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18)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18)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18)     

重生之世家子弟1804 大場面

四四方方的校園建筑在視野里盡情的鋪展開。金紅色天空盡情的鋪展。重回蘇黎世理工大學,高婉薇在她曾經租住的房間陽臺上眺望著校園。
  傍晚的風吹拂著她的秀發,落在精致細膩的臉蛋上。高婉薇輕捋著臉上的秀發,回頭看清靜、幽雅、整潔的房間,黃昏的時分,房間里灑滿了淡金色的光彩。
  這是一間單人間,一室一廳。房間門外,安靜的站著一位不起眼的女保鏢。是陸景讓煙詩凝給她安排的。等她到了蘇黎世才知道有人暗中保護。她聽說過黃紫琪在倫敦差點給綁架的事情。
  被呵護的感動在心中涌起、激蕩,久久無法平息。高婉薇拿出手機,寫了一條短信,想了想,又嬌羞的一個字一個字的刪除:景哥,我想你了。
  高婉薇給黎傾城打了個電話,傾城的作息時間,一般要到晚上轉點才睡覺,她心中的情感想要找好友傾述。
  “呀,薇薇姐,你怎么有時間給我打電話啊,你不是在柏林陪景哥嗎?咯咯…”電話里傳來黎傾城促狹的嬌笑聲。
  “我在蘇黎世呢。傾城,京城都十二點了吧?”高婉薇回到房間中,坐在木椅上,紅著俏臉辯解。
  “對呀,我還在白雁蘇飛玩。”黎傾城說道,電話中的雜音消失。說笑著,高婉薇吞吞吐吐的給黎傾城說著昨天下午的情形。黎傾城道:“薇薇姐,你真遜哦。要是我,我就直接吻景哥。”
  “去,你以為誰都像你一樣瘋啊。”高婉薇嬌嗔。黎傾城在京城里的形象是高傲冷艷。私下里,和她相處時,再能見到這妮子的真面目。
  黎傾城咯咯嬌笑。
  兩個女孩在夜色中說著閨蜜的話題。
  …
  …
  約旦是中東的小國,位于亞洲西部、阿拉伯半島的西北部。在伊斯蘭國家中相對開放。國內政治經濟文化相對穩定,民眾較為富裕,是著名的旅游國家。
  約旦的首都安曼是一座歷史悠久的山城,氣候宜人。景色秀麗。是中近東地區一個重要商業中心、金融中心和交通中心。不少西方公司將中東總部設在這里。
  安曼集中了約旦大部分工業,有食品、紡織品、紙制品、塑料制品、鋁制器皿、水泥、制瓦等工廠。縱貫全國的南北走向鐵路從這里經過。城西有現代化公路通往耶路撒冷。
  迪拜公主戴安娜與約旦王子薩利-阿卜杜拉的婚禮在2007年1月1日舉行。陸景一行抵達安曼之后被安排住在馬茵溫泉的四星級酒店中。馬茵溫泉在羅馬時代就是療養勝地。
  吃過晚飯后,陸景在酒店豪華套房的窗口居高臨下的看著安曼這座城市。一棟棟方正的建筑建設在山頭之上,有著傳統與現代風格融為一體的感受。
  “總體來說。比歐洲的城市還是要差很多。”
  聽陸景這么評價,只穿著毛衣的墨靜雯笑道:“那是啊。哦,陸景,回國之后,我打算休假一段時間。”她可不是雨綺姐。最后累的自己得了胃癌。好在治療及時。否則后果不堪設想。
  陸景走到墨靜雯身邊,捧著她明艷的臉蛋,輕輕的吻了一口,“好啊。只是,我會不大習慣的。”
  墨靜雯笑一笑,依偎在陸景懷中,說:“我總得回去陪我媽啊,不能一年都不陪她幾天呢。”
  陸景溫柔的撫摸著靜雯的長發,享受著兩人在一起的時光。陸景想起父親、母親、大哥。父親的身體最近一兩年越發的不行了。這時,陸景的手機響起來。
  墨靜雯伸手從陸景大衣口袋里掏出手機。安曼冬季比柏林暖和多了。穿一件毛衣就可以,只是晝夜溫差大,到了晚上還是得穿大衣。她看看號碼,嘴角浮起一抹微笑,“李菲菲的電話。陸景,我回房間了。”
  大家被安排住在四星級酒店圣喬治酒店的20層。每人一間獨立的房間。20層的安保工作由煙姐帶人和約旦王室協商處理。
  東南亞地區其他來訪的賓客、迪拜鉆石集團的賓客也住在這棟酒店中:第四石油的副總傅婕、新加坡李氏的繼承人李義濟等人,薩利-穆罕默德,納賽爾、迪拜LE集團總經理熊玉嬌等人。今天中午大家還一起聚餐了。
  陸景笑著點點頭,接通了電話,目送靜雯離開。溫聲道:“菲菲!”自他11月從京城出發,臨別的前夕,菲菲將她的第一次給他,現在已經有2個月沒和菲菲見面。思念。從心底涌起。
  “是我啊。”電話里,李菲菲笑著道,“沒打擾你吧?”
  陸景就笑,“我哪有那么忙?菲菲,怎么還沒睡?京城那邊都要…”陸景看看表,安曼晚上八點。京城那里已經是凌晨2點了。
  “睡不著啊,醒來給你打電話。”李菲菲輕笑著,壓低聲音問道:“陸景,局勢是不是要變化了?”
  陸景反應過來,問道:“張副司長他們抵達京城了?”
  李菲菲道:“是啊,你在德國做的功績已經傳出來了。呵,那些造你謠言的人被批評了。”
  菲菲的用詞很隱晦,陸景卻是聽得明白,笑道:“菲菲,那你就為我興奮的睡不著啊。”
  “才沒有啊。”李菲菲躺在床上,嬌嗔著分辨。她可不想陸景太得意。
  說笑著,時間過得飛快。電話一直連通,直到陸景聽到李菲菲熟睡的呼吸聲,才笑一笑,掛斷了電話。
  真有點想馬上回到京城。只是,在安曼參加完戴安娜的婚禮之后,他還得去一趟漢城。李慕清的預產期在這幾天。她在漢城待產。
  …
  …
  1月1日,盛大的婚禮在約旦首都安曼安曼國王宮中舉行。雖說約旦王子薩利-阿卜杜拉不是王儲,戴安娜公主也沒有繼承權,但來道賀的賓客俱是一時之選。
  有各國的政府高官,中東各國的王室、財團中人,銀行家、企業高管,親朋好友等等。
  盛大的婚禮儀式之后,下午時分,安曼王室在國王宮的宴會廳中設酒宴招待來道賀的賓客。
  約旦是伊斯蘭國家,貝都因人禁止飲酒。參加酒宴的基本都是來自全球各地的賓客。
  金碧輝煌,氣勢恢弘的宴會廳中充滿了喜慶的氣氛。賓客談笑,觥籌交錯。陸景和相熟的李義濟、納賽爾、哈希姆、薩利-穆罕默德、拉希德王子聊著天:
  伊拉克前總統薩達姆就在前天12月30日給絞死。這位中東政治強人的一生令人唏噓。
  隨著2003年伊拉克戰爭的結束,大規模殺傷性武器子虛烏有。美國人正在迅速的消耗其在阿拉伯世界的信用。駐伊美軍在2007年是留還是走,依舊成疑。
  正聊著,意氣風發的雷納德-洛克菲勒、羅德斯走過來。李義濟、納賽爾、哈希姆、薩利-穆罕默德、拉希德紛紛打著招呼,“洛克菲勒先生。”
  雷納德-洛克菲勒在洛克菲勒家族中上升的勢頭非常明顯,他的影響力與日俱增。
  眾人又和羅德斯打招呼。戴比爾斯的股東,負責人,鉆石聯盟的成員。他們這些中東的土豪自然都認識。
  雷納德笑著和陸景碰碰酒杯,微微的一聲脆響,“陸,好久不見。今年你沒有去棕櫚灘度假?”
  陸景笑道:“在德國忙事情。”
  “我聽哈利-伯納德說了。”雷納德哈哈一笑,拍拍陸景的肩膀。不知道的人還以為兩人是好朋友。
  而納賽爾等人親眼見證去年9月份時在迪拜的酒宴上,雷納德是怎么敲打陸景的。而且,現在亞太財團、三井、住友、花期、匯豐、渣打銀行與和華財團在黃海較量,背后很難說沒有雷納德的影子。
  陸景笑一笑,沒說話。
  雷納德指了指羅德斯,說:“陸,我聽羅德斯說最近和華在約翰內斯堡很搶了幾筆戴比爾斯的生意。有沒有興趣促成羅德斯先生和你的手下見面聊聊合作。”
  戴比爾斯的總部就在南非約翰內斯堡。
  羅德斯笑著敬陸景的酒,“陸先生,拜托了。”雷納德的姿態可以高于陸景,但是他不能,這位陸先生是個狠人。他不想無緣無故的得罪他。戴安娜的前面首米奇-夏就是陸景派人在非洲一槍給崩了。
  陸景搖搖酒杯,卻是不接這個話題,說:“再看吧。”董冰在南非約翰內斯堡干的很出色,和戴比爾斯的沖突,他大約有點印象。靜雯現在不在他身邊。她們幾個女孩子在酒會中自己聚到一邊說話去了。陸景現在無法知道詳細的情況。但是,他沒有和戴比爾斯和談的意思。和華去南非設立分公司,就是要擴大在鉆石行業的話語權的。
  羅德斯臉上的笑容頓時僵住。很是尷尬。
  納賽爾,李義濟等人一臉的詫異,搞不得陸景此時的態度、意圖。貌似,他并不怎么賣雷納德-洛克菲勒的帳。眾人心中思索自己的算盤。
  雷納德臉色變得有些不好看,陸景這是不給他面子。抿著紅酒,說:“陸,既然你不愿意就算了。”
  頓了頓,雷納德道:“我和竹下會長在那邊聊天。陸,有興趣過去聊聊嗎?”
  “行啊。”陸景笑笑,答應下來。他并不畏懼這樣的當面挑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