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17)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17)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17)     

重生之世家子弟1787 背后的人

燕大校園的冬夜很安靜,到夜里9點就可以只有零星的汽車鳴笛聲。月色寂寥。夜空如鉛藍色的寧靜。窗外的樹影在夜燈下搖拽不休,吹著玻璃窗嘎嘎作響。
  “你在顫抖,沒事吧?”李菲菲美麗的眸子看著陸景,滿滿地蓄著愛意,清秀如玉的臉蛋上帶著動情后的緋紅,聲音嬌柔的問道。
  陸景搖搖頭,平躺在床上,呼呼的喘著氣。心理學上說,人的預期與結果產生一個v型反轉,就會帶來強烈的印象和刺激。
  他想起前世里遙望菲菲倩影的苦澀,想起在半夜驚醒,那刻骨銘心相思的痛苦。想起這一世里,重活后與菲菲的遠離,走近,這一路的艱難、各種心路歷程。最終在兩人28歲時,在今晚,在剛才,不分彼此的交融在一起。
  這種幸福的反差,帶給他的快樂,無與倫比。只是,有多大的興奮,就有會有多大的疲倦。他現在仿佛全身的力氣都給抽走了。
  李菲菲側過身,嬌顏如玉,緋紅的余韻更添她幾分嫵媚的風致。緊貼著陸景,近距離的看著他。此時無聲勝有聲。
  陸景溫柔的看著李菲菲,看著這個女孩,他的初戀,心中涌起柔情。緊緊的相擁。
  或許,這輩子,他都會記住在他“出征”前的這一晚。
  …
  …
  迪拜。忙碌的準備著婚前事宜的戴安娜抽空邀請納賽爾、穆罕默德-薩利姆到迪拜的皇宮中喝下午茶。
  迪拜皇宮的景致在迪拜自然是一等一。花園中,入眼處都是郁郁蔥蔥的樹木,充滿了熱帶地區的風情。
  穿著長裙的戴安娜風姿動人,手托著茶杯,說道:“納賽爾,陸景怎么還停留在京城?現在的形勢對他而言相當危險。”
  納賽爾四十多歲,一身阿拉伯白袍,笑著道:“陸景說他停留在京城中的理由是因為要照顧家庭。聽說他妻子懷孕了…”
  穆罕默德-薩利姆插話道:“這顯然不是真話。我覺得他是在等待所有的敵人都跳出來。”
  目睹了陸景收購迪拜鉆石集團時翻手為云、覆手為雨的手腕,將戴安娜教訓的不要不要,他寧可從陰謀論的角度去推測陸景的行為。
  納賽爾笑了笑。這個推測太虛幻,說道:“竹下會長的能力怎么樣,我們都是清楚的,再加上三井、住友、渣打、匯豐、花旗。陸景的勝算真不大。或許,他停留在京城有說不出的苦衷吧。”
  戴安娜眼神閃爍。
  納賽爾勸道:“戴安娜,一切等結果出來再說吧,陸景那個層次的較量,我們最好不要提前下注。參與進去的話,肯定會傾家蕩產。”
  這時,納賽爾的一名助理從外面進來,恭敬的道:“王子,陸先生到紐約了。”
  戴安娜、納賽爾、穆罕默德-薩利姆三人對視了一眼。陸景的反擊開始了。
  …
  …
  陸景此次前往紐約的隨員比較精簡。與墨靜雯、小季、煙詩凝、唐悅、胡易聰外加助理、保鏢若干,一行從京城出發,然后和葉靜雨的小團隊在紐約匯合。
  第一天給陸景接風洗塵的是芝加哥財團的馬文-克朗。馬文-克朗和陸景有很深的合作。他寄希望于陸景能幫助克朗家族恢復昔日芝加哥財團的榮耀。
  酒宴在紐約麗都酒店中舉行。麗都酒店集團在曼哈頓下城購入了一棟56樓的大廈,改造成為紐約麗都酒店。志在全球擴展的麗都酒店集團肯定要進入北美市場。
  都說富豪們昂貴的玩具是跑車、游艇、私人飛機,但真正的富豪玩具是酒店,五星級的豪華酒店。這才是高逼格、高檔次的炫耀。
  陸景這次抵達紐約表面上的理由是與馬文-克朗洽談西爾斯(中國)收購西爾斯的事宜。陸景身邊隨行的胡易聰便是西爾斯(中國)的總裁。
  美國零售業巨頭西爾斯在法律上意義上屬于美國第三大零售商凱馬特。但克朗家族在增持西爾斯的股份后。保持著對西爾斯的影響力。這家零售巨頭原本是芝加哥財團的旗艦企業。只是,隨著時間逐漸的沒落。最終被凱馬特并購。作為其旗下一個獨-立的品牌存在。
  西爾斯(中國)是是新虹百貨、天藍商場、西爾斯、云豐集團四家在國內組見的大型超市。試圖挑戰沃爾瑪、家樂福等零售業巨頭。
  現在,陸景計劃以西爾斯(中國)反收購西爾斯,徹底的掌握這家老牌的零售業巨頭的所有資產,包括其品牌資產。
  西爾斯在美國的經營狀況并不好,每況日下,資產大約在80億美元左右。現在在納斯達克股市上的股價約7436美元。
  具體的收購事宜陸景不會去過問,由胡易聰全權負責。不足100億美元的交易對當前的和華財團而言只是一個小case。
  酒宴中觥籌交錯。胡易聰身邊圍滿了華爾街的精英。陸景獨自一人在宴會廳湛藍的落地玻璃窗前看著曼哈頓的夜景。
  不是沒有認識這位和華財團的執掌者,他年輕的過分,而是因為夠資格在他面前侃侃而談的人不多。
  即便是今天受邀而來的華爾街精英、凱馬特的董事長、所有者、億萬富翁埃迪-蘭伯特在陸景面前都差幾個檔次。
  勞心者治人勞力者治于人。到陸景這個層次。手底下,可以聘請全球最頂尖的職業經理人打理各種生意,而不需要親自上場擔任某家企業的董事長。
  馬文-克朗和埃迪-蘭伯特、胡易聰、葉靜雨幾人閑聊著。身邊聚攏了一批人,這是今天酒宴的中心。
  葉靜雨作為彩虹風險投資基金的ceo。因為持有安卓公司大量的股份聞名華爾街。這毫無疑問是可以寫進教科書的風險投資案例。
  聊了一會,馬文-克朗走向陸景,他知道陸景來紐約的原因,現在全球最頂尖的富豪圈子中的人都在關注亞太財團與和華財團在遠東的較量。
  當竹下修一還在黃海坐鎮時,和華的話事人出現在紐約,這難得不值得深思嗎?
  “陸先生!”馬文-克朗走到陸景身邊。圓臉上浮現出一個笑容,和陸景碰了碰酒杯,說道:“埃迪原則上同意出售西爾斯。他的要價預計會上浮20%。不過,我看他很有興趣繼續持有西爾斯的股份。談判可以從這方面入手。”
  日益龐大的中國市場,對零售業而言具備著無與倫比的吸引力。只是西爾斯沒有辦法進入中國市場。而西爾斯在美國日益走下坡路,哈佛大學零售領域的教授喬治-泰勒甚至以支離破碎的尸體來形容西爾斯。
  所以,看似西爾斯(中國)的反收購是有求于凱馬特,但實際上凱馬特的股東恐怕會很樂意將手中的股份轉讓為西爾斯(中國)的股份。
  陸景微笑道:“馬文,這是一個好消息。”
  馬文-克朗笑了起來,試探的問道:“陸先生,你和竹下會長有沒有和解的可能?”
  陸景扭頭看了馬文-克朗一眼,笑道:“都到這個份上怎么和解?不看好我能獲勝?”
  馬文-克朗點點頭,隨即醒悟過來,解釋道:“sorry,陸先生,我只是…”
  馬文-克朗今年37歲,還沒有修煉到如同老狐貍般在任何時候都可以隱藏自己的想法。陸景順口一問,他遂不及防之下,說出他心底的看法。陸景要面對的敵人太多:竹下修一,三井、住友、匯豐、花旗、查爾斯-沃倫、雷納德-洛克菲勒。獲勝的希望確實很渺茫。
  陸景笑一笑,看似漫不經心的道:“聽說,安迪在紐約。”
  馬文-克朗眼睛微微一亮,有點明白了。
  …
  …
  酒宴散去。收購的事宜也交給胡易聰的團隊處理。陸景、唐悅、葉靜雨一行住在紐約麗都酒店。
  第二天上午,陸景輕車簡從的帶著保鏢十三前往公園大道431號公寓大樓。他昨天已經和安迪-摩根約好見面詳談。
  曼哈頓是紐約這座全球與倫敦并列為全球最大的金融中心城市的精華所在。摩天大樓林立,世界級公司云集。這里匯聚著全球的時尚、財富、文化合集。
  陸景坐在車中,欣賞著曼哈頓的城市風情,他和安迪-摩根是朋友,去安迪-摩根家中拜訪并不算突兀。白色的奔馳商務車緩緩的停在公園大道431號公寓大樓前。
  陸景下車后,抬頭看著這座高400多米的大樓。安迪-摩根便住在頂層。這個高度超過了帝國大廈和新世貿大樓,同時也是西半球最高的住宅樓。
  坐電梯直達頂層后,安迪-摩根的管家開了門,寬敞無比、奢華內斂的客廳中,安迪-摩根起身相迎,笑著和陸景握手,“陸,好久不見!”
  “確實有一段時間了。如果計劃不變的話,我們下一次見面應該也很快。”陸景笑著和安迪-摩根握手,在他的邀請下落座。漂亮的侍女送來熱咖啡。
  安迪-摩根哈哈一笑,陸景說的是每年去棕櫚灘度假,大概12月份他就會啟程去棕櫚灘。也就是十幾天的功夫。現在已經是11月底了。
  寒暄著,隨意的聊著,安迪-摩根并不著急提起話題,實際上,他很清楚陸景來拜訪他的用意。他停留在紐約,本身就說明了很多東西。
  陸景抿了口咖啡,笑道:“安迪,不知道你有沒有關注日本tu這家公司?”
  合眾連橫。陸景主動提出話題。他的時間并不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