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9)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9)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9)     

重生之世家子弟1806 安曼婚禮

送走傅婕后,陸景去熊玉嬌的房間和她聊了一會,晚上8點許,和煙詩凝、墨靜雯、季婉彤、葉靜雨一行飛往漢城。
  陸景剛從安曼的機場離開,住在安曼新城區五星級酒店拉爾伯納酒店中的竹下修一就得到了消息。
  “這么著急離開?”酒店34樓行政套房的書桌前,竹下修一皺起眉頭,他在猜想陸景的用意。迪拜公主戴安娜的婚禮不僅僅只是婚禮,還是一場交際活動。陸景竟然這么快就離開,莫非漢城那邊發生了什么變故?
  “是的。會長。”深田哲二確認。
  這幾天服侍竹下修一的女人不是美子和智子,換成了一名高挑的日法混血兒美女雅美,肌膚白皙,五官立體、深邃。雅美泡了兩杯清茶送進來。
  竹下修一拿起茶杯抿了一口,沉吟著問道:“漢城那邊情況怎么樣?”
  深田哲二翻著手上的電子記事本,“局勢很平穩。鄭夢先背書的和華銀行(韓國)公司與韓國匯兌銀行合并的很順利。和華銀行在韓國銀行業基本站穩腳跟。李明博暫時沒有和鄭夢先發送沖突。”
  竹下修一“哦”了一聲,這時,電話轉進來,里面傳來吉永宏樹的聲音,“竹下君,我向歐洲的朋友們確認過了,確實,和華財團準備讓碧湖薄膜在德國上市…”
  “情報部門干什么去了,這么重大的消息居然沒有第一時間查到?”竹下修一只聽吉永宏樹說了一個開頭,就勃然大怒,拍著桌子罵道。
  深田哲二嚇了一跳。他很少見竹下會長發這么大的脾氣。低下頭喝著茶。腦海里剛才還在想雅美俏麗身影,現在不敢想了。
  電話里,吉永宏樹張張嘴,不知道這個改怎么答這個問題。誰又能時刻監控陸景在干什么呢?
  有了先前陸景在紐約拉攏安迪-摩根“失敗”的例子。亞太財團對他去柏林其實不怎么關注。
  竹下修一發了一通脾氣,掛了短話,實在不怪他失態。如果湯開復的黃海聯合創意集團“脫鉤”,那么,亞太財團對和華的攻擊力度至少要削減40%。而且。這幾個月豈不是做無用功?
  深田哲二正要說話,書桌上的電話又響起來。這一次打進來的松阪士夫,焦慮的道:“竹下會長,我剛接到消息。黃海聯合創意集團對外宣布了即將去德國上市的消息,CSA財團和他們的官司現在已經失去意義。”
  竹下修一點點頭,“我知道了,松阪,這件事。我會和大家溝通一下。”
  以他的水平,在接到吉永宏樹的電話時就可以判斷的出黃海那邊的情況。顯然,是陸景在下午的酒會上和他說過這個消息,便通知了黃海那邊可以對外發布,提振士氣。
  竹下修一琢磨著,給雷納德-洛克菲勒打了一個電話。
  雷納德接到竹下修一的電話時,正拿著S7手機在和戴安娜互發短信,內容少兒不宜。
  在地位上升,獲得足夠的影響力之后,他努力和他心中的完美女人杰西卡-富林明接觸。但是她意興闌珊,這讓他無可奈何。他很希望在戴安娜這兒找到一些“平衡”。
  戴安娜的私生活一貫混亂。對雷納德的短信不拒絕。只不過,前些時候納賽爾建議她觀望一陣子,不要急著下注。她深以為然。陸景與亞太財團的較量雖說處在下風,但未必就沒有機會翻盤。
  雷納德接通手機后,聽竹下修一大致的說了說情況,不悅的道:“竹下會長,你的意思,希望阻止碧湖薄膜在德國上市?這可不大容易。陸肯定許諾了某些好處給德國那幫人。”
  “我知道,但是。雷納德,一旦碧湖薄膜解套,我們的收益就會大打折扣。”
  雷納德沉默了一會,說:“竹下會長。我試試吧。”他對陸景拒絕與戴比爾斯對話很不滿。
  第二天,雷納德個哈利-伯納德打了電話,只是反饋回來的信息很不樂觀:陸景離開柏林機場時,德國眾多貴族和財團眾人前往機場相送。
  “試試看,總有機會。”雷納德對哈利-伯納德說。心里還有一句哈沒說:沒有機會就算了,畢竟。正在與和華對戰的是亞太財團。他只是幕后撿漏的,可沒有打算為竹下修一親自上陣肉搏。
  或許,雷納德并沒有意識到,他潛意識里出現這個想法時,和華財團與亞太財團勝負的天枰已經在慢慢的改變。
  湯開復在媒體上公布碧湖薄膜即將去德國三大股市上市之后,黃海、煙東、魯東一陣沸騰。誰也沒料到“垃圾股”也有漲得飛起的時候。
  債權人們不再對湯開復逼債,轉而紛紛打電話約他吃飯。對此,湯開復基本都拒絕。1月2日晚上,約了林族叔、陽黎新、許云策在黃海半島酒店的餐廳中吃飯,感謝他們幾個月前在煙東的會議上的支持。
  半島酒店12樓的餐廳中燈火璀璨,明亮。花樽、餐桌、貼面,壁畫、裝飾一一點綴的用餐的氣氛,與細節處見功夫。
  喝了些酒,眾人說話都有些直爽。林族叔看著笑得輕松的林婉如,說:“婉如,苦盡甘來啊。哦,開復,這次到底怎么回事?”
  林婉如婉婉而笑。湯開復握住妻子的手,說:“是陸景在柏林的努力。碧湖薄膜的股份將會全部上市流通。德意志銀行是我們這次上市的合作伙伴。”
  林族叔便不再問,笑著感嘆道:“德意志銀行!大樹啊。”滿意的拍拍湯開復的肩膀。
  許云策若有所思的道:“湯總,具體怎么操作?我們手里的債權…”
  湯開復喝著白云清泉,解釋道:“大家手里的債權全部執行可債轉股的方案,轉化為碧湖薄膜的股份。”
  眾人手中所持有的是黃海聯合創意集團的股份。黃海聯合創意集團持有100%的碧湖薄膜股份。這樣一來,他在碧湖薄膜的股份將會大幅稀釋,大約只占股20%。
  支付給德意志銀行等企業的股份將會由建業市商業銀行、立豐地產、黃海聯合創意集團三家共同支付約10.35億股。占總股本的51.75%。
  持股比例變更后,碧湖薄膜的股分分布為:湯開復為首的黃海聯合創意集團持有8%,和華通過建業市商業銀行持股26.5%,這里面包括:唐、裴、林、陽、許、榮潤基金、建業市商業銀行的股份。德意志銀行財團為首的企業持股51.75%。松阪士夫負責的CSA集團持股13.75%。
  但這并不是上市的最終方案。碧湖薄膜還將贖回CSA集團手中的股份。然后從這部分股份拿出7500萬股賣給德意志銀行,作為上市的標的。
  當然,CSA集團是否會同意碧湖薄膜贖回股份是一個疑問,雙方有的官司打。
  湯開復宴請林家的世交好友時,唐論語也在深藍游艇俱樂部宴請裴高峰。碧湖薄膜的股權方案,唐、裴兩家都知道。
  深藍游艇俱樂部主樓名貴的包廂中,唐論語、唐詩經、雍馳、唐弼、裴高峰、裴吳越、裴嫣邊吃邊聊。氣氛輕松。
  淡淡的夜色籠罩在海面上,右手邊市區繁華的燈景璀璨無比,靜靜的述說著黃海市區的繁榮、燈紅酒綠。
  唐詩經已經懷孕三個多月,但在冬日厚裝之下看不太分明,身姿依舊優美。冷艷、成熟的大美人。今晚她以白開水代酒。笑著聽唐弼給大家算股份帳。
  “現在碧湖薄膜總股本約20億股,內部價以2美元計算。分給德意志銀行財團為首的企業約10.35億股,唐風集團內部評測,預計他們至少會將發行價定在20美元。在紐約、納斯達克上市的科技股,這些年動輒發行價30美元。”
  裴吳越笑著道:“德意志銀行財團那幫人胃口不小。說起來,我們也沾光了。算是共贏。”裴家持股約3%,這筆股份可以翻上十幾倍。
  裴高峰略帶譏笑的道:“就是不知道老高、老齊他們怎么想了!”對于資產只有200億-300億美元的六大世家來說,數十億美元的生意足以動容。
  唐論語笑著搖頭。他最近在唐風集團內部講話時,臉上不時露出笑容,“老高他們是個滑頭,估計兩天就會和我們接觸。”
  這話說的幾人都笑起來。幾個月前是大家惶恐,現在這種心情大概應該由高、黎、齊、崔四家去品嘗吧。
  當然,亞太財團與和華財團的較量肯定還沒有結束,最終的結果還沒有到揭曉的時刻,不過,這并不妨礙大家此時歡快的心情。畢竟,形勢開始慢慢的向好的方向發展了。
  黃海,魯東的媒體開始連篇累牘的報道碧湖薄膜要前往德國三大股市上市的消息。
  對于亞洲最大的光伏產業企業而言,前往海外上市本身就是一個大新聞,更何況還是幾乎同步在德國三大股市上市融資?并且,這次上市的財富盛宴會造就多少億萬富翁?
  有評論指出,現在光伏產業因為歐盟的制裁受到挫折,碧湖薄膜前往歐洲上市,或許是在為中國光伏企業找到一條融資的路徑。極具示范意義。
  1月4日,元旦假期剛過,國家商務-部透漏出消息,中國將開啟與德國關于光伏產品貿易的磋商。
  這個消息一出來,輿論立即興奮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