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9)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9)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9)     

重生之世家子弟1776 搖擺

黎傾城把雙手一攤,“薇薇姐,你問我,我問誰去啊?反正我聽齊少說,景哥倒霉之前絕對有能力讓六大世家都倒霉。景哥說不會牽連到我,我倒是擔心家里。”
  在家族利益和陸景的利益之間,她選擇維護陸景的利益,畢竟陸景將她從黃海帶到京城,給了她一個更為寬廣的舞臺。一段波瀾壯闊、精彩的人生。
  然而,黎家里有她的父母、兄弟、姐妹、朋友、長輩,她不希望看到黎家破敗。這是她的感情寄托所在。她可不是明叔他們那種商業動物,為了利益什么都可以不要。
  高婉薇螓首微點,“齊賓鴻看事情還是很準確的,只是他既然看得出來,干嗎還讓齊家去參合。真是奇怪。”
  黎傾城拿起酒杯,燦爛笑道:“薇薇姐,齊少說,槍打出頭鳥,齊家跟著混的,反正在陸景這兒也沒拿到什么好處。”
  高婉薇禁不住笑起來,搖搖頭,坐到沙發中,道:“這話說的…,現在出頭鳥好像是崔家了。他們要把平鴻基金賣掉。”平鴻基金在黃海有很多合作伙伴的。
  黎傾城慵懶的道:“薇薇姐,在大家眼中,實際上的出頭鳥是你二伯啊。”
  高婉薇恍然的咯咯嬌笑。精致美顏巧笑倩兮。劉媽送了宵夜荷包雞蛋面進來,香氣四溢。高婉薇和黎傾城兩人一人吃了一小碗。渾身舒坦。
  閑聊了一會,喝茶消食后,各自回到房間里洗浴、睡覺。高婉薇從浴室里出來,雙手輕攏著濕漉漉的秀發,在落地衣鏡前看著自己:身姿嬌小、窈窕,并非毫無風韻。容顏精致清秀,妥妥的第二眼美女。只是,景哥身邊美女眾多,她的身姿、容貌、氣質還真算不上最好。
  她心中對景哥的一腔情思只怕終究是要成空。她可做不來白唯做的事情。白唯可以直言要將后半生托付給景哥的。這些她可做不來,她才23歲呢。倒是傾城很有可能如愿。今天晚上在機場送別白露。景哥看了傾城迷死人不償命的長腿好幾眼。
  如果,景哥這次贏了竹下修一,黎家為了彌補過失,八成會將傾城送給他。這些話她看出來了。但沒和傾城說。說出來就沒意思了。指不定傾城心里有數。那么,二伯呢?他會怎么選擇?
  高婉薇俏臉禁不住有些發紅,滾燙滾燙,大約有幾分可能向明叔學習吧。高婉薇吹干頭發,躺在床上休息。夜里及其的靜謐。讓她思緒放飛。
  貌似。不管從什么角度而言,她和傾城都是希望景哥獲勝的。只是,這場風暴結果到底怎么樣,誰說的準?
  她和傾城到底還是層次太低了。根本看不清局勢的走向。高婉薇琢磨了一會,撥了一個電話出去,“詩經姐…”
  …
  …
  10月12日,陸景一行人送唐詩經回黃海。逗留在京城悠閑度日的崔橫波隨著她一起返回,同行的還有高婉薇。
  黃海那邊已經傳來確切的消息:崔家準備出售平鴻基金。平鴻基金資產價值約1-2億美元,主營業務為股票、期貨等金融延伸品。在黃海擁有很多高端客戶。
  出售對象是一個浮出水面的叫做CSA的聯合財團。九成九的概率這是亞太財團與三井財團聯合組建的一家收購銀團。
  在這樣的背景下,唐詩經不得不馬上返回黃海給唐、裴兩家帶去陸景的口信、想法。唐風集團真正的話事人是唐論語。第二代的話事人是雍馳。唐詩經很少管唐風集團的事情。像同來京城的裴吳越、黎思源、齊文敏在和陸景見面后早已經前往黃海。
  京城機場的登機口,陸景輕輕的擁抱了一下身姿曼妙的唐詩經,在她耳邊溫聲道:“詩經,一路小心。”
  唐詩經嫵媚的一笑,成熟的美人風情流溢,道:“我知道。”賢惠的幫陸景整理了外套的衣領,“南非礦石的事情先放放。”
  陸景說的小心不是安全上的小心。就在昨天他剛剛得知詩經懷上了,用測孕試紙測出來的。
  隨著陸景來送行的王燦、黎傾城等人個個扭頭,裝作沒看見兩人的親密道別。
  陸景笑了笑,“放心吧。我有把握。”南非鉆石礦開采環境的評估報告已經出來。董冰最近已經從迪拜飛到約翰內斯堡,他已經決定由董冰來負責相關的事宜。
  唐詩經只是建議一聲,眉眼如畫的輕笑,揮揮手。帶著隨從走進登機通道中。
  陸景喊住拉著小皮箱要登機的高婉薇,問道:“薇薇,你怎么想著去黃海?”
  高婉薇微笑著停下來,知性的氣質流露,在一旁和陸景說話,“景哥。我想去黃海了解一下情況。在京城帶著信息太少。”
  現在“主戰場”在黃海,在魯東。
  陸景略微一沉吟,明白高婉薇的想法,自己讓她在丹尼爾汽車公司中占了一股,她想要回報一二,笑道:“嗯。給我打電話的時候注意找個沒人的地方。”
  高婉薇給陸景說的笑起來,精致的美顏如花,“景哥,我怎么感覺你一點都不緊張啊?”
  陸景笑笑,“薇薇,你覺得我創建和華財團和我家里有多大的聯系?去吧。”輕輕的拍拍這個嬌俏、精致女郎的肩膀。
  高婉薇不太明白這句話,嫵媚的眨眨眼睛,舉起小手,“景哥,拜拜!”
  …
  …
  回城的路上,在車隊第二的黑色奔馳商務車中,黎傾城漂亮澄澈的眼睛看著正在倒酒的陸景,打趣道:“景哥,你都快要讓薇薇姐難以自持了。”
  商務車后排十分寬敞。陸景正在往四個杯子中倒著紅酒,笑道:“傾城,你怎么和白唯一個調調?”
  墨靜雯和季婉彤兩人掩嘴偷笑。白唯說陸景把京城中這一圈子美人給迷的神魂顛倒,又不管大家,不知道生了多少閨怨。這話肯定夸大了。但是,經歷過陸景在京城中的幾個巔峰時刻的女人,肯定都會對他有好感。
  黎傾城微征一下,隨即笑起來,說:“景哥,你心情似乎很好啊。哦,謝謝。受驚若寵。”微微欠身,接過陸景遞來的紅酒。
  “傾城,你反應有點慢啊。薇薇在機場就看出來了。”陸景笑著搖頭,給靜雯、小季兩人端酒,品著紅酒。眼神很自然的從黎傾城一雙性感的長腿上滑過。
  他這兩天連續接到好消息,不僅是詩經懷孕、雨綺、丁靈、葉妍都給他來了電話。這意味著他子嗣艱難的問題已經被藥酒解決。去掉這塊心病,他心里自然很高興。
  “沒辦法,我這人天生比較笨啊。”黎傾城慵懶的倚在車椅上笑一笑,喝著紅酒,眼眸著帶一點嬌嗔、嬌羞,她當然看見陸景的眼神從哪里滑過。穿著黑色褲襪的雙腿緊緊并攏。
  墨靜雯明媚的笑起來。黎傾城容貌精致耐看,身高180,一雙長腿纖細、圓潤、性感至極。氣質性感、高傲、冷艷的21歲女郎。很有御姐風。
  剛開始相處的時候,會覺得她就像是渾身都是刺的女孩。相處久了,會發現其實她人還不錯。很講義氣。當然,和高婉薇樂于助人、善于交際、開朗的性格不同,她的義氣只給朋友。但是,要成為她的朋友可是很難的。
  陸景就笑起來,說:“傾城,我聽人說你每天在京城都玩到很晚,作息時間要規律一些。不然,你現在是瑰姿艷逸,回頭過年就容顏不再。”
  瑰姿艷逸?這是相當好的形容詞,黎傾城琢磨了一會,心里高興,隨即又反應過來,嬌嗔著瞪陸景,說:“景哥,你調戲我。”哪有當面對女孩子說“你很漂亮”的?
  陸景哈哈大笑,心情愉快。
  …
  …
  隨后兩天,陸景不斷的接到戴安娜、納賽爾、穆罕默德-薩利姆等人打來的關心電話。陸景和亞太財團在黃海爭鋒引起了他們的關注。事實上,遠在英國倫敦的查爾斯-沃倫,遠在美國紐約的雷納德-洛克菲勒、安迪-摩根都關注到了這場爭斗。
  至于,韓國、日本的財閥們更是早就關注。最近亞洲的媒體都在有意無意的報道CSA收購的進程。外行看熱鬧,內行看門道。一旦CSA完成收購,就意味著陸景大敗。
  唐詩經回到黃海,與父親密談后,宴請裴吳越、崔橫波、方破虜、崔瀚、高婉薇在香樟樹餐廳吃飯。
  香樟樹餐廳是黃海本地老饕們熟知的私房菜餐廳。環境優雅。
  上菜后,邊吃邊聊。唐詩經問道:“崔瀚,情況怎么樣?”
  崔瀚容貌英俊,皮膚白皙,頭發略長,很有文藝青年的范兒。自從亞太財團開始收購碧湖集團的遠資產后,他執掌的平鴻基金、華府傳媒都受到了波及,早就不復成為崔家繼承人意氣風發的模樣,神情沮喪的道:“詩經姐,九叔要賣平鴻基金,我哪里有什么辦法,只能認命。”
  唐詩經優雅的一笑,拿餐巾輕輕的擦著嘴角,“崔瀚,如果九叔要把你崔家繼承人的地位給廢掉,你也沒辦法?”
  崔瀚大驚失色的看著唐詩經,“可,我成為崔家的繼承人不是陸哥與家里達成的協議嗎?”
  他還沒想到這一層,但是一經唐詩經提點立即明白過來,這事的概率很大。
  “我去找九叔。”崔瀚立即起身告辭,飯都沒吃的離開。這可是關系到他未來的大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