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5)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5)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5)     

重生之世家子弟1792 建議一言

戴姆勒集團為陸景一行安排了兩天的訪問行程:參觀了奔馳、邁巴赫的研發工作室、組裝車間;與戴姆勒內部的高管就汽車前景、方向交流;體驗食堂的伙食等等。
  第三天上午,戴姆勒集團與昆成汽車舉行閉門會議,商討雙方合作事宜。
  中國日益龐大的汽車市場引起戴姆勒集團的重視,戴姆勒集團的利潤中來自中國市場的比重增加到2%。
  昆成汽車是中國汽車市場的中企龍頭,有極大的潛力依托于中國市場成長為一家世界級的汽車公司。
  戴姆勒集團有意與昆成汽車結盟。汽車行業屬于資金密集型和技術密集型產業。越大的汽車集團越能低于風險。在全球汽車行業中,各大汽車廠商諸如:戴姆勒-克萊斯勒、三菱、雷諾、通用、福特、豐田、大眾、本田、標致、寶馬、現代分別結盟,形成6+3的格局,控制著全球的汽車市場。
  戴姆勒相比于昆成汽車來說是一個龐然大物,2006年全球銷售額為1901億美元,利潤488億美元,資產4億美元。
  但是,相比于和華財團4000多億美元的資產來說,戴姆勒難以維持高貴冷艷的姿態。
  須知,和華旗下旗艦企業景華通信在2005年就有80多億美元的利潤。更別說今年s7、向日葵-1在全球熱銷。預計利潤會超過200億美元。
  經過兩天的談判,戴姆勒和昆成汽車達成了換股3%以及17項相關的產業鏈合作的協議。
  12月10日,德國媒體與中國媒體紛紛報道戴姆勒與昆成汽車結盟的新聞。
  德國媒體評價這則消息認為:這只是戴姆勒全球產業鏈布局的一部分,區別僅僅是來自中國的一家車企。
  國內的反應無疑要強烈得多。昆成汽車與戴姆勒結盟,就像是灰姑娘嫁給了王子一樣。輿論絲毫不吝嗇溢美之詞。為昆成汽車大唱贊歌。
  真正明白昆成汽車與和華財團關系的人卻是知道,這根本不是什么童話故事,而是和華財團擁有與戴姆勒結盟的實力。
  12月12日,戴姆勒集團在科林-科菲位于斯圖加特市區路易斯山莊的別墅中舉辦慶祝酒宴。雙方的高管們紛紛出席。
  明月的光華從云層、山巒中散落,籠罩著路易斯山莊9號別墅。9號帶著巴洛克的風格,裝飾古樸。令人耳目一新。又仿佛置身在德國漫長的歷史中。
  酒會中觥籌交錯。濃郁的葡萄酒香氣飄散在空氣中,閑適、商務的氛圍油然而生。
  陸景、何夢瑤和雨果-索爾、科林-科菲在客廳的的書架邊聊著。雨果-索爾今年55歲,剪著短發,形象很像二戰時德國的元帥勃勞希契。是一位老年帥哥。
  雨果-索爾緩緩的道:“陸先生,目前你們在黃海的形勢吃緊,這是否會對你們的資金鏈造成影響?如果有影響的話,支付給戴姆勒的資金可以緩緩。”
  互換3%的股份,和華還需要補償一部分資金給戴姆勒。
  陸景抿著咖啡:“無妨。”
  雨果-索爾就點點頭。
  陸景又笑道:“戴姆勒有沒有考慮出售克萊斯勒?”1998年戴姆勒以360億美元收購克萊斯勒。隨即公司改名為戴姆勒-克萊斯勒。但是,隨著汽車產業在美國成為夕陽產業,克萊斯勒積重難返。2007年,戴姆勒便會出售克萊斯勒。
  雨果-索爾與科林-科菲交換了一個眼神,顯然,陸景很了解戴姆勒當前的局面。
  戴姆勒內部確實已經在考慮出售虧損嚴重的克萊斯勒。克萊斯勒在2005年短暫的盈利后又陷入困境。這讓戴姆勒的管理層傷透腦筋。
  在全球汽車產業中,戴姆勒、克萊斯勒、三菱的聯盟即將崩潰。戴姆勒希望組建新的聯盟,確保自身在汽車產業中的地位。通用、福特在汽車產業中的排名都高于戴姆勒。
  和華旗下擁有現代汽車、昆成汽車兩個品牌,這是戴姆勒高規格招待陸景的背景、原因。
  雨果-索爾饒有興趣的問道:“和華有意收購克萊斯勒嗎?”財力雄厚的和華財團無疑是一位潛在的買家。
  陸景自嘲的笑道:“我即便想買,美國政府大概也不會批準。”
  雨果-索爾與科林-科菲都笑起來。美國政府一向喜歡以國家安全為由拒絕中資進入美國市場。中國電信巨頭華為不就給驅逐嗎?
  當然。這是美國作為當世第一強國的風范,無論怎么蠻橫、霸道,它都有說法。歐洲在接受中資投資方面要好得多。
  克萊斯勒的話題暫時便揭過。四人閑聊了一會,分開來與酒會的賓客們閑談。
  陸景找了個空隙,與科林-科菲在窗戶邊說話,“科菲先生,我旗下的一家光伏企業遭到歐盟委員會的雙反制裁。我想要游說德國政府解除對中國光伏企業的制裁,我應該找誰呢?”
  科林-科菲一下子愣住,“呃…”他腦子一下子很難從汽車跳到光伏產業上。
  陸景心里“磕磣”一下,道:“科菲先生。很為難?”
  “不是。”科林-科菲擺擺手,拿著一只雞尾酒杯,“你讓我想想這件事該怎么處理?”
  歐盟對中國光伏企業征收高額關稅,是貿易保護主義。這其中的利益爭端很大。僅僅是走常規的渠道,根本不可能達成目的。
  和華剛剛與戴姆勒達成協議,他現在還真不方便一口推掉這樣的麻煩事。好在,陸景只是要一個方案和引薦。否則讓他出面游說,他肯定會表示無能為力。
  科林-科菲腦子里將德國的權勢人物們的關系過了一遍,十幾分鐘過去。一個名字從腦中跳出來,“陸,你和德意志銀行的克洛斯關系還可以吧?”
  陸景道:“還行。”克洛斯正是憑借著和華銀行(韓國)公司1%的股份從韓國漢城升回了德國法蘭克福。
  科林-科菲道:“就他了。陸,他的父親老克洛斯在德意志銀行的股東中很有影響力。”
  …
  …
  黑色的奔馳商務車從路易斯山莊9號別墅平穩的駛出,后面跟著幾輛轎車。車隊從路易斯山莊出來,徑直前往梅里迪安斯圖加特酒店。
  商務車中。車燈明亮、柔和。四個座位相對分布,中間是一個圓形的小桌。陸景倚在車椅上沉思著。腦海中不斷的過著科林-科菲提供的資料。
  清麗脫俗的何夢瑤裹著厚厚的大衣。她今晚的酒有點高,軟綿綿的靠在陸景的肩頭,清艷的明眸閉著。緩和著涌上來的酒勁,吐氣如蘭,清冷明艷的模樣宛若女神謫入凡塵。
  車廂里很安靜。墨靜雯捂著微紅的鵝蛋臉,小聲問道:“陸景,事情沒有談成嗎?”
  她知道陸景會在今天向科林-科菲提起光伏制裁的事情。
  陸景從沉思中回過神。笑道:“靜雯,有一點頭緒了。說不定過兩天我們得去法蘭克福。”
  季婉彤精致柔美的小臉如同熟透的蘋果,這是紅酒的后勁上來的結果,她的思維還沒反應過來,隨口問道:“陸哥,去法蘭克福干什么?”
  陸景笑一笑,“因為德意志銀行的總部在法蘭克福。”
  …
  …
  參加完戴姆勒慶祝酒宴的第二天上午,所有的人都晚起了。吃過午飯后,陸景在他的行政套房中和何夢瑤、翟伯慎、呂浩進等昆成汽車的高管們閑聊。
  對昆成汽車的眾人來說,緊張的談判完成之后。現在是放松時間。而對于陸景等人來說,解決光伏企業被制裁的問題才剛剛有點頭緒。
  坐在沙發上,捧著熱茶的呂浩進道:“景少,你這么快就要去法蘭克福?不在斯圖加特放松幾天嗎?”
  昔日的小職員,現在已經是昆成汽車的銷售副總。呂浩進還不知道陸景來德國的目的,以為是為了昆成汽車與戴姆勒結盟而來。
  陸景喝著茶微笑道:“我現在還不是放松的時候哇。”
  眾人都笑起來。
  聊了半個小時,翟伯慎、呂浩進等人一一告辭。陸景笑著問何夢瑤,“夢瑤,你是和我一起前往法蘭克福,還是帶隊回國?”
  何夢瑤明艷動人的眼睛看著陸景。清聲道:“我帶隊回國吧。”游說的事情,她幫不上忙。陸景身邊的雜務,有墨靜雯和季婉彤就足夠。
  陸景微微頷首。這幾天他和夢瑤一直在一起。細節談判則是由手下的高管們完成。他和夢瑤并不太忙。只是,和她在一起的時間怎么都不會嫌多的。
  最終確定跟著陸景一起去法蘭克福是煙詩凝、墨靜雯、季婉彤以及隨行的保鏢團隊。再加上鄭中杰帶著的五人團隊。和華(歐洲)公司的總部就設在法蘭克福。
  楊玉立返回西班牙馬德里處理事務,立豐地產的歐洲總部設在馬德里。董坤凡有心跟著陸景去法蘭克福跑跑腿,但是找不到合適的理由。這讓他的內心尤其的沮喪。似乎,他距離和華的差距越來越大。
  …
  …
  科林-科菲安排人幫助陸景一行人訂好的飛機票。陸景的私人飛機則會在后天送昆成汽車的眾人飛回建業。
  陸景一行抵達斯圖加特機場時。遠方的朝霞泛著淡淡的紅色,令斯圖加特這座城市平添了幾分空曠的感覺。
  登機后,陸景幾人的座位在頭等艙。陸景和煙詩凝坐下來親昵的說著話。這時。一個熟悉的聲音在耳邊響起,“打擾一下。”
  陸景抬頭,卻是看到科林-科菲正笑瞇瞇的站在他的面前。陸景喜出望外的起身和他握手,“歡迎加入,科菲先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