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6)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6)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6)     

重生之世家子弟1773 劣勢

時間不知道過了多久。小五在門口冒頭,穿著寶藍色的牛仔褲,很清秀的女孩,“陸哥,婉儀姐喊你睡覺呢。”
  陸景擺擺手,“小五,你給婉儀說讓她先睡吧。我要想一會事情。”
  “哦。”小五乖巧的應了一聲,悄然離開。她即便什么都不懂,也感覺到陸景身上似乎有很大的壓力。
  秋天的清晨,晨‘露’很重。一輛白‘色’的保時捷緩緩的從西月區方山湖的胡同里駛出。
  保鏢十三很沉穩的開著車;抵達景華大廈后,陸景在辦公室里給唐悅打了個電話讓他先回京城。聯合日本國內財團的想法無法實行。計劃要重新制定。
  陸景一上午都在辦公室中和莫心藍、董坤城、陳創和、陳旭江、許雪、葉靜雨、丁靈、周復生、楊‘玉’立、何夢瑤、陳笑、徐懷觀召開視頻會議。重新調整和華的對策。
  關了視頻會議之后,陸景倚在寬大的黑‘色’真皮軟椅中,輕輕的按著太陽↓,.‘穴’。昨晚有點用腦過度了。
  “噠噠”的腳步聲由遠而近,隨即辦公室的玻璃‘門’被推開,季婉彤手端著圓盤,上面一杯咖啡熱氣騰騰,清秀柔美的笑一笑,將咖啡送到陸景面前,咖啡的香氣四溢,嬌柔的道“陸哥,我給你沖了一杯咖啡。”
  “嗯。謝謝!”陸景點點頭,‘揉’著眉心,說“小季,你都回來幾天了,我還沒和你好好談談呢。在江州招聘秘書組的成員還順利嗎?”
  “‘挺’順利的。雨綺姐幫我把關的。就剩下一個成員還沒有答復。不過她在京城。今天應該會給我電話。”季婉彤語氣緋柔的說道。
  她是標準的軟妹子。說話本就是緩緩的,細聲細語。嬌柔動聽。何況是在她敬仰、崇拜的陸哥面前。
  “那就好。”陸景拿起咖啡輕抿了一口。讓宋雨綺把關是他的主意。小季這組秘書,應該都是雨綺手下的‘精’兵強將。相當于是宋雨綺在他身邊辦公室中影響力的延續。這些權謀上的東西,小季未必清楚,以后會慢慢的品味出來。
  季婉彤猶豫了幾秒,鼓起勇氣說“陸哥,亞太財團沒什么可怕的,你一定可以贏的,對嗎?”
  陸景一愣,隨即失笑。.小說哪有那么容易。小季這是盲目的崇拜他。當然,有這么個美麗嬌柔的軟妹子崇拜自己。確實讓人心情舒暢。
  看到陸景笑起來,季婉彤有些無措,‘精’致柔美的臉蛋上浮起嬌羞的緋紅,局促、害羞的低下頭。
  陸景笑著搖頭,小季處理事情的能力算是快要磨練出來,但是在為人處事上還要修煉幾年,道“好了,小季,謝謝你的安慰。事情啊。沒那么快解決,總有個過程不是?”
  季婉彤抬頭,秀麗的杏眼看著陸景,輕聲道“哦;”
  陸景笑一笑。道“隨便坐。我們閑聊一會。
  季婉彤幫陸景拿了咖啡杯,一起坐到待客區的茶幾邊。小季今天穿著米‘色’的唐娜-卡倫秋裝外套,&修身牛仔‘褲’。雙‘腿’修長筆直。牛仔‘褲’包裹的小巧‘玉’‘臀’圓潤‘挺’翹。一雙白‘色’的軟皮鞋。小巧玲瓏。一股青‘春’的氣息彌漫全身。秀麗動人。
  陸景喝著咖啡,笑說“小季。‘女’人穿衣服分三個階段,第一階段是愛美。第二階段是穿奢侈品名牌。第三個階段是只穿沒有牌子的訂制裝。你現在還在第二個階段啊。”
  季婉彤不好意思的一笑,清純無端,秀麗難言,“陸哥,我向雨綺姐,熊姨、墨姐她們請教過的。”
  她作為陸景的助理,工資每個月5萬。還有年終的高額分紅、股票獎勵。消費奢侈品‘女’裝問題不大。在職場上怎么穿戴、著裝,她才21歲,自然要向她們請教一番。
  陸景就笑起來。小季‘挺’有意思的。隨意的聊著她這幾個月在江州的情況,陸景的心情慢慢好起來,起身道“走吧,我請你和靜雯吃飯。過兩天余樂那小子也該回了。”
  余樂婚假三個月,從7月15日請到了10月15日。季婉彤柔美的點頭,收拾著咖啡杯,說“陸哥,我們去哪里吃飯啊,我提前安排一下。”
  陸景笑道“去匯海大酒店吧,我昨晚熬了一個通宵,待會順路睡一覺。”說著,走回到辦公桌邊那手機、錢包,準備出‘門’。
  季婉彤輕輕的抿著嘴‘唇’,看著陸景‘挺’拔、消瘦的背影,心中再次衡量和華與亞太財團的較量到底勝負幾何。
  竹下修一將與崔九霄、黎逸明、齊文敏、高俊耀四人的會面安排在黃海深藍游艇俱樂部。
  深藍游艇俱樂部是黃海有名的高級‘交’際場所之一。竹下修一將會面地點放在這里很正常。但誰都知道深藍游艇俱樂部背后是陸景。因而,這個會面又充滿了某些意味,更讓前來的崔九霄、黎逸明、齊文敏三人有些坐蠟。
  vp商務包房中極盡‘精’美華麗;地毯、壁畫,貼面、沙發、電視,美輪美奐的裝飾。下午時分,蔚藍‘色’的海面上‘波’濤起伏。透明的玻璃窗隔斷了吹拂來的海風。游艇碼頭處一艘艘豪華的游艇停泊。
  高俊耀心里發笑,喝著茶。他可是奉命出售資產,倒是不知道這三位有沒有接到陸景的指示。
  松阪士夫作為今天的陪客,用他的普通話和高俊耀四人閑聊著,活躍著氣氛。
  竹下修一神情淡然的喝著茶。氣場強大。這四人都曾經是他的老部下。
  閑聊十幾分鐘,崔九霄試探的問道“竹下會長,你有意將我們聚攏起來組建聯合的公司?”
  竹下修一儒雅的反問,他的漢語很標準“每家收取20%的股份,然后你們再耍手段?”
  這話說的崔九霄幾人都訕訕的笑起來。六大世家可不就是這么脫離亞太財團的么?
  竹下修一放下茶杯,淡淡的道“我非常看好光伏產業的未來。這次來黃海只是收購優質資產,其他的事情和我無關……”
  高俊耀幾人打著哈哈笑起來。怎么可能無關,源頭就在您這里啊。高俊耀道“竹下會長,我想把百泰集團出售,不知道你有沒有興趣?”
  “怎么,想要消耗我的資金?”百泰集團是地產公司,規模很大。竹下修一看了高俊耀一眼,說“你真要出售,我會采取股權置換的辦法。我的收購資金只是用來撬動局勢。”
  這是大明白話,但是說的高俊耀心里一涼。崔九霄、黎逸明、齊文敏都是驚疑不定的打量著高俊耀。這老小子別是在玩“無間道”吧!誰都知道高婉薇和陸景關系密切。六大世家派遣二代子弟和陸景在京城商議,會議后,陸景可是留唐詩經、高婉薇、黎傾城一起吃飯了。
  一旁的松阪士夫怡然一笑,跟著竹下會長做事確實痛快,一切盡在掌握中。看看這幾名老者的反應就知道什么情況。
  竹下修一哂笑一聲。很多事情,他心中有數,幾十年的商海搏殺,小伎倆對他是無效的,他甚至都不需要思考就可以做出選擇。
  “今天請你們來,一則是老朋友聚會,我知道你們幾個在黃海,最近你們幾家公司的股票跌的很厲害;第二呢,我請你們出出主意,怎么以最低的代價拿下黃海聯合創意集團。”
  崔九霄、黎逸明、齊文敏、高俊耀面面相覷,這是要‘交’投名狀。天知道,他們今天的談話會不會流傳到陸景、湯開復的耳朵中去。
  竹下修一英俊的臉上浮起一抹儒雅的笑容,說“湯開復是陸景人脈網中一個很重要的節點,這不需要我強調吧?”
  崔九霄、黎逸明、齊文敏、高俊耀眼神‘交’流了一下,崔九霄道“竹下會長,我可以將平鴻基金轉手給你。”
  竹下修一看向松阪士夫。松阪士夫笑道“崔先生,轉讓給我吧。我們兩家在文舟還有一個晶圓合作項目。”
  崔九霄、黎逸明、齊文敏、高俊耀各自駭然,湯開復的麻煩要大了。這會只怕不是把吃下去的吐出來,指不定還會有牽連到他家里的風險。
  竹下修一點點頭,站起來,語氣輕松的道“今天就這樣吧。我要出海釣釣魚。你們誰有興趣?”
  崔九霄、黎逸明、齊文敏、高俊耀都是心思重重,哪有心思陪竹下修一釣魚,匆匆告辭離開。
  松阪士夫等他們都離開,忍不住笑起來,恭敬的道“竹下會長,你的手腕真是高超。崔、黎、齊、高這四家的掌舵人就像是提線木偶一樣聽話。”
  竹下修一含笑著搖搖頭,拿著他的外套,指點道“松阪,這只是表象。你要真以為他們是提線木偶肯定會被坑。”
  他能這么對待這幾位商海老狐貍,是因為亞太財團的絕對實力。以及他的聲望、地位。同樣的話,換做松阪士夫來說,效果就會大大折扣。當然,這些事情只可意會,不可言傳,能領悟多少,就看松阪士夫自己的悟‘性’。
  松阪士夫有些撓頭,他聽得不太明白。明明這幾人表現的很“遜”的。
  竹下修一心情不錯,道“走吧,松阪,陪我去釣魚。吉永君會了東京,我找個人吃飯都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