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17)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17)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17)     

重生之世家子弟1799 把握

京城里的風波,更堅定了陸景加速促成德意志銀行財團、商務-部小組達成協議的想法。
  傍晚時分,和葉靜雨、高婉薇同時抵達森林別墅的還有董家的兩位年輕子弟:董坤凡的兒子,32歲的董浩歌,以及他的堂弟,30歲的董京。
  陸景微微有些詫異,在客廳招待著董浩歌、董京。小季帶著略顯疲倦的葉靜雨、高婉薇去房間里洗澡、稍做休息。
  董浩歌主動解釋:“陸先生,我爸聽說你圣誕節不回京城,讓我和董京過來當導游。我和董京分別精通英語、德語、法語、西班牙語等數種語言。”
  陸景就笑,拿起茶杯喝茶。董家數代人在國外,只怕圣誕節的氣氛比春節還要濃。董坤凡在圣誕節假期間將他的兒子董浩歌都派過來當導游,要表達的很清楚:董家想要進入和華財團。然而,這件事,他需要考慮董坤城的意愿。
  董浩歌在董氏家族企業aer集團中負責最有價值的地產業務,見陸景的態度不置可否,心里有點發涼。想也是,陸景要導游的話,怎么可能找不到人?和華(歐洲)公司的職員就有精通德文的。
  陸景放下茶杯,道:“這樣吧,浩歌,你幫我訂一家正宗中餐廳的位置。我們今晚外出吃飯。來柏林好幾天都是吃的西餐。”
  董浩歌精神振奮,站起來,道:“好的,陸先生。我這就去張羅。”說著,要了小季的手機號碼以便聯絡,便帶著堂弟告辭離開。
  …
  董浩歌安排的晚餐地點在柏林的華人社區中。一家被評為米其林三星的中餐廳。有一個很詩意的中文名:南禾。
  “南禾”位于一棟大廈的三樓,布局雅致,寬敞的餐廳中以精雅的木質屏風隔成一塊塊各具特色的區域。有唐朝、宋朝、明朝、清朝的用餐區域樣式。餐桌之間距離較遠。話不虞泄露。古典的中國風輕音樂營造著愉悅的用餐氛圍。
  菜是楚菜。汁濃芡亮,口鮮味醇。酒是白云飛天。很具中國特色的菜肴。
  陸景、煙詩凝、墨靜雯、季婉彤、葉靜雨、高婉薇、鄭中杰、董浩歌、董京吃的贊不絕口。
  穿著紅色旗袍的女服務員上了最后一道菜盤龍菜,道一聲“輕慢用”,一口清脆甜膩的普通話,禮貌的離開。
  董浩歌給陸景敬了一杯酒,講述這家餐廳的起源:“這家餐廳創辦于上世紀80年代初。當初,德國人吃不慣中國菜。經營第一年虧損…20萬歐元。南禾的老板不斷的宴請美食家過來品嘗。投入巨大。最終獲得米其林三星的評價,在歐洲的高端餐飲界打開市場。”
  陸景笑著點頭,說:“很勵志的故事。”但凡餐飲,必須要配備文化才夠檔次。吃的不是食物,而是文化。
  董浩歌訕訕一笑。他講的故事,有藝術加工的成分。被陸景一眼看破。
  陸景笑一笑,董浩歌還沒有熟悉他說話的風格,以為這是批評,其實不然。岔開話題,“浩歌,這家餐廳的老板是誰?”
  董浩歌道:“慕家。他們家在清朝就來了歐洲發展,在歐洲算是一個三流家族。資產大約…”他看向董京。
  董京在一旁補充道:“慕家的資產約220億美元左右。主要經營餐飲、酒店、貿易、水務、零售、娛樂、農業等業務。總部設在愛爾蘭都柏林。”
  季婉彤吃著清蒸武昌魚,好奇的道:“怎么沒放在瑞士?瑞士的稅收不是比較低嗎?”
  瑞士的增值稅只有8%。當然,那些避稅天堂:開曼群島、英屬澤西島的稅率更低。但不適合作為總部。
  董京解釋道:“愛爾蘭的稅收也很低。企業所得稅只有12.5%。而且,愛爾蘭是美國抵達歐洲的交通要道。慕家的貿易生意、漁業都依賴于此。”
  陸景點點頭,和身邊的煙詩凝低聲幾句。笑道:“你們兩家有聯姻嗎?董京對慕家情況這么熟悉,浩歌反倒是不熟悉。這怎么回事?”
  都是華人家族,在海外經營,聯姻的概率還挺大的。不過,董家的聲勢要弱一些。資產大約在130億美元左右。這其中還要算上在立豐地產約30億美元的股權投資。
  董浩歌笑而不語。
  董京不好意思的笑一笑,含糊的說:“我比較關注慕家的情況。”腦海中浮起那張傾城傾國的美人臉。心中痛楚難言。
  陸景哈哈一笑,不再追問。
  一頓飯吃完。從“南禾”里出來。大街上行人稀少,北風呼號。高婉薇看看陰沉沉的天空,輕聲道:“天氣預報說要下雪了。”
  陸景扭頭看著不知道什么時候站到他身邊的高婉薇,會心的笑一笑,“薇薇。要下雪了,詩性大發啊。”
  高婉薇精致的小臉上殘留著紅酒的緋紅色,漆黑明亮的美眸看著陸景,微微仰著頭,笑靨如花,這一刻的風情仿佛幽暗夜色里的鮮顏花朵,“景哥,我不會寫詩。我大學的專業是國際貿易。”
  “嗯。”陸景心中觸動,笑一笑,和董浩歌握手道別。
  董浩歌道:“陸先生,一路順風。我這幾天在柏林,季助理有我的電話。我隨叫隨到。”
  陸景笑道:“浩歌,以后叫我陸少吧。叫陸先生太生分了。今天用心了。”
  能夠琢磨到他的心思,安排來吃楚菜。董浩歌做事很用心。江州菜就是楚菜的一部分。陸景對他的感官很不錯。
  董浩歌臉色微喜,陸景這是要和他論私交,忙道:“好的,陸少。”
  陸景點點頭,頓了頓,說:“你轉告董先生,他的想法,我知道了。我要和董叔叔商量。”
  董浩歌一愣。隨即醒悟過來,道:“我會的。”目送陸景一行上車。車隊消失在夜色中。董浩歌輕輕的拍拍堂弟董京的肩膀,算是安撫他,知道他還沉浸在他的愛情故事中不可自拔,平安夜嘛!
  董京揉揉臉道:“浩哥,我沒事。”
  董浩歌點頭。嘆道:“董京,陸少名不虛傳啊。我什么都沒說,他就知道我們的來意。”
  陸景思維敏捷,眼睛仿佛能看透人心,直至核心。這種感覺他在父親身上都沒有感受到。
  董京道:“浩哥,董家在歐洲只能算不入流的家族,而和華財團是世界一流財團,資產數億美元,陸少作為話事人。有這樣的風采不奇怪,沒有才奇怪。”
  董浩歌笑起來,“也是,我們走吧。”
  …
  從餐廳里回到森林別墅,陸景接到風白露的視頻祝他圣誕快樂。白露在云春的山區支教沒有網線。不過,她帶著有無線上網卡。插在電腦上就可以用sit和他視頻通話。
  陸景和白露聊了一會,陸陸續續的接到紅顏們的電話。晚瑤那妮子在電話里抱怨因為要搶修學分,沒能來柏林。可憐兮兮要一個愛吻做為鼓勵。
  兩個小時后,陸景才從臥室里出來。燈火通明的別墅中很安靜。陸景在小客廳中找到閑聊的墨靜雯她們。靜雯、小季、靜雨、薇薇四人在落地窗前的茶幾邊閑聊。外面便是澄澈的湖面、森林,只是在夜色中顯得有些幽深。
  “詩凝呢?”小客廳中溫暖如春,陸景將大衣外套掛在落地衣架上,坐在墨靜雯身邊。四個女孩都脫了外套,露出里面的毛衣,風情各異的倚在沙發上。
  葉靜雨穿著米黃色的毛衣。抱著沙發抱枕,卷縮的如同小貓。小季里面是白色的毛衣,嬌柔無力的仰倚著,人比花嬌,臉頰緋紅。她喝的紅酒上頭了。靜雯穿著酒紅的毛衣,手撐在乳白色沙發的扶手上,嫻雅而明艷。薇薇穿著蘋果綠的毛衣,雙腿并攏向左側歪著,知性精致的坐在沙發中,儀態萬方,嬌俏窈窕。這坐姿,不愧是京城四大名媛。
  墨靜雯道:“煙姐先休息去了。”
  陸景點點頭。詩凝對靜雯、小季、靜雨她們的經濟話題大約不感興趣。
  高婉薇擔憂的問道:“景哥,我剛接到傾城的電話,她說京城里面現在謠傳你出賣國家利益。”
  陸景笑著壓壓手,示意薇薇不要激動,從容的道:“有這回事。帽子扣得挺大的,可惜過兩天就要給我打臉了,就是不知道到時候那幫人怎么收場。”
  “啊…,景哥,你有準備就好啊。”高婉薇心里松了口氣。
  墨靜雯和小季早知道這件事。葉靜雨卻是剛剛聽說,興奮從沙發上彈起來,道:“陸景,怎么回事啊?”晚餐那點紅酒的量對她而言是毛毛雨啦。她們幾個就小季喝的有點醉了。
  陸景好笑的看她一眼,“靜雨,你先別管怎么回事,你今天是不是穿高跟鞋了?”
  葉靜雨給陸景帶的歪樓,眼睛珠子轉了轉,沒搞明白陸景的意圖,話說她一貫就猜不到陸景的心思,否則當年在江州也就不會慘敗了,想著,就承認道:“是啊。本姑娘穿高跟鞋不是很正常嗎?”
  陸景就笑,“我說呢。靜雨,小季,薇薇,你們三個身高一樣高。”
  “陸景(陸哥、景哥)”三個女孩都是嬌羞的嬌嗔。陸景這么說,只能說明一件事,吃飯的時候,他一直在看她們,比較她們的身高,心里轉著什么男人的念頭,誰知道啊。只是,看就看唄,哪有這樣光明正大說出來的?
  墨靜雯吃吃嬌笑。陸景和正常男人沒什么區別,看到美麗的女孩子也會多打量幾眼。
  陸景嘿然一笑,心情歡暢。說笑著,臨睡覺前,葉靜雨,高婉薇,季婉彤抵不過陸景的意思,三個女孩并列站在一起,比著身高。果真是一樣高。都是162cm。其中嬌羞難言的旖旎滋味,誠不足為外人道。
  靜雨身材消瘦,明麗清秀,薇薇精致知性,嬌俏窈窕。兩人不分軒輊。小季容貌、身姿更勝一籌,她是一個絕色的軟妹子。容顏精致柔美,秀麗難言。
  三個女孩子站在一起所帶來的視覺沖擊力讓陸景都有些失神,有些心馳神動。
  目送三個女孩子離開。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