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9)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9)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9)     

重生之世家子弟1796 德意志銀行財團

阿爾貝托-克洛斯微微沉吟了幾秒,道:“陸先生,今天先到這兒,我們改天再聊。”
  “好的,克洛斯先生。”陸景無奈的和阿爾貝托-克洛斯握手,帶著墨靜雯一起離開側廳。
  剛出側廳,就聽到身后傳來腳步聲,陸景回頭,見伊麗莎白穿著露肩的晚禮服裙追過來,如同夜鶯清脆的聲音傲慢的道:“陸先生,我說過我會給你一個難忘的招待。good-bye!”
  說著,得意的看陸景一眼,揮揮手,驕傲的如同一只天鵝般轉身離開。
  看著走回側廳中的伊麗莎白的背影,墨靜雯不忿的道:“鼻孔都朝天上去了。驕傲個什么勁啊!”
  剛才陸景已經說動老克洛斯,誰知道竟然會被這個什么鬼公主幾句話給攪局。這對和華的計劃來說,是一次重大的挫折。和華又需要重新制定計劃、方案。
  陸景眼神銳利的看著伊麗莎白的背影消失在側廳門后,心中憤怒的情緒涌起又給他壓下去,道:“靜雯,我們走。”
  …
  坐車回酒店的路上,煙詩凝聽墨靜雯氣憤的轉述了在側廳中發生的事情,驚訝的道:“被荷蘭的公主攪局了?”
  “嗯。”墨靜雯心氣難平,抱怨道:“我們辛苦快一周的成果,就要成功的時候給她攪合掉了。真是,真是…”
  墨靜雯有心罵人,一時間想不到合適的詞。她以前在家里和墨知秋的罵戰經常輸。
  陸景輕輕的拍拍了墨靜雯的手,示意靜雯緩和情緒,從皇宮出來到現在,他已經冷靜下來,自嘲的道:“詩凝,我被我視作吉祥物的貴族給擺了一道。”
  煙詩凝聲音嬌柔的安慰道:“陸景,沒事的。還可以通知國家派人來。還有機會呀。”
  陸景微微搖頭,輕聲道:“黃海那里,我家里壓力很大。商務-部派出談判小組。我拿不到主導權。談的結果無法把握。”
  一路回到麗都酒店,季婉彤、鄭中杰兩人聽完今天酒會談話的過程,面面相覷。陸景出發前,大家做了各種方案的準備。沒想到在這兒出了紕漏。
  德意志銀行如果與商務-部接洽,所帶來的影響力當然比與和華財團單獨談要好。和華只能代表碧湖薄膜。而商務-部可以代表整個中國的光伏行業談判。這其中的差距不言自明。
  那個什么伊麗莎白公主真是可惡。為一點小事,破壞掉了和華數百億美元的商業布局。
  想著,季婉彤低下頭,自責的道:“陸哥…。都是我不好,要不是…”
  陸景擺擺手,溫聲道:“小季,這和你沒關系。她那兩個保鏢突然出現明顯是故意的。”點了一支煙,緩緩的吸著。
  墨靜雯將情況通過私t群向和華議事會議成員進行通報。董坤城、莫心藍、陳旭江、陳笑等都在等著陸景這里的消息。
  客廳中的氣氛有點沉悶。鄭中杰猶豫了一下,建議道:“景少,我們現在是否可以和這位荷蘭的伊麗莎白公主溝通下,做做她的工作。”
  鄭中杰這是很委婉的說法,意思是向伊麗莎白認輸。墨靜雯斷然否定:“不行。”她現在想起伊麗莎白今晚高傲的模樣就有氣。向她認輸怎么可能。
  陸景看了滿頭白發的鄭中杰一眼,對他軟弱的態度有點失望。或許。是因為他長期在海外工作的原因。這些年,國家的實力還在積蓄中,中國人在海外確實很難以挺直腰桿。以后會越來越好的。
  陸景本來囑意工作仔細、認真、負責的鄭中杰全面負責和華在歐洲的業務,這次光伏產業的資料,他準備的非常詳細。很出色。但是,現在看來,他需要重新物色一個人選來主持和華在歐洲的業務。
  “大家先休息吧,天有點晚了,我想想處理辦法。”陸景看看了手表,已經深夜十點多。站起說道。
  鄭中杰、墨靜雯、煙詩凝、季婉彤一一向陸景道別。墨靜雯和季婉彤兩人滿懷心事的去書房。煙詩凝溫婉的抱著陸景,柔婉的道:“陸景,總有解決辦法。”
  陸景點點頭,笑一笑。撫摸著她盤起來的秀發,“詩凝,去吧。我沒事。”
  “嗯。”煙詩凝去了總統套房外安排保鏢的工作。
  陸景到臥室中,也沒開燈,就在夜色中,坐在窗前。點了一支煙,仔細的思考著當前的局面、對策。
  …
  陸景離開酒會后,巴斯蒂安-克洛斯和伊麗莎白在側廳里陪著老克洛斯聊了一會,便回到正廳中。畢竟,伊麗莎白是今天招待酒會的主角。
  “嗨,伊麗莎白,你和陸先生有什么不愉快的事情?”克洛斯好奇的問道。
  其實,他又怎么可能不知道直接與中國部門談,效果、利益會更大一些?但是,他選擇和陸景談,是因為這是科菲叔叔的介紹,而且,陸景親自來法蘭克福了。當前,中國那邊可沒有釋放要和德國談談反制裁的意愿。
  德意志銀行財團不可能貿然、主動的去和中國那邊接觸。這是私下里的操作。畢竟,德意志銀行財團的利益和德國國家利益并不一致。
  當然,伊麗莎白今天這么鬧一下,父親順水推舟中止和陸景的談判,實則是多一個談判的籌碼。
  伊麗莎白將她和陸景在紐約鬧矛盾的原因說了一遍,不忿的道:“克洛斯,他太野蠻了。”說完,心情又是極好。她今晚可是將陸景擺了一道。
  一名侍者送了酒水過來。克洛斯笑了笑,拿起酒杯和伊麗莎白輕碰,他今年34歲,和18歲的伊麗莎白看問題的角度。
  醇厚的紅酒入喉,克洛斯潤著嗓子,說道:“伊麗莎白,你在柏林有3天的活動?”
  伊麗莎白點頭道:“嗯。”
  克洛斯和伊麗莎白聊了沒一會,就有人聚過來,加入談話的圈子。話題隨即發散開。
  …
  伊麗莎白作為荷蘭王室的公主,在德國訪問的行程繁忙。周日下午參觀完一家兒童醫院后,回到下榻的福爾蒂酒店中。
  到達福爾蒂酒店頂層的47層后,隨行的保鏢、顧問紛紛離開。伊麗莎白心情愉快的推開房門,她下午向克洛斯打聽過,陸景一行還在森林別墅中,士氣低落。心道:“哼,這就是你得罪我的下場。該死的中國人。”
  伊麗莎白進門第一件事是踢掉高跟鞋,這時一聲“公主殿下!”在房間的客廳中響起,語氣十分嚴厲。
  伊麗莎白嚇了一跳,雪白的小腳縮回來,難以置信的看著出現在房間客廳中的一名中老年婦女,結結巴巴的道:“貝絲女士…,晚上好。”
  貝絲是她的女管家,一位很嚴厲、古板的保姆,甚至不允許她穿睡衣睡覺,一定要穿睡袍。她現在應該在阿姆斯特丹,怎么會出現在柏林。
  貝絲向伊麗莎白行禮,灰白色的衣袍微微皺起,“晚上,公主殿下。你應對蹲下來脫掉你的高跟鞋,而不是用腳踢掉,這有損你的淑女形象。”
  “好的,貝絲女士。”伊麗莎白態度良好的認錯。身后跟進來的侍女連忙幫她將高跟鞋放好。
  貝絲女士的臉上露出了一絲笑容,等伊麗莎白坐下后,臉上的笑容斂去,道:“公主殿下,我奉國王的命令將你召回國內。今天晚上你得隨我離開柏林。”
  “哦,為什么?”伊麗莎白不解的道:“我的行程才剛剛開始。”
  貝絲女士不為所動,刻板的道:“公主殿下,和華財團下屬的景華通信已經通過飛利浦公司向國王陛下轉達了他們的不滿,他們投訴你在柏林對和華財團懷有敵意。因此,國王陛下決定中止你的行程。”
  “什么?”伊麗莎白驚訝之極的張著嘴,再次問自己的管家,“您是說和華財團投訴我。”氣的笑起來。居然惡人先告狀。
  “是的,公主殿下。王室并不愿意因為你個人與一家世界級的財團交惡。這不利于王室在商業方面的計劃。”
  “哈哈…哈哈…”伊麗莎白氣的失笑,發泄式的揮手大叫道:“貝絲女士,你知道那個該死的中國人做了什么嗎?”
  房間里傳來吵架的聲音。門口的兩名侍女對視一眼,連忙將房門關上。公主殿下最近的壓力太大了。一定是這樣。
  12月18日,荷蘭公主伊麗莎白突然中止在柏林的行程,返回阿姆斯特丹。原因不詳。歐洲的貴族圈子中一時間都在好奇的議論這件事。
  然而,荷蘭王室并沒有給出解釋。雖說,公主的訪問在級別上并不高,但是如此突兀的撤銷行程,給伊麗莎白公主本身帶來不少負面的影響。
  柏林,亞歷山大廣場的商業區中費舍爾大廈頂層的辦公室中,老克洛斯聽完兒子巴斯蒂安-克洛斯的匯報,笑了笑,道:“看來,這位和華的掌舵人還是一個青年啊。”
  克洛斯笑著搖頭。他也沒想到陸景會投訴到荷蘭國王那里,將伊麗莎白弄得灰頭灰臉。荷蘭王室并不太愿意在一些小事情上得罪和華財團。
  只是,這個梁子怕是架上了。
  而陸景沒有將心思用在正途上,大概讓父親有些失望吧。畢竟,他還沒有滿三十歲。對此,克洛斯表示理解。(。)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