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5)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5)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5)     

重生之世家子弟1802 哈利伯納德

陸景笑著搖頭。他倒沒想到薇薇會這么說。其實薇薇是個很聰明的女孩,在人際交往上很有水準。而且和白露是好友。有這樣的認識也不奇怪。
  高婉薇嘴角含著笑,覺得此時無奈的景哥挺有趣的。美眸晶亮的看著他,情意沒有保留的從心靈的窗口流瀉,浸潤在空氣中。真想此刻的時光就此停留啊。
  這時,陸景的手機突然響起來。陸景看看號碼,站起來走到高婉薇面前,輕撫著她柔順微卷靚麗的秀發,溫聲道:“薇薇,我要去接個電話。平安夜那晚你很美。現在也很美。”
  “景哥…”高婉薇白玉的俏臉上燃著紅霞,知性的氣質中流露出緋柔的嫵媚,給心上人夸獎“很美”,心中仿佛有蜜一般的快樂要溢出來,正要鼓氣勇氣對他說出心中的情意。陸景揣在兜里的手機鈴聲突然停止了。
  客廳中忽而變得很安靜,安靜可以聽到窗外飛鳥掠過的聲音。高婉薇一下子卡殼了。勇氣像潮水一般褪去。她算是知道那些曾經對表白的男生是什么感受了。
  陸景溫柔的看著高婉薇,看著此時嫵媚無端的女孩,她有著很精致的五官,舉手投足間有著優雅的書卷氣,知性的窈窕女郎。眼神落在她紅潤優美的嘴唇上,心中突然涌起吻她的想法。
  高婉薇仿佛知道陸景的想法,微微仰著精致的小臉,嬌柔的閉上美眸。漂亮的眼睫毛輕輕的顫抖著。
  陸景及時的懸崖勒馬,苦笑著揉揉眉心。他要真吻下去,那和薇薇的關系就只能向前,一直到牽手在一起。但是,他并不應該這樣。
  陸景揉揉眉心,干笑的咳嗽一聲,“那個,薇薇,我有點事情要處理。改天啊。”
  高婉薇睜開眼睛,陸景已經快步走到門口,哭笑不得的看著他挺拔修長的背影消失在走道中。嬌嗔的抿抿嘴唇:景哥,這種事情還可以改天啊?
  要想生氣卻生氣不起來:因為她知道景哥對她并非毫無感覺。心中有歡樂的情緒仿佛泡泡般浮起。
  …
  …
  陸景回到主臥室中。深深的吸了幾口氣,才艱難的將薇薇嬌媚可人、予取予求的美麗模樣從腦海中忘卻。拿起手機給白唯回了一個電話。剛才是她的電話。
  “白唯,回京城了吧?”白唯要退出四大名媛,為他孕育一個愛情的結晶,因而到美國去呆了一段時間。好讓京城這邊的輿論將她忘卻。現在差不多可以回去了。
  “嗯。陸景。怎么京城里有你賣國的謠言啊?”電話里,白唯有些氣急敗壞,這個帽子扣得太大,陸景承受不起呢,“要不要要召集一次聚會,澄清謠言?”
  陸景安慰道:“好不容易退出那個圈子,還回去干什么?白唯,沒事的。”
  白唯沉默了一會,說:“好吧,我聽你的。”
  說了一會話。陸景掛了電話,點了一支煙,坐在茶幾邊緩緩的抽著,整理著思路。他還沒有那么快就從高婉薇迷人的魅力中清醒過來啊。
  茶幾上的電腦是待機狀態,陸景隨意的點了幾下,在網上沖浪。突然間,SIT消息聲響起,一個視頻對話框彈到桌面。
  陸景點點煙灰,接了“似夢年華”的視頻請求。片刻后,蘇琳美麗清秀的容顏出現在視頻中。她穿著一襲粉色的睡裙,長發披肩。京城那邊現在可不是深夜么?
  “陸哥…”蘇琳揮揮手,調整著攝像頭的位置,吳地軟語的聲音從電腦中傳出。聽著糯糯的,“陸哥,你最近還好吧?京城里有你的謠言…”
  11月中旬和陸哥聯系過后,很久沒和他聯系了。那次她本來是想安慰失意的陸景,卻是給他安撫、平復了激蕩、擔憂、愧疚的心情。
  陸景禁不住笑起來,靠在椅子上。說:“要相信謠言止于智者。”打趣道:“蘇琳,你這立場不對啊!”
  蘇琳給陸景說的婉婉一笑。也是,陸哥又怎么會不知道謠言是她哥搞出來的呢?想一想,說:“陸哥,對不起啊。”
  陸景溫聲責怪道:“傻妮子。男人的事情又和你有什么關系?”蘇琳既不希望他倒下,也不希望她家里輸掉。正兩難中。但她在較量中沒有發言權。只是局外人。
  蘇琳心中一暖,嬌柔的微微低下頭,并不反駁陸景的“責罵”。
  陸景笑一笑,緩和語氣,說:“蘇琳,你確定你家里能贏啊?”張副司長一行上午才上的飛機,現在還沒回國。消息還沒有傳出去。
  蘇琳給陸景說的不好意思的笑了笑,沒回答陸景的話,但是意思還是很明顯的。
  陸景笑著抽煙,這妮子,“蘇琳,你還在徐城?”
  “沒啊,我會京城了。12月初就回了。”蘇琳和陸景聊著天,心情舒暢,和陸景說著她在京城的見聞,好玩的趣事,時而嬌笑。她很樂意和陸哥聊天的。和他聊天很舒服。
  時間過的很快。葉靜雨在門口冒頭,喊道:“陸景,可以出發去機場了呢。”陸景做個手勢,表示他聽到了,對蘇琳道:“蘇琳,早點休息吧。我回京城請你吃飯。”
  “哦,好啊。晚安…,,哦,說錯了。是一路順風。”蘇琳嬌俏的吐吐舌頭,27歲的少婦嫵媚風韻沖擊力十足。
  陸景苦笑著關掉視頻,收拾好筆記本電腦,提著電腦包和葉靜雨外別墅外。
  他已經問過靜雨是否去安曼的想法。葉靜雨答道:陸景,你去哪里,我就去哪里啊!這個明秀雪嫩,性格乖戾張揚、飛揚跳脫女孩并不掩飾她心中的情感。有一點“我喜歡你是我的事情,與你無關”的憂傷。
  其實,認識她有五六年了。
  陸景心中有溫柔的情緒涌起來:薇薇,白唯,蘇琳,靜雨…
  …
  …
  陸景一行的車隊下午5:03分才能夠森林別墅出發,快要抵達柏林機場時,接到克洛斯的電話,“陸先生,我父親、科菲叔叔、我都在機場等你。我們給你送行。”
  陸景微怔了一下,說:“謝謝!”手機揣起來,給身邊的煙詩凝、墨靜雯、季婉彤、葉靜雨、高婉薇說了說這個消息。
  “不奇怪啊,德意志銀行財團怎么都得對我們表示一下敬意吧?”墨靜雯嫻雅、明媚的笑著說。
  達成協議。墨靜雯心情極佳,因為這里也有她建議的功勞啊,很有成就感。當和華拋出200億美元的大蛋糕時,所有的“抵抗”戛然而止。很有點用錢砸人的感覺。她體會到羅斯柴爾德家族家訓的意思:“金錢一旦作響,壞話戛然而止”。
  陸景笑著點頭。他同意墨靜雯的看法。只是。略微有點奇怪,科林-科菲為什么會特意從斯圖加特過來送行。想一想,明白過來。他得兌現給科林-科菲的好處了。畢竟,是他引薦的德意志銀行財團。
  這邊說著話,小季也分別接到鄭中杰、董浩歌的電話。他們已經到了機場。還轉達了一個消息,機場的場面有點大。
  十分鐘,眾人抵達柏林機場。結構獨特、六邊形空心航站樓出現在眼前。陸景一行通過VIP通道抵達登機口,準備乘坐他的私人飛機去安曼。
  12號登機口,一大群西裝革履的人士正在等候。看到陸景一行托著行李箱走來,不約而同的看過來。為首的阿爾貝托-克洛斯微笑注視著陸景。
  陸景幾人這會才知道“大場面”是怎么回事?好家伙。約有二三十人來送行。
  阿爾貝托-克洛斯和陸景握手,刻板的臉上露出一抹贊許的笑容,“陸先生,我們來送你。歡迎你1月份再來柏林。祝你一路順風。”
  實話說,他并沒有想到陸景竟然肯讓資產價值200億美元的碧湖薄膜到德國來上市。這個舉動讓他、他的伙伴們獲益極多。
  或許,陸景這個舉動另有深意。但不管怎么說,一位敢于用200億美元去達成某個目的的財團話事人值得尊重和敬畏。
  他和他的伙伴們將會履行承諾,推動德國政府解除對中國光伏企業的制裁。
  陸景從容的握手,并不為老克洛斯的態度改變而激動,平靜的道:“謝謝。克洛斯先生。”
  到登機口,一般距離飛機起飛時間便不長了。阿爾貝托-克洛斯點點頭,微側開一步,等候在機場中送行的人依次上前來和陸景道別、致意。
  和華財團砸出了200億美元的大單。讓德國總理來機場送他都是應有的待遇。德國最頂級的權勢圈子中最近都在議論、關注和華、以及那位年輕的話事人。
  首先上前的是霍芬索倫家族的一名男子,四十多歲的樣子,有兩條翹起的胡子。老克洛斯介紹道:“約翰-弗里德里希伯爵。他的兒子,路易-弗里德里希。”
  霍芬索倫家族曾經統治普魯士、德意志。約翰-弗里德里希和陸景握手,客氣的寒暄:“很高興認識你,陸先生。”
  陸景微笑著點頭:“你好。弗里德里希伯爵。”
  路易-弗里德里希和他父親不同,陸景打招呼時,眼神凌厲,似有不滿。事后克洛斯解釋說他是伊麗莎白公主的追求者時,陸景才恍然。
  一個個貴族依次上前,有男有女,普遍是中年人。老克洛斯一一介紹。在此刻,陸景是整個人群的中心。仿佛站在了一個耀眼的舞臺上。舞臺上所有的聚光燈都匯集在他身上。
  陸景從容得體的應酬。身旁的煙詩凝、墨靜雯、季婉彤、葉靜雨、高婉薇、鄭中杰、董浩歌等人都有點看傻。
  這是節奏?聽這一個個貴族的頭銜,恍惚間還以為是某位國王到訪呢。
  和華竟然能有如此待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