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1)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1)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1)     

重生之世家子弟1790 達成協議的辦法

鬧出這么一出,杰西卡再介紹陸景和伊麗莎白認識時,伊麗莎白的臉色不大好。她可是丟了老大一個面子,只是,她的保鏢過失在前,她無法說什么。
  和華財團的話事人的地位,由不得她發公主脾氣。
  “很高興認識你,陸先生。”伊麗莎白帶著白手套,起身和陸景握手道別,“你給了我一個很難忘的記憶,如果你去荷蘭,我一定會歡迎你。”
  伊麗莎白精致的容顏露出公式化的笑容,不緊不慢的說著話,聲音清脆、動聽、如同夜鶯在唱歌。禮儀無可挑剔。但重音落在了關鍵詞“難忘”、“歡迎”之上,意思表述的很清晰。
  她恨的咬牙切齒!一定會給陸景一個“難忘”的招待。
  杰西卡笑著搖頭,“陸,你們稍坐,我送送伊麗莎白。”說著,送伊麗莎白離開。
  杰西卡的辦公室足有二百多平,兩面都采用大片的透明鋼化玻璃,銀灰色的金屬框架,讓整個二百多平方的大開間有種渾然一體的開闊感,加上玻璃幕墻外的藍天白云,讓人心境舒遠。
  季婉彤嬌柔的問道:“陸哥…,呃,沒事吧?”
  陸景淡淡的笑了笑:“沒事,一個小國的公主而已。小季,看來,你還沒有深刻體會到和華的地位啊。改天派你去下面出出差。抖抖威風。”
  “噗嗤。”墨靜雯咯咯嬌笑。
  “陸哥……,我又不是衙內。”季婉彤嬌柔婉轉的輕嗔,低下頭,清純無端,秀麗難言。
  和華財團的威風是通過旗下的企業延伸的。假設:景華通信的總經理楊顯現在去荷蘭出差,走官方程序,肯定會得到荷蘭高官的接見。
  杰西卡送走伊麗莎白,回來見陸景正和他的兩名助理說笑,禁不住搖搖頭。
  伊麗莎白和陸景都是她的朋友,她只能保持中立的立場。
  杰西卡做到圓桌邊的椅子上。和陸景閑聊。墨靜雯和季婉彤兩人在一旁安靜的翻閱報紙、雜志。
  聊了一會,杰西卡拿出準備好的一疊財務報表給陸景看,“陸,這是你捐贈給美國文化研究會的資金。我會妥善的使用,這是開支情況。你看一看。”
  陸景沒有接,笑道:“杰西卡,我哪里看的懂這個,回頭你用發電子郵件給我吧。”
  “好吧。”杰西卡點點頭。將文件放在一邊,陸景一向是不看財務支出,“你前些天和安迪見過面了。他說你今年不打算去棕櫚灘度假。是真的嗎?”
  陸景確認了這個消息,“我今年有點事情需要處理。去不了棕櫚灘。杰西卡,祝你們玩的愉快。”
  杰西卡沉默了一會,輕聲說:“我今年也不打算去。”
  陸景有點明白了,應該是和她拒絕安迪-摩根的求婚有關系。他現在處在一個很關鍵的階段,安迪-摩根的私事,他不愿意介入過深。比如:今天他就帶著靜雯和小季來看杰西卡,而不是單獨過來。
  杰西卡自嘲的笑了笑。“陸,中午留下來吃飯嗎?”她心里有很多事情,有一點想和陸景聊聊。他總能開導她。
  陸景搖搖頭,“我還有點事情要處理。”
  杰西卡有些失落,點點頭,“哦。”閑聊半個小時,杰西卡送陸景一行離開,在白色小樓的門口,想了想,提醒道:“陸。你要小心雷納德。”
  雷納德背后捅陸景一刀的行為令她齒冷。衡量了一下,她還是決定提醒陸景一句。
  陸景微征,以杰西卡的立場,能提醒他這一句很難得。在前幾天見過安迪-摩根之后。陸景心中對富豪圈子中所謂的友誼“嗤之以鼻”。杰西卡這句提醒倒是稍稍改變了他的看法。
  陸景深深的看了杰西卡一眼。妖嬈的大眼睛,高聳的鼻梁,性感的紅唇,很典型的西方面容,妝容精致,有著輕熟女人的美麗。娥眉間帶著一抹欲說還休的輕愁。
  杰西卡今天穿著白毛衣和黑色小腳褲。豐盈飽滿的**撐起渾圓的形狀。豐挺、寬厚的臀部貼著褲子,曲線魅惑難言。時尚、美艷的女郎。妍麗多姿。讓人心生憐惜。
  陸景沉吟了會,說:“杰西卡,你可以參加多人的沙龍、酒宴、舞會。”
  他很清楚杰西卡的憂愁從何而來:拒絕安迪-摩根的求婚后,她仿佛置身了一個囚籠中。安迪-摩根看上的女人,有幾個人敢和她說笑、閑聊呢,不怕給安迪-摩根誤會嗎?但,這并非沒有解決辦法。
  杰西卡“呀”了一聲,陷入沉思。陸景的話給她打開了一扇窗戶。
  陸景笑了笑,轉身離開。
  杰西卡回過神來時,陸景黑色的奔馳已經快要消失在樹林的盡頭,她情不自禁的向前走了兩步,目送陸景離開。
  突然間有些明白,她為什么會拒絕安迪-摩根,拒絕雷納德,不僅僅是代溝的顧慮,還因為他們身上都缺乏像陸景身上那樣的活力,可以感染人的情緒。而她,可不愿意日后的生活中沒有生氣。
  …
  …
  11月29日,陸景、煙詩凝、墨靜雯、季婉彤一行從紐約肯尼迪機場飛往德國斯圖加特。
  唐悅去了東京,葉靜雨去加州硅谷。胡易聰留在紐約處理西爾斯的收購。并不隨行。
  陸景這次美國之行,主要是和池佐學達成了協議,而接下來,他要做的是游說德國政府不要對中國的光伏產品征收高額關稅。
  在豪華的私人專機上,陸景接到了遠在加州的唐雨瑤的電話,這次來美國,沒有和雨瑤見上面。上周末的時候,他去哈佛大學和白唯、高麗瑩、聶問白,墨知秋,云玉致,董晚瑤見過面。
  晚瑤那妮子癡纏無比。她2004年進入哈佛商學院學習,正常情況要到2008年6月才能畢業。正在爭取在2007年6月修夠學分畢業。
  “陸景,這么快就離開美國了,事情辦好?”電話里雨瑤的聲音傳來。
  陸景在私人飛機的洗手間里接著唐雨瑤的電話,道:“辦好了。現在只等著黃海那邊的較量結束。建業市商行介入的太深,我現在要為光伏產業操心。”
  唐雨瑤輕輕的笑起來,贊道:“你總是有辦法啊。陸景,你真了不起。一路順風。”
  “嗯,雨瑤,你注意休息。不要太拼。”陸景掛了電話,失笑著搖搖頭。他現在只是做了一手準備,與竹下修一較量的結果,還要等黃海的局勢明朗。
  “咚咚”。風姿綽約的煙詩凝在衛生間門口冒頭,嬌柔的輕笑,眼眸著難掩情意。
  陸景笑著招手讓她進來。
  …
  …
  硅谷,圣何塞市內的一棟摩天大樓中,唐雨瑤在落地玻璃窗前,掛了打給陸景的電話。入眼的一片林立的大廈,天空湛藍。
  硅谷是全球科技人才的圣地和角斗場。她現在站在了這個舞臺上。
  2006年11月29日,美國西部時間10:13,安海拉大廈33樓a-10辦公室。
  她擔任丹尼爾汽車公司執行董事的第一天。自己能不能勝任呢?
  唐雨瑤心中思緒萬千。對接下來的工作充滿了期待,又保持著敬畏。她的事業將從這里開始。
  …
  …
  陸景離開紐約后,消息第一時間傳到了黃海。半島酒店的酒吧中,竹下修一喝著酒,微微沉思。
  雷納德-洛克菲勒從美國傳來消息,陸景很有可能在紐約和安迪-摩根達成了某種協議,這讓他深感憂慮。安迪-摩根倒向任何一方都足以改變局勢。
  他竟然失算了。陸景名不虛傳,確實很難纏。
  深田哲二從酒吧外走進來,穿過酒客零星的酒吧中央,坐到竹下修一對面,小聲道:“會長,蘇先生來了。”
  “請他進來吧。深田,幫我訂一張去紐約的機票。”竹下修一拿起酒杯緩緩的抿了一口,吩咐道。
  深田哲二詫異的看了看竹下修一,道:“好的,會長。”起身去了酒吧門外。
  片刻后,一個英俊的青年走進來,再近一點,看得清楚,正是蘇威。
  …
  …
  斯圖加特位于德國的西南部,陸景等人抵達時,一場冷雨不期而遇。氣溫降到了7攝氏度。
  和華(歐洲)分公司的負責人鄭中杰親自帶著人在機場迎接陸景。
  “這鬼天氣,比紐約還冷。”陸景從私人飛機上下來,跺跺腳,裹著大衣,與鄭中杰等人握握手,坐進豪華的奔馳商務車中。
  鄭中杰原來是景華海外運營部總經理,在今年6月和華內部的掉崗中,來到了和華(歐洲)分公司擔任總經理。
  和華(歐洲)分公司設在德國法蘭克福。歐洲大陸的經濟中心是德國。法蘭克福是德國的經濟中心。分別在柏林、慕尼黑、米蘭、日內瓦、馬德里、阿姆斯特丹、巴黎、馬賽、布魯塞爾、蘇黎世、莫斯科等地設有辦事處。
  陸景的酒店安排在斯圖加特市區的五星級酒店梅里迪安斯圖加特酒店。
  相比于在紐約,陸景一行在斯圖加特的節奏要緩得多。第三天,aer集團的董事長董坤凡從瑞士蘇黎世飛來斯圖加特,立豐集團的董事長楊玉立從西班牙馬德里飛來斯圖加特。
  在酒店的餐廳用餐后,幾人聚到陸景的豪華套房中商量如何游說德國政府放開對中國光伏產品的限制。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