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18)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18)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18)     

重生之世家子弟1779 等待

離開云島之后,崔瀚有些心灰意冷,心情抑郁。他表明不愿意繼續擔當崔家繼承人的意愿后,九叔竟然連挽留一下的動作都沒有。真是三十年河東,三十年河西。等崔家不需要討好陸景時,他便被崔家的族老們棄之如敝履。
  坐在車中,崔瀚給唐詩經打了一個電話,語氣蕭索的道:“詩經姐,我九叔執意要賣平鴻基金。我已經辭去在崔家負責的所有事務。我打算過兩天去好萊塢學習一段時間。”
  唐詩經沉默了一會,聲音清潤的說道:“也好,眼不見為凈。崔瀚,你那天走,我約大家一起去送送你。”
  崔瀚苦笑著拒絕,“算了,詩經姐,我這算是斗爭失利,遠走他鄉以避風頭。哦,詩經姐,我九叔說明天煙東市政府將會召集黃海聯合創意集團、以及相關的債權人、csa銀團幾方一起會談。商量黃聯的未來。這事…,你知道吧?”
  崔瀚的語氣有些猶豫。從他的角度而言,他是希望陸景大獲全勝。但是,聽九叔的口氣,貌似csa銀團挺有把握的。
  唐詩經輕嘆道:“我知道。吳越已經去煙東了。”
  亞太財團運用輿論、各種資源制造形勢,最終都是以擊垮湯開復的黃海聯合創意集團為目標。醞釀了這么些天,明天就是攤牌的日子。
  …
  …
  煙東市是魯東的第三大城市。經濟總量僅次于黃海、徐城,毗鄰海濱,風光秀麗。
  黃海聯合創意集團債務問題第三次會談便是在煙東市市屬賓館煙東市臨海酒店中舉行。蔚藍色海洋的風光入目而來。一條環海公路蜿蜒而過。
  然而。15樓小會議室中的湯開復心情確實不佳,沒有心情看這秀麗無比的海濱風光。
  會議室中居中主持會議的是煙東市政府的一位副秘書長,姓劉,洋洋灑灑的說著開門詞。大體意思是,今天召集黃海聯合創意集團、債權人、收購方、銀行四方是希望能夠達成一個滿意的結果云云。
  黃海聯合創意集團主營業務在建設軟件園、金融港、創研中心等區域中心以及配套設施上,原先主要經營地在黃海。最近一年因為收購碧湖薄膜,主營業務便轉移到了煙東市。
  黃海聯合創意集團的債權人除了魯東的幾家銀行、林、陽、許三大家族、立豐地產這幾家外。還包括光伏產業中的經銷商、原料供應商、以及在煙東工廠的工人工資。而黃海聯合創意集團的大部分資產都在煙東。比如說,工業園的土地就是相當值錢。因而這次會談放在了煙東市。
  劉副秘書長說完政府的立場。便和氣的請湯開復說幾句,算是表態。
  湯開復有點齜牙,他性子本是開朗跳脫的性格,第一次和陸景見面時。他在雨天的高速公路上坐在拋錨的車頂上舉著一個紙牌求搭載。
  陪著他的林婉如沒好氣的瞪丈夫一眼,現在可算是完了,她悔的腸子都青了。幾十億的家產,一日回到解放前。
  林家這次來的代表是林家的一位族叔,不滿意的敲敲桌子。
  湯開復咳嗽一聲,道:“各位,我希望今天能達成讓大家滿意的協議。我今天請來了建業市商行的行長趙財,建業市商行將會提供給我5千萬的貸款。”
  一聽有5千萬的資金進來,會議室里二十幾人頓時交頭接耳。一陣嗡嗡的聲音響起。
  湯開復提高音量道:“雖說現在光伏產業正處在低谷中,但是歐盟的制裁不可能一直持續下去,我希望各位債權人能保持對我們集團的信心。光伏產業依舊是世界第一大產業…”
  “湯總。別說那些沒用的,有5千萬算5千萬吧,不然我可要被家里逼的把自己賣了還債。”湯開復的演講不出意外的被人打斷,說話的是陽家的陽黎新。
  “陽少,這5千萬要先還給我們明州商業銀行。不然,我回去交不了差。”明州商業銀行副行長許云策拍著桌子說道。
  他們幾家算是通家之好。說話算是比較客氣,當然。意思表達的很明確。而其他幾方的代表說話可就沒那么客氣。
  “湯總,別扯幾把沒用的,兄弟們都等著領工資吃飯,你不希望我們又到你家里去吃盒飯吧。鬧大了,大家面子上不好看。”
  “嘿,湯總,空口白話我老吳聽的耳朵起繭,別說廢話了,5千萬,我那200萬你先還上吧。”
  會議室中二十幾人七嘴八舌的吵起來,各不相讓。拍桌子罵娘、大聲厲喝,聲音鼎沸。總之,是一定要在這5千萬中分一杯羹。
  黃海聯合創意集團欠了幾家銀行約6個億,欠了約4千萬的工資,原料欠債有幾千萬。銀行不嫌5千萬少,能挽回一點損失算一點。工頭能拿一半就心滿意足,經銷商、原料商有的是幾百萬的欠債,有的是要保證金,希望和黃海聯合創意集團錢財兩清,承諾絕不再來討債。甚至,有一個原料商向湯開復保證拿九成、八成好商量,只要肯給錢就好。
  至于湯開復拿到資金重新投產的計劃,根本無人過問。
  湯開復、林婉如都給人圍著,一人一句,給說的滿頭大汗,幾乎招架不來。
  看著亂作一團的會議室,趙財苦笑漣漣,今天這個會談,董事長徐懷觀肯定是不來的,這個會談的級別不算高。行里的打算,從建業出發前,徐董給他交了底:拖延時間,保證湯開復的攤子垮不了就行。現在看起來,這些債權人都像要吃人的老虎,這個任務很有難度。
  見吵了一個小時,眾人都消化了黃海聯合創意集團賬面上有5千萬資金這個消息,劉副秘書長敲敲桌子,維持秩序,“
  各位,稍安勿躁,我還有一個消息宣布。黃海聯合創意集團的努力,市里是肯定,同時呢,市里也在努力為解決問題尋找辦法。csa集團向市里提出收購黃海聯合創意集團的意愿。哈,當然,市場經濟,要以買賣雙方的意愿為準。”
  這時,會議室的眾人方才留意到坐在橢圓形會議桌前安然坐著的兩人。西裝革履,三十多歲的樣子,坐姿很端正,一絲不茍。只是臉上帶著微微嘲諷的笑容。
  松阪士夫看了同來的橫山雅史一眼,橫山雅史點點頭,兩人這次煙東之行本就是以松阪士夫為主。
  松阪士夫環視了會議室里的眾人一眼,說:“我是csa集團的談判代表松阪士夫,想必各位對我并不陌生。csa愿意以20億美元的價格收購碧湖薄膜。各位的債務一并解決。”
  碧湖薄膜是黃海聯合創意集團旗下的光伏企業,是其最重要、最有價值的核心資產。會議室里頓時安靜下來。幾名國有銀行的代表們相互對視,這是一個極好的方案。
  “不行。”湯開復斬釘截鐵的說道,“松阪先生,我絕不同意以20以美元的價格出售碧湖薄膜。”
  碧湖薄膜的資產總計200億美元,他當時是以100億美元入手。他的資金鏈上窟窿有10億。負債約有80億美元左右。
  現在光伏產業遭遇到前所未有的行業危機:歐盟對中國光伏產品征收懲罰性的關稅。碧湖薄膜的資產打了折扣很正常。但是,絕對不只20億美元的價值。
  松阪士夫嗤笑道:“湯總,你有什么辦法來解決目前碧湖薄膜的困境呢?”
  湯開復語塞。他如果變賣碧湖薄膜的資產,看似可以填上資金鏈斷裂的窟窿,但是,他的欠債可就沒有辦法換上了。現在這個大環境,碧湖薄膜的設備、資產折現肯定要給銀行、接盤者的資本宰一刀。
  林婉如不滿的道:“松阪先生,20億美元買不下碧湖薄膜的資產,這一點你我心知肚明,你何必出這個自欺欺人的價格,你出一個實惠的價格吧!”
  湯開復拉了一下身邊妻子,急道:“婉如…”他并不想賣碧湖薄膜,這是他的事業所在。為此,他已經將黃海聯合創意集團的其他資產給抵押了。
  林婉如就瞪湯開復一眼,“湯開復,你拉什么拉?能賣掉拉倒完事,這日子我過夠了。”說著嗚嗚哭起來。
  湯開復無語的捂著額頭,頭發長見識短的娘們,怎么可能賣掉碧湖薄膜事情就完了?只要他成為一個一文不名的平民,絕對會官司纏身的。正是因為看到這一點,他才苦苦的支撐。
  湯開復和林婉如兩人拌嘴吵架的時候,幾大國有銀行的人、林族叔、陽黎新、許云策等人都是和松阪士夫攀談起來,了解csa集團收購碧湖薄膜的決心。林、陽、許三家總計借了80億給湯開復,湯開復還在立豐地產手中借了不少資金。湯開復的死活他們是不關心的,只要欠債能拿到就可以。
  裴吳越輕輕的搖頭,他也是碧湖薄膜的債權人,看到會議室這個情景,感覺大勢已去。湯開復即便不愿意賣,現在也由不得他,終究是要找出一個解決辦法來。
  和裴吳越同來的唐弼問身邊的立豐地產代表沈效光,“沈總,你們是湯總最大的債主,同意出售換取現金了結債務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