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4)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4)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4)     

重生之世家子弟1789 收購西爾斯的意圖

陸景在安迪-摩根的公寓中吃過精美豐盛的午飯便告辭離開。
  當天下午,葉靜雨便與安迪-摩根的私人助理取得聯系。之前有過出售的經驗,她這次是熟門熟路。
  池佐學在洛杉磯好萊塢負責三井財團內部索尼系的企業。好萊塢八大電影公司:哥倫比亞電影公司就是被索尼收購。
  陸景在第二天晚上與飛抵紐約的池佐學在曼哈頓44街安迪-摩根介紹的一家私人會所中密談了一個下午。
  至于,談了什么無人得知。事后隨著陸景來到紐約的唐悅,悄悄的離開了紐約。
  葉靜雨再次接到陸景的指令,以20億美元的價格出售10%的股份給一家注冊在開曼群島名不見轉的公司。2007年7月份,安卓公司發布手機操作系統阿童木版本后籌備上市。在2008年5月份的股東名單中,人們發現不知道何時索尼竟然持有安卓公司10%的股份。
  這是后話。
  …
  11月27日,周一上午,曼哈頓中區洛克菲勒中心埃克森石油公司大樓中一片忙碌。新的一周開始了。
  53層5301號辦公室中,環境幽雅,一盆綠色的盆栽在窗臺上沐浴著陽光。雷納德-洛克菲勒在電腦前聚精會神的處理著手中的事務。手指不時的敲著鍵盤。隨著他在洛克菲勒家族中的地位升高,他手中的事務也逐漸的多起來。
  “噠噠”的高跟鞋聲音傳進來。助理露絲穿著青色的西裝身姿曼妙的走進來,“雷納德,阿伯特先生已經到了。”
  “那走吧。”雷納德將白色的ibm電腦一推,起身站起來,帶著助理露絲前往停在碼頭上的游艇。
  aig的董事艾德蒙-阿伯特昨天約好時間和他見面,要和他商量關于和華財團與亞太財團的事宜。
  冬日時節,藍天白云。在豪華游艇上聊工作也是極佳的享受。青春貌美的女服務員上了酒水、點心后就出船艙。
  等露絲找了個借口離開后,艾德蒙-阿伯特迫不及待的壓低聲音道:“雷納德,安迪-摩根在出售安卓公司的股份了。”
  “什么?”雷納德一下子愣住。有些失態的道:“這怎么可能?”安卓公司還沒有上市,自然無法“賣空”。安迪-摩根出售安卓公司的股份只有一個解釋:陸景又賣了一部分安卓公司股份給安迪-摩根。
  換言之,陸景和安迪-摩根很有可能達成了某種協議。而就在幾天前,他還在助理露絲面前信誓旦旦說陸景和安迪-摩根無法達成協議。這讓他情何以堪!
  艾德蒙一張馬臉皺起來。不解的道:“我也認為不可能,但是事實就在眼前,據說山姆-麥考密克、斯圖亞特-高爾德都買了不少。雷納德,我們現在要考慮的是安迪是否會介入進來。”
  安迪-摩根要介入到亞太財團與和華財團的斗爭的話,那只會是與和華財團合作。因為亞太財團這一方伙伴太多。獲勝之后,他分不到多少利益。
  雷納德看了艾德蒙一眼,明白他的想法,語氣遲疑的道:“應該不會。安迪的胃口不可能只有幾十億美元。”
  想也是,艾德蒙抿著紅酒。與雷納德兩人百思不得其解。
  他們自然是想不到陸景竟然不邀請安迪-摩根介入。
  …
  蔚藍的萬里晴空,飄滿了棉花糖一樣的白云,遠遠望去,讓人心曠神怡。
  一輛黑色的豪華行政級奔馳從麗都酒店中平穩的駛出,繼而轉向紐約布魯克林下城。
  曼哈頓的車道有些擁堵。黑色的奔馳緩緩的順著車隊前行。
  陸景看了看手腕上的表,距離他和杰西卡-富林明約定的見面時間還有1個小時。綽綽有余。
  陸景笑著打趣柔美安靜的坐在他右手邊的季婉彤,“小季,要不要去布魯克林大橋上看看?那可是標志性建筑。”
  “陸哥…,我去過了啊。”季婉彤嬌柔的輕嗔陸景一眼,抿嘴輕笑。她今天穿著淺灰呢子大衣外套,里面是灰色的打底衫,**峰挺翹,曲線迷人。寶藍色的牛仔褲勾勒著她修長秀美的雙腿。和陸景坐的近,美腿自然的挨著陸景的腿。有難言的美妙滋味在心里回旋。
  陸景“啊”了一聲,打個哈哈。
  墨靜雯明媚的笑起來。“陸景,心情不錯哦?”陸景周末去了哈佛大學看董晚瑤、墨知秋、云玉致。她聶阿姨和白唯、高麗瑩都在馬薩諸塞州劍橋市。
  陸景笑道:“想要心情壞都難啊。”
  季婉彤柔美的笑一笑,說:“陸哥,你上周從安迪-摩根那兒回來還一臉的晦氣。感嘆說人心不足,得隴望蜀。”
  陸景就笑,“那是,幸好我這次不是求安迪-摩根幫忙對付竹下修一,不然我肯定要賠得底褲都沒了。”
  安迪-摩根的胃口很大。所謂友誼,大底也就是那么回事。
  墨靜雯和季婉彤兩人俏臉微紅。嫵媚無端。墨靜雯嬌嗔著白陸景一眼。在女孩子面前說底褲,調戲她們呢。
  “口誤,口誤。”陸景舉手笑道。
  …
  杰西卡-富林明的美國文化研究會位于紐約布魯克林的下城。毗鄰紐約大學工程學院。車到時,便能看到紐約大學繪有火炬圖案的紫色旗幟飄揚。
  初冬的陽光落在碧綠一片的植物、樹林,令人神清氣爽。一棟棟充滿異國風情的建筑坐落在樹林中。環境極佳。車子順著指示牌停在停車場后,就可以看到草地幾百米開外一棟3層樓高的白色小樓。
  陸景不用給杰西卡打電話就知道那是美國文化研究會的主樓。三人下車。小季“嘭”的一聲關上車門。
  “呀,這里空氣真好。”墨靜雯瓊鼻微動,深深的吸了口氣,閉著眼睛體會了一會兒,嫻雅、俏皮的小女孩模樣,明媚可人。
  陸景笑了笑。他和池佐學密談的內容,墨靜雯、小季都知道,否則三人的心情也不會這么放松。
  白色小樓的小樓層一個“丁”字型,花壇中塔松常青,走道中很是安靜。陸景三人剛要走樓梯上樓時,兩名酷酷的黑衣保鏢突然的從轉角處閃出來,身上帶著槍,攔住了三人:“很抱歉,這里是禁區,游客請回。”
  墨靜雯、季婉彤兩人給嚇了一跳,“啊…”,蹭蹭的后退兩步。陸景也給突兀出現的兩人唬了一下,隨即站在墨靜雯和小季身前,皺眉道:“我是杰西卡-富林明女士的客人陸景,你們是誰?”
  保鏢和恐怖分子的區別,陸景還是區分的開。當即表明身份。
  其中一人不屑的斜了陸景一眼,道:“稍等。”說著,用陸景不知道的語言拿起耳麥溝通。
  陸景心里有點不舒服,回頭問道:“靜雯、小季,沒事吧?”
  墨靜雯和陸景一起在交州經歷過給槍指著的場面,小聲道:“還好。”打量了大塊頭的白人保鏢幾眼。
  小季才21歲,從小到大都是天之驕子,給父母、親戚、朋友、老師、同學寵著,哪里經歷過這樣的場面,嚇的嘴唇都有點發白,聲音干澀的道:“陸…哥,沒事。”
  陸景輕輕的拍了拍她的背,“小季,不要怕。”
  小季咬著嘴唇點頭,我見猶憐。
  三人說話間,開車的十三跟了過來,這時,黑衣保鏢溝通完畢,一歪頭,“你,上去吧。”
  陸景冷哼了一聲,將十三留在樓下,握著季婉彤柔滑的小手,帶著她和墨靜雯一起上樓。
  杰西卡的辦公室在三樓的西側。三樓走道中有三組保鏢,不過都是一路放行。
  明亮的辦公室中,杰西卡正在翻著雜志,看到陸景三人進來,起身熱情的和陸景握手,笑著道:“陸,歡迎你來到美國文化研究會。哦,這是你的新歡?許小姐,沒和你一起來紐約?”
  她認識許雪,許雪那時是陸景的女伴。兩人關系密切。
  季婉彤羞的滿臉通紅,青春艷美的光彩在她的身上流溢。松開陸景的手,稍退后半步,站在陸景的身影里。
  陸景打了個哈哈,介紹著墨靜雯、小季。寒暄著,樓下傳來幾聲凄厲的叫聲。接著,聽到樓道外的幾組保鏢怒吼著沖下去。
  陸景心道:“十三動手挺快的。”笑了笑,問道:“杰西卡,這些保鏢是誰的?我上樓的時候還被嚇著了。”
  杰西卡一聽就大致明白怎么回事,顯然陸景是在懲戒那些保鏢,手拍著額頭,“他們是荷蘭伊麗莎白公主的隨行護衛。”
  這時,一名穿著橙色大衣配綠色針織圍巾的長發少女出現在門口,容貌精致,衣著時尚、溫暖,帶著學院風格,驚訝的道:“杰西卡,出什么事了?”
  “噢…”杰西卡無力的揉揉臉,三言兩語的將事情說了一遍。五人一起出了辦公室。正還看到樓下的庭院中的情形。十三帶來的保鏢已經占了上風,將兩名黑衣保鏢制服按在地上,和另外6名保鏢對持,雙方都拿出了槍械。氣氛緊張。
  “住手!”伊麗莎白嬌喝,“菲利普,你們把槍放下。”鬧的大了,她下次可就別想安安生生的單獨出門。幾名保鏢不情不愿的退下。
  陸景這才淡淡的開口,“十三,放了他們。”
  墨靜雯偷偷的沖陸景明媚一笑。拍拍身邊的小季,“小季,現在不覺得他們可怕了吧?”
  “嗯。”看著那兩個保鏢狼狽的模樣,季婉彤禁不住清秀柔美的笑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