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8)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8)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8)     

重生之世家子弟1797 酒會上的公主

連和華的內部都沒有料到陸景對伊麗莎白的反擊來得如此之快。遠在珀斯的陳笑在視頻里嫵媚的笑著道:“不是吧,陸景,你竟然對一個小女孩出手?”
  陸景吸著煙,答道:“笑笑,你要知道她讓我走了多大的彎路,就不會這么說了。”
  陳笑身邊的蘇曉玉咯咯嬌笑,粉色的睡袍下雪膩的兩團香乳輕顫著,性感的江南美人風情流瀉無端,在夜色中從珀斯,地球的那一端飄來,“你不怕得罪歐洲的貴族啊?”
  陸景不屑的道:“吉祥物而已。他們還真以為現在是封建社會嗎?他們的時代已經過去。”
  陳笑尾指輕挽著如玉的耳廓邊的烏黑發絲,“那接下來呢?”她心中還是有些擔心,但這個時候不好說陸景什么。那個伊麗莎白確實太過分了。否則,現在和華已經將光伏資產解套。
  陸景點點煙灰,臉色浮現出堅毅的表情,道:“等商務-部的小組到柏林之后,我們在一起去和德意志銀行財團的老克洛斯談談。”
  陳笑小聲問:“有把握嗎?”
  陸景搖搖頭,“嘗試著去談吧。”他并沒有太大的把握和華能在這輪談判中獲利。但是,他對讓德國政府解除制裁中國光伏產業這件事有了一點新的想法。
  陳笑精致的頭顱微點,鼓勵道:“我相信你可以處理好。”
  陸景笑了笑,關了和陳笑蘇曉玉的視頻,吸著煙,拿起書桌上的電話給大哥打了一個電話。
  柏斯和京城是在同一個時區,那邊正是晚上。
  …
  …
  墨靜雯掛了楊顯從江州打來的電話,笑孜孜的起身去臥室里找陸景。現在柏林時間是下午兩點半。陸景前天一晚上沒有睡,這兩天中午都回睡一會午覺。
  陸景的臥室是克洛斯提供的這棟森林別墅中的主臥室,位于別墅的南面。陽光極好,臥室自帶的大陽臺正對著如鏡般澄澈的湖泊,風景優美。
  距離她和小季工作的書房并不算遠。穿過別墅中寬敞的客廳。再走過幾個房間,就到了。帶著典雅巴洛克風格的臥室中,此刻正充滿了煙味。
  墨靜雯微微皺眉,捂著口鼻。臥室里空調打的很足,陸景正穿著睡衣在窗臺下的沙發上通電話。陸景靜雯在門口冒頭,道:“占哥兒,我還有點事情要忙。下次再聊。”
  電話里,正在魯東徐城的占正方笑了起來。“行啊,你一向忙的很,我估摸著商務-部的小組去柏林后,你的電話就要忙起來。”說著,又壓低聲音問道:“小景,你到底有沒有把握?”
  陸景沉默了一會,輕聲道:“占哥兒,不好說,總要試試。”占哥兒問的把握。和笑笑問他的把握不是一回事。關注的焦點不同。
  “唉,是啊,我知道,我知道,我們盡力吧。”占哥兒感嘆著掛了電話。
  墨靜雯讓陸景穿好冬裝,關了空調,打開臥室的窗戶透氣。聽到陸景在臥室旁邊的衛生間中洗漱。追尋著過去,笑著倚在門口,在洗漱臺前刷牙,白膩的鵝蛋臉上帶著明媚的笑容,“陸景,你說我現在給那個什么伊麗莎白公主打個電話怎么樣?”
  陸景拿著水杯轉過身。嘴角還有牙膏的泡沫,笑道:“靜雯,不要那么無聊啊。要做一個有品位,有追求的人。”
  “噗嗤!”墨靜雯一下子笑噴,扶著門框道:“合著我笑話她還成了庸俗啊?我可沒忘記她怎么嘲笑我們的。”
  她今天穿著一襲青色的棉衣,系著圍巾,身姿窈窕有致。帶著輕熟美人的嫵媚風情仿佛浸潤到骨子里,美麗的如同一顆燦爛奪目的明珠。
  陸景一邊刷牙,一邊笑道:“那倒不是,是我們目前還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啊,調教小公主什么的,得等我們空閑了再說不是?”
  墨靜雯笑著點頭,拿著毛巾用熱水打濕,溫柔的給陸景洗臉。她這一路上經常這樣親昵的為陸景服務。陸景由著靜雯,摟著她的細腰。
  墨靜雯若水晶漂亮的杏核眼景的臉龐,終究是情難自禁,踮起腳尖,嬌艷嘴唇輕輕的吻上陸景的嘴唇。
  陸景讓楊顯通過飛利浦的渠道投訴伊麗莎白,令伊麗莎白吃了個癟。這個主意她可沒想到,私下里聊天時,小季都快對陸景崇拜的要死。
  她喜歡陸景的溫柔智慧細膩的心思給她厚重安心的感覺。情熱如火。許久之后,墨靜雯依偎在陸景懷里,俏臉嫵媚,溫聲道:“陸景,你該刮胡子了。”
  陸景笑著道:“正準備刮啊,可惜給你打斷了。晚上商務-部的小組抵達柏林,我需要去大使館露下面。”
  墨靜雯給陸景取笑的滿臉緋紅,輕輕的蹭著他的胸膛。
  …
  …
  晚上8點許,大使官邸中,大使館內的工作人員為國內來的商務-部考察小組設宴洗塵。這次商務-部的小組是打著考察的旗號來柏林。
  酒宴后,陸景以和華財團的身份和副組長張副司長在大使館的一間會客廳中密談。這次商務-部的小組來柏林是和華主動邀請的結果。
  張副司長笑著和陸景握手,“陸少,年輕有為啊。國內的光伏產業給歐盟委員會制裁利潤大減。行業發展趨勢受到抑制。這次多虧了和華公司牽線搭橋。”
  陸景笑了笑,說:“和華代表不了整個光伏產業的同仁。牽線是應該做的。”
  陸景身旁的墨靜雯卻是聽的張副司長這話味道有點不對味,拿起茶杯慢慢的喝著茶。貌似,這幾句,主從之分就定下來了。而和華是處于從屬地位。
  閑話了幾句,陸景道:“張司長,我已經和德意志銀行財團的阿爾貝托-克洛斯先生約好,明天上午在費舍爾大廈舉行會談。”
  張副司長笑著點點頭。和陸景說了幾句話,送他離開。
  …
  …
  第二天上午,陸景張副司長一行與老克洛斯克洛斯在柏林,亞歷山大廣場的商業區中費舍爾大廈頂層的辦公室中正式談判。談判小組雙方各出5人。再加上助理顧問翻譯,小會議室中略顯得有些擁擠。
  因為是秘密會談,并沒有媒體記者關注。消息處在保密中。
  克洛斯今天是作為德意志銀行的代表出席。午餐休會時,和陸景在大廈的餐廳中坐下來邊吃邊閑聊。玻璃窗外,著名的亞歷山大廣場上行人稀少,帶著午后的靜謐。餐廳中氛圍優雅。
  “陸先生,我沒想到你真的會邀請貴國的商務-部來和我們協商。”克洛斯吃著盤子里的牛排,苦笑著說道。
  陸景這么做,實際上是廢掉了德意志銀行財團在與和華談判中能使用的一顆重量級籌碼。再聯系陸景處理伊麗莎白攪局的手法,可以肯定這是一個強硬的人物。
  他父親前些天還評價他是個青年,而他對陸景的行為表示理解,這個評價現在很可笑的。非常之人,必有非常之處。
  陸景笑了笑,“克洛斯先生,德意志銀行財團與我國的征服部門商議所獲得的利益會更大一些。我想,你們應該不會拒絕。”
  克洛斯坦然的點頭承認,道:“是的,我們并不拒絕。”這是顯然的事情。和華只能代表碧湖薄膜一家企業談判,而張副司長可以代表整個中國的光伏企業談判。這其中的區別利潤,是個商人都明白。
  會議一直持續了兩天,然后雙方一致決定停止4天的時間。雙方矛盾的焦點主要集中在三個方面。
  第一,商務-部的小組擔憂德意志銀行財團是否有能力可以游說德國政府放開限制。因而,對德意志銀行財團提出的條件有所顧慮。
  第二,雙方在最終出讓多少利益上有分歧。當前歐盟征收總計約47.7稅。這極大的損傷了整個光伏制造行業的利潤。光伏電站主要集中在全球發達資本主義國家。而德意志銀行財團希望光伏企業能夠讓出25的利潤。
  第三,雙方在以何種形式解開歐盟制裁上有分歧。中方希望以正式的會談文件來確認對外公布。名不正,則言不順。
  而德意志銀行財團希望繞開歐盟已經發布的規定,從其他方向來討論降低關稅的事宜。比如:在歐盟國家內制造的光伏產品可以降低稅費。
  談判因此而陷入僵局到中。而此時也到了12月22日,馬上就是德國的圣誕假期:12月24日中午放到12月26日。然后12月29日放到1月2日。
  圣誕節在外國人的節日中和中國的春節差不多。談判暫停很合理。但談判進入僵局中也是雙方的共識。
  22日傍晚,在費舍爾大廈門口和談判雙方的人員道別后,陸景坐到車中,眉頭微微皺起。從衣兜里拿出煙盒,掂出一顆煙,邊的墨靜雯和小季,又放了下來。
  墨靜雯明媚的嬌笑道:“陸景,你不許抽煙啊,到森林別墅里再抽。哦,我們放假嗎?”她心情很好。德意志銀行財團和商務-部的小組談不攏,那只能與和華談啊。
  陸景腦子里在想事情,微微一怔,反問道:“放什么假?”
  季婉彤景有些呆呆的樣子,清秀柔美的笑起來,“陸哥,圣誕假啊。”
  陸景“哦”了兩聲,說:“靜雯,你處理吧。我們還要呆在柏林。”
  墨靜雯笑孜孜的答應下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