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17)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17)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17)     

重生之世家子弟1800 圣誕節

陸景給葉靜雨送的圣誕禮物是一款限量版的愛馬仕女包。這是加成了給下屬的獎勵。葉靜雨每年飛來飛去確實挺辛苦的。
  而送給薇薇的禮物是一款精致的平光鏡。價值6000美元。這是朋友間的禮物,太貴重了反而不好。
  26日中午,克洛斯邀請陸景到柏林市區的慕斯酒店中吃飯,席間介紹一個年輕人給他認識。
  慕斯酒店的行政套房中,克洛斯穿著黑色的西裝,幾天不見額前的皺紋仿佛又深了幾分,介紹道:“陸先生,這位是哈利-伯納德。今年24歲,他是歐洲有名的金融天才。”
  又笑道:“搞金融的沒他帥,比他的帥的沒他有錢,比他有錢的沒他年輕。他是歐洲上流社會中的明星。”
  哈利-伯納德確實很帥,很有點像泰塔尼克號中那位男主角。金色的短發,俊朗的面孔,自信的活力。很出色的一個年輕人。
  陸景的思維自然而然的居高臨下,微笑著和哈利-伯納德握了握手。
  “你好,陸先生。”哈利-伯納德打量這位最近在德國上流社會圈中引起熱議的人物。因為,荷蘭那邊傳出消息,伊麗莎白公主被迫召回就和他有關。這讓他對這位陸先生極為不滿。并且,歐洲上流社會中也有很多人不滿。
  一個中國人,憑什么來歐洲指手畫腳?而且還是迫使一位王室公主大失顏面的中止行程離開柏林。
  克洛斯安排酒店的侍者送來精美可口的午餐,喝著酒,三人閑聊著。他今天只是應哈利-伯納德的要求介紹他和陸景認識,多余的事情,他可不管。
  哈利-伯納德被譽為金融天才不假,但同時在金融圈子中跋扈是出了名的。美國人都這個德性。
  閑聊著歌劇、藝術、哲學的話題,哈利-伯納德滔滔不絕,不斷引用經典名句。從費爾巴哈,跳到莎士比亞,又轉到富蘭克林。再回到黑格爾。
  陸景對這些東西不甚了解,喝著酒,傾聽著。看到哈利-伯納德臉上不屑的微笑,心中笑了笑。要說璀璨的文明。中國的文化,哲學,又豈是西方這些還沒進化完全的猴子所能比擬的。
  別吹什么莎士比亞的十四行情詩?
  寫得出“兩情若是久長時,又豈在朝朝暮暮?”寫得出“衣帶漸寬終不悔,為伊消得人憔悴?”寫得出“身無彩鳳雙飛翼。心有靈異一點通”?寫得出“人生若只如初見,何事秋風悲畫扇”?寫得出“似此星辰非昨夜,為誰風露立中霄”?
  寫不出來的!
  只是,現在全球處在西方的統治之下,西方的價值觀大行其道,在評價上,我們就吃了大虧。
  要說文化的沉淀和積累,他們還差得遠。然而,要摧毀一個民族,最根本的就去抹去他們的歷史。否定他們的文化。然后,“書同文、車同軌、統一度量衡”。
  在某種程度上,目前西方確實做到了這一點。好萊塢大片的文化入侵,西方普世價值觀的傳播等等。但是,中國文化的魅力,依舊在吸引著一代代的中國人探索。
  四大國學大師梁啟超、陳演恪、趙元任、王國維去世不過百年,來者還待!就如同唐宋八大家之后,有明代前后七子。
  陸景深信,在物質極度富裕、精神極度匱乏的年代,能引導中國人重塑精神家園。再現漢唐輝煌的必定是五千年傳承不絕、璀璨奪目的中國文化。而不是外來的西方價值觀。
  哈利-伯納德說的興起,喝著酒,潤著嗓子,說道:“陸先生。你和伊麗莎白公主有過不愉快的往事,你有道歉的想法嗎?我可以代為轉達。”
  陸景皺起眉頭,心里很反感,說:“沒有。”又反問道:“伊麗莎白是你未婚妻?”
  哈利-伯納德微微一怔,道:“不是。但我是她的騎士。”
  一旁的克洛斯無奈的聳聳肩,插話和緩和氣氛:“陸先生。哈利的未婚妻是愛爾蘭的慕氏家族。這家慕斯酒店就是他們家的產業。”
  陸景想起前天董浩然和董京介紹的慕家。至于,哈利-伯納德所謂的騎士言論,他根本不予理會。
  哈利-伯納德不爽陸景無視他的態度,站起來,道:“陸,我知道你正在尋求讓德國政府解除對中國光伏產業的制裁,我告訴你:你這是妄想。除非,你向伊麗莎白道歉。”
  說著,氣呼呼的拿起西裝外套,“巴斯蒂安,告辭。”趾高氣揚的出了酒店。
  “幼稚。”陸景拿起紅酒杯,喝了一口酒。
  “噢…,sorry,陸先生,我沒想到會這樣。”克洛斯捂著額頭,早知道這樣,他絕對不會介紹哈利-伯納德與陸景認識,歉然的道:“陸先生,我建議你認真的考慮一下他的意見。他父親是紐約會的成員。”
  紐約會?陸景根本就沒有聽過這個名字,突然反應過來,問道:“美國東部財團?”
  到他這個位置,根本就不存在所謂的隱世財團。沒有什么財團、組織是可以隱在水面下控制企業。只是,很多消息對公眾封鎖而已。
  到陸景這個層次,不存在秘密的超級財團。羅斯柴爾德家族的洛希爾金融集團掌門人他又不是沒見過。紐約會這個從未聽過的名字讓他想到了前段時間在紐約,安迪-摩根提到的美國東部財團。
  克洛斯點點頭,“紐約會一共十三個高級合伙人席位,他父親排在第三名。紐約會在美聯儲、美國企業中有很大的影響力。”
  陸景笑一笑,嘲笑道:“原來是個富二代。怪不得這么囂張。”
  克洛斯再次提醒道:“陸先生,我建議你不要小看哈利-伯納德在歐洲的影響力。很多人要給紐約會幾分顏面。要知道,德國現在還駐扎著美軍。美軍的總部就在斯圖加特。”
  說起這件事,克洛斯臉上有點慚愧。對于一個德國貴族來說,國土上駐扎著別國的軍隊實在是一種恥辱。他家族的全名中,可以添加一個“馮”字。
  陸景正色道:“克洛斯,如果我愿意將碧湖薄膜拿到德國來上市呢?我愿意放棄對碧湖薄膜的控股。”
  “什么?”克洛斯立即放棄心中的感慨,驚訝的瞪著眼睛看著陸景,不自覺的從椅子上站起來。
  陸景對克洛斯點點頭。道:“碧湖薄膜可以在德國三大股市上全流通。”
  “干了。”克洛斯激動的拍著桌子,“咣當”幾聲,盤碟震動,“你是認真的。陸先生,你是認真的?”克洛斯抿著嘴唇,盯著陸景的眼睛。
  這是一筆200億美元的生意,甚至更多。德意志銀行一年利潤的3-4倍。他如何能不激動?
  陸景緩緩的道:“我是認真的。”
  “陸先生,請原諒。你現在可以和我一起去見我父親。”洛克斯激動的語速飛快的說道,手舞足蹈。他太興奮了。
  陸景道:“現在不是圣誕假期嗎?”
  “去他M的圣誕節。”克洛斯叫道,“一切為了馬克,哦,不,歐元。”
  克洛斯一力邀請陸景前往他父親的家中面談。陸景笑了笑,和克洛斯一起出了慕斯酒店。
  幾天的時間,他和墨靜雯、莫心藍、董坤城、許雪、陳旭江制定的方案已經完善。他現在要把它高價兜售出去。克洛斯今天不來找他吃飯,明天27日,雙方再次會談之后。他還是會去找克洛斯談談。
  …
  …
  12月30日,商務-部的小組啟程回國。陸景和大使館相關的人員前往機場相送。
  登機前,張副司長笑著握握陸景的手,“陸少,你了不起啊。那么多資金…。元旦之后,商務-部會派遣正式的團隊來德國會談,力爭解決德國政府對中國光伏產業的制裁。你的功勞不小。”
  陸景笑道:“張司長,我現在心里在滴血。”和華承諾讓碧湖薄膜到德國三大股市:柏林證券交易所、法蘭克福證券交易所、斯圖加特證券交易所上市。
  德意志銀行將會作為碧湖薄膜的承銷商。旗下的企業將會與相關的利益方一起低價獲得碧湖薄膜大量的原始股份。德意志旗下的財務機構將會參與此次碧湖薄膜上市的全部過程,分享其中的利潤。
  德意志銀行財團享受到這筆豐厚的利潤,不再追求對光伏企業25%的利潤。而支持中國提出的10%的進口關稅。當然,具體以什么樣的形勢,還是需要德意志銀行財團去溝通。但確定會以文件的形式公布出來。
  張副司長哈哈大笑,揮揮手。上了飛機。
  …
  …
  與德意志銀行財團達成秘密協議,元旦之后,會有正式、公開的洽談,陸景現在不用專程在柏林等到元旦之后的談判,他下一站的行程是約旦首都:安曼。
  當然,正式談判之后。他還是回來柏林,繼續推動這件事。和華那200億美元的資產、股份不能白賣了。
  迪拜公主戴安娜與約旦王子薩利-阿卜杜拉的婚禮將于1月1日在安曼舉行,陸景應邀參加。11月份中旬從京城出發,陸景飛抵紐約、德國,再到中東,行蹤基本在全球轉了一圈。
  從機場返回森林別墅后,陸景、煙詩凝、墨靜雯、季婉彤、葉靜雨、高婉薇整理行李,準備離開柏林。
  “唉,我都一點喜歡上這里了,真是很不錯的環境呢。”高婉薇在窗口給好友打著電話。至于為什么喜歡這里,她并沒有明說。
  煙詩凝和墨靜雯兩人在給陸景收拾的衣服。季婉彤在書房收拾文件。下次來柏林,還住不住這里是兩說。而陸景則是在小客廳中和鄭中杰談話。
  PS:德國有美國駐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