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4)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4)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4)     

重生之世家子弟1791 保鏢

豪華套房的客廳中,眾人圍著橢圓形墨色茶幾邊的米白色沙發坐了一圈。季婉彤給大家倒了茶,然后搬了一張椅子坐在陸景身后。
  今天參加會議的人有點多,位置不夠。
  陸景環視了一圈,笑道:“現在是頭腦風暴時間,大家暢所欲言,探討出一個合理的方案。老鄭,你先介紹一下基本情況。”
  鄭中杰今天49歲已經是滿頭白發,身材消瘦,扶了扶眼鏡,道:“歐盟對中國光伏企業的制裁,征收高額關稅,分為兩個部分:反傾銷稅、反補貼稅。其中反傾銷稅43.1%,反補貼稅4.6%
  從這兩個名詞中就可以看出歐盟雙反調查的本質:貿易保護主義。保護什么呢?不是保護歐盟內部的光伏制造商,而是通過雙反的調查來制造貿易摩擦,打貿易戰。
  這樣做有兩個好處,第一,打這張光伏牌,可以迫使、從中國的其他領域獲取利益。第二,退一步講,執行雙反政策的行政成本遠低于雙反收獲的稅費。歐盟還是賺的。”
  董坤凡身邊的一名年輕人道:“歐盟這是將中國光伏企業當做現金提款機啊。哈哈。”語氣中有掩飾不住的嘲諷。不是嘲諷歐盟,而是嘲諷中國光伏企業是待宰的羔羊。
  陸景禁不住微微皺眉。董家在海外呆的久了,連國家都不認了。
  董坤凡回頭,嚴厲的瞪了侄子一眼。那青年連忙閉嘴,但看樣子不大服氣。
  董坤凡不再理他,笑著向陸景解釋道:“陸景,小輩在家里被寵壞了。”
  陸景擺擺手,道:“老鄭,你繼續。”
  董坤凡微笑著點點頭,心里暗自松了口氣。下定決心回去后要好好的整頓家族里小輩的思想。董家在歐洲長期以來都是不入流的家族,根本無法進入重工業、高科技等核心領域。只能經營酒店、基建、地產業務等業務。
  近年來,董家調整了策略。和歐洲的一個二流家族聯姻,但是十幾年以來,還是難以進入歐洲一流的圈子,更別說頂級的豪門圈子。他早就厭煩了這一切。而陸景便是在歐洲豪門圈子中可以說的上話的頂級人物。他希望借助于陸景的權勢“魚躍龍門”。
  “好的,景少。”鄭中杰心里暗自感嘆自家boss的威嚴,接著道:“說完歐盟作為監管一方的想法,再說光伏產業,企業這一方的情況。光伏產業從產業鏈的上下游來分。可以分成兩個部分。第一,光伏發電設備制造商。這是上游。第二,光伏電站,這是下游。國內的光伏企業如:尚德電力、江西賽維都是光伏制造商。
  我們為什么會選擇德國來作為游說的突破口?因為德國在2004年出臺ECG法案,帶動了歐洲國家大力補貼光伏發電產業。從而使得光伏發電市場倍增。我國的光伏企業在此背景下,利用國外的市場、技術、資本迅速的形成規模。
  提一句,光伏制造業是資金密集型企業。當前世界第一大光伏發電設備制造商是日本,我們的規模超越日本只是時間問題。
  德國的光伏產業發展在歐盟的國家當中是最快的。擁有德國機械設備聯合會、BayWa公司、EnBW公司等30家企業和協會因而,我們需要與德國的企業聯手來游說政府。
  當然,成功的概率很小。因為光伏電站主要是在歐美等發達資本主義國家通過政府補貼興建。
  也就是說光伏電站的投資商們是有求于政府,而不是和政府作對。但不管怎么說,德國的基礎是最好的。在歐盟中的影響力也是最大的。”
  看得出來,鄭中杰是做足了功課,楊玉立揉著眉心,問道:“鄭總,說了半天,怎么游說,你們有沒有方案?”
  鄭中杰訕訕的笑著。正是因為沒有行之有效的方案,所以才依賴與陸景來牽頭溝通。要有辦法。他早去做了。這件事已經跳出了企業之間溝通的層面。
  墨靜雯插了一話,為鄭中杰解圍,道:“游說德國的國會議員是否可行?現在節能、環保是歐美社會認同的概率,沒道理在光伏發電這個領域卡脖子。”
  董坤凡道:“可行是可行。但是耗費的資金成本、時間成本太高。”
  眾人七嘴八舌的提出了一些方案,但隨即又發現有很大的破綻,或者說缺點。時間慢慢的過去,到了深夜時分。
  陸景沉吟著道:“董先生在德國有沒有說的上話的朋友?”
  董坤凡一臉慚愧之色,用他不太標準的普通話低聲說道:“陸先生,董家在歐洲的影響力有限。請你見諒。”
  楊玉立見陸景看過來。苦笑道:“景少,立豐地產雖說是世界500強,但是還沒有能力影響一個國家的決策。一個市、州,或許可以努力一下。”
  陸景點點頭,站起來。周圍坐著的眾人立即都跟隨著站起來。陸景道:“有點晚了,大家先回去休息吧。事情也不是一天就能辦成的,慢慢來。”
  心里輕輕的嘆了口氣,只能先去和戴姆勒執行董事科林-科菲的見面聊聊。9月份在迪拜的時候,科林-科菲邀請他在年內來德國訪問。但這個人情只怕不可能推動德國更改光伏產業政策這么大的事情。
  楊玉立、鄭中杰、董坤凡帶著隨行的人員依次告辭,離開了陸景的套房。
  煙詩凝、墨靜雯、季婉彤三人將客廳略微收拾了一下,看到陸景站在窗戶邊獨自沉思,悄然的退了出去。
  …
  …
  斯圖加特不僅是歐洲知名的城市,同時還是汽車之城,戴姆勒(奔馳的制造商)、保時捷的總部都在斯圖加特。
  科林-科菲邀請陸景見面的地方是戴姆勒的試車場。在試車場的看臺上可以清晰的看到試車場的全貌。轟鳴的發動機的聲音不時的響徹全場。
  “聽,多么美妙的聲音。”科林-科菲陶醉的搖搖頭,感嘆的說道。
  陸景心中不以為然,這聲音其實很刺耳的,他一向不喜歡喧鬧的場合,笑了笑,點點頭。
  科林-科菲哈哈一笑,道:“工作起來就忘乎所以了。陸,斯圖加特這個名字本身就是馬場的意思。因而,才能誕生奔馳、保時捷、邁巴赫這樣的名車。”
  陸景就笑,“一座城市的精神財富可以支撐一代人的信念。”
  科林-科菲大笑道:“確實如此,走吧,我們換個地方聊聊。”和身邊的一名高管交代了幾句,帶著助理、陸景、墨靜雯、季婉彤一行離開了戴姆勒的試車場。
  科林-科菲帶著陸景一行在斯圖加特市區戴姆勒總部不遠處的一家悠閑的酒吧閑聊。
  午后溫暖的陽光落在充滿異國風情的街頭,行人悠閑。陸景、科林-科菲要了酒,坐在酒吧外的圓桌處。一隊中國旅客坐著觀光巴士熱鬧的路過。
  科林-科菲今年51歲,鬢角花白,有著一雙深藍色的眼睛,邀請陸景喝著大杯的德國啤酒,笑著道:“陸,沒想到你已經到了斯圖加特。呃,我需要讓戴姆勒集團準備一下,才能邀請你去參觀、訪問。不管怎么說,歡迎你來到斯圖加特。”
  陸景微笑著舉起酒杯,道:“謝謝!”
  科林-科菲哈哈一笑,說:“不用客氣,陸。現在是私人聊天時間。哦,明天下午有一場斯圖加特和拜仁慕尼黑的球賽,有興趣去看看,實際上我是拜仁的球迷。”
  陸景禁不住笑起來,“你是拜仁的球迷,這倒是讓我有點意外,科菲先生。既然來到斯圖加特,客隨主便。”
  科林-科菲笑著看了陸景一眼。其實,陸景沒有通知他,而是先來到斯圖加特肯定是有事情要處理。當然,他并沒有興趣過問陸景的私事。
  陸景和科林-科菲隨意的聊著,話題很寬泛。
  墨靜雯的英語水平很不錯,聽得懂陸景和科林-科菲在說什么。小季就差一些。墨靜雯和季婉彤說著話,不時的給她翻譯。
  季婉彤心道:陸哥怎么不和戴姆勒的執行董事說光伏的事情啊?只是談足球、高爾夫、好萊塢電影、哲學這樣的興趣話題。
  小季抿著紅酒,秀麗的明眸微斂,思索著。
  …
  …
  陸景拜訪戴姆勒集團的時間定在了12月5日,星期二。陸景、何夢瑤、翟伯慎、呂浩進一行抵達戴姆勒集團總部時,受到了熱烈的歡迎。
  戴姆勒的董事長、梅賽德斯集團的總裁雨果-索爾、集團二號人物科林-科菲親自帶領陸景參觀戴姆勒總部以及奔馳博物館。
  奔馳博物館作為戴姆勒的內部歷史榮譽館,現在已經對全世界的游人開放。
  陸景一行抵達時,游客如梭。游客們未必認識戴姆勒的高層,但是看到幾張中國面孔被德國人待如貴賓,紛紛好奇的拿起手中的相機拍照。
  不知道是誰竟然在外國受到如此禮遇?有中國留學生、游客在人群外鼓掌、叫好。
  董坤凡和隨行的兩名董家子弟也在陸景一行的隊伍中,感受著陸景受到的尊貴待遇、殊榮。董坤凡心中很羨慕。他一直希望董家能夠成為歐洲的名流,躋身上流社會。看到這一幕,心中反思著董家對待和華的策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