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8)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8)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8)     

重生之世家子弟1793 光伏現狀

陸景原本以為科林-科菲是會去法蘭克福的。因為自己本來就認識克洛斯,不需要科林-科菲居中介紹。卻沒想到科林-科菲還是來了。
  “努力的將一件事做到完美,這是我們德國人的原則,陸。”科林-科菲笑著說道,又聳聳肩,“但是,我必須說你正在做一件非常困難的事情。”
  陸景哈哈一笑。有在地頭上熟門熟路的科林-科菲加入,他成功的把握又大了幾分。
  “科菲先生,下午好。”墨靜雯、季婉彤、鄭中杰微笑著和科林-科菲以及他的助理克拉默打招呼。
  …
  法拉克福(fran褲rt)位于德國西部黑森州境內,處在萊茵河中部直流美因河下游。
  陸景一行的飛機在法蘭克福國際機場上空盤旋等待降落時,可以清晰的看到風光秀美的美因河。
  法蘭克福是德國的第五大城市,是德國乃至歐洲重要的工商業、金融、交通中心。
  這座歐洲腹地城市的聞名于世不僅僅是因為它是神圣羅馬皇帝加冕的地方,更因為他的城市潛力、活力。連續五年在調查中排在德國第一名。
  若干年后,人民幣國際化的進程中,考慮在海外設立離岸結算點,最具競爭力的城市便是德國的法拉克福與英國倫敦。
  青藍的天際浮著幾朵白云。法拉克福的冬季比斯圖加特還要寒冷。陸景一下車就感受到這里清冷的寒冬,雙手湊在嘴邊哈著氣。
  身旁的煙詩凝好笑的將皮手套遞給陸景。剛才在飛機上陸景還說不帶手套,些許寒冷算的了什么。看得出,科菲先生選擇同行,他的心情輕松許多。
  陸景一行在機場與科林-科菲道別,約好明天再見。他現在先去和德意志銀行的克洛斯見面溝通,如果克洛斯愿意幫忙,陸景會在科菲的提醒下隨后給克洛斯打一個電話,表達拜訪他的意愿。
  “回頭見,陸。”科林-科菲坐到前來接機的車中。戴姆勒位列世界500強第7位。在法蘭克福自然設有分支機構。
  “回頭見,科菲先生。”陸景揮揮手,目送科林-科菲離開。和華前來接機的是幾輛豪華奔馳、寶馬。陸景一行紛紛拉開車門坐進車中,離開法蘭克福國際機場。
  歐洲的環境保護、環境治理卓有成效。藍天白云,青山綠水司空見慣。當然這也和發達國家將重工業產能轉移到發展中國家有關。
  回到法蘭克福,鄭中杰感覺熟悉了許多,他的德文并不算好,安排陸景一行住進法蘭克福麗都酒店總統套房中。鄭中杰他們在法蘭克福各有住處。就在距離麗都酒店不遠的一個中國高端社區中。
  告辭前,在總統套房的客廳中,鄭中杰猶豫了一下,道:“景少,我總覺得科菲先生和我們一起來法蘭克福有點蹊蹺。他不可能無條件的幫助我們…”
  陸景微怔,隨即點頭。鄭中杰這個觀點是對的。自己和科林-科菲的交情還沒有到這一步。在飛機上光顧著心情放松和詩凝聊天,倒忘了這一點。
  思索一會,陸景沉聲道:“先不管科菲的要求是什么。只要能說服德國政府放開光伏市場都合算。”
  科林-科菲是商場老手,不可能開出他無法接受的條件。這種人精,開出的條件往往是“咬一口。入骨三分”,令人無法拒絕,又糾結著難以接受。
  鄭中杰點點頭,帶著和華(歐洲)公司的職員告辭離開。
  法蘭克福麗都酒店的總統套房除了豪華的主臥次臥之外,還有4間客房。煙詩凝、墨靜雯、季婉彤和陸景住在一起。隨行的保鏢團隊則是住在樓下。
  墨靜雯、季婉彤架設好書房的工作環境時,煙詩凝也已經幫陸景收拾好行李。四人一起去5樓的中餐廳用餐。餐廳的環境優雅,帶著濃郁的中國風。八仙桌,水墨畫等中國元素隨處可見。麗都酒店的中餐很正宗。這讓陸景幾人的胃感覺親切許多。他們在斯圖加特吃了兩周的西餐。
  一邊吃著飯,陸景一邊將鄭中杰的擔憂、自己的考慮說了一遍,“靜雯。小季,你們覺得科菲會提什么要求?”
  季婉彤精致柔美的俏臉上浮起輕愁,她沒有考慮到這一點。想想,世界上哪有無緣無故的愛呢?科林-科菲肯定不會無償的幫助和華。蹙著娥眉。想了一小會,歉然的道:“陸哥,我想不出來呢。”
  墨靜雯喝著雞湯,道:“我倒是覺得科菲對我們有所企圖是好事,至少,他會十分用心的幫助我們去完成游說德國政府的工作。他是德國人。在德國的社交圈子比我們廣。總好過我們兩眼抹黑。”
  陸景笑著給墨靜雯夾了一筷子菜,“靜雯,你現在水平大有長進啊。”
  墨靜雯俏皮的展顏一笑,帶著女孩輕熟的嫵媚風韻。嗯,她喜歡陸景夸她。
  接下來,就是等科菲傳回消息了。
  …
  科林-科菲和克洛斯家族的里一個叔叔有些交情。所以,他會在迪拜幫克洛斯游說陸景:出售和華銀行(韓國)公司1%的股份給德意志銀行。
  12月9日是周六。德意志銀行的職員不上班。但新上任的德意志銀行董事、環球金融交易業務部部長克洛斯還是在辦公室里勤奮的工作。
  科林-科菲和克洛斯在電話里約好時間,下午徑直到位于法蘭克福市區的德意志銀行總部大樓拜訪他。
  12月中旬,法蘭克福一片冬季的色彩。從摩天大樓中的辦公室中看去,繁華的城區盡收眼底。
  巴斯蒂安-克洛斯與科林-科菲坐在辦公室靠窗的沙發上,點上煙,看著縈繞在天際邊的白云。
  “科林叔叔,你是說和華的陸先生想要拜訪我?哦,我歡迎。”克洛斯是一個典型的德國人面孔,如磐石般堅毅,金發的短發,額前有著幾許皺紋。
  他和陸景之間通過幾次電話,關系不錯。他很樂意與一家準世界級的財團話事人搞好關系。以和華財團目前強勁的增幅勢頭,成為世界級財團只是遲早的事情。
  科林-科菲抽口煙,說道:“巴斯蒂安,陸希望能夠游說德國政府放開對中國光伏企業的制裁,我覺得這對于德意志銀行、對你來說是一個機會。”
  “光伏產業?”克洛斯有些驚訝。8月份歐盟制裁中國光伏企業在全球經濟人士中引起很大的反響。這是一個影響很大的大事件。他有關注。
  科林-科菲肯定的點點頭。
  克洛斯陷入沉思,他清楚科林叔叔說的機會是什么意思。光伏產業屬于未來的朝陽產業。雖然現在還極度依賴于政府補貼。但毫無疑問,作為取之不竭的太陽能轉化的清潔能源,在未來二三十年內會推廣到日常生活中。
  中國光伏產業的市場份額,從目前市場的數據來看,約有200億美元。如果德意志銀行能在這里面分一杯羹…,如果由他來主導德意志銀行介入…。要知道,德意志銀行2006年全年的利潤也不過74億美元。
  “科林叔叔,中國的光伏企業被歐盟委員會制裁,這涉及到很多人的利益,僅僅是德意志銀行一家銀行恐怕還有些難度。下周末,我父親在柏林夏洛騰堡宮為到訪的伊麗莎白公主舉行招待酒會。我帶陸先生去見我父親。”
  “好。”科林-科菲振奮道:“有阿爾貝托協調,我想問題不大。”
  克洛斯好笑的看興奮的科林-科菲一眼,冷不丁的問道:“科林叔叔,你看上和華財團那個產業了?”
  科林-科菲一怔,這倒是瞞不住克洛斯,笑道:“我對和華旗下的電動汽車技術很有興趣。電池技術,現在首推中國與美國的企業。”
  “哦?就是丹尼爾-沃倫在美國搗鼓的那個技術?”克洛斯捏著下巴,摩挲幾下,提醒道:“科林叔叔,和華財團與亞太財團在黃海正在鏖戰,你要小心被亞太財團先一步得手。”
  “我只是想在丹尼爾汽車公司中入一股。中國人不會將電池技術擴散到德國。”科林-科菲對形勢有很清醒的認識,又笑道:“巴斯蒂安,我有關注到黃海那里的較量。事實上,雙方目前爭奪的焦點正是一家光伏制造企業:碧湖薄膜。這家企業是亞洲最大的光伏制造商,資產約200億美元。”
  克洛斯就笑起來,心里有點明白了,“科林叔叔,我會和我父親說清楚。”
  光伏的事情歸光伏,德意志銀行財團并沒有加入戰團的欲-望和需求。
  …
  科林-科菲與克洛斯的溝通很順利。克洛斯對解除中國光伏產業的限制保持著極大的興趣。陸景沒想到事情會這么順利,墨靜雯、小季、鄭中杰等人士氣高漲。
  12月10日,陸景與克洛斯在法蘭克福大學附近的一處豪華別墅區見面,欣賞著法蘭克福大學的風景閑聊。
  青白色的露天陽臺上,陸景與克洛斯圍坐在一張小圓桌邊喝著下午茶,談天說地。兩人的助理、秘書都在別墅中各自休閑。
  極目遠眺,三角頂,充滿了巴洛克風格的法蘭克福大學校區盡收眼底。風景優美。法蘭克福大學是德國最頂尖的大學之一。畢業生很有國際競爭力。
  閑聊著泛泛而談的話題,臨近結束時,克洛斯笑著道:“陸先生,如果德國政府單獨對中國光伏企業征收30%的關稅,你怎么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