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17)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17)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17)     

重生之世家子弟1794 一點頭緒

30%的關稅。陸景右手輕輕的捻著咖啡杯,思考著這個問題。歐盟征收的高額關稅加起來是47.7%,看起來,德意志銀行的胃口相當大。
  克洛斯慢慢的喝著咖啡,看著遠方的大學校園。
  沉思了一會,陸景斟酌著道:“或許還有其他的解決方案。”
  克洛斯笑了笑,有其他的方案自然也可以。解除中國光伏產業這個題目很大,不是三言兩語就能說的清楚,肯定要經過反復的磋商、協調。
  “陸先生,我們要做的事情很困難。我一個人無法決定最終的方案。我父親下周六在柏林夏洛騰堡宮為到訪德國的荷蘭公主伊麗莎白殿下舉行招待酒會。屆時,我會將你介紹給我父親。”
  “嗯。”陸景表示理解。科林-科菲在斯圖加特就對他明言,最終是需要找老克洛斯幫忙。
  克洛斯唯恐陸景聽不太明白,口吻略有些驕傲的介紹道:“克洛斯家族是德意志銀行的大股東,我父親可以影響到德意志銀行財團的決定。如果他出面游說德國政府放開對中國光伏企業的制裁,我們至少有60%的成功率。”
  陸景臉上露出驚訝的表情。科林-科菲只說老克洛斯是德意志銀行的大股東,具有很大影響力。沒說他是德意志銀行財團的重要人物。從洛克斯的表述來看,老克洛斯在德國的影響力超乎他的想象。
  墨靜雯從和華商業情報部門要來了德意志銀行的資料,陸景已經看過。
  德意志銀行是德國最大的銀行,同時也是世界主要的金融機構。同時從事商業銀行、投資銀行的銀行業務。服務對象包括:個人、公司、政府和公共機構。提供一系列的現代金融服務,包括吸收存款、借款、公司金融、銀團貸款、證券交易、外匯買賣和衍生金融工具。
  還開展結算業務,發行證券,處理信用證、保函、投標和履約保函并安排融資。值得注意的是國際貿易融資是德意志銀行的一項重要業務。
  2006年財富雜志公布的數據。德意志銀行營業額76227億美元,資產億美元,位列世界500強的第48名。
  從德意志銀行的資產規模。實力,可以大致推測以德意志銀行為企業企業的德意志銀行財團的實力。毫無疑問。這是一家世界級的德國財團。它在德國擁有極大的影響力。
  克洛斯很滿意陸景的表情,他為父親,為自己的姓氏感到驕傲。當然炫耀不應當是一位貴族應當常做的事情。
  克洛斯嫻熟的岔開話題:“陸先生,和華財團有沒有興趣文化、體育事業呢?這其實是提高財團影響力一個很好的方法。德國就有很多忠實的球迷。”
  陸景微征,隨即道:“謝謝你的提醒,克洛斯先生。我考慮這方面的事情。”
  克洛斯笑道:“你有這方面想法的話,可以找科林叔叔。他在德國體育界有很多朋友。”
  陸景笑著點頭。他這是被克洛斯裝逼了一回。
  …
  從克洛斯的海德山別墅中出來,夕陽將下。垂于城市的新建高樓群之間。金紅色光芒乍短長。
  陸景提議到附近的法蘭克福大學走走。十三將車停在法蘭克福大學咖啡色三角形屋頂的大樓前。陸景、墨靜雯、季婉彤三人隨意的順著馬路在大學中閑逛。
  天氣挺冷的。三人都穿著厚厚的棉衣。陸景雙手插在衣兜里。看著宮廷群般的建筑,笑著道:“靜雯、小季,一個好消息,一個壞消息,你們先聽哪一個?”
  墨靜雯明媚的輕笑,說:“哦,那就一起說啊。”
  季婉彤清秀柔美掩嘴笑起來。一起說怎么說?人只有一張嘴啊。墨姐在工作時很認真、要求嚴格,私下里性子卻是嫻雅、俏皮。
  陸景就笑起來,“好消息是阿爾貝托-克洛斯的能量超乎我們的想象,我們的游說計劃可能會在元旦前成功。壞消息是我們馬上得去柏林了。到了德國后三地奔波。真是命苦啊。”
  “怎么又要去柏林啊?”墨靜雯問道。
  “下周六16號。老克洛斯在柏林夏洛騰堡宮為到訪德國的荷蘭公主伊麗莎白殿下舉行招待酒會。克洛斯準備在那場酒會上將我引薦給他的父親。”
  季婉彤秀麗的明眸微動,“陸哥,這個伊麗莎白公主是不是就是我們在紐約富林明小姐那兒遇到的那個?”
  陸景微笑道:“我沒問。或許是。或許不是,公主到訪只是酒會的緣由而已。她不可能影響到我們的游說計劃。我們啊,現在要考慮的是可以用什么好處來換取德意志銀行財團加入。下午的時候,克洛斯提議讓德國政府征收30%的關稅。”
  季婉彤道:“可是這對德意志銀行有什么好處?”
  “靜雯,你覺得呢?”陸景考校自己的女校書。
  墨靜雯明媚的嗔陸景一眼,燦爛的笑容令她若一株玫瑰在迎風綻放,“第一,德意志銀行的業務中,提供國際貿易融資是他們一項重要的業務。他們可以為中國光伏企業提供融資。
  第二。克洛斯有可能在試探我們的底牌、意圖。30%的關稅是很高的籌碼。其實,我們僅僅是因為建業市商行大量的貸款給碧湖薄膜的母公司黃海創意聯合集團。就來德國尋求德國政府放開對中國光伏企業的限制,這多少有點說不過去。和華財團作為一家準世界級的財團要為建業市商行解套。可以有很多辦法。沒必要選擇到德國來這條最難的道路。”
  季婉彤聽的目瞪口呆。還有這么多彎彎繞啊。克洛斯也不是省油的燈呢。她還以為他是個好人。
  陸景拍手笑道:“精彩。靜雯,你可以出師了。”
  墨靜雯明艷的一笑,宛若明珠。說著話,三人到了校內的一處咖啡廳。暫時坐到咖啡廳里避寒。點了三杯熱飲。
  陸景梳理著自己的思路。從意圖上來說,首先,他在迪拜收到了科林-科菲的邀請。年內要來一趟德國。黃海那邊正膠著著,他回去也沒用,正好從紐約飛過來一趟。
  其次。選擇到的德國來游說德國政府放開限制雖說是最困難的一個解套辦法,但是卻是最好的辦法。一旦成功。碧湖薄膜的處境立即發生天翻地覆的變化。建業市商行手中的黃海聯合創意集團的債權就值錢了。相當于大賺一筆。
  所以,30%的關稅對陸景來說很難接受,這無助于解決碧湖薄膜的困境。他還得尋找新的解決方案。
  陸景、墨靜雯、小季三人在咖啡廳里討論著,就在咖啡廳中吃過簡餐。
  回到酒店后,連著幾天,陸景等人都在緊急的商討各種解決方案,和華商業情報部門、遠在香港的和華智庫:ek咨詢公司都被調動起來,全力運轉。相關人員參加的最高級別的和華議事會議也開了好幾回。
  12月16日上午。陸景、科林-科菲、克洛斯一行乘坐克洛斯的私人飛機從法蘭克福飛抵柏林。歷時1個小時零5分。
  …
  美國,佛羅里達州,棕櫚灘。
  冬季是棕櫚灘的旅游季節,這里是全美冬季最好的度假勝地之一,西連沃思湖,東瀕大西洋。氣候溫和,草木茂盛。
  竹下修一穿著休閑的t恤、褲衩,悠閑的躺在自己別墅的海灘上。沙灘潔白如玉,細軟如錦。遠處一排排風姿婀娜的棕櫚樹,在習習海風中翩翩舞動。
  兩名柔媚可人的日本女郎穿著比基尼在一旁給竹下修一按摩。技法高超。綿白的嬌軀充滿著青春的活力。
  深田哲二從別墅里走過來,站在竹下修一身旁,輕聲道:“會長。查清楚了。”
  竹下修一微微點頭,說:“深田,說吧。美子和智子也不是外人。”自從與蘇威見過面后,黃海那里不用他親自坐鎮盯著。他去了紐約,最近來棕櫚灘度假。
  “哈伊。”深田哲二恭敬的低頭道:“陸景在德國,先后和戴姆勒集團、德意志銀行的人接觸過。”
  竹下修一輕輕的揉揉臉,拿起旁邊桌子上的椰汁喝了一口,琢磨著。
  深田哲二道:“會長,要考慮德系財團加入的影響。和華與戴姆勒集團在現代汽車收購時合作愉快。”
  收購現代汽車時。和華取得了戴姆勒集團的支持。當然,幾經清洗和增發。現代汽車被鄭夢先的現代財團全盤掌握。
  竹下修一擺擺手,“不大可能。”即便陸景巧舌如簧。也不可能說服德意志銀行財團現在加入“戰團”。陸景手中并沒有足夠的籌碼。
  他現在就像是一個老謀深算的獵人看著自己網中的獵物在“上跳下竄”。
  深田哲二呆了一會見竹下修一沒有指示,就告退離開。
  竹下修一微微瞇著眼睛,腦海中回想他在紐約和安迪-摩根見面的場面。兩人的會面是在曼哈頓的一處高級會所中。
  “安迪,有沒有興趣到黃海分一杯羹,和華財團約4000億美元的資產,我們打垮陸,至少可以拿到2000億美元。”
  安迪-摩根微微一笑,類似于影帝克拉克-蓋博那種玩世不恭的笑容,“竹下會長,我和陸見過面。我并沒有加入你們戰團的想法。哦,你不請我調解嗎?”
  竹下修一當時自然是拒絕。和華財團與亞太財團的矛盾很尖銳。他既然已經動手,就是存了打垮陸景的念頭。勝券在握之時,怎么可能松口。
  竹下修一在腦海中再過了一遍安迪-摩根的話。這番話半真半假,他無法判斷出安迪-摩根的真實態度。但可以確信至少在當前,安迪-摩根并沒有與他為敵的想法。安迪-摩根應該是在等待后續的時機。
  只要他贏了陸景前半場,跟風觀望的安迪-摩根,德意志銀行財團肯定會倒向他這一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