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6)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6)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6)     

重生之世家子弟1780 確定卸任

在唐家的三代繼承人唐弼看來,立豐地產的立場應當是支持湯開復。因為,和華派遣建業市商行借貸給湯開復表明了立場,同為和華財團旗下的企業,立豐地產邏輯上應該是和建業市商業銀行同進同退。
  沈效光是立豐地產董事長楊玉立精心培養的接班人,三十多歲,有點微胖,笑起來很溫和,一點都不像他在立豐地產內部雷厲風行的作風。微微偏頭,小聲道:“唐少,20億美元的價格太低了。我們不會同意。”
  唐弼訝然的看著沈效光。
  沈效光微微點頭。立豐地產的股東可不是只有和華系一家,還有衛二叔的朗越國際(8%),董家AER集團(13%)、黃遠實業(3%),以及管理層的股東(2%)。
  西方國家的丑惡嘴臉,在技術不占優勢的行業,就以反傾銷、保護國內行業等等政策征收高額關稅。比如:光伏產業,鋼鐵,汽車輪胎制造。
  在技術占有的行業,就使勁要求國內開放市場,還要抱怨市場不公開,不透明,對知識產權保護不力,收取暴利專利使用費。比如:汽車,電子產品、芯片、軟件等行業。
  光伏產業目前明顯現在低谷中,這個周期有多長,誰也說不準。利豐地產沒必要陪著黃海聯合創意集團冒險。
  湯開復安慰了妻子一會,讓人扶著妻子林婉如先去酒店會議室隔壁房間休息,然后滿頭大汗的問身邊的趙財,“趙行長,這…”
  和松阪士夫交談的那些人已經將價格抬到了40億美元左右。然而,現在關鍵的問題不是他破不破產,而是他能否抱住碧湖薄膜。
  保得住,他便還擁有影響力,誰也不能輕易的動他。保不住,他就是失敗者,影響力喪失殆盡。他立即任人魚肉,官司纏身。
  比如:欠債100萬-200萬的官司,比如:工廠中安全生產事故的官司,比如:低價收購碧湖薄膜。操縱標的的官司。諸如此類。墻倒眾人推,這是國朝的慣例和傳統。
  至于,政治上的力量,他已經試過了,暫時用不上力。他現在就在漩渦中。誰敢撈他?
  趙財揉著眉心。
  …
  …
  松阪士夫耐心的和國有銀行的人、林族叔、陽黎新、許云策等人周旋,將價格提高到40億美元之后,便不再提價。他在中國這些年,有過輝煌的時刻,也經歷2G時代日系手機全面退出的慘敗。他現在已經有足夠的信心、耐心來應對商場上的談判。
  松阪士夫笑吟吟的這些債權人說道:“各位,我只能出40億美元的價格。現在光伏產業遭遇寒冬。所以我肯定不會出太高的價格。當然,為了表示誠意,CSA集團愿意八折收購諸位手中低于1000萬美元的債務。”
  國有銀行和林、陽、許三家心里不大樂意八折出售手中的債權,但是松阪士夫加一個低于1000萬美元的條件,他們想賣也賣不成。
  松阪士夫的話音剛落。一名方臉的中年男子揚聲道:“松阪先生,這話當真?”
  松阪士夫傲然的一點頭,目光譏誚的從湯開復身上掃過。這一次打擊的突破口便是在他身上。只要將他弄到破產即可。
  “好,我賣。”中年男子說道,“湯總,你欠200萬的保證金,我轉賣給CSA集團,你沒有意見吧?”
  湯開復苦笑聳聳肩,“趙總,我們多年的生意關系。我能說什么?”
  趙總當即拿信紙寫了債務轉讓的條子,拿給湯開復簽字,又給松阪士夫簽字。松阪士夫簽字留下條子,扭頭吩咐一名隨從人員去幫這位趙總辦理轉賬手續。
  這次亞太財團與三井財團聯合收購。帶足了現金。約有200億美元。還有三井住友銀行在背后支持,貼出了3個月300億美元的借貸票據,只等兌現。
  趙總這個行動立即帶動會議室里的眾人的熱情,紛紛準備轉讓債權。
  “等一下。”趙財大聲喊了一句,事到如今,只能把徐董交代的底牌翻出來。“各位,建議市商業銀行愿意以九折的資金收購你們手中的債權。”
  幾個拿了湯開復簽字的人正走向松阪士夫,這時立即停下來,剛給將字條放在松阪士夫面前的一位商人立即伸手敏捷的將紙條抽回來。松阪士夫皺眉看他一眼,他訕訕一笑,卻是將紙條拿得死死的。開玩笑,這里欠債基本都是100萬起的。一成就是10萬,他肯定的看看再說。
  工行的代表問道:“趙行長,湯總前后總計欠了我們行億,你全部九折收購?”
  趙財站起來,狼狽的拱拱手,“說的太急了,我和松阪先生的條件一樣,是1000萬美元以下的債務。”
  建業市商業銀行根本沒有那么多富裕的資金吃下湯開復所有的債務。
  工行的代表就泄了口氣,坐下來。這說個鬼。會議室中出現幾聲譏笑聲。
  松阪士夫微微一笑,坐著伸出手,豎起一根指頭,道:“我愿意以折的價格收購。”說著,看向建業市商業銀行的行長趙財。黃海聯合創意集團低于1000萬美元的債務,總計約有億。這點資金,CSA集團輕而易舉的可以拿出來。
  拿下債券后,自然就是去法院告黃海聯合創意集團欠債,然后各自施展手段贏下官司。達到讓黃海聯合創意集團破產的目的。
  喧鬧的會議室里漸漸的安靜下來。現在眾人基本上都有點回過味來,他們手里捏著黃海聯合創意集團的債權,未必就是不能兌現的。且看哪一家出價高罷了。
  趙財嘆口氣,債權的大部分肯定不能落入CSA集團手中。這一點,他相當清楚,微微低頭沉默了幾秒,抬頭朗聲道:“各位朋友,建業市商業銀行愿意支持黃海聯合創意集團度過難關。當前,黃海聯合創意集團所虧欠的資金為10億,我行在短期內也不可能拿出這么多的資金,因而,我有個提議請大家聽一聽,參考一二。”
  在CSA集團充裕的財力面前,要奪回黃海聯合創意集團債權的主動權相當困難。
  事到如今,只能放大招了。要說金融手段,十個松阪士夫也比不過他。松阪士夫那是管理人才,而他是民營銀行的行長,是業務人才。
  況且他這個“大招”是集合了建業市商行的金融精英們相處的辦法,想來在座的眾人應當會同意。
  PS:上一章寫錯了,橫山雅史已經掛掉,來參加會談的是竹下修一的助理深田哲二。上章已經修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