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4)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4)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4)     

重生之世家子弟1782 會談(二)

會議室里的氣氛有些悲壯。剩下的人都是債權大戶,各自默不作聲,在心中盤桓、思量。
  休息了一個多小時,情緒漸漸平復的林婉如重新走進會議室,看到丈夫彎腰站立著,一股難以抑制的痛楚涌上心頭,眼淚“噠噠”的掉下來,扭頭又出了會議室。
  丈夫不惜卑躬屈膝求人,她再說將黃海聯合創意集團賣掉的話太傷人。
  唐弼輕輕的嘆了口氣,誰都知道湯開復的話是真的,但是,如果能把債務丟出去,誰又會陪著湯開復一起熬呢?這是個遠期利益和短期利益的問題。
  &n%;工行的代表面無表情的道:“松阪先生,我決定將手中92億的債務轉讓給你。一會,我們找個地方談一下吧。”
  松阪士夫點點頭,身邊的助理過去和工行的代表小聲說了幾句。一旁幾大國有銀行的代表都摻和進來,約了時間、地點再談之后,告辭離開。
  對幾大國有銀行的代表們來說,參股建業市商業銀行意義不大。因為建業市商行并不是魯東省的企業。他們即便參股,也沒有什么成績可言。
  湯開復的臉色灰敗了幾分。他的人情牌沒有奏效。一旁的趙財不斷的擦著汗。幾大國有銀行一共提供了約80億的貸款。
  松阪士夫微微一笑,一切盡在掌握中。看向剩下的幾名債權大戶。
  唐弼想了想,正要說話。現在唐家正處在困難中,他想要收回這筆5億美元的債務。順便消耗一些亞太財團手中的資金。至于,湯開復的想法。體面,那都不重要。他作為唐家精心培養的繼承人。不讓感情影響利益的觀念深入骨髓。
  裴吳越仿佛知道唐弼什么想法,搖搖頭,輕聲道:“唐弼,再等等。”
  唐弼楞了一下,隨即道:“好的,裴哥。”他這次來煙東,當然還是多聽聽裴吳越的意見,唐、裴兩家現在是一根繩子上的蚱蜢,況且。裴吳越的投資比唐家還多。
  隔著幾個位置的立豐地產的沈效光笑了笑,說:“湯總,立豐地產愿意給你6個月的時間。我們要建業市商行的股份沒什么用,黃海那幾塊地的使用權,我們要了。”
  松阪士夫詫異的道:“沈總,你確定?光伏企業的前景不大好吧?”他在江州的時候,認識立豐地產的沈效光。
  光伏企業的前景何止不好,簡直相當不好。沈效光心里腹誹一聲,但是6個月的時間。他還是要給湯開復的,畢竟立豐地產也是和華財團旗下的企業。“我確定,不勞松阪先生費心了。”
  松阪士夫微微沉吟,這對他的計劃而言。無疑是一個挫折。立豐地產手中有約40億美元的黃海聯合創意集團的債務。
  林族叔、陽黎新、許則云三人對視一眼,道:“湯總,你起來吧。6個月的時間。我們還是等的起的。咱們都是老交情,這點面子還是要給你。”
  林、陽、許三家是世家交。湯開復的妻子林婉如是林家的嫡支。
  湯開復直起身。哽咽的道:“謝謝!”
  裴吳越和唐弼小聲說了幾句,道:“湯總。裴、唐兩家愿意等6個月。”中國說到底是一個講人情的社會。利益和人情之間的關系就看怎么衡量了。
  湯開復再次道:“謝謝。”
  松阪士夫愕然的看著眼前幾人互動,怎么形勢突然一下子反轉過來了。
  劉副秘書長見所有的債權都談定,笑道:“今天談了3個小時,成績斐然。希望各方認真落實協議。散會吧。”說著,走到湯開復面前和他握手,“湯總,恭喜。”
  從他的角度來說,湯開復的商業生命又延續了6個月。然而,這6個月是否能出現轉機還很難說。不可預料。
  “謝謝。”湯開復和劉副秘書長聊了一會,邀請道:“劉秘書長,我在臨海酒店3樓1號餐廳中準備了酒宴,請你一定賞光。”
  “再說吧。”劉副秘書長笑笑,告辭離去。
  湯開復送別劉副秘書長后,邀請裴吳越、唐弼、林族叔、陽黎新、許則云、松阪士夫等人去3樓1號餐廳吃飯。這點商業禮儀還是要講。
  會議室中,松阪士夫婉拒了湯開復的邀請,似笑非笑的道:“湯總,我是不看好你還貸的前景,說不定過幾天我們就得在法庭上見,這頓飯還是不吃為好。”
  已經得知喜訊的林婉如陪著湯開復招呼客人,這時秀美蹙起來。這話太難聽。滿滿的惡意。
  湯開復拍了拍妻子的手,csa集團收購債務是什么用意,他大致上是有數的,說:“既然這樣,那就不留松阪先生了。”
  松阪士夫微微一笑,和深田哲二帶著幾名隨從離去。他們要去準備起訴的資料。
  唐弼有點看不慣松阪士夫的囂張,道:“得意個什么勁,還不是陸哥的手下敗將。”
  裴吳越笑了笑。心里琢磨著湯開復的未來。麻煩纏身啊。
  …
  …
  黃海,和泰里,唐風大廈的頂層小會議室中。
  唐論語搖搖頭,自嘲的道:“看來魚是釣不成咯。幸好湯開復打了人情牌,否則,后果不堪設想。”他剛剛是高興的早了,給松阪士夫翻了盤。
  徐懷觀的黑臉更黑了幾分,建業市商業銀行設計的金融方案雖好,但是架不住亞太財團拿真金白銀硬砸啊。
  裴高峰從沙發上站起來,嘆了口氣,也是搖頭,“老唐,我們得考慮出售部分資產了,保持手中拿到一定的現金。免得應對不及。”
  唐詩經插話道:“裴伯伯,爸,你們看能不能出售給亞太財團呢?現在那四家都倒過去了,聯絡不是問題。”
  唐論語沉吟了一會,點點頭,“可以試試。”
  …
  …
  深藍游艇俱樂部的包廂中,吉永宏樹喝著清酒,評論道:“美中不足。”
  在最后時刻居然給湯開復悲情牌拉走了大部分的債權。當然,亞太財團手中的傀儡csa集團也收購到了約85億的債務。這筆債務足以釘死湯開復。
  竹下修一拿著酒杯,沉吟著。
  黎逸明道:“現在就看陸景有多大的決心保湯開復了。”不足100億的債務對和華財團而言只是毛毛雨,很容易解決。
  高俊耀知道的內幕多一些,道:“應該會盡全力吧。”
  竹下修一笑了笑,看高俊耀一眼,道:“那不是正好?我的本意也是要找陸景的麻煩。今天就到這兒吧。”
  現在與和華財團的較量已經進入第二階段。陸景牽扯到湯開復的事情中,他求之不得。本來也是要打擊陸景的。陸景要救湯開復,救的了嗎?
  嘿,這個階段,可不僅僅是經濟上的較量,還有政治上的較量。當然,他不過是因利是導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