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7)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7)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7)     

重生之世家子弟1777 夜話

崔瀚急急忙忙的離開,裴吳越搖搖頭,說:“詩經,崔瀚去找崔九叔也沒用。都是定下來的事情。”
  唐論語已經和他四爺裴高峰通過氣。陸景的意思:唐、裴兩家如果抵不住壓力,就把相關的資產賣給CSA,盡量以現金交易。
  他比唐詩經回來的早,亞太財團在黃海做了很多準備。竹下修一就住在黃海半島酒店總統套房中。
  首先,成立了收購銀團CSA。這家注冊在開曼群島的銀團是有亞太財團和三井財團聯合組建,在收購國內企業的資質上沒有任何問題。明面上的資料顯示,這家銀團的出資方都是一些沒有名氣的企業。但知道內情的都知道怎么回事。
  第二,據說花期銀行、渣打銀行、匯豐銀行都有意出資進入CSA銀團中。這一點,他前些天聽齊賓鴻大致提了幾句。齊賓鴻勸他考慮后路。
  第三,亞太財團調用很多資源。眾所周知,三井財團在國內的經濟中滲透的很嚴重。這一次,湯開復之所有遭受到原料商、經銷商等產業鏈各方的圍攻,狼狽不堪,三井出了大力。而且,輿論媒體上一些軟文明顯是槍手寫的。再加上海外媒體的呼應。惠譽就將同時在倫敦和國內上市的康橋集團評級調整為C級。
  再據說松阪士夫和蘇威在徐城喝過幾次酒。牽線的是高家的高修平。財團的商戰,可不是簡單的資本收購,而是從政治、全球經濟大勢、商業環境、輿論、產業鏈、人力一起發動。堪稱豪華的現代化戰爭。
  當然,吃這第一波強力火力的是湯開復。意圖如何,眾所周知。唐家、裴家倒是躲過一劫。
  裴吳越緩聲介紹著情況,唐詩經不斷的點頭,她大致上也了解一些,和父親、雍馳密談的時候,他們說過,輕聲道:“吳越。我知道了。我的想法是拖延時間。”
  高婉薇心中浮起離開京城前,陸景問她的話,“薇薇,你覺得我創建和華財團和我家里有多大的聯系?”這時。聽到唐詩經說“拖延時間”心中有點明白了。
  方破虜一頭的霧水。
  另外一個一頭霧水的是崔橫波,不過,她是不大管這些事情,跟著看熱鬧。她心中對陸景還是有信心。從她當小跟班到她現在為人妻這些年,六大世家出了多少英才?各有專長。再加上幾個家主都是厲害的角色。然后。現在都成了陸景的下屬。這份能力不是簡單的說憑借著背景就可以辦到。
  裴吳越微微抿了一口酒,輕輕的嘆了口氣。有些事情,陸景諱莫如深,但他們都在黃海,有什么猜不到的?就怕還沒拖到蘇、陸兩家分出勝負,六大世家和湯開復這邊就已經崩盤。
  …
  …
  崔瀚出了香樟樹餐廳,頭腦略微清醒了些,他是驟然的給唐詩經一激,心里有點亂了方寸,氣沖沖的出來。
  當然。他現在也不可能轉身回香樟樹餐廳。
  司機開著一輛藍色的寶馬緩緩的停在崔瀚身邊。華府傳媒現在是國內娛樂圈中僅次于天辰娛樂、星光傳媒的第三大娛樂公司,他身家豐厚。
  “先回住處吧。”崔瀚揉揉眉心,開口吩咐道。
  平鴻基金在崔家的企業中,體量小,位置重。一般接受負責平鴻基金的都是下一代家主的繼承人。在他之前,崔七月就曾負責平鴻基金。平鴻基金在對賭黃金期貨時輸給了號稱“東南狼王”的墨承,崔七月設計將墨承干掉。受這件事的牽累,平鴻基金后來給清洗了一遍,實力大降。
  要知道,墨承的大女兒墨靜雯現在是陸景的貼身大秘書。平鴻基金自他接手以后還沒有恢復元氣。事實上。他的精力也不在平鴻基金上,而是經營著自己的產業華府傳媒。
  因而當崔九叔要賣掉平鴻基金時,他反應不大,但是當回過神來。這是崔家繼承人的象征時,他才有想法爭一爭。
  “九叔明顯不信任我啊,大概是因為我和陸哥關系密切。看來,崔家是打算離開和華財團的陣營。”
  崔瀚琢磨著,他得過幾天找一個合適的機會和九叔談談。想了想,崔瀚撥了崔九霄的電話。“九叔,周末有時間嗎?我有點事情想向你匯報一下。”
  電話里,崔九霄笑道:“行啊。周六下午,我們在黃海射擊俱樂部見面聊聊。”
  …
  …
  10月中旬,京城里一片秋色。除了特別愛美的女孩子,在大街上已經很少有人穿裙子。陸景和李菲菲從西單逛街回到燕大的宿舍。陸景手里拎滿了大袋小袋,有他給李菲菲買的衣服,也有李菲菲給他買的衣服。
  逛街中途還碰到黃紫琪大學生的室友莘羅和她的丈夫茂學。閑聊了幾句。
  陸景最近的狀態說悠閑也有悠閑,他指令董冰負責南非的鉆石開采事務后,他手中剩下的最重要的事情便是與亞太財團對抗。丹尼爾目前已經和昆云汽車達成協議,離開京城,返回倫敦,同時還帶有他寫給德意志銀行董事克洛斯的親筆信。
  要說累也很累。他需要時刻關注著來自黃海、魯東的消息。雖說得到消息后最終不會做出什么反應,但就像一只在狩獵的老虎,時刻保持警覺。
  李菲菲穿著白色襯衫外搭小西服配上黑色九分褲,簡約黑白配清爽干練。身姿高挑,清秀如玉。笑孜孜的看著陸景拎著袋子。一起上了四樓,打開門,蹲下來給陸景拿了拖鞋。看到陸景把腳伸出來,抬頭笑著白他一眼,卻是像賢惠的妻子般順從的給他脫鞋換鞋子。
  洗過手從衛生間里出來,看到陸景正在窗口處打電話,泡了兩杯清茶,走到陸景身邊,將竹杯放再窗臺上,看著陸景的側影,輕輕的一笑。
  淡淡的幽香傳來,陸景對李菲菲笑了笑,拿著手機說道:“好了,知秋,我有事情,改天再聽你抱怨。”
  “陸景,那一位的電話啊?”李菲菲依偎在陸景肩頭,輕笑著問道。
  陸景恍惚有回到初中時見到李菲菲的感覺,其實她的性格并不是什么高冷,而是一種大氣、驕傲。私下里相處,自然是言笑晏晏,和普通的女孩沒什么兩樣。
  “墨知秋的電話,呃…,她一個朋友打電話咨詢進入我辦公室工作的事情。她打電話來奚落我兩句。”陸景有點尷尬的將他和江嫵在京城大酒店初次見面的情況給李菲菲說了說。
  李菲菲俏臉微紅,掩嘴輕笑,“你真夠倒霉的啊。那那個天才去不去你的手下工作啊?”
  陸景無所謂的笑一笑,“菲菲,這種事我肯定是不管的。”說笑著,抱著李菲菲,親昵的擁吻。兩人有段時間沒見,一時間情熱如火。他和菲菲之間只剩最后一步。別的事情都做過了。很久之后,陸景溫聲道:“菲菲,委屈你了。”
  本來說從韓國回來就和李菲菲去一趟西山面見她的父母,將兩人的關系說一說,成與不成,總要有個態度。連這點擔當都沒有的話,怎么要人家女孩子死心塌地沒名沒分的跟著你。
  只是,先是去迪拜,回來后是婉儀懷孕,他在11月17日之前都不會離開京城。等婉儀懷孕三個月,情況穩定后,他才會外出。
  李菲菲清秀的一笑,笑容甜蜜,嬌柔的道:“陸景,去不去西山,我都已經決定了。”言語里的暗示讓陸景怦然心動。李菲菲嬌羞的笑一笑,說“陸景,你最近遇到困難了吧,要不要我給我爸打個電話?”
  陸景笑著搖頭,“菲菲,不用。”
  李菲菲看著陸景的眼睛,其實感覺到他心動了,但還是拒絕了,說:“或者我去我爺爺那兒求情。”
  陸景心中涌起一陣溫柔,緊緊的抱著李菲菲高挑纖盈的身體,“菲菲,真不用。我現在要做的只是等待。”
  是的,等待。
  然后還有一些操作。
  …
  …
  南非約翰內斯堡阿特霍廣場酒店(AtholPlaceHotel&Villa)四臥室別墅的陽臺上,董冰雙手撐在欄桿上,眺望著繁華的約翰內斯堡市區。心中思緒萬千。
  她在抵達約翰內斯堡已經快三周,迪拜那里的事情只是交代一下,熊玉嬌、戴安娜立即幫她處理好了。和熊玉嬌密談之后,她便飛來約翰內斯堡開設和華銀行(南非)分行。注冊公司名叫做和華銀行(南非)公司。
  她的本職工作還沒完成,陸景又將一項新的任務交給她,擴大和華在鉆石開產業的規模。這不僅是依靠于臨近南非的國家:安利比里昂的哈溫斯瓦納鉆石礦。還需要她在南非見機收購一些鉆石產業鏈中的資產。
  約翰內斯堡是南非最大的城市,礦業城市,占有南非國民生產總值的一半,犯罪率極高。
  她現在正在暢想獨擋一面的感受。南非就像是和華版圖上的一片空白地區,任由她來勾勒畫面。在全面了解南非的情況之后,她的想法并不僅僅限于鉆石行業。
  發絲飄逸,白裙精美。董冰接了手邊的電話,“小靈,怎么有空打我電話啊?”
  和華銀行最近忙著消化在韓國并購的成果,以及持續的保持對渣打銀行的壓力。將渣打銀行排擠出亞洲是和華銀行的既定策略。
  “冰姐,你在南非還好吧?告訴你一個好消息啊,我懷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