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6)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6)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6)     

重生之世家子弟179 商業地產的人才

王朝俱樂部在漢北區的東片,從外表上看這棟只有九層的建筑絕不可能與江州聞名的頂級俱樂部聯系起來。
  只有走入其中才能體會到其低調中的張揚。一樓大廳里的音樂躁動,聲浪滾滾,幾名舞娘在臺上跳著『性』感火辣的舞蹈。
  陸景熟門熟路的右轉上樓,二樓的樓梯口掛著一個“王朝俱樂部”的銘牌。門口站立著兩排穿著紅『色』略緊身旗袍的迎賓小姐,開叉很高,里面沒有穿絲襪,白生生的大腿很是晃人眼,約有二十余人,一直延伸到三樓。見客人上來,齊齊躬身喊道,“老爺好!”
  清脆若黃鶯啼叫的整齊聲音中,一溜水滴狀的『乳』峰讓人口干舌燥,繼而懷疑這樣多來幾次會不會撐破旗袍。這里號稱聚集楚北權貴,絕非浪得虛名。
  進這種場合,陸景自然沒好意思帶曾紅英,只讓她在底下停車場里等著。???重生之世家子弟180
  郁揚在三樓開了包間。陸景進去時,他正在和兩個穿著制式白『色』薄紗裙的小姐笑鬧。薄紗裙在明亮的燈光下可見里面的肉『色』,縱使眼神不濟,薄紗裙的下擺也很短,站立著也只是勉強包住『臀』部,只要小姐稍稍彎腰就可以看到里面的丁字褲以及近乎全『裸』的雪白『臀』部。
  “自己坐,小萍,開一瓶百加得。”郁揚瀟灑的揮揮手,一看便知是歡場老手。包間里的公主立刻走過來,手里拿著一瓶產自古巴圣地亞哥的朗姆酒。彎腰開酒的時候,她的公主裙內一對白生生的嫩『乳』晃動著,誘人的很,一雙修長的大腿裹著白『色』絲襪很容易膩得人心跳加速。
  “我看你有點眼熟啊。”陸景好奇的打量了她幾眼,從錢夾子里拿了小費給她。郁揚笑道:“你倒是蠻老練的,人家包間公主不出臺。”
  陸景笑了笑。只要有錢,讓這些漂亮的女孩一絲不掛的躺在床上又不是什么難事。進了這個地方還談純潔,實在太扯淡。
  小萍化著精致的妝容,見陸景勾搭她,笑著道:“我看老爺也眼熟呢。”說著,腰彎得更低,使陸景可以輕松的看到她胸前白『乳』的全貌。這青年出手闊綽,讓她頗有些心動。
  郁揚哈哈大笑,“陸景,人家對你有意思了。看你這樣子沒少來這種地方啊。”
  陸景微笑著拿酒杯喝了一口,他記憶力一向不錯,他是真覺得這女孩有些眼熟,倒不是有意勾搭這個叫小萍的包廂公主。以他此時接觸的女孩容貌層次,怎么也不會對她起心思。
  “喊我過來什么事?”
  郁揚笑著揮揮手,“你們都出去,我們要談正事。”等清完場,他歪在沙發上和陸景干了一杯酒,“市里經濟開發區的事情,你清不清楚?”
  “大致上知道一點。我做好自己的事情就行,不管其他人。”陸景舒服的吐出一個酒嗝,下午走路走得有點累了。
  江州市經濟開發區一共批下了5個產業園。其余零星的企業用地將會集中規劃在積西鎮和舒古鎮。區里的想法還是集中資源優先開發這兩個鎮。
  香港黃家的黃遠實業,凌雪月的新月投資,以及江州本地的雅湖置業三家企業都在積西鎮和舒古鎮劃下了大片土地,建立各自的產業園。
  郁揚吐著煙圈說道:“你說黃遠實業會不會借高新技術產業園的名頭圈地搞酒店和住宅開發?他們對外宣稱是建設通信技術研發中心。但是我仔細看過他們那塊地的位置,緊挨著江州大道,是開發酒店、住宅的黃金地段。”
  “黃家這次到江州來的負責人是黃哲?”陸景聽得出郁揚有找黃遠實業麻煩的意思。
  郁揚嘿嘿冷笑道:“黃澤現在不敢來江州。他嚇破了膽,躲在香港。黃家這次來江州的負責人叫黃利飛,黃哲的堂哥。”
  說著,又笑道:“師書記很關心市經濟開發區的發展,他要是知道下面的人搞些『亂』七八糟的東西,肯定要大發雷霆。來,我們干一杯,提前慶賀。”
  陸景搖了搖頭,和他碰杯,一口將杯中的酒干了。
  邏輯上工業用地是不能用作開發商業地產或者住宅,但是實際『操』作過程中總會有變通的辦法。
  黃家與華省長關系密切。而今年十五大過后,華省長就要下臺,那時候去查黃遠實業的違規『操』作無疑要輕松得多。???重生之世家子弟180
  但是看郁揚一副急迫的樣子,陸景不好多說。兩個人的關系也沒到那一步。
  郁揚愜意的喝光酒,蒼白的臉上浮出一抹紅『色』,笑道:“行了,正事說完,去叫美女進來喝酒。”
  搖搖晃晃的走到了兩步,說道:“你們五家產業園,就數你那塊地最沒有房地產開發價值。也不知道你怎么想的。你看漢生軟件那塊地,離漢北區的市中心不過半個小時的路程,要說沒有開發地產的心思,打死我都不信。”
  陸景微笑著抽煙不接他的話茬。
  現在國內沒有幾家搞高新技術產業的公司。高端技術都在國外廠商手中。大部分公司是掛著羊頭賣狗肉。就算是景華通信在外人眼中看來還不是一樣。不過是一家手機代工廠而已,就敢吹噓打造數字手機產業園。
  郁揚想不通是正常的。數字手機產業園只有做出來才能讓人信服,才能讓那些懷疑的聲音消失。
  包廂里又重新熱鬧起來。坐在陸景身邊的是一個皮膚白皙的女子,規規矩矩的和陸景說話。包間公主小萍唱了兩支歌,拿著酒杯湊到陸景面前,“陸哥,我敬你一杯。”
  陸景笑著道:“敬酒可以,不過不要把酒弄到我身上來。”看她拿酒杯的架勢,陸景就知道她打的什么主意。
  郁揚左擁右抱,大笑著說道:“陸景,你真的只有十八歲?”
  陸景靠在沙發上說道:“十九歲了,郁揚,你在江州干什么?”
  “倒賣一點廢鋼而已。”郁揚無意多說他的生意。又喝了一會酒,陸景站起來去衛生間。
  順著回廊去衛生間,出來的時候,一對男女正在衛生間外面的回廊里拉拉扯扯。男子看起來不到三十歲,用手去拉一個高挑女子的手腕,“若儀,家里都已經同意我們的事情,親吻一下又有什么?”
  那女子氣惱的打開他的手,轉過身來說道:“家里是家里,我是我。你要耍流氓,這里有大把的小姐可以答應你的要求。”
  “這里的小姐沒有你漂亮。”男子噴著酒氣,不依不饒的去按她的肩膀,要強吻她。
  陸景看到回廊上站著的少爺視若不見這邊的動靜,伸手把那男的頭發抓住,扯開他,“干什么?當眾耍流氓啊?就算是小姐也有人權,要尊重人家的意愿,怎么能強迫呢?”
  男子尖叫著仰頭罵道:“你那里來的小赤佬?敢管勞資的閑事,知道我是誰嗎?快點放開,不然勞資要你好看。”
  陸景順手一耳光抽下,接著飛起一腳,將他重重的踹得倒飛幾步遠,邪笑道:“我tm最討厭別人威脅我。”
  說著去打量站在走道里的女子,見她容貌出眾,牛仔褲包裹著腿『臀』,小『臀』豐翹,腰細腿長。修身針織衫下的一雙手臂修長,手腕處的肌膚白得刺眼。
  指著倒在地上,嘴角有血跡滲出的男子說道:“他出多少錢,我雙倍付給你,只要你陪我喝酒聊天,不親嘴,不『摸』胸…”陸景伸手去攬她的腰,邪氣的笑了笑。
  女子見他出手見血,心里有些惶恐,被陸景摟著她的腰,無助的去看從地上爬起來的男子。
  “不是吧,陸景,你從那里找來的,我草,王朝有這樣的女孩,老張那王八蛋居然給我說一聲。”郁揚見陸景摟著一個漂亮女孩進來,郁悶的大叫,左右看了一下自己身邊的女孩,剛才還覺得是美女,現在一比較之下頓時覺得是庸脂俗粉。
  王朝俱樂部一至三樓都是有點夜總會『性』質,而四至九樓,則是類似于會_所的服務。???重生之世家子弟180
  四樓的回廊上,蘇遠淡笑著拿了酒杯走進包廂里,笑著道:“正在說陸景,沒想到陸景也在這里。剛看到他搶了黃利飛的女朋友。”
  凌雪月優雅的喝著酒,說道:“哦?他倒是輕松的很,跑到江州來倚紅偎翠。”
  她通過莫心藍認識了蘇遠,又經蘇遠介紹,很順利的通過熊書記的關系拿下了地。剛才兩人正在討論在江州建立大型家電賣場的可能『性』,正拿新虹百貨與天藍國際舉例,說到關鍵人物陸景的身上。
  蘇遠坐下來,搖了搖酒杯,“凌姐剛才的提議我考慮的差不多了,遠大公司不會接受新月的注資,但是旗下的幾家賣場可以重新組建公司,接受新月的注資,將之發展成為大型的家電連鎖賣場。前景怎么樣,過兩天我會分別去建業和京城看看。”
  凌雪月笑著點頭,“沒問題,我不會對公司的經營權有興趣,我只對資本運作有興趣。去京城記得給我打電話。”又問道:“陸景搶了黃利飛的女朋友,底下一會有好戲吧?”
  “我問問。”蘇遠拿出手機打了幾個電話,過了一會笑道:“真是巧了,有人看到黃利飛和華省長的華全才一起過來的。呵呵,看來要上演一場陸書記大戰華省長的戲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