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0)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0)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0)     

重生之世家子弟1783 會談(三)

到了十月底,京城已經是深秋時節,一場濃霧彌漫在天地間,而后在陽光的驅散下緩緩的散去。天漸漸的冷了。
  景華大廈18樓的辦公室中,陸景拿著中性筆低頭寫著一篇文字。整理著他的思路。
  “噠噠”的高跟鞋聲音由遠而近。陸景寫完一段話,抬頭時葉靜雨已經笑吟吟的站在了他寬大的辦公桌面前。葉靜雨穿著淺灰色外套。修身的水磨藍牛仔褲,身姿嬌俏玲瓏,雪嫩清秀的都市女郎。
  陸景就笑,“靜雨,我和你約的是上午十一點見面,你怎么9點半就來了?”
  葉靜雨剛從美國回來,她已經和三星完成交易,以20億美元的價格出售安卓公司10%的股份。這妮子電話打到他這兒說她回京城了,他肯定是要請她吃頓飯。畢竟是多年的交情在那兒擺著的。
  葉靜雨撇撇嘴,聲音清脆的說:“我在家里還不是閑著無聊。睡了個懶覺就來了啊。”
  陸景笑著搖頭,這妮子的心思他怎么會不知道,“你隨便坐吧。我還要寫點東西。一會要見薇薇。中午一起吃飯。”
  “你最近不是很清閑的嗎?”葉靜雨奇怪的繞過辦公桌,湊過來看陸景的文稿,“寫什么呢?”
  “和華未來幾年的計劃,我大致的列一下。”少女身上淡淡的清香傳過來,十分好聞。陸景笑笑,微微側身,給葉靜雨看他列的計劃。
  葉靜雨說他最近挺清閑的也沒錯。當壓力大到一點程度之后,其實人就會放松下來。他現在除了關注黃海那邊的交鋒外,便是處理下少量的工作事務。墨靜雯、余樂、季婉彤三人已經足以幫他過濾掉絕大部分工作。他這段時間每天有大量的時間可以自由支配。
  葉靜雨彎腰低頭看著陸景的文稿,輕撫著鬢角垂落下的秀發,小女兒的嫵媚侵染出來,令陸景都有些微微出神。葉靜雨在他心中說起來只是個明麗清秀、飛揚跳脫、性情乖戾的少女,但她今年已經27歲。
  葉靜雨看了幾眼文稿,眼角余光瞥到陸景正在看她,剔透如雪的臉蛋上頓時浮起一抹紅霞。再看文稿時一個字都看不進去。
  陸景靠著座椅。好笑的道:“靜雨,你做賊不要心虛啊。”
  葉靜雨扭頭,明秀的眸子瞪著陸景,分辨道:“明明是你在偷看我。我心虛什么啊?”
  陸景禁不住笑著起來,這妮子在男女感情上就是個稚。這時候居然是第一時間和他分辨。
  一看陸景不是什么好笑,葉靜雨俏臉緋紅,嬌羞難言。她正確的選擇是立即離開,只是有點舍不得才見到他就離開。青澀的低下頭。當一只鴕鳥得了。
  陸景沒再取笑葉靜雨。岔開話題,“靜雨,過段時間估計你要陪我去一趟紐約啊。安卓公司的股份要賣一部分給日系財團。”
  說著話,葉靜雨嬌羞燥熱的感覺慢慢的褪去,她在陸景面前丟臉又不是一回兩回了,倚在辦公桌邊沿上和陸景說話。
  葉靜雨嬌小清瘦,身材苗條,帶著青澀嫵媚的小美人風情。陸景雖說不大喜歡她二愣子的性格,但是這么個雪嫩明麗的女郎在眼前輕笑閑話,其實蠻養眼。令人愉快的。
  高婉薇和黎傾城聯袂而來時,正好看到陸景和葉靜雨兩人在閑談。各自笑一笑。風情各異。
  葉靜雨是和華團隊中負責花聯網業務,多次在全國各大媒體上露面、發表演說。很有個性、棱角分明的商業天才。身上有著創業導師、年輕女企業家、天使投資人、蘇江省十大青年等等光環。只是看她在陸景面前的樣子,褪盡光環,只是一個嫵媚嬌俏的小女人形象。
  “薇薇,傾城,你們來了。”陸景笑著打個招呼,結束和葉靜雨的話題,按了手邊電話機的免提,讓人送咖啡進來。
  “景哥。葉總。”高婉薇、黎傾城笑顏如花的喊道。
  陸景、葉靜雨從辦公桌后走出來。陸景招呼三個女孩在待客區沙發上落座,笑道:“你們倆喊靜雨葉姐就好了。喊她葉總,她得得意好幾天。”
  寒暄著,一名秘書送了咖啡進來。陸景抿著咖啡。輕輕的品了品。高婉薇昨天從黃海回京城。晚上給他打過電話。煙東市的會談給黃海的商業圈子帶來的很大的影響。
  高婉薇眉眼間有些擔憂,道:“景哥,亞太財團下一步肯定是起訴黃海聯合創意集團,你打算怎么應對啊?”
  黎傾城附和道:“景哥,我聽齊少說,黃海那邊。現在私下里議論形勢一邊倒,都說湯開復要倒霉了。”黃海那邊,能看到湯開復和景哥牽扯的,看到亞太財團與和華財團較量的只是少數人。
  陸景笑著問身邊乖巧如同小貓咪一樣坐著的葉靜雨,“靜雨,說說你的想法。”
  葉靜雨皺著鼻子,說道,“能有什么想法?你拿錢砸死松阪士夫不就得了。”
  她和松阪士夫原來是合作伙伴,松阪士夫幾斤幾兩,她清楚的很。而且,她作為和華議事會議成員,對和華財團的財務狀況大致了解。和華手中根本不差80億美元的現金。
  高婉薇和黎傾城面面相覷,這位葉姐的提議怎么好像小孩子打架啊。
  陸景搖搖頭,道:“過猶不及。我還不能這么早的介入到湯開復的糾紛中去。”說著,對高婉薇道:“打官司就打官司吧,先拖著。”
  高婉薇螓首微點,微微沉吟著,柔順的長卷發挽向一側,氣質秀麗知性。六大世家在這次亞太財團與和華財團的爭斗中卷入太深。她為此很是擔憂。
  黎傾城穿著青色的小腳褲,兩條格外修長圓潤的美腿輕輕的交疊,道:“景哥,詩經姐有給你說過嗎?唐、裴兩家準備出售部分資產換取現金,以便應付接下來的沖擊。話已經遞到了明叔那里。”
  “明天在深藍游艇俱樂部談。這事我知道。”談了一會,陸景看看表,“走吧,我們一起去吃飯。”
  現在六大世家各自的立場不一樣,唐、裴兩家緊靠著和華,其余幾家都倒下亞太財團。高婉薇、黎傾城、崔瀚他們這些和他私交好的人都有些擔憂。
  …
  …
  CSA集團拿到黃海聯合創意集團約85億元的債務讓魯東、黃海、徐城、煙東等地的商業圈子中輿論一邊倒。在煙東市舉行的會談的內容已經轉開。
  很明顯,CSA集團已經拿到了足夠的彈藥,用于攻擊黃海聯合創意集團,從而達到最終收購的目的。
  在外界看來,這是一場不對等的商業收購戰,真正知道這是一場財團之間較量的人很少。暗中看不見的刀光劍影、緊張氣氛只有當事人才能感受到。這是一場各方都輸不起的較量。生死榮辱都在這一戰中。
  10月27日,周五,一場暴雨侵襲著黃海,大雨滂沱。
  深藍游艇俱樂部的會議沙龍區域中,1號會議室厚重的木門緊緊的關上。走廊里隨處可見的黑衣保鏢令人感受到會議室中緊張的氣氛。
  長方形的暗紅色會議桌主位上,竹下修一漫不經心的翻著唐風集團、康橋集團提供的擬出售企業的資料。
  去煙東市參加會談的各方隨員都已經回到黃海。竹下修一身邊依次坐著吉永宏樹、松阪士夫、深田哲二等人。
  對面的唐論語、裴高峰、裴吳越、唐弼依次而坐。中間則是坐著高俊耀、高修平、黎逸明、黎思源、齊文敏、齊賓鴻、崔九霄、崔無雙等人。
  “啪”的一聲,打破了會議室里的安靜。竹下修一將手中的文件丟在會議桌上,淡淡的笑道:“唐總,裴總,你們要求現金交易?”
  唐論語和裴高峰眼神溝通了一下,點點頭,沉聲道:“竹下會長,是的。”
  不管六大世家中怎么評價他、裴高峰等人。但是,在竹下修一面前,他們都會感覺到壓力。這是竹下修一赫赫戰績帶來的壓力。
  竹下修一自十八歲改姓隨母姓進入竹下家族搏殺,求取聲名、財富、地位,到35歲擊敗竹下家族所有的優秀子弟執掌亞太財團。爾后,強勢清洗了竹下家族老一輩的勢力。執掌亞太財團十四年來,神擋殺神,佛擋殺佛。將日漸老朽的亞太財團帶到新的頂峰。
  面對這樣聲名顯赫的一個人,他們不可能沒有壓力。
  竹下修一笑了笑,“行啊。”說著,指著身邊的一名中年白人男子道:“我剛才忘了給大家介紹一下,這位是花期銀行的董事尼古拉斯-賈爾斯。”
  會議室中響起一陣輕輕的吸氣聲。誰都沒有料到這個看似不起眼的中年男子竟然是花期銀行的董事。
  美國花期銀行是全球第一大銀行。在英國雜志《銀行家》的評比中,花期銀行以一級資本、總資產、利潤三項數據排名第一。2006年位列世界500強16位。營業收入1310.45億美元,盈利245.89億美元,總資產14940.31億美元。從這一組數據就可以領略到世界第一銀行的強大。
  有花期銀行的支持,唐論語和裴高峰即便是把唐風集團、康橋集團賣給竹下修一,他也可以用現金支付。
  唐論語嘴角泛起苦笑,心中涌起大勢已去的感覺,看向身旁的好友裴高峰。裴高峰筆直的背有些彎,倚在椅子上。仿佛蒼老了很多歲。
  毫無疑問,以竹下修一的性格,唐、裴兩家幾百口人估計是要死無葬身之地。
  六大世家可以改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