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19)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19)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19)     

重生之世家子弟1778 六大世家

“礙”董冰欣喜的尖叫,“恭喜你,小靈。阿姨去香港了嗎?”
  她自然是知道好友的心思。和陸景擁有一個愛情的結晶是早就計劃的事情,而且小靈的父母已經默許這件事。不過,小靈肯定不能回京城待產。
  “來了,我媽就在我身邊呢。哎呀,我都快被她看死了。我9月份還在笑清姐呢,現在我也一樣了。”丁靈笑著抱怨。語氣里滿是甜蜜,“冰姐,你在約翰內斯堡怎么樣啊?”
  董冰笑道:“還行。我有一些新的想法…”
  兩人歡暢的聊著,時間慢慢的過去。董冰的助理進來道:“董總,易主管來了。”
  董冰點點頭,做了一個手勢,她都沒有覺察到這個手勢和陸景是多么的想像。和丁靈說了幾句,掛了電話,跟著助理一起往會客廳走。
  和華商業情報部門副主管易國還在南非,他去了一趟安利比里昂,現在正好來向她匯報情況。
  現在,她是和華在南非的最高負責人。
  在會客廳里和易國寒暄了一會后,董冰道:“易主管,gi公司有沒有興趣在南非擴展業務。%約翰內斯堡這里的治安這么差,據說犯罪率達到了40%,這里面大有市場。”
  易國愣一愣,他是商業情報部門的主管,關注的是情報工作,而不是做生意,含糊的道:“哦,董總,什么市場?”
  董冰笑著讓助理將準備好的文件拿來,遞給易國,說:“約翰內斯堡的治安如此之差,中產階級和富人需要大量的保安。我覺得gi公司可以承包一部分社區和街道的保安工作。其實,最好的辦法是和約翰內斯堡市政府談一個承包合同。2010年南非要舉辦世界杯。應當有這個需求。當然,先要把基礎工作做牢。打出市場知名度。”
  易國腦子里閃過一個詞:協警。約翰內斯堡市的協警么?
  易國沉吟了一會,道:“董總,我讓gi公司的人過來配合你的工作。”
  董冰點點頭,嘴角翹起來,“嗯,和華銀行(南非)分行將會為gi公司提供保險、擔保等業務。”
  …
  周四上午。陸景上午坐車到位于中關村的景華大廈辦公室中發現辦公室中喜氣洋洋、有些熱鬧。路過助理辦公室時,里面陸辦的秘書們相互交談著什么,笑聲連連。
  陸景微微有些詫異,坐回到辦公室中,按了內線電話讓人沖杯咖啡進來,隨即就聽到敲門聲,墨靜雯、余樂、季婉彤三人一起進來。
  我靠,原來是余樂婚假結束回來上班。陸景禁不住笑道:“余樂,恭喜啊。和小蠻蜜月在哪里玩的?”
  “謝謝。謝謝!去美國玩了一圈。”余樂笑哈哈的給陸景送上新婚的喜糖。說:“陸景,聽靜雯和小季說,我們和亞太財團杠上了。”
  陸景將精巧的喜糖盒子拆開,一人分了一粒喜糖,剝了一粒軟糖含在嘴里,輕松的笑著道:“是有這么回事。膠著著。我們現在保證湯開復不倒就行。”
  余樂心領神會的笑起來。跟著陸景見識過很多商業上的交鋒,相當理解這個“不倒”是什么意思。
  一般而言,只要一家大企業沒有立即垮掉的風險。只要還在運行,不管負債多少。當地政府、朋友圈子、供應商、經銷商都會樂見其成,而不是落井下石。
  和華旗下的企業建業市商業銀行正在救助湯開復,想必他應該還能撐住一段時間,達到拖延時間的目的。
  說笑著余樂新婚在美國東部、西部的見聞、趣事。一上午的時間就過去。陸景中午宴請余樂以及陸辦的秘書們一起吃飯,算是為他慶賀。
  余樂和季婉彤兩人去準備中午吃飯的事情。陸景留下墨靜雯,笑著問道:“靜雯。最近沒什么事吧?”
  他執掌一個世界級的財團,雖說最近沒有大事,正在等待狀態中,但是手中的瑣事免不了,況且這幾天他還在陪李菲菲。
  丹尼爾汽車公司各項協議簽署后。夢瑤也離開京城返回江州。她身上還兼著景華總部副總經理的職務。
  墨靜雯嫻雅的輕笑,道:“小事情我都代你處理了。”
  陸景笑著點頭。墨靜雯現在能幫他處理90%以上的事務。笑著和墨靜雯說起墨知秋前些時候打電話給他的事情。她的好友江嫵為是否要來陸辦征求她的意見。
  “那她怎么說?”墨靜雯雖說和墨知秋關系不好,倒是有點好奇墨知秋的態度。
  陸景就笑,“能什么態度。當然是贊同。她說要不是你在我身邊工作,她也想到我的辦公室里鍍一層金。”
  墨靜雯對同父異母妹妹的說法不屑一顧,嘴唇微微抿起,道:“說的好像我會打壓她一樣的。她就會搞這些歪門邪道的心思。”在陸辦鍍一層金,然后在和華旗下公司的任職當然會是一帆風順。
  “好了,靜雯,我們不說知秋了。”陸景哈哈一笑,不再試圖彌補靜雯和墨知秋之間的關系。輕輕的攬過嫻雅如明珠的女孩,輕柔的在她嘴唇上啄了一口。墨靜雯嬌嗔著,展顏一笑,明艷而清雅。
  …
  余樂、季婉彤回到助理辦公室中。余樂宣布中午去聚餐,辦公室中一片歡呼。
  季婉彤嘴角浮起一個柔美的微笑,坐回到她的位置上。陸景這段時間要在京城辦公。陸辦三個秘書組來了一半的人。這兩天辦公室中很熱鬧。
  季婉彤琢磨了一會,撥了一個號碼出去,聲音嬌柔的道:“江嫵,我們同事今天在中關村的尚雅餐廳里聚餐,你有興趣過來嗎?”
  季婉彤的電話是打給她小組中最后一個名額的面試者:江嫵。雨綺姐覺得可以招收進來培養。她也覺得江嫵很不錯。所以,決定再給她一次選擇的機會。前些天江嫵拒絕了來陸辦工作。但是,她留了一個話頭。今天再次打電話邀請。
  …
  江嫵接到季婉彤的電話時正在華夏大學的食堂吃飯。大學里面,中午吃飯的時間一般都在11:30分左右。她已經是大二的學生。但是上午最后兩節課沒有去上,而是在圖書館自習。
  接到這個電話,江嫵捏著手機,微微遲疑,漫不經心的扒拉著餐盤里的飯菜。季姐一再相邀,誠意十足。她心里那點微不足道的心思倒是顯得有點齷-蹉了。況且還有墨知秋打了包票。說陸景不是色魔。想到這兒,道:“季姐,我現在過去遲不遲啊?”
  季婉彤笑著道:“沒事,你只管來就好。”
  江嫵又謝了幾句,點點頭,掛了電話。卻是看到餐桌對面坐著一個英俊的男生,目不轉睛的看著自己,禁不住冷哼一聲,板著臉道:“是表白。還是送情書,快一點,我還有事。”
  我靠。英俊男生頓時有點吃不消。江嫵今年才15歲,身量還沒有長開,恰好是豆蔻年華,小荷初露,還沒有大學女生的風華,但容貌卻是異常精致。風姿動人,加上高智商。被封為華夏大學的校花。
  但是,就小美女校花這個態度,他開口表達愛慕不是自取其辱嗎?看著江嫵精致嬌美的小臉蛋,訕訕的說了幾句場面話,立即告退。
  “無聊!”江嫵明眸不屑的掃了一眼,食堂餐廳外哄笑的幾名男生。收拾了餐盤。起身離開。這些男生雄性荷爾蒙分泌過剩。大把的時間不知道用來學習,天天搞這些小心思,等到了社會上就只會跟著人說“畢業即失業”,一輩子也就這個樣子。
  …
  周六上午,崔瀚駕車。來到云島見崔九叔。這是前幾天約好的,他想要勸勸九叔不要出售平鴻基金。
  “云島”位于黃海普成區吳江岸邊,是黃海知名的高檔會所。一棟棟風情各異的建筑群隱藏在江邊的綠樹中。廊腰縵回,連成一片。
  崔瀚在服務員的帶領下來到“云雪島”,黑色的西裝制服保鏢在門口。崔瀚點點頭,在崔九霄助理的帶領下到二樓的一處觀景客廳中,崔九叔已經等候多時。身邊一名青年意氣風發的說笑著陪同著。崔瀚的臉上忍不住一變。
  “崔瀚,來了,坐吧。”崔九霄穿著淺灰色桃心領羊毛衫,衣著隨意的坐在沙發上。他這段時間一直住在這里,方便交際和聯絡消息,“無雙,給崔瀚倒一杯茶。”
  “好的,九叔。”崔無雙起身,咧嘴對崔瀚一笑。勝利者的笑容。泡了茶放在崔瀚面前。
  “九叔,我們崔家一定要賣掉平鴻基金?”看到今天崔無雙在,崔瀚內心就有點苦澀。當初,在崔七月被判刑后,性格霸道的崔無雙是他崔家繼承人最大的競爭對手。他是憑借著和陸景良好的私人關系勝出。經過大前天唐詩經在香樟樹餐廳中的提示,他琢磨著九叔大概已經有意愿將他換掉。
  崔九霄看了崔瀚一眼,很英俊的小伙子,很有文青氣質,拿起茶杯喝了一口,笑了笑,說:“崔瀚,最近黃海發生的事情,你應該心里有數吧。
  竹下修一將‘火力’集中在湯開復的黃海聯合創意集團身上,我們六大世家的日子才稍微好過一些,但是也受了很大的影響。這種情況下,選擇將平鴻基金出售是很明智的選擇。崔、黎、高、齊四家都是這樣的想法。”
  崔瀚道:“九叔,即便不看好陸景,但是,就不能先觀望一陣子嗎?何必要當馬前卒?”
  崔九霄微微一笑,道:“崔瀚,明天煙東市政府將會召集黃海聯合創意集團、以及相關的債權人、csa銀團幾方一起會談。商量黃聯的未來。我看湯開復多半是撐不過這一關的。無雙,你覺得呢?”
  崔無雙輕蔑的看了崔瀚一眼,當然,如果他處在崔瀚的立場上肯定也要力勸九叔不要賣掉平鴻基金,不過,現在他自然又另外一套說辭,“九叔,先下手為強,等到亞太財團收拾了湯開復,將注意力轉移到我們身上來就慘了。而且,高家已經和三井的松阪士夫談了幾筆生意,黎家也是,我們這么做并不是出頭鳥。陸景要追究責任,法不責眾嘛!”
  崔九霄眼神看向崔瀚。
  崔瀚無奈的嘆口氣,這件事沒有挽回的余地了。大概,他的崔家繼承人也要被剝奪。改而換成崔無雙上位。想了想,道:“九叔,我最近打算去好萊塢考察學習下美國人先進的電影制作經驗,光是華府傳媒就夠我忙的,家里很多事情我顧不來,請九叔另外安排人負責。”
  崔九霄笑著點點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