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8)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8)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8)     

重生之世家子弟1807 交鋒

“最近黃海挺熱鬧的啊1黃海長陽射擊俱樂部的總經理辦公室中,齊靜瑤將手中的報紙放在手邊的茶幾上,笑著說道。
  齊靜瑤辦了美國綠卡,在洛杉磯從政。當然,她還沒有取得美國國籍,無法參與競選。1月5日,美國還處在圣誕節和新年的假期中。她左右無事,回到黃海來看望父母和朋友。
  報紙上面詳細的報道黃海聯合創意集團擺脫債務風險的事情,以及與csa集團繼續對簿公堂。
  csa集團在黃海聯合創意集團公布碧湖薄膜要前往德國上市的消息和債轉股的方案后,已經決定撤銷起訴。但是,黃海聯合創意集團不愿意。他們希望支付85億元的現金,抹平這筆債務。哪能讓csa集團享受到碧湖薄膜上市的紅利呢?
  劉怡秋裹了裹身上的白色貂皮大衣,笑吟吟的道:“這可不止是熱鬧?靜瑤,你在美國沒看到前些天的情況。呵,我這兒可是門前冷落鞍馬稀。元旦之后,我這兒才熱鬧點。”
  齊靜瑤笑著點頭,拿起茶杯喝茶。她知道劉怡秋這么說的原因。黃海長陽s擊俱樂部是莫少鋒的產業。他是莫心藍的弟弟。六大世家中有四家態度搖擺的時候,這兒人氣想旺都不可能,更別提黃海那些官面上的人精。
  莫少鋒在劉怡秋面前沒什么秘密,當然,他也知道一點膚淺的消息。因而劉怡秋也只知道一點大概。
  齊靜瑤在美國和總部設在洛杉磯的全球音樂在線(f6)公司劉一平往來密切,但她只是和華屬下的一個節點,要了解到和華財團與亞太財團爭斗的內幕還不夠級別。
  齊靜瑤放下茶杯,從22樓看著窗外y沉著天氣,天氣預報說這兩天有雨加雪,“誒,怡秋,深藍游艇俱樂部的唐經理離職了?我元旦的時候去那兒喝茶,沒見著她。”
  劉怡秋笑道:“唐小姐高升去硅谷了。管理一家電動汽車公司。咦,和你那兒不是挺近的嗎?”
  齊靜瑤取笑道:“哪里近了。硅谷和舊金山市近一點,離洛杉磯還遠著呢,挺多都是在美國西海岸。”
  “我都沒去過美國哪里知道?”劉怡秋美艷的笑一笑,她現在生活安定。事業有成,感情有著落,保養的很得體,說:“哦,你和陸景的關系發展的怎么樣了?”
  齊靜瑤清艷的臉蛋上浮現出一抹苦笑。說:“別提了。我和他根本就不是一個維度上的人物。之前,我或許還能幫他一點忙,在洛杉磯讓和華的根基更穩固一點,但是,現在我看,過兩年,加尼福利亞州的那些財團很有可能不是陸景、和華財團的對手了。我做的都是無用功。”
  這種情況下,她想攀上陸景、成為他的女人自然是非常困難的。陸景一年到頭去洛杉磯幾次都值得懷疑,還說什么談感情。她心中已經放棄。
  劉怡秋有點感慨,她這個好友。是個喜歡攀高枝的女人,問道:“那你現在怎么辦?還在洛杉磯從政?”
  齊靜瑤點點頭,幽幽的一嘆,“總比經商有樂趣的多。就這么掛著吧。”
  聽說陸景和嚴景銘的前妻蘇琳關系很不錯。而蘇琳和她的關系是糟糕至極、水火不容。
  劉怡秋嘆了口氣,她的人生結局無疑比齊靜瑤要好很多。
  …
  …
  1月6日,中午時分,漢城下了一場雪。到晚上時整座城市已經是雪白一片。街面清冷。
  現代集團下屬的漢城峨山醫院婦產科門外,約有十幾名產婦的家屬在小聲的用漢語交談。緊張中透著期待。李慕清已經進入產室6個小時。
  眾人保鏢、助理、翻譯、辦事人員、保姆都排到了樓梯中。這還是5樓走廊的情況。整棟樓其實已經給和華的安保團隊接管。7樓的待產室門外更是坐著七八名家屬:李慕清的母親、嬸嬸、舅媽等至親都等在門外。
  李家在京城是大族。李慕清和李菲菲、李新寒、李落元都算是一個大家之內的。當然,李慕清都躲到漢城來生產,注定很多人都不能來。
  陸景作為晚輩。孩子的父親,在7樓待產室外面,恭陪末座。陸景不去醫院舒適的辦公室里坐著,過來跑腿的鄭孟日和唐悅自然是也在走廊里站著。
  鄭八少在走廊里站著。漢城峨山醫院的院長、副院長等人自然不可能在辦公室里安坐。都在樓梯邊上等消息。五六個穿著白衣的大夫在樓道里還是很惹眼的。
  看了一眼還沒有任何動靜的產房,陸景焦慮的站起來來回踱步。李母正在和妯娌、嫂子們商量:順產如果不行要考慮破腹。產房外面的走道說話不會影響到里面。李母等人的商量聲很大,陸景聽的都有點煩躁。
  “小陸,你別在哪兒來回走,晃的我心煩。”道。語氣很不客氣。
  李母倒是愣了愣。她這個便宜女婿的能量有多大她在韓國這些天可是清清楚楚。外面傳漢城要改名字都給阻攔下來了。
  陸景揉揉臉,笑道:“好的。我去樓道里轉轉。”
  唐悅、鄭孟日跟著陸景一起到安全樓梯的樓道中,樓道中有不少人。陸景一看還有白衣大夫在,讓鄭孟日把他們先遣散,各干各的事情去。
  唐悅拍拍陸景的肩膀,安慰道:“陸景,沒事的。”陸景身邊的助理墨靜雯、季婉彤那都是一等一的絕色美女,根本不適合在李慕清的家屬面前晃。煙詩凝、葉靜雨、李慧喬、鄭芝荷都等在漢城麗都酒店中。這里就他和陸景親近一些。
  陸景臉色平靜,點了點頭,表示理解。
  這時,產房那邊傳來動靜。陸景連忙快步走到走廊中,就見眾人喜氣洋洋的圍在產房門口,嘹亮的嬰兒哭聲傳來。護士正抱著孩子傳來給家屬看。
  “女孩,17:17分生,7.3斤。”
  巨大的喜悅讓陸景腦子有點空白,搓搓手,無意識的“啊”著,點頭。周圍都是道喜的聲音。五樓那邊的家屬們都興高采烈。一個個的電話從漢城峨山醫院播出。兩個小時后,護士推著李慕清和新生兒一起出來。
  “清兒,辛苦了。”看著臉色疲倦的李慕清,陸景握著她的手,輕輕的說道。
  李慕清猶有余力的翻了一個白眼,嘴角翹起來,“是有點辛苦。老娘都快給她折騰死…”
  “咳咳…”李母咳嗽幾聲。“老娘”這個詞用在35歲的大美女身上,很有點毀三觀和違和。而且周圍都是長輩。
  李慕清閉上嘴巴,一雙會說話的電眼里有藏著的喜悅,確實不容易呢。她懷孕吃了不少苦頭。還要繼續吃一個月的苦頭。眾人一路護送著李慕清到5樓的vip單人病房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