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7)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7)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7)     

重生之世家子弟1784 會談(完)

黃海暴雨中達成的協議在很短的時間內就傳遍了黃海,魯東,京城。唐論語、裴高峰出售了總值約12億美元的三家企業。
  然而,他們并沒有達成消耗竹下修一資金的目的,竹下修一拉出了他的新盟友:花期銀行。這是亞太財團、三井財團、住友財團之后的第四家。
  巨大的壓力隨著消息傳回京城,落在陸景身上。明眼人都知道,竹下修一的對手是陸景。湯開復、唐、裴都只是外圍。
  11月3日,京城中秋風蕭瑟,來往的人們已經換上了初冬的裝束,立冬不遠了。
  陸景去占哥兒家吃了晚飯,坐車返回西月區的家中,在紫竹大道上接到黎傾城的電話,“景哥,剛過去的碧綠色寶馬是你的車吧?我在你對面的馬路上。”
  陸景就笑,“傾城,這么巧?”
  黎傾城道:“景哥,我記得你的車牌號啊。我要去大唐雨景見齊少。”又壓低聲音道:“景哥,你沒事吧?我聽薇薇姐說,你最近推了她幾次邀請。”
  陸景道:“嗯,最近要低調一點。薇薇可是京城里的名人。”薇薇是京城四大名媛,不乏追求者,和她一起吃飯很惹眼。
  黎傾城聽不出陸景到底是有事還是沒事,但是不管怎么說,他現在的壓力肯定很大,心里有些傷感,勉強的笑說道:“景哥,你干脆說薇薇姐是紅顏禍水得了。”
  陸景笑了笑。
  掛了打給陸景的電話。黎傾城俏麗的瓜子臉上染著淡淡的輕愁,開車到了大唐雨景。
  主樓502包廂中,齊賓鴻已經等候多時。看到穿著平底鞋。修身的白色長褲,一襲淡黃色風衣走進來的黎傾城,砰然心動,殷勤的笑道:“傾城,吃過晚飯了嗎?”
  黎傾城沒好氣的翻個白眼道:“肯定吃了,哪里能給你獻殷勤的機會啊,不然你起什么歪心思。”將手包隨意的丟在沙發上。慵懶的倚著。她和齊賓鴻是多年的朋友,相處之間很隨意。說了沒兩句話。肚子突然發出咕咕的叫聲。
  齊賓鴻哈哈一笑,沒有取笑黎傾城,笑著搖頭,去外面吩咐侍者送餐進來。黎傾城不喜歡他追求她。故意這么說,當然,以朋友的身份還是可以請她吃飯的。
  在富麗堂皇的包廂中吃著精致可口晚飯,看著眼前性感輕熟的佳人,絕美的瓜子臉,白皙細膩,漂亮澄澈的秋水眸子,組成一張精致的容顏,宛若名模的身材。前凸后翹,又有著東方佳麗的纖細、圓潤,秀雅。一雙美到極致的長腿有著顛倒眾生的魅力。齊賓鴻心中涌起難言的情緒:弱水三千。我只取一瓢。
  黎傾城無語,拿筷子敲敲桌子,不爽的道:“齊少,我們倆認識這么多年,你不至于看我看的這么入神吧?”
  齊賓鴻訕訕一笑,轉移話題:“傾城。陸景如果倒了,你打算怎么辦?你這個名媛位置。可是他捧起來的。”
  黎傾城皺皺眉,直爽的說:“能怎么辦?景哥倒了我回黃海就是。誒,齊少,情況嚴重到這種地步了?煙東市那邊不是還沒有就湯開復欠債的經濟糾紛宣判嗎?”
  11月初,取得黃海聯合創意集團債務的csa集團向煙東市中級法院提起訴訟,要求黃海聯合創意集團償還約85億元的債務。
  齊賓鴻道:“傾城,湯開復被判輸掉官司是遲早的事,煙東市的法院肯接這個案子,就說明了很多問題。而且,這一次,陸景要面對的對手太多了。如果僅僅是亞太財團,我還不敢現在就下結論判斷勝負。但是,你看…”
  齊賓鴻掰著手指頭細數,“亞太財團,三井財團、住友財團、花期集團,這就是四家,據說還有匯豐銀行準備參入進來分一杯羹。”
  黎傾城輕輕的抿著嘴唇,“日系財團與景哥為敵很正常,花期銀行摻和進來干什么?”景哥不待見日本人是京城中眾所周知的事情。
  齊賓鴻幸災樂禍的道:“嘿,誰讓和華那么高調?今年8月份的時候,和華銀行在收購韓國第一銀行的事情上與花期銀行有點齷蹉。”說著,又神秘的道:“我還聽說,前些時候在迪拜,陸景給洛克菲勒家族的人敲打了一番,這次美資進來只怕也有些這方面的因素。”
  黎傾城放下筷子,突然覺得有些食不甘味。
  以景哥的驕傲,他又怎么會忍受那些人的非議、侮辱?她無法想象景哥落魄的樣子。這讓她有些心要碎掉的錯覺。
  京城在初冬時,倫敦已經是寒冬時節。丹尼爾-沃倫、霍華德在京城與昆云車的負責人安溪談完合作事宜后,帶著相關的計劃書、協議風塵仆仆的回到英國尋求投資。他需要拿出5000萬美元的資本獲得丹尼爾汽車公司15%的股份。
  在倫敦努力了一個月的時間,丹尼爾只湊夠了1000萬美元。他因為被查爾斯-沃倫設局,丟掉在沃倫家族內部的地位,現在身家大幅縮水。其他人也不看好他的前途,隨帶著對以他名字命名的項目也不是很看好。
  11月10日,丹尼爾-沃倫接到了沃倫侯爵的通知,令他下午前往位于倫敦郊區的沃倫莊園中晉見。
  沃倫莊園是沃倫家族的核心所在,不僅僅是象征意義,以及每一代沃倫侯爵的居所。這里還有歷代沃倫家族積累的財富。包括黃金、珠寶、古董、字畫等等。
  丹尼爾-沃倫將手中的事情都交給了霍華德獨自前往沃倫莊園,他不日就將前往美國與雷納德-洛克菲勒商量丹尼爾汽車公司的事宜。
  從市區開車2個小時后。便可以遠遠的看到幽靜山村中的沃倫莊園,哥特風格的沃倫古堡頗為顯眼,這棟建立于愛德華國王時代的古堡歷經滄桑。幾經修繕、擴建,里面與現代化的住宅沒什么區別。
  莊園是開放式的,丹尼爾熟門熟路的開車到古堡邊,和正在清掃馬路上樹葉的清潔工聊了幾句,這些人都是世代給沃倫家族服務。父業子承。
  管家得到通報后瑩了出來,帶著丹尼爾去見當代的沃倫侯爵:大衛-沃倫。
  走在幽靜、寒冷的走廊上,卻是碰到等在前面的查爾斯-沃倫。丹尼爾有點難以置信。微微皺眉。
  查爾斯睥睨的斜了丹尼爾一眼,傲然的冷哼一聲。當先一步,走向通往大衛-沃倫的房間的走道。就是這樣一個弱小的對手竟然要和自己爭奪沃倫財團的繼承權,真是令他感到恥辱。
  古樸的房間中很暖和,大衛-沃倫身上蓋著厚厚的毛毯。微微瞇著眼睛。他已經確診只剩下3年的生命。
  身邊站著一名貌美的金發女郎,灰色的西裝,嫵媚多姿;一名沉穩的老者。他們是大衛-沃倫的心腹。見到查爾斯,丹尼爾兩人進來,金發女郎低頭在大衛-沃倫耳邊說了幾句。
  大衛-沃倫緩緩的睜開眼睛。查爾斯、丹尼爾兩人恭敬的道:“下午好,大衛伯父。”
  大衛-沃倫抬了抬手,示意兩人落座,緩緩的問道:“丹尼爾,聽說你在募集資金準備成立一家汽車公司?”
  丹尼爾道:“是的。”
  “為什么不讓家族基金提供支持?”
  丹尼爾心中無力吐糟:現在在家族的繼承權爭奪中。查爾斯已經遙遙領先。他要是讓家族基金參與,還有他什么事?查爾斯不坑死他。
  想歸想,但是丹尼爾卻不能這么對大衛-沃倫說。沉吟了幾秒,道:“大衛伯父,我是想不依靠家族的力量,自己做一點事業出來。”
  大衛-沃倫啞然失笑,搖著頭,蕭索的道:“你們倆看到我這個位置很風光。沒看到我這個位置的痛苦。要不是我是沃倫侯爵,我又怎么可能只剩下3年的時間可活。”
  對于一個老人來說。生命、健康是比權勢、地位更重要的事情。
  而對于查爾斯、丹尼爾來說,能成為沃倫侯爵,執掌一家老牌的世界級財團,他們可以付出任何代價。包括,尊嚴、生命。
  大衛-沃倫知道在這方面與兩個侄子沒有什么共同語言,道:“資金湊齊了嗎?”
  “嗯。”丹尼爾點點頭,“我有個朋友與德意志銀行的關系不錯,我拿到的3千萬美元的貸款。”
  大衛-沃倫心中了然,談了一會,揮手讓查爾斯、丹尼爾離開。他時間寶貴,處理小輩的事情不能花費太多時間。
  金發女郎送查爾斯、丹尼爾出了房間。穿過古堡的走道,丹尼爾先走一步。
  微風徐來,下午溫暖的眼光落在庭院的青藤上。查爾斯鼻子里哼了一聲,“不自量力。”丹尼爾要什么他心知肚明。
  金發女郎笑道:“查爾斯,何必為他生氣。小人物的垂死掙扎。大衛心里認可你來繼承沃倫家族的權勢。”
  查爾斯點點頭,雙手抱著金發女郎的細腰,嗅著她的香氣。片刻后,在陽光的陰影中,兩人熱烈的吻起來。如饑似渴。
  如果丹尼爾-沃倫知道查爾斯和沃倫侯爵的心腹有一手,他肯定不會興起爭奪繼承權的念頭。劣勢太大。然而,他并不知道這一點。11月12日便飛往了紐約。
  倫敦,倫敦城中的一棟大廈中,查爾斯沃倫在落地窗前俯視著整個倫敦的夜景。這里有500多家銀行,保險公司、金融機構,港口,100多家位列世界500強歐洲公司的總部。
  紅鼻子的愛德華走進來,“查爾斯,已經查出來了,德意志銀行之所以給丹尼爾貸款,是因為陸先生寫了一封信給德意志銀行的克洛斯。”
  查爾斯平靜的道:“我知道了。愛德華,聽說陸現在遇到了一點麻煩?”
  愛德華微微一愣,有點明白自己老板的意思,將他手中所掌握的資料都說了一遍。
  查爾斯道:“讓渣打銀行加入。我可以掉40億英鎊給渣打銀行備用。”
  愛德華揉揉眉心:“查爾斯,我們和陸先生的關系還不錯…,這是不是有點背信棄義?”雙方在非洲的哈溫斯瓦納鉆石礦上面還有合作。
  查爾斯笑了笑,溫和的道:“愛德華,生意歸生意,交情歸交情。既然亞太財團、三井、花期、匯豐都一致同意打壓和華,我也很樂意給陸一個驚喜。”
  查爾斯的聲音很溫和,只是內容卻是森寒無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