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1)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1)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1)     

重生之世家子弟1786 敵手再增

“陸哥…”蘇琳清冽柔婉的聲音從電話里傳來,“你,你還好嗎?”
  陸景禁不住笑起來,倚在沙發上,說:“我現在能吃能睡,心寬體胖。應該算還好吧?你呢,蘇琳?最近在京城還是在黃海?”
  墨靜雯嫵媚嬌柔的掩嘴一笑,在陸景臉頰吻了一口,起身去廚房里沖咖啡,將空間留給陸景打電話。蘇琳對陸景的好感她知道。
  蘇琳給陸景說的笑起來,輕聲道:“我回徐城了。陸哥,我…,對不起…”此刻,她的內心中十分糾結。
  陸景感受到蘇琳內心的想法,陸、蘇兩家的較量已經開始,她不愿意和他成為敵人,看著落地玻璃窗外寥落的星空,溫聲寬慰道:“蘇琳,這和你無關。”又笑道:“怎么,你就這么肯定你們家一定能獲勝?”
  “啊…,陸哥,你真厲害。”蘇琳輕聲驚呼,她沒料到陸景竟然能猜透她心底的想法。
  陸景笑笑,如果不是感覺蘇家占盡優勢,蘇琳又怎么會說“對不起”。和蘇琳隨意的聊了一會,半個小時的時間便過去。
  “陸哥,那你早點上休息啊。我掛了。”蘇琳掛了電話,心中悵然若失。本來是她想要安慰陸哥,緩解他最近的壓力,結果卻是陸哥安慰了她一番。
  想著剛才的電話,蘇琳的心情變得愉快,再想起她剛才在電話結束時一聲陸哥喊得嬌柔婉轉,糯軟甜膩,清秀俏麗的臉蛋頓時變得緋紅、滾燙。雙手捂著臉。一雙明亮晶瑩的眸子在夜色中發亮。
  結束了和蘇琳的通話,陸景到陽臺上抽著煙,緩緩的,一口接一口。
  墨靜雯沖好咖啡,在客廳門口看著陸景挺拔清廋的背影,欲言又止。他穿著黑色的大衣,憑欄思索。煙頭在夜色中明滅。一身所負天下望。大概是說陸景這樣的。
  …
  周五下午,葉靜雨飛抵香港。和華互聯網業務各家公司的總部在京城、黃海、江州、建業,她平日里在國內的辦公地點一般選擇在黃海。這次來香港休假探望好友許雪。
  許雪在機場里接到葉靜雨,取笑道:“靜雨,神采奕奕哦。終于舍得離開京城了啊?”
  “雪姐…”葉靜雨羞赫的嬌嗔,回想起陸景一行送她到機場的場景。
  只是,葉靜雨平時都是一副張牙舞爪的天才少女模樣,這個樣子讓許雪感到奇怪,有些明白了。在半島酒店中喝了下午茶。回到天富華府休息。
  許雪的這間三居室公寓布置的很清雅。白色的裝修風格,偶爾出現粉色系的色彩,有著女人居住的味道。
  香港的天氣要暖和的多,11月中旬只穿著單衣、外套就很舒服。許雪穿著一件白色的襯衣,灰色的精致西裝。明艷豐腴的身材勾勒出來,豐滿的**挺翹曲線曼妙難言。成熟性感的女人韻味令人無可抵御。
  看著許雪蹲下來在電視下的儲物柜里找茶葉,渾圓美麗的俏臀貼著灰色的西褲,曲線畢露,葉靜雨由衷的贊道:“雪姐,你真漂亮。怪不得陸景那么喜歡你。”
  “是嗎?靜雨。和你認識這么多年,難得你主動夸我啊。”許雪嬌笑著回頭道,拿了茶葉泡好茶,坐到沙發上,神秘兮兮的笑問道:“靜雨,你和陸景那個了?”
  葉靜雨小臉浮起緋紅,抱著雙腿卷縮在沙發中,小聲道:“雪姐,沒有呢。”
  “那接吻了?”
  “沒有。”
  許雪無語的拍拍額頭。她還沒搞明白葉靜雨這么高興干什么?葉靜雨這段時間在京城陪陸景的事情,她一清二楚。對好友的情思。她早就知道。只能說陸景太能“招蜂引蝶”。
  葉靜雨吞吞吐吐的道:“雪姐,我昨天勸他少抽點煙,他今天送我到機場的時候,吻了一下我這里。”葉靜雨點了點她光潔精巧的額頭。
  許雪一口茶差點噴出來。憋著笑。陸景只是回應一下靜雨而已。不是那個意思。
  葉靜雨翻個白眼,撇嘴道:“雪姐,你要笑就笑啊。我又不說你。哦,雪姐,你說要是陸景經常這樣倒霉,我是不是可以懶在京城不走啊?”
  最近陸景壓力很大。這些天相處的時候,偶爾給他調戲兩句,她也懶得和他計較呢。
  “咳咳…”許雪再也受不了,在沙發上笑的花枝亂顫,“靜雨,你很邪惡吶。怎么可以期盼陸景倒霉的?”
  “哦…”葉靜雨明秀的眼眸滴溜溜的轉著,靈動無比,“雪姐,看來你還是見色忘友哦。”
  許雪氣的去掐葉靜雨,她那還不知道給這小妮子給耍了。笑鬧了一會,兩人氣喘吁吁的倚在沙發上閑聊。
  “雪姐,怎么回事啊?黃海那邊鬧的那么厲害,陸景怎么就在京城里一點動靜都沒有,不符合他的性格啊。和華的策略還是拖延?”葉靜雨是和華議事會議的成員,對和華應對亞太財團當前進攻的策略很清楚。
  許雪點點頭,心中有些憂愁,“陸景不打算插手陸家和蘇家的沖突。他似乎很相信他大哥陸江的能力。所以,我們現在只是拖延時間,保證湯開復,唐、裴兩家不被亞太財團一口吞掉就可以。”
  “哦——”葉靜雨拖長音調,咬著手指頭,沉吟著。心中有輕染的情思,有狡黠思緒。
  …
  周末中午,陸景、衛婉儀和王燦、夏思雨、唐悅、沈雪華、謝晉文一起在嘉南俱樂部打著高爾夫。吃飯時,陸景接到了納賽爾等人的電話,說笑了幾句,掛了電話。
  王燦關心的看了死黨一眼,扶了扶眼鏡,“陸景,沒事吧?”現在京城中的形勢都不大看好陸景,陸景也低調的不在眾人面前露面,今天到嘉南俱樂部來玩算是近一兩個月以來公開露面了。
  陸景擺擺手,將手機放進衣兜中,拿起酒杯和眾人干了一杯,道:“沒事。西亞那邊的電話。花旗銀行加入與雷納德-洛克菲勒脫不了關系。”
  唐悅將紅酒杯重重的頓在餐桌上,罵道:“瑪德,那狗日的就是個王八蛋,我們在印尼的石油讓利給他多少,他竟然還在背后搞鬼。”
  沈雪華忙小聲安慰著丈夫。
  陸景抿著酒,道:“搞鬼的也不只他一家,許雪給我打過電話,最近渣打銀行銀行又活躍起來了,預計他們也會加入csa集團。”
  謝晉文道:“景少,要不要搞一搞渣打銀行。他們不是想在黃海設立大中華區總部嗎?我們可以讓他們搞不成、”
  衛婉儀擔憂的看了陸景一眼。這樣搞不行的。她出身于衛家,耳濡目染,對政治敏感度很高,她有點擔心陸景怒火中燒,作出不理智的行為。
  陸景笑著搖頭,“小謝,不要節外生枝。”衛婉儀就松口氣,在桌子下輕輕的握住丈夫的手。
  夏思雨支招道:“陸景哥,那你也不能什么都不做啊!不然,那些人肯定得寸進尺。要找個人立威。我在電信里可不就是這樣。他們欺負我年輕呢。”
  夏思雨這話說的眾人哄堂大笑。
  陸景就笑,“貌似我也可以說他們欺負我年輕啊。”眾人又是一笑,陸景相比于對手方那些話事人來說確實很年輕。
  聚餐的氣氛慢慢的熱烈起來。
  …
  回家的路上,衛婉儀溫婉的問道:“陸景,你什么時候走啊?”11月17日,她肚中的孩子已經滿三個月,陸景可以放心的離開京城。其實,她才27歲,基本不會又問題。只是陸景心中覺得虧欠她太多,堅持在京城中守候到3個月后的穩定期。
  陸景微笑著摸了摸嬌妻微微凸顯的肚子,道:“過兩天就走。唐悅我和一起去紐約。”
  衛婉儀嫻靜的挽著耳邊的秀發,笑一笑,道:“哦,你要去找安迪-摩根?”
  陸景就笑,輕輕的捏著嬌妻的臉蛋,“聰明。敵人太多了,竹下修一一堆幫手,我也得找外援幫忙。”
  “有把握嗎?”
  陸景微微沉吟,目光深邃的看著窗外的夜色,自信的輕聲道:“有。”和華在美國的商業情報機構并沒有閑著,有些情況,他還是了解的。
  …
  “陸景,你什么時候走?”同樣的問題,陸景給嬌妻問過一遍,又給李菲菲問了一遍。周一,傍晚,陸景和李菲菲在燕大校外的風景擊劍館運動過之后,吃了飯,兩人在燕大校園內漫步。
  “明天。”看著初戀女孩儼如天鵝般的眼眸,陸景情不自禁的將她擁在懷中,溫柔的吻著她紅潤的嘴唇。是的,他明天就要去紐約。陸、蘇兩家的交鋒,他是插不上手的。但是,在商業層面,不管勝負,他都要做好準備。
  勝,就要將亞太財團一網打盡,他不想打蛇不死反被咬。在這一點上,陸景和竹下修一的觀點出奇的一致:要么不動,要動就要一擊致命。
  敗,面對政治、經濟兩方面的壓力,他此生的心血大概就要付諸東流。然而,他必須要盡量保證東山再起的機會。他不僅僅是他一個人,還有和華眾人的前途。
  勝負如何,他不知道。只是要按照主席的教導:做最壞的打算,向最好的結果努力。
  李菲菲雙手環著陸景的要,仰頭承受著陸景的熱吻,心中情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