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4)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4)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4)     

重生之世家子弟178 誰仰望誰

李群愕然的抬起頭,視線從電腦屏幕移到何夢瑤完美無瑕的臉上,見她似乎有些生氣,勸慰道:“你別聽楊志瞎說,他還不是被孟漢生那十萬的年薪給晃花了眼睛。”
  心里嘆了口氣,他聽趙劍華說過楊志與何夢瑤的事情。外面都是以訛傳訛。楊志想要追求何夢瑤,但是何夢瑤根本就沒有答應過。同學六年能說明什么?以前到沒有看出來楊志這個人的性格。
  宋雨綺對何夢瑤說道:“夢瑤,你不要管他。太自以為是了,我看他都快掂不清他自己幾斤幾兩。跟著孟漢生那人混在一起能有好下場?我倒是奇了怪。”
  說著,對李群道:“知道漢生軟件的人在理工大是怎么傳的話嗎?說你和蔣耀軍沒有資格得到漢生軟件的邀請,只能自己創業。我看他們是愛面子愛瘋了。”
  李群舔了下自己的嘴唇,心里有些火大,說道:“太自大了。他那家軟件公司最大能做到多大?狂妄至極。須知二十一世紀是互聯網的時代。”
  陸景笑著道:“行了,不用理他。用事實說話。這個聊天軟件搞得挺好的,我現在我們能搶占南陽街這里大部分的市場份額信心更足,這一塊就交給你們搞了。我去吃飯,有誰要一起去的。”
  宋雨綺微笑道:“誰會跟著過去當電燈泡啊。關寧可是盼了你一整天。”大家都笑起來。關寧把圖書證給了何夢瑤,和陸景一起去江州大學東邊的咖啡館星光咖啡吃東西。
  吃飯的時候接到謝澤華的電話。江州最近的政局有些撲朔迷離。省里下了兩個調查組下來。有的人說是查問題。有的人說是考察干部,各種謠言滿天飛。
  謝澤華在電話里提到開發區的黨委書記齊克強想要和他見一面。討論下他新提出的那地方案。
  “過幾天吧,我今天有事情。”收了電話,陸景稍稍琢磨了一下。黃致遠的觀點他是極為贊同的,熊書記在開發區的人事上吃了虧,調整人事是必然選擇。
  省里的調查組肯定是和人事變動有關。
  小雨中的江州大學極為迷人,煙雨凄迷之中看著湖畔零星先開的櫻花,很易讓人心里飄起浪漫的情思。
  雨傘之下關寧拿著手里的報紙問陸景:“這上面說得是真的嗎?白沙真的可以那么美?”
  她手里的報紙是剛剛在報亭處買的江州日報。上面登了徐建林的第二篇文章。介紹了民國初年民居的風貌,呼吁保護古建筑。
  陸景撐著傘。將她額頭的青絲撩到耳后,輕聲說道:“當然。”雖然兩人多次共赴巫山,在人前這般親昵的動作還是讓關寧的臉上飛起酒紅,在細雨中自有一番風韻。
  兩人在圍著李湖繞了半周,偶爾也能看到迎面錯過的情侶。天地里靜得就只剩下雨的聲音。
  晚上兩人在麗都酒店打包了飯菜帶到后湖別墅里溫馨的吃著。生日蛋糕只吃了一小半,就沒胃口。
  “今天晚上回去嗎?”浴缸里的水輕微蕩漾著,關寧伏在陸景的身上。動了一會就沒了力氣。
  醉人的酡紅浮現在她臉上,抿著紅潤的嘴唇嬌羞的說道:“回啊。不然要被笑死了呀。”
  陸景輕輕揉捏著她胸前嫩滑嬌軟的酥乳,輕笑道:“你這副模樣回去也要被她們笑。今天晚上就從我了吧,關小寧。”十足的惡少口氣,邪笑著分開,抱她出浴缸。將她用白色的大浴巾裹住,丟在了湖藍色的被褥上。
  湖藍色的被褥上橫陳著雪膚玉潤的嬌軀,水滴在肌膚上閃耀著誘人的光澤,室內的微寒拂過肌膚。關寧初雪一般凈白的臉龐有著羞紅,秋水似的眸子里透著迷離的光。無力拒絕任何要求。貪歡了許久才沉沉睡去。
  早上起來時,雨已經停了。扶著關寧嫩滑如玉的俏臀又做了一次。看她嬌柔無力趴在床上的慵懶模樣,讓人豪情萬丈。
  …
  陳國波和陸景約了周一上午帶他的朋友來新盛大廈拜會他。陳國波的朋友叫楊玉立,在靠近白沙的漢寧路上開了三家公寓式的酒店。
  陸景記憶里對楊玉立有些印象,他日后會是遠大集團的副總,負責商業地產的開發,是蘇遠得力的助手。他最得意的手筆就是改造了中盛路,將那里變成了江州飲食文化的集散地。
  楊玉立在江州社會的人脈關系要比陳國波強太多,他很清楚他面前青年的身份,絲毫不會因為他的年紀而有所怠慢。
  陸景微笑著遞了一支煙給楊玉立,說道:“老陳說你在商業地產很有想法,我打算聽一聽。”
  國內的商業地產從八十年代開始發展,其中不乏經典的案例,但是要到新世紀之后才有具體的經驗總結。陸景希望能聽一聽楊玉立此時的看法。他需要一個代理人站在前臺,執行他改造白沙的方案。
  商業地產區別于住宅地產和工業地產等形式,具體的表現形式為零售、批發、餐飲、娛樂、健身、休閑等地產模式。
  無論是大手筆的資金開發,還是小規模的嘗試,商業地產的投資回報周期都很長。在獲取回報的模式上都是租、售兩種手法。
  楊玉立在來之前做足了功課,知道陸景有意開發白沙。這是他的一個機會。做地產開發,沒有關系,沒有資金很難做得起來。而陸景無疑是能提供這兩樣東西的人。
  “商業地產目前來說都是開發酒店地產、旅游地產、大型購物中心地產、寫字樓地產。獲取回報時一般都是采取租、售的模式。一旦產權形成之后可以進行一系列的商業包裝,去資本市場進行多次融資。
  但是我認為要把整個區域的住宅市場帶動起來。才是完美的方案。”
  陸景笑了笑。很多人能成功果然是有其原因的。在九七年的時候楊玉立就能有這個眼光,真不愧是日后遠大集團在商業地產上的掌舵人。
  挖蘇遠墻角的心思又盛了幾分。
  楊玉立繼續說道:“就以白沙為例。開發旅游地產是最佳選擇,但是如果能帶動白沙整個區域的住宅市場,公司只要開發幾棟住宅樓賣掉,前期投入很快就能回收大半。”
  如果開發白沙,肯定不會是依照徐建林的想法把白沙一百六十間的院落都恢復原貌,那沒有什么意義。要選擇重點、有旅游價值的地方進行改造。
  白沙地理位置絕佳,在林元區與漢寧區的交界處,又臨近北湖。更多的是需要考慮如何利用現代的建筑技術在保持原來地民居風格中融入更多的商業元素。形成一個集餐飲、休閑、住宿、旅游、購物的綜合性時尚消費場所。
  如果只是簡簡單單的圈地方,建古城收費,那投資不知道要等到什么時候才收回來。
  白沙改造的最大問題不是怎么改,而是要讓市里同意改造。從這幾天的輿論的情況來看,不是短期之內可以決定的事情。
  陳國波見楊玉立和陸景聊得投機,心里放松下來,他知道楊玉立的水平。但是一直沒有遇到賞識他的人,在江州一直沒有發展起來。
  與楊玉立聊得投機,陸景也不在遮遮掩,索性和他說起白沙的改造的話題。
  白沙的改造不是短期內可以完成,但是前期的工作倒是可以先做起來。
  一連幾天,都和楊玉立、陳國波在白沙里轉悠著。中間陸景抽時間和齊克強談了一次。開發區土地劃分的事情基本確定。等參加完后天由市里面舉行的答謝酒會,他這次來江州的任務就算完成,可以返回京城了。
  “老陳,有沒有興趣做安置房工程?”中盛路的一家燒烤店里,陸景喝著啤酒問陳國波。三個人剛剛從白沙那里過來。淡淡的夜色慢慢的籠罩下來。
  “安置房?那里有安置房工程給我做?”陳國波自嘲的笑了下,給陸景斟滿酒。“安置房項目利潤一向很低,我…”
  見他有些不情愿,楊玉立說道:“老陳,你公司的工程隊伍擴編之后還要繼續鍛煉一下,不要想著一下子就接到高利潤的項目。”
  對楊玉立的眼光,陳國波還是很服氣的,喝了口酒,砸砸嘴巴說道:“行,只要景少能拉來工程,我一定接。”
  陸景笑了笑,說道:“過幾天你就知道了。”說著,對楊玉立道:“我不會直接參與到白沙的改造中,有些地方需要避諱。你先注冊公司,我會提供一千萬美金的資金用于前期的投入。具體的細節,等白沙改造確定下來再說。”
  這幾天走下來,白沙改造的大致方案他和楊玉立心里都有些底。
  楊玉立點頭笑道:“我明白。”心里有些振奮,這意味著他已經坐上了陸景的船。楊玉立舉杯道:“景少,我敬你一杯,祝你前程似錦,鵬飛萬里。”
  陸景拿著酒和他干了,笑著道:“改天介紹你和徐建林認識一下。”正說著話,郁揚的電話打到陸景的手機上,“陸景,來王朝喝酒。哈哈,要不是聽王挺說看到你在江州大學和關寧吃飯,我還不知道你來江州了。”
  陸景想了想,笑道:“行啊。”市里的風向下來了,聽說是在考察市委秘書長劉玄志。聽大哥的秘書占偉濤說,熊書記希望將劉玄志調走,推他的心腹吳禮曉上去。
  在謝澤華到市經濟開發區擔任區長一職后,占偉濤被選為大哥的秘書。歷史還真是有著強大的慣性,記憶里占偉濤在大哥來江州之后就一直是他的專職秘書,外放后逐步升任到市委常委、漢寧區區委書記一職,是根正苗紅的陸派干部。
  陸景和楊玉立、陳國波說了一聲,坐車去王朝俱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