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4)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4)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4)     

重生之世家子弟1785 再失一城

11月13日,丹尼爾-沃倫和霍華德飛抵紐約。和華派遣至丹尼爾汽車公司的執行董事已經抵達硅谷。但是他還差1000萬美元的注冊資金。
  丹尼爾約了雷納德-洛克菲勒在第二天見面,洽談丹尼爾汽車公司的事宜。
  丹尼爾去京城之前,雷納德讓他給陸景帶了話。雷納德希望以調解和華與亞太財團之間的矛盾為條件,換取入股丹尼爾汽車公司,而陸景的條件是讓雷納德說服aig出售現代金融等三家企業給現代財團。雙方沒有談攏。
  夜色朦朧,丹尼爾的專車停在紐約第五大道朗豪坊酒店門前。,揉合尊貴風格與低調時尚設計的朗豪坊酒店在夜色中熠熠生輝。丹尼爾與霍華德進入酒店,直抵27樓的總統套房。他已經和雷納德約好在這里見面。
  十幾分鐘后,雷納德、杰西卡-富林明、aig的董事艾德蒙-阿伯特、花期銀行的尼古拉斯-賈爾斯分別到來。
  眾人寒暄著,侍者們很快送來精美可口的西餐。從27樓的總統套房眺望著附近曼哈頓最繁華的建筑,時尚、大氣、引領潮流的氛圍油然而生。
  此刻,他們正在世界的經濟心臟地帶用餐。從這里衍生的經濟話題足以影響全球的經濟。
  丹尼爾很客氣的和杰西卡-富林明交談,“杰西卡,真沒想到你今天會來?”
  “我天天晚上都沒什么事啊!聽雷納德說你今晚邀請他吃飯,就過來咯。”杰西卡雪白的玉手拿著香檳酒杯,舉起來,微微示意。丹尼爾原本也是她的朋友圈子中人,只是這一兩年來因為影響力減弱,慢慢的淡出。
  她今晚穿著藍色的貼身毛衣,黑色的直筒褲,描繪出她火辣辣的好身姿,美艷無端,搭配溫柔卷發。在華麗的夜燈下,周身散發出柔和光芒。恍若女神降臨。
  丹尼爾笑了笑,和美麗的佳人干杯。就他所知,即便杰西卡沒有答應安迪-摩根的求婚。也不會影響她在安迪-摩根心中的地位。
  雷納德扭頭問道:“丹尼爾,你還差1000萬美元的注冊資金?”丹尼爾汽車公司相關的情況,他已經了解。丹尼爾專程打電話給他說過。
  丹尼爾點頭道:“是的,雷納德,我希望能在紐約募集到1000萬美元。然后去立即去硅谷成立公司,我的時間不多了。”
  在座的艾德蒙-阿伯特、尼古拉斯-賈爾斯都笑起來。雷納德支持丹尼爾繼承沃倫財團的事情在圈子中不是秘密。他和查爾斯-沃倫不對付。之前,兩人因為爭奪在鉆石聯盟中的主導權鬧翻了。
  雷納德笑道:“丹尼爾,1000萬美元的貸款不是問題。我可以資助你。只是,你出5000萬美元才獲得15%的股份實在太少了。怎么,我們的陸先生,在現在這樣的態勢下,他還想要保持強勢嗎?”
  花旗銀行的尼古拉斯-賈爾斯得意的輕笑幾聲,道:“雷納德,你現在想要調解也不可能了。等著陸垮掉之后。你再收購他手中的股份吧。”
  杰西卡微微前傾著身體,好奇的道:“我是不是遺漏了什么重要的消息?”
  雷納德將竹下修一和陸景在黃海斗爭得白熱化的事情說了一遍,笑著道:“陸這個人不大聽得進人言啊!我在迪拜的時候提醒過他。”
  杰西卡愣了愣在,這個評語和她接觸到的陸景的形象可不一樣,微微沉吟著。
  丹尼爾心里搖頭:你那是“提醒”嗎?明明是敲打!陸景對他的幫助顯然超過雷納德。他心中的立場已經稍稍偏向陸景。當然,雷納德現在在洛克菲勒家族中上升的勢頭十分明顯,他也需要大力借助雷納德的力量。
  丹尼爾1000萬美元的事宜在雷納德這個圈子中不值得一提,一句話就可以解決。吃過飯后,眾人的話題逐漸的轉移到和華財團與亞太財團的較量下。無論誰勝誰負,都會有大量的資產可以接收、收購。這個漁翁之利。他們都盯著。
  聊到晚上9點左右,杰西卡告辭。雷納德親自送杰西卡出酒店。在酒店門口,雷納德看著心中最為在意的女人,很紳士為她打開車門。笑著道:“杰西卡,我有這個榮幸送你回家嗎?”
  杰西卡大眼睛看著一臉誠懇的雷納德,失笑著挽著頸脖邊的秀發,“雷納德,不用了。我可不想你也像安迪那樣突然的拿出求婚戒指。拜拜。”
  杰西卡笑吟吟的揮揮手,坐進車中。
  “bye-bye!”雷納德惆悵的目送杰西卡遠去。他和安迪-摩根相比。優勢在于年齡,劣勢卻是因為他的容貌不如安迪-摩根英俊。在權勢、影響力上也不如安迪-摩根。只是,他還不大明白,錦衣玉食的杰西卡對男友的要求是什么?
  …
  夜燈閃爍,回到曼哈頓東72街430號公寓的杰西卡洗過澡后在臥室里休憩。
  她認識竹下修一和陸景,相比較而言,她內心里的感情更傾向于陸景。畢竟,她和陸景是好友,和竹下修一只能算是一般的朋友。
  但是,這場較量,她無法去說什么。男人之間的戰斗、戰爭,她從來不參與,也無能為力。
  說到底,她最大的武器只是美貌以及靠朋友們捧場的影響力。富林明家族早就沒落。
  第二天,杰西卡給安迪-摩根打了個電話,約了他在曼哈頓東河的一家西餐廳中吃飯,她很喜歡那里的芝士焗大蝦。
  環境優雅的西餐廳中,結實的橘黃色木桌,白色基調的軟皮長凳,坐在這樣的環境中用餐令人很愉快。
  “安迪,最近還好吧?”杰西卡抿著嘴問道。她拒絕了安迪的求婚,也拒絕了他多次邀請吃飯。只是想避免尷尬。現在他應該冷靜下來了。
  安迪-摩根衣著整潔,雙手分別拿著刀叉,聳聳肩,“不大好。不過,杰西卡,你今天突然請我吃飯,讓我灰暗的心情變得極好。”
  “謝謝你的夸獎,安迪。”杰西卡笑了笑,主動的給安迪-摩根倒了紅酒,舉杯道:“hee!”
  “hee!”兩只高腳玻璃杯在空中輕碰,杰西卡與安迪-摩根對視著笑了笑。求婚的尷尬在這一刻消除。兩人的關系再次回到朋友的界限范圍內。
  安迪-摩根對杰西卡的性格很了解,吃著西餐,問道:“杰西卡,你找我有事吧?”
  杰西卡點點頭,精致的耳墜晃動著,“我想問問陸和竹下會長兩人交鋒的事情。我昨天聽雷納德說過這件事。安迪,你覺得陸和竹下會長誰的勝算高一些?”
  安迪-摩根英俊的面孔上浮起一抹微不可查的輕蔑笑容。雷納德對杰西卡的愛慕,他怎么可能不知道?不過,他也不會認為杰西卡和雷納德一起吃頓飯就怎么樣。想了想,道:“杰西卡,你希望誰獲勝?”
  杰西卡眼睫毛微微挑了挑,直言不諱的道:“我希望陸獲勝。”
  安迪-摩根就笑起來,“那看來我需要調停一下他們的矛盾。杰西卡,需要我這么做嗎?”
  杰西卡知道安迪這是什么意思,他不看好陸景,搖搖頭,紅唇輕吐,“不需要。”
  喝著紅酒,安迪-摩根分析道:“其實,調解他們這次的矛盾,我有信心。但是,調解一次,下一次他們還會起沖突。這是地緣政治所引發的。杰西卡,雷納德沒有告訴你,花旗銀行插入這次較量中,是他鼎力支持的吧?”
  花旗銀行背后是另外的勢力。但是,洛克菲勒家族在家族第三代,華爾街的天才,風險投資的開創者,勞倫斯-洛克菲勒之后,對花旗銀行保持著一定的影響力。
  “啊…”杰西卡這次真的驚到,美眸瞪圓,看著安迪-摩根,“安迪,雷納德和陸不是合作伙伴嗎?我記得雷納德能在洛克菲勒家族內上升,是和陸合作了幾個項目的緣故吧?”
  雷納德這是背后捅刀,真是令她感到難以置信。雖說,她見慣了各種陰謀詭計,但直接對盟友下手,還是讓她感到心寒。
  安迪-摩根下了眼藥,笑道:“很正常。雷納德的胸襟可不怎么廣,容不得人。打倒陸,他正好可以全盤接收陸的資產,他的影響力可以更上一層樓。”
  “噢,my,god。”杰西卡無語的拍拍額頭。
  …
  京城初冬的下午令人懶洋洋的,飄浮的陽光落在辦公室的木地板上。
  下午三時許,陸景和飛來京城匯報情況的建業市商業銀行董事長徐懷觀在辦公室聊著黃海的事宜:黃海那邊的形勢不大樂觀,建業市商行定向增發的方案已經啟動。
  兩人一直談到下午五點多。陸景并沒有留老丈人徐懷觀吃晚飯。葉靜雨明天要飛香港,他晚上請她、墨靜雯、小季一起吃飯。余樂有新婚嬌妻要陪,沒參與這閑聊的飯局。
  吃過晚飯后,小季返回景華大廈辦公室繼續加班,陸景則是送墨靜雯回水藍灣。葉靜雨就住在她隔壁。
  將晚時分,水藍灣小區中燈火綽綽。陸景和墨靜雯在葉靜雨的1801公寓里略坐了一會,返回到1802公寓中。說著兩人私密的情話。
  正說笑溫存著,陸景的手機突然響起來,陸景看看號碼,是蘇琳的電話,奇怪的接通手機。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