道:“那里倒是好大一片土地,如果能拿下來改造,其中的利益是可以想象的。”
  ….
  幾個人拖著爛醉的黃利飛出去。郁揚大笑道:“真TM痛快,來,喝酒!”
  喝盡杯中的酒,問道:“你怎么知道那女孩是黃利飛的未婚妻?以你的聰明不會猜不出來她不是這里的小姐吧?”
  陸景喝著杯中的紅酒笑道:“你不覺得那女孩很值得沖動一把嗎?”
  “扯淡吧!”郁揚不信他的話。將包廂里的服務員都清了出去,拿起手機打了一個電話,對陸景道:“我找個人過來結賬。”
  說著,又說道:“江州市這次人事調整的基本定了,劉玄志調任云春市任副書記,分管人事。吳禮曉接任他成為江州市委常委、市委秘書長。市委宣傳|部部|長將會由陳史益擔任。他是京城里面下來的,來路不明”
  陸景笑著點點頭。要不是他剛才讓郁揚出口氣,大概這些事郁揚也不會和他說。其實他只要問一問大哥就能知道這些事情。趙書記在省里的力量不比郁部長差。
  陳史益這個人他聽都沒有聽過,也不知道是那路神仙。
  郁揚拉過來結賬的人是大商國際的副總張天遠。不知道他怎么投到郁揚的門下了。
  張天遠要請他們兩個換個地方繼續喝酒,陸景婉拒了。大商國際的主營業務是酒店和房地產。郁揚或許看上了這兩塊的前景,但是陸景知道大商國際根本就沒有發展起來,無意與它保持接觸。
  …市里為經濟開發區五大產業園計劃落地舉辦了一次答謝的酒會,由市長童釗親自主持酒會。經濟開發區招商引資過億,這些都是他的政績。也難怪他整晚都是笑瞇瞇的摩挲著頭皮。
  陸景帶著陳笑站在一邊說話。不時的有自認為夠資格的人過來和他打著招呼。
  關寧不樂意來參加這樣的商業聚會。正好陳笑昨天到了江州,陸景讓她陪同自己參加。
  陸景打算參加完這個酒會就回京城。但是江州這邊的事情也不能不管,調了陳笑過來負責,京城研發團隊的后勤工作新提拔了王臣澤負責。景華的呂浩進在資歷上還是差一點,無法協調景華與景和,瑞豐之間的關系。
  陸景指著遠處正在談笑風生的黃利飛對陳笑說道:“笑笑,看到他身邊的那個女孩沒有?”
  陳笑穿著粉紅色的晚禮服,順著陸景的手指的方向看去,看到一個精心打扮過的女子,穿著暗紅鍛子的晚禮服裙,美俏艷麗。
  “那就是陳怡秋。”陸景淡淡的說道,“她和方華天以及黃哲關系密切,現在又和黃利飛關系密切。”
  略帶著感嘆說道:“其實女人如果想賣一個好價錢,最好一輩子只把身體賣給一個男人。”
  陳笑笑著白他一眼,說道:“你這是歪理邪說。前置條件就不成立。有選擇的話,又有多少人愿意將自己賣掉呢?”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