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1)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1)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1)     

重生之世家子弟1801 圈子

小客廳中,臨近中午的眼光落在茶幾上。窗外是湖光山色。鄭中杰嘆道:“景少,這次我們做的犧牲實在太大。”他一點都不驚訝為什么和華能迅速的促成德意志銀行財團與商務部-的小組達成協議。
  和華放棄的是一家資產約200億美元的企業呀!這么一筆大單,德意志銀行財團要是還不同意,那可就奇怪了。
  陸景分了一支煙給鄭中杰,看向落地窗外的風景,“老鄭,我們確實是大出血啊。然而,所有現在失去的,都將會在將來得到補償。”
  鄭中杰點了煙,吸了一口,點點頭,說:“景少,我全力會做好后續的工作。”
  陸景“嗯”了一聲。鄭中杰的執行力,他還是放心的。只是對其軟弱的決斷不滿而已。
  “你坐會,我去看看行李。中午在這里一起吃飯。董浩歌和董京一會過來。”陸景一行今天晚上從柏林機場出發前往約旦的首都安曼。
  看著陸景挺拔的背影消失在門口,鄭中杰長嘆一口氣。這位和華掌舵人的想法、意圖,他看不透。甚至,他不知道該如何來評價這次協議。
  勝利或者失敗,現在大概都言之過早吧!
  失敗,在于和華付出了“慘重”的代價。和華擁有碧湖薄膜大量的債券,可以債轉股獲取碧湖薄膜大量的股份。現在需要將這部分股份出售約60%。
  當然,碧湖薄膜在德國上市之后,建業市商行前期投資不會虧本。而且,和華將會喪失對亞洲最大的光伏制造商的控股權。光伏產業現在可是高新技術產業,且屬于朝陽產業。
  勝利,應當是陸景說的未來收益,具體如何,他還看不明白。
  …
  12月30日上午,柏林處在圣誕節假期期間,街頭假日氣氛濃厚。一輛銀色的大眾從柏林機場出來。平穩的駛向市區西部的森林別墅。
  董浩歌和董京兩人坐在車后排中。他們倆在25日回了蘇黎世向董家家主董坤凡匯報情況。這幾天一直在柏林、蘇黎世往返。
  昨天接到陸景的電話,陸景今天離開柏林,邀請他們一起吃頓飯,感謝這些天的兩人這些天的陪同。
  董浩歌和董京兩人參加完董家的內部會議后。今天一早就從蘇黎世飛到柏林。其實,他們再來早一點,剛好可以在柏林機場遇到陸景送張副司長等人回國。
  董浩歌閉著眼睛,回想著昨晚董家內部會議上的決議。董家在歐洲主要經營零售,制藥。基建,地產,酒店等業務,核心業務是地產業務,旗艦企業是aer集團。
  董家的內部會議實際上是aer集團的一次不公開的股東大會。總計約有15人參加,位于蘇黎世市區的董家別墅中。
  “董家未來的戰略,不是將aer集團并入和華財團。這一點和華財團恐怕也看不上。和華的旗艦企業之一立豐地產的規模在座的諸位都知道。我們在里面還有股權投資。”
  “董家的出路,是將董家有用的資產入股和華旗下新興企業中。比如:旅游、文化、零售等領域。這么做的結果,是我們可能失去對旗下一些產業、業務的控制權,但所帶來的回報是:在五年之內。我們有望成為歐洲的三流家族,資產超過200億美元。”
  當晚,董家所有的人都是同意了董坤凡提出的想法。事實上,當初,董家家族會議將董坤城流放到中國,就意味著,董家想要以一個合伙人的身份:如莫氏集團、龍盛國際、創永國際加入和華財團是不可能的。
  董家對自身的定位是和華財團的外圍家族,是仆從家族。對于一群老狐貍來說,放低身段、近乎于唾面自干,在利益面前也是可以的。
  董浩歌道:“父親。各位叔伯,據說哈利-伯納德和陸少鬧翻了,伯納德在柏林揚言要讓陸少無法成功促使德國政府解除對中國光伏產業的制裁。這件事,我看可以通知一下慕家。”
  會場中。就有人哈哈大笑:“這個主意好。”
  對董家而言,慕家有點高冷啊。看個笑話很舒坦。
  現在德國上流社會圈子中的人都知道,德國的幾大財閥都在為這件事奔走。接觸制裁只是遲早的問題。
  哈利-雷納德這位慕家用來炫耀、依仗的準女婿的臉被陸先生打的“啪啪”響。
  …
  董浩歌和董京抵達森林別墅時,陸景剛和遠在南非約翰內斯堡的董冰通過電話。董冰在約翰內斯堡的工作很順利,今年圣誕節都沒有回香港。
  將近中午,煙詩凝、墨靜雯、季婉彤、高婉薇、葉靜雨都收拾好行李。處在出發狀態。眾人聚在別墅一樓的客廳中聊天。片刻后,便有侍者過來通知可以用餐了。
  午餐是由森林別墅里配備的廚師團隊烹制。正宗的西餐:有意大利美食,也有德國美食。這是在柏林取得階段性成果之后的一次聚餐。氣氛輕松。眾人邊吃邊聊。
  喝著紅酒,董浩歌道:“陸少,我父親打算在近期去一趟香港,和董叔叔談一談。董家愿意成為和華在歐洲的助力。”
  陸景微笑著“嗯”了一聲,和身邊笑容明媚的靜雯說話。這些事情,他不怎么管。
  董浩歌心里松了口氣,陸景不反對就行。至于董家和父親,怎么彌補當年與董坤城、董坤明的間隙,總歸是有辦法的。一筆寫不出兩個董字嘛!
  陸景和董坤明的女兒董晚瑤關系密切。兩人在九七年就認識。雖說董坤明擔任著aer集團大中華區副總裁的職位,但還可以給他更好的位置。
  …
  吃過飯,鄭中杰,董浩歌、董京都告辭離開,誰眼睛都不是瞎的,都看得出幾個美麗的女孩對陸先生的情意。待會去機場,大家再去送行。
  陸景約了高婉薇去二樓的小客廳中說話。靜雯、詩凝她們各自悠閑的等待下午5點出發去柏林機場。陸景的私人飛機已經等在那里。
  27日的時候,柏林下了一場雪。現在殘雪才消,天氣寒冷。和熙的陽光落在精美的方塊沙發和金黃色的木地板上。
  陸景看看落地玻璃窗外秀美的湖光景色,微笑著道:“薇薇,你覺得我讓出碧湖薄膜的控制權是對是錯?”
  高婉薇看著陸景明俊的側臉,聲音輕柔的道:“景哥,我對經濟話題是半吊子水平。這你要問靜雯和婉彤。”
  陸景笑一笑,收回看向落地窗外的視線,看向茶幾邊兩人寬的米白色沙發上的精致女孩,“薇薇,假設,我這次擊敗亞太財團,你有沒有把握掌握高家內部的權力?”
  高婉薇直言道:“景哥,太快了。我怕是不行。”
  “也是,我心急了。”陸景笑起來。
  高婉薇漆黑明亮的美眸看陸景,好奇的道:“景哥,你有把握…?”現在和華財團與亞太財團在黃海較量著。她三伯弄假成真,現在真的倒向亞太財團了。說起來,六大世家中,也就唐、裴兩家靠得住。只是,她沒想明白,柏林這里的事情和黃海的勝負有什么關聯?
  陸景就笑,“薇薇,現在不好說。所以,我說如果啊。”頓了頓,問道:“你跟不跟我一起去約旦的首都安曼?”這才是他找薇薇說話的原因。
  嬌俏窈窕的薇薇是第二眼美女,他心中對她感官頗好。平安夜那晚她和小季、靜雨并排在一起造成的視覺美景讓他記憶深刻。三個風情各異的美麗女孩對他那份旖旎的溫柔讓他心醉。他很樂意薇薇繼續陪他幾天。
  然而,不管什么旅途、酒宴總有離別、散場的時候。他得問問薇薇的意思。
  高婉薇給陸景問的微征了一下,嬌羞的垂下眼瞼,輕聲道:“景哥,我想去…”
  這個問題困擾了她幾天。她到柏林來,可以找一個借口,可是跟著景哥去安曼,就沒有任何借口。只會將她心中的情思表露出來。她不介意讓景哥知道她的愛慕情思。只是,傳回京城去的話,她可就難堪了。
  陸景心思細膩,體會到高婉薇心中的情意、顧慮,溫潤的笑了笑,注目著嬌羞嫵媚的女孩。她今天盤著秀發,穿著嫩綠色學院風的外套,知性而嬌俏的女郎。黑色的彈力褲緊緊的貼著她的小豐臀,盡情的勾勒著她美麗的身段。渾圓如圓柱般比例極佳的美腿讓人眼饞。心中有美好的感情升起來,問道:“薇薇,這次我要是輸了,你和傾城打算怎么辦?”
  薇薇和傾城都是他鼎力支持坐上了京城四大名媛的位置。
  這個問題高婉薇顯然是想過很多次,不假思索的道:“我和傾城都會離開京城。傾城說她回會黃海大學繼續讀書。我應該會回海益集團工作。”
  陸景微微點頭,想著他失敗的后果,沉默了一會,隨即從沉思清醒過來,其實形勢現在對他而言是在向有利的方向發展,笑道:“薇薇,我這個人毛病不少,你在我身邊待久了恐怕就不待見我了。為了保持在你心目中我偉岸、高大的形象,我決定還是不帶你去安曼了。”
  “景哥,你胡扯呢。”高婉薇給陸景說的嬌俏的笑起來,景哥的心思很體貼。只是,這個理由她不大認同。
  “景哥,你在我心中的形象早毀了啊。”高婉薇美眸嬌俏的眨一眨,笑盈盈的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