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4)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4)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4)     

重生之世家子弟1798 投訴

圣誕假期臨近,柏林市區各地都有著歡樂的節日氣氛。圣誕帽、圣誕樹、圣誕橫幅、圣誕歌、圣誕禮物在城市里、櫥窗里、大街上出現。
  陸景來柏林這么些天,還沒有在柏林好好逛過。23日給墨靜雯拉著在柏林206區百貨商廈逛了一整天。
  206區百貨商廈是柏林有名的購物中心,采用玻璃棱鏡、地中海中庭和威尼斯馬賽克的建筑風格。這里擁有:阿瑪尼,愛馬仕,寶緹嘉,卡地亞,杜嘉班納,普拉達,拉爾夫勞倫,華倫天奴,范思哲,軒尼詩,唐娜凱倫(dkny)、艾特羅(etro)、斯坦伯麗(sse)、史瑞莉(gabrielestrehle)、古琦(gucci)等一大批知名的奢侈品。
  煙詩凝和小季兩人兩人也是收獲滿滿。陸景給墨靜雯和煙詩凝兩人買了禮物,又送了小季一套唐娜凱倫的德國首發款冬裝作為圣誕禮物,然后精心挑了一批禮物送給紅顏們。
  一路滿載而歸。吃過晚餐,在別墅二樓約300平米的奢華客廳中坐下來閑聊,其實不談工作,大家還有很多話題可以聊。說笑著,陸景起身去隔壁的小客廳中抽煙。
  最近身上的壓力有點大,陸景的煙抽的有點兇。隨身帶著的“中華”香煙都不夠了。只能讓好友王燦從國內給他寄幾條中華到柏林。
  尼古丁刺激著陸景的神經,大腦在高速的運轉,思考如何破解目前的局面。
  “陸景…”背后傳來煙詩凝柔婉的聲音,陸景回頭,見風姿綽約的煙大美人站在門口,穿著灰土色的長款大衣。黑色的打底褲。身姿妙曼婀娜,美麗至極。笑了笑,“詩凝。我想會事情,不用擔心。”
  “你有事別憋在心里啊!”煙詩凝走到陸景身后。從背后輕輕的抱住他,溫潤的美人香味傳來,“最近壓力挺大的吧!從經濟上看,你應該樂于看到目前談判處在僵局中,而從政治上說,你要促使這次談判獲得成功啊。”
  陸景微征,好奇的道:“詩凝,這些話不應當從你的嘴里說出來啊。”詩凝是精英特工。保護、暗殺、監視都是拿手好戲,可是談政治、金融,讓他感覺有點不協調。
  煙詩凝莞爾一笑。她的嘴型略大,不是那種精致的櫻桃小嘴美女,嘴角微翹的少婦模樣,豐韻別致,妖嬈動人,說:“你忘了我到你身邊來是干什么的啦?”
  陸景恍然大悟。煙詩凝被特批從國安部門到和華來工作,就是為了防止和華財團有損害國家利益的行為。她要定期交報告的。因而,她這次能看到靜雯和小季兩人看不到的地方。
  經濟上的勝利又可能是政治上的失敗。反之。經濟上的失敗,未必是一件壞事。
  陸景心中糾結的事情漸漸的有些了眉目:在經濟利益和政治利益到底該怎么衡量。將煙詩凝抱到懷中,輕輕的一吻。“詩凝,謝謝。”
  煙詩凝仰頭看著陸景,聲音輕柔的道:“不客氣呀。”
  陸景笑起來,他知道詩凝心中對她要做的工作有些抵觸,對他有些愧疚,但自己心中從來就沒有怪過她。人生在世,總有迫不得已要做的事情。
  然而,并不是說所有的事情只有對錯兩面,會找到兩全其美的辦法。“安得世間雙全法。不負如來不負卿”的感慨只是弱者,只要自身的實力足夠。可以做到魚與熊掌兼得。
  陸景滅了香煙,和煙詩凝相擁著靠在沙發上。在小客廳里享受著兩人獨處的時光,說著第一次見面的情景,說著京城里現在世家子弟的格局,說著在漢城的遇險,說在仰光政變的那個晚上,在新加坡時拍的照片…
  時間流逝的飛快。陸景的手機忽而響起來,陸景看看號碼,接通了電話,“靜雨,什么事情?”
  是身在硅谷的葉小美人打來的電話。陸景現在心情極佳,說話聲音不自覺的溫和了不少。
  葉靜雨電話里驚訝的飆出一句,“陸景,你沒燒吧?”隨即,一臉懊惱的拍著額頭,她都說了什么話呢?陸景好不容易對她溫柔一回。
  說話不過腦子是葉靜雨這妮子的性格,陸景給噎得,沒好氣的道:“你才發燒了,什么事情啊?”
  煙詩凝坐在陸景的腿上,雙手挽著他的脖子,無聲的笑著。葉靜雨27歲,可是和她接觸過的人會感覺她是個20歲的小女孩。
  葉靜雨拍拍胸口,心道:“這語氣才正常啊。嚇死本姑娘了。”明秀的眸子滴流滴流的轉著,說:“陸景,我看到墨靜雯發的郵件,你們今年圣誕節在柏林。我已經將安卓公司的股份賣出去了,我圣誕節想去柏林購物。”
  陸景無語的翻個白眼,這妮子這借口找的,說:“我知道了。”
  見陸景掛了電話,煙詩凝禁不住揶揄的笑起來。只是她性子和婉,沒笑得花枝亂顫,但也笑的肩膀直抖,豐乳微顫。陸景大概都沒有注意到,他已經適應了葉靜雨飛揚跳脫的性子。
  24日上午,陸景和科林-科菲坐下來喝了一杯咖啡,送他去柏林機場。科菲的家在斯圖加特。圣誕節他要回家陪家人。
  柏林機場有著六邊形空心航站樓的設計在,結構獨特,這使得旅客登機、下飛機都很方便。圣誕假期期間很是繁忙。
  機場大廳中,科林-科菲微笑著道:“陸先生,27日的協商我就不來了。我看德意志銀行財團應該不會降低25%的利潤要求。你要考慮盡快達成協議。”
  對陸景邀請其國內的政府部門加入談判,他有點不解。但談判目前陷入僵局,對陸景而言是有利的,應當盡快達成協議,落實成果。
  而他的好處費,等陸景忙完光伏產業的事情后,他自然會提一提。
  陸景點點頭,“科菲先生,謝謝你的建議。”
  科林-科菲笑了笑,和陸景握了握手,“祝你好遠,陸。圣誕快樂。”
  “圣誕快樂!”陸景目送科林-科菲進入安檢通道中,坐車返回位于柏林市西部的森林別墅。
  科林-科菲的建議他很贊同,確實應該要盡快達成協議。交給德意志銀行財團去運作。只是,方案他還在心中醞釀中。
  柏林被譽為森林與湖泊之城,奔馳平穩的行駛在林蔭大路上。陸景正思考著,突然接到高婉薇的電話。陸景笑道:“薇薇,圣誕節快樂!”
  電話里,高婉薇輕輕的笑起來,令人可以想象到她知性、清新的模樣,“景哥,謝謝。你也是呢。景哥,我在蘇黎世參加學校的一個活動。你圣誕節回京城嗎?”
  “不會,我在柏林處理事情。”陸景嘴角泛起一絲微笑,搖搖頭。薇薇畢業于蘇黎世理工學院,但是要說12月24號在瑞士參加活動,他得傻到什么程度才會相信。試想一下,國內大學會在春節期間舉辦什么活動?
  “哦。”高婉薇輕哦了一聲。她一向對自己的交際、溝通的能力很自信,可是想到陸景10月份在京城里連續拒絕她的邀請,話到嘴邊便縮了回去。
  電話里有些沉默。陸景揉揉眉心,溫聲道:“薇薇,不忙的話,來柏林吧,我請你吃飯。”
  薇薇對他的好感,他是知道的。只是,對這個知性、精致、清新,喊著他“景哥”的第二眼女孩,他并不討厭。他心中并沒有疏遠她的想法。
  他還希望將她推上高家家主的位置,至少要成為高家的“長老”。
  “景哥,我下午去柏林。”高婉薇驚喜之下,脫口而出,隨即,精致的俏臉變得變的滿臉緋紅,宛若一只紅彤彤的蘋果。
  陸景笑著搖搖頭,掛了電話。他當然聽得出薇薇語氣中的欣喜之情。
  葉靜雨和高婉薇都是下午抵達柏林機場,陸景讓小季帶人去機場接她們倆來森林別墅。
  陸景則是在別墅中和墨靜雯詳細的探討著他腦海中還未完善的方案,墨靜雯對陸景的新方案感到震驚,但出于對陸景的信任、崇拜并沒有提出異議,而是盡心的幫助他完善方案。
  兩人正探討著,煙詩凝拿著陸景的手機走進書房,“陸景,王少找你。”
  “噢,我差點忘了。”陸景拍拍額頭,他讓王燦幫他買煙來著,“靜雯,你先整理一下,我去一會就來。”
  “好哇。”墨靜雯笑笑,目送陸景離開。
  陸景回到臥室中,打開電腦,登上sit,和王燦連接視頻,一看王燦那邊的畫面,頓時叫道:“我靠,你小子搞什么?”
  電腦的畫面中,王燦帶著一個圣誕帽,圓圓的眼鏡,這倒沒什么,關鍵是他臉上一邊有一個唇印。
  “我這邊在準備搞平安夜聚會,說正事。”王燦一臉的嚴肅,調整好攝像頭,壓低聲音道:“陸景,你在柏林怎么回事,怎么有人說你賣國?”
  陸景眼睛瞇起來,“指控很嚴厲,又是謝海璐傳的謠?看來,她思想覺悟不夠啊。”
  以前他在京城中的緋聞謠言,就算煙詩凝的表弟謝海逸的姐姐謝海璐傳的最來勁。
  王燦擺擺手,“不是她。我剛讓唐略查了,可能和蘇威那邊有點關系。”說著,點了一支煙,深深的吸了一口,“陸景,你要重視。謠言里說你為了碧湖薄膜的利益,在商務-部的小組與德意志銀行財團談判時不出力,坐看局面陷入僵局。”
  陸景若有所思,緩緩的道:“嗯,我會重視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