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5)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5)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5)     

重生之世家子弟1803 形象

“墨姐…”小季感覺有點緊張,輕聲喊身邊的墨靜雯。墨靜雯搖搖頭,輕輕的舒一口氣。為眼前這個男人感到驕傲。
  她父親生前號稱東南狼王,平常什么做派,她大致上見過,威風凜凜。可此刻,和陸景一一交談的是歐洲的貴族呢。
  心中,突然有些明悟:和華的世界級財團之路馬上就要抵達終點了。大約應該是在擊敗亞太財團之后。
  葉靜雨倒是沒覺得奇怪。她很早就出來創業,被譽為天才少女。在香港念完大學,加入和華后又經常在美國,深受自由主義思潮的影響。對所謂的貴族毫無感覺。
  在現代社會,貴族,財力不足,政治影響力不足,就像陸景說的,吉祥物而已。不值得大驚小怪。陸景此刻揮灑自如,只怕和她的想法一樣。貴族所能剩下的,只有禮儀、享樂、傲慢。其他乏善可陳。
  當然,她得承認陸景此時的風采過人。不是誰都可以做得到這一點的:讓貴族們排隊上來打招呼。
  “哼,不愧是本姑娘喜歡的人呢。”葉靜雨心道。
  高婉薇漆黑明亮的美眸看著陸景,俏臉上輕染著嬌紅,心里柔情蜜意在涌動。她知道,她大概又見證了一次陸景的“巔峰時刻”。
  眼前的這二三十人,沒有金頂俱樂部、大唐雨景那樣眾人一起舉杯、一起鼓掌的震撼,但在德國、歐洲都很有影響力的。她在蘇黎世讀書,對歐洲的一些大企業,都有些了解。
  鄭中杰這是突然醒悟:他那天提議向伊麗莎白公主道歉是多么愚蠢的一件事情。壓根沒必要。
  董浩歌和董京兩人都是感慨一聲長嘆。董家幾代人都想要進入歐洲上流社會,這個場面不就是?陸景輕而易舉的辦到了。還是別人來“求”著他加入。
  十名貴族之后,隨后是德國財團的各大家族:布萊尼克梅耶爾、漢高、哈尼爾、保時捷、西門子、柯萬特等。都是青年人。陸景在12月16日的酒會上基本都見過。
  最后一名帶著黑色禮貌的男子上前,三十多歲。鷹勾鼻子,筆挺的藍色西裝。老克洛斯笑著介紹道:“史蒂文-羅斯柴爾德。他常住在法蘭克福。”
  法蘭克福是羅斯柴爾德家族的祖地。
  “你好,陸少。很榮幸能在柏林見到你。”史蒂文-羅斯柴爾德向陸景躬身行禮。
  這個舉動讓周圍的貴族、財團繼承人們大感詫異。這個禮節太高了。和華財團的慷慨、膽魄,讓德國的上流社會對他頗為認同。想要這位不到三十歲的陸先生結交。
  但是,這并不意味著各大家族要“巴結”他。所以,今天來送行的基本都是各家族中的二代人物。既表達了善意,又態度矜持。嗯。這就是貴族范。
  史蒂文-羅斯柴爾德心中哂笑。他2004年跟著伯父大衛-羅斯柴爾德去過京城。深知這位陸少在京城圈中的權勢、能量。他委托過朋友,只是,可惜和陸少緣慳一面。
  陸景笑了笑,打量著這個曾經號稱世界第六帝國、大名鼎鼎的家族成員。04年的時候,裴吳越去聽過大衛-羅斯柴爾德在央視上的一個對話節目。閑聊的時候。他聽裴吳越提起國。
  陸景和史蒂文-羅斯柴爾德他多說了幾句話。別人抱著善意而來,陸景當然不會吝嗇善意。結束和史蒂文的交談后,對老克洛斯道:“克洛斯先生,謝謝大家來行,我想我該走了。”
  “當然,時間差不多了。”老克洛斯笑著說。身邊的人群緩緩的讓開一條道路。
  陸景看向身后的高婉薇。高婉薇白玉般精致的小臉上帶著微紅,有一點緋柔的嫵媚,漆黑的美眸看著陸景,潛藏著她的情意。心中離別的情緒涌上來。
  “薇薇,一路順風!”婉薇從柏林機場轉飛蘇黎世。在蘇黎世呆兩天拜訪朋友、同學,然后再回國。
  “景哥,你也是。”
  “保持聯系。”
  “嗯。”高婉薇清秀的笑一笑。挽著額前的秀發,溫柔的說。
  陸景笑一笑,當前一步,率領眾人進入登機通道。高婉薇目送陸景一行進入登機通道。沒多久,豪華的私人飛機開始滑行,準備起飛。
  …
  …
  從柏林機場飛約旦首都安曼只需要4個小時。飛機進入云層后,開始平穩飛行。大家可以各自活動。
  主乘客區,季婉彤的座位在陸景左側,穿著陸景給她買鉛藍色夏奈爾冬裝。秀雅、嬌美的女郎。仰慕的看著陸景的臉龐,剛才在登機口那一幕讓她很震動呢。而平安夜那邊晚上給陸景叫起來與葉靜雨、高婉薇并排在一起給他看。心中旖旎的情緒,這幾天都沒有消除。
  小季匯報道:“陸哥。剛才史蒂文-羅斯柴爾德的助手留了一個聯系電話給我。”
  陸景微微點頭,說:“如果有合適的機會,可以考慮與他們合作。”腦海里還想著科林-科菲的事情。科林-科菲在剛才已經提出了他的要求:入股丹尼爾汽車公司,陸景已經同意配售5%的股份給他。價值2000萬美元。上市之后這部分股權還會升值。這是給他個人的回報。
  墨靜雯輕抿著座椅邊茶幾上的果汁,好奇的道:“陸景,羅斯柴爾德家族對你太禮遇了,只是他們為什么要交好你呢?”
  陸景手指點點額頭,收回思緒,他現在心情不錯,開玩笑道:“靜雯,我長得帥啊。”
  這話說的眾人都笑起來。墨靜雯明媚的嗔陸景一眼。煙詩凝嬌柔的輕笑,說:“瞎扯。”陸景和帥不沾邊呢。
  陸景道:“羅斯柴爾德家族在錯失美國崛起的發展機會之后,經歷兩次世界大戰,實力大幅衰退。他們現在力爭把握中國崛起的機會。交好我是很正常的事情。1月份被銀監會批準進入中國開設私人銀行。”
  洛希爾金融集團在全球銀行、基金的排名排不進前50。2006年,根據外界預估,管理的資產大約在1000億歐元左右。對一家銀行而言,這個數據是相當慘淡的。根據財富雜志的數據,2006年世界500強第337位的中國農業銀行,資產為5911.865億美元,折合約5400億歐元。
  對比一下,就知道現在羅斯柴爾德家族在全球金融圈中所處的層次。大約是第三等級銀行中偏上的水準。
  《貨幣戰爭》向公眾描摹一個強大到令人顫抖的羅氏金融帝國。但現在,他們已經沒落。有人深信羅斯柴爾德家族有隱藏的財富,比如他們到現在還擁有著名的拉菲酒莊。但這只是對一個沒落王者的美好祝愿。
  沒有如何財富可以脫離市場而存在。最富有的公司一定是市場上最強大的公司。所以,隱世的超級財團是不存在的。
  以羅斯柴爾德家族為例:羅斯柴爾德家族在歐洲叱咤風云的年代,當時奧地利是歐洲的強國,而羅斯柴爾德家族是奧地利首相的座上賓。
  陸景的解釋很有說服力。在2006年,全球的經濟人物們已經關注到了中國、中國市場。這將會是戰后日本、亞洲四小龍之后,遠東地區又一個經濟增長的新興市場。許多跨國公司都來中國分一杯羹,享受中國經濟增長的成果。
  大家說說笑笑的聊著,到了晚飯時間。此時柏林已經在地圖上,大家的目的地是安曼。
  …
  …
  荷蘭,阿姆斯特丹王宮。精美的宮殿中,哈利-伯納德正在和伊麗莎白公主聊天。下午茶時間剛過,六點的晚餐時間還有一會。
  身處在充滿了17世紀風格的宮殿房間中,哈利-伯納德欣賞精致的如同電影中精靈的公主,目眩神迷,要不是受不了王室規矩的約束,他真的很想娶伊麗莎白為妻。
  “伊麗莎白,雖說德意志銀行財團等一致同意推動德國政府放開對中國光伏產業的制裁,但我保證陸的想法不會得逞。還有歐盟委員會。”
  伊麗莎白優雅的微微欠身致謝:“哈利,謝謝。其實,不用了。”她知道陸景放出200億美元資產的“大招”,再阻止就是和德國眾多財團為敵。她還沒有那個份量。至于,還吹牛的哈利-伯納德的話,她也就聽聽。
  她對付陸景另有計劃。她的智囊向她提出的建議:透露被迫離開柏林的原因。現在,歐洲上流社會中已經有不歡迎陸景的聲音:一個中國人,迫使一位王室公主大失顏面的中止行程離開柏林。這是很令人討厭的行為。
  哈利-伯納德微微一笑,說:“伊麗莎白,沒事的。我保證他沒機會…,呃,抱歉,我看個短信。”哈利-伯納德的手機短信響了一聲。拿起來看了看,臉色大變。
  伊麗莎白好奇的眨眨大眼睛。涉及個人*,她一般不問。
  哈利-伯納收起手機,抿抿嘴,不滿的道:“伊麗莎白,剛剛陸離開柏林,霍芬索倫等家族去機場送行。”
  他不喜歡陸景收到禮遇。霍芬索倫家族曾經是德國的皇室。在歐洲貴族圈中很有影響力。
  “啊…”伊麗莎白輕輕的驚呼一聲,氣的口中銀牙暗咬。她剛才還得意陸景被她軟刀子“殺傷”,沒想到立刻便被德國的貴族圈“打臉”、她一個公主的影響力怎么可能有霍芬索倫家族大?
  這讓她內心很有挫折感,又氣得難受至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