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1)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1)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1)     

重生之世家子弟1781 會談(一)

黃海,和泰里,唐風大廈的頂層小會議室中,趙財的聲音一字字的從通話器中傳出來。
  唐論語、唐詩經、裴高峰、徐懷觀四人圍坐在奢華雅致的楠木茶幾邊沉默的品著茶。唐詩經因為懷孕,手里拿的是一杯開水。
  對六大世家而言,如果湯開復倒下,下一步就是唐、裴兩家了。其余四家已經向竹下修一投誠。
  從煙東現場反饋的情況來看,不太樂觀。
  …
  深藍游艇俱樂部vip商務包房1209號包廂中,竹下修一、吉永宏樹兩人隨意的笑談。高俊耀、黎逸明兩人相陪。吉永宏樹處理好tu和p露電訊的談判,剛從東京飛來黃海。
  煙東市那里會談的場面正連接在包廂中的數字電視上。畫面、音質清晰。
  竹下修一劍眉星目,短發染的烏黑,穿著暗灰色的男士休閑外套,氣度儒雅,笑著道:“黎總,你一向心思靈活,你看建業市商行準備的方案是什么?”
  黎逸明笑了笑,道:“不管什么方案,終究是垂死掙扎。”
  竹下修一微微一笑,同意的點頭,舉起酒杯,示意幾人一起干一杯。
  …
  煙東市,臨海酒店15樓的會議室中,趙財接著他剛才的話繼續說道,“1000萬以下的債務,我們先付8成。工人們4000萬的工資,先付6成。1億以上的債務,我們一家先付2000萬。總之不能讓大家今天空手而回。但這也到了我們資金鏈的極限。
  剩下的債務怎么償還?拖欠的債務,我給大家開出為期6個月年的承兌匯票。希望大家給我們6個月的時間。
  有資產抵押的債務。我想大家應該也不會擔心光伏資產設備的貶值到50%以下。我行將在3個月內定向增發一批股份,用來作為資產貶值的抵押。”
  趙財的方案說完。裴吳越禁不住手指敲了一下桌子。高明!先償還一部分,剩下的先拖6個月。6個月,光伏產業未必沒有轉機。
  黃海聯合創意集團的債務,大致上可以分為兩部分。第一部分,都是零零碎碎的債務,約有4億。第二部分,是資產抵押的債務。這才是大頭。
  用建業市商行的增發新股等值消化掉這第二部分的債務的手法相當高明。兼顧拖延時間、資金較少兩個因素。
  建業市商行還沒有上市,一股多少錢,這個要協商解決。估計能拖一段時間。有解決的希望,債權人肯定不會“孤擲一注”要和湯開復對簿公堂。
  而等拿到建業市商行的股份后,對建業市商行來說,約73億美元的債務,都轉移到股份中,股份誰來買,誰付錢。對債權人而言,這些股份要出手,只怕又要一段時間。甚至。建業市商行可以放幾個利好,債權人估計還會將手中的股份持有一段時間。
  唐弼作為唐家精心培養的繼承人,也稍稍領略到這其中的奧妙。看向沈效光,見他喝著茶水。看樣子有些意動。
  一直吵鬧的林、陽、徐三家的人小聲交談,他們三家本來就是建業市商行的股東。不時的有人快步走出了會議室。這是向后方通報情況。
  湯開復欠債80億美元,誰能不關心今天的解決方案?湯開復破產的話。影響的是一大批人。
  趙財見局勢稍微控制下來,慢慢的坐下來。心里松了口氣。這個方案要是被否決,他可就無計可施了。
  坐在趙財身邊的湯開復緩緩的吐出一口氣。低聲向趙財道謝。他給陸景打的電話,拉兄弟一把,陸景給的回應很給力。
  倒不是說陸景手中沒有80億美元的資金,而是別人無緣無故的憑什么為你承擔80億美元債務的風險。天下沒有這個道理。即便是這樣,他還是欠下陸景很大一個人情。
  會議室里有人開始詢問趙財具體怎么操作的事宜。趙財身后的行長助理一一作答。這是早就擬定好的條陳。
  之前開口的工行代表對趙財道:“趙行長,只償還2000萬少了點,我沒法交差。怎么都得5千萬。”
  趙財臉色微苦,道:“建業市商行沒有那么多資金。只能一家先支付2000萬,務必是大家這一趟不空來。請老兄體諒。”
  工行代表本意是占點便宜,見榨不出來油水,便沒在說什么。建業市商行的股票作為抵押的話,也相當有吸引力。足夠他交差。
  這些年建業市商業銀行發展的很不錯,雖說前身是城市商業銀行,在當前國內金融規則放寬的前提下,已經發展成為一家橫跨國內幾大區域的銀行。資產約有800億。在全國數百家城市商業銀行中相當出挑。
  …
  工行的代表偃旗息鼓,正在黃海唐風大廈小會議室中密切關注煙東市這里談判的唐論語、裴高峰、唐詩經、徐懷觀都是表情一松。
  看來,成功的拿到6個月的拖延時間了。6個月的時間應該足夠陸景前往德國游說德國政府放開對中國光伏企業的。
  唐論語悠然的品了一口茶,笑道:“老裴,等這段時間風頭過了,我們去海上釣釣魚。”
  裴高峰聲音洪亮的笑道:“行啊。”海釣一般都會是幾天的時間,而且夜釣的時候居多,確實是好閑情雅致。
  …
  就在唐論語等人送一口氣時,正在深藍游艇俱樂部vip商務包房1209號包廂中悠閑聊天的竹下修一、吉永宏樹、高俊耀、黎逸明談笑不免有些滯礙。
  整垮湯開復是計劃好的事情,目前來看,似乎出了一點差錯。
  竹下修一還是一副波瀾不驚的樣子。道:“黎總,你現在怎么看?”
  吉永宏樹很不給面子的笑出聲。起身給自己倒了一杯酒。包廂中。現在就他們四人。
  黎逸明老臉微紅,資產800億的建業市商行明顯不可能為負債80億美元的黃海聯合創意集團擔保。他倒是沒有想到建業市商業銀行會提出這樣的金融方案。“竹下會長。如果陸景打算幫湯開復背書,那么,搞垮湯開復的計劃只怕要落空了。”
  竹下修一哂笑,“如果陸景愿意為湯開復擔保,我求之不得。”
  黎逸明有些不解,但是他的年紀比竹下修一還大,不好意思問什么,低下頭沉思。
  高俊耀因為高婉薇的關系,在京城走動的較多。微微品出一點味道。陸景即便是知道亞太財團在打壓湯開復,但是絕不可能直接為湯開復償還80億美元的債務。
  第一,陸景今天可以為湯開復擔保,那么,以后需不需要為別人擔保呢?誰都有點人情,對吧?這壞了人際交往的規矩。說不定,湯開復還會有怨望:既然有這個實力,為什么不早點救我?這就是“升米恩,斗米仇”。
  第二。陸景能調動80億美元,只怕陸家的那些對頭要過問一聲了吧。80億美元可不是小數目。當年索羅斯在亞洲金融危機中調用的資金也沒這么多。
  所以,陸景手下的建業市商業銀行用了這么一招,本意還是在拖延時間。不過。看竹下修一鎮定的樣子,也不會對煙東那邊的場面束手無策。
  …
  見在場的眾多債權人中,持有資產抵押的大債權人都愿意接受趙財的方案。松阪士夫轉頭和深田哲二用日語低聲商量了幾句。隨即站起來道:“各位朋友,我承諾以等額的價值被收購黃海聯合創意集團的債務。”
  “什么?”本來已經是七嘴八舌微微有些喧鬧的會議室中頓時鴉雀無聲。所有人都不解的看著松阪士夫。失心瘋了吧?等額的價值收購所有的債務?
  面對四周質疑的目光。松阪士夫用力的點點頭,強調道:“請諸位不用懷疑csa集團的財力。區區80億美元的現金,我們還是可以拿出來的。”
  說著,招招手,立即有助手拿著筆記本電腦前來,打開了一個匯豐銀行賬戶,不少人看到上面確實顯示csa集團的公司賬戶上擁有大量的現金。
  面對趙財和松阪士夫提出的兩種選擇,怎么選,基本不問可知。松阪士夫可以是全額收購。很快,松阪士夫周圍就圍滿了人。
  負責召開此次會談的劉副秘書長微微一笑,喝著茶,并不阻攔。他的目標是解決問題。雖說松阪士夫在他面前玩了一個文字花樣。收購黃海聯合創意集團和收購黃海聯合創意集團的債務這是兩回事。
  遠在黃海注目此次會議的唐論語幾人都禁不住失態。亞太財團采取了最為粗暴的做法,一力降十會,用資金硬砸,這讓他們怎么辦?湯開復破產的話,下一個就是唐家、裴家。
  身在會場中的湯開復用力的揉著眉心。他留學歸來,身上有著很重的西方習氣,比如聳肩、開玩笑等,但是現在真是到了生死存亡的時刻了,不能不用心思考。腦子轉的都要快成漿糊。
  如果csa集團拿到了黃海聯合創意集團的債權,必然會向法院提起訴訟,而他是沒有資金還債的。公司進入破產程序無可避免。公司的資產一旦被拍賣,他還有什么影響力可言?屆時,只能是任人魚肉。
  在湯開復的思緒飄飛中,會議室內的人數越來越少。大部分都與松阪士夫的助理簽署了初步的債權轉讓協議。簽完協議后,大部分人心中的石頭落地,故而都離開會議室,到酒店中休息、打電話。今天是周日,務必要在周一將資金收回來。當然,不會離開煙東,至少要聽一個結果。
  唯一吃虧的大約便是第一個出頭的趙總,他是以8折的價格出售了手中的債權。可見,出頭鳥基本都沒什么便宜可占。
  看著會議室中清清冷冷的十幾人,湯開復站起來對眾人鞠了一躬,一臉悲傷的道:“幾位行長,裴總,唐總,林叔,陽少,許少,我欠大家的錢,有集團的資產抵押,有建業市商行的擔保,我不會賴賬。請大家再給我一次機會,就幾個月的時間,我想要好好的經營碧湖薄膜。拜托了。”
  說完,潸然淚下,深深的鞠躬。
  第1783章會談(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