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7)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7)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7)     

重生之世家子弟1772 丹尼爾汽車公司

黃海對陸景而言算不算主場?這個問題,從六大世家的企業所遭受的各種打擊來看,還真不算是。唐風集團、康橋集團最近遭遇到一些“小問題”。
  來自黃海的媒體、魯東的媒體都在質疑這兩家集團名下的明星企業存在著生產安全隱患。
  10月7日,黎家、高家分別將手中吞并自碧湖集團的電子、芯片設計、性能測試、房地產企業的股權轉售給亞太財團。總價值約92億美元。
  亞太財團給出了10%的溢價。陸景從黎傾城那里得來的消息:齊家、崔家都有意出售手中的資產,只是竹下修一給出的是沒有優惠的價格。還在猶豫中。
  “好的,傾城,這事我知道了。”陸景笑了笑,看向車窗外的白云。身旁的白唯、唐雨瑤都笑起來。
  白唯、唐雨瑤兩人在今天飛往美國紐約。他和墨靜雯、宋雨綺、葉妍、唐詩經、煙詩凝一行人來機場送行。此刻,陸景和白唯、唐雨瑤正在和陸景坐在一輛車中。
  “景哥,我提前和你打電話了啊,黎家的事可牽扯不到我頭上呢。”電話里,黎傾城有點郁悶的說道。景哥吩咐薇薇姐給高家透漏消息的時候,她可是在場。誰想到明叔會和高二叔一樣去賣掉手中的資產啊。黎家和高家都是賣資產,這性質可不一樣。
  陸景就笑,“傾城,我還沒有到老糊涂的年齡啊。哦,現在黃海那邊的風向可對我不好,你倒是現在擔心我秋后算賬的事情啊?”
  黎傾城這會兒正在大唐雨景的套房中給陸景打電話,她的名媛生活一般都是過點才睡,常年在大唐雨景有包房。在陸景的地頭上,她也不怕醉酒有人敢欺負她。她這會兒還沒起床。聽到陸景這么說,慵懶的躺在床-上道:“景哥,我才不管黃海那里的風向呢。蘇威和你相比可是差了老大一截。”
  蘇威是她的追求者,她和蘇威接觸的比較多,對他的性子、能力很了解。當然,真實情況是。齊賓鴻告訴她:不管陸景是輸還是贏,都有秋后算賬的能力。大致上是類似于:我過得不好之前,有能力讓你傾家蕩產。
  陸景呵呵一笑,掛了電話。黎傾城的手腕和能力和最頂尖、優秀的女生要差一籌。在京城做個名媛還要靠齊賓鴻謀劃。不過,她在大勢上倒看的分明。
  白唯笑著問道:“傾城的電話?”作為四大名媛之一,她和黎傾城自然是熟識。
  陸景微笑著點點頭,輕輕的擁著白唯的細腰,白唯倚在陸景肩頭,一旁的唐雨瑤見怪不怪。只是仍舊有些不好意思,她和白唯畢竟不熟悉。
  機場在望,陸景道:“白唯,雨瑤,你們倆去美國要注意安全。其他的細節,我就不叮囑了。”
  白唯輕熟嫵媚的瓜子臉上浮出一個柔媚的笑容,說:“我知道。陸景,我昨晚給你說的事情怎么樣啊?麗瑩跟我一起去美國。我們可以在美國咨詢下那些事情。”
  唐雨瑤在,她說的有點隱晦。好友高麗瑩想要有一個孩子。但是她本身無法懷孕。所以,只能代孕。歐美在醫學上很發達。這不是問題。她希望能和陸景有一個孩子。
  陸景頗有些無語,說:“她隨便找家醫院讓人家提供那玩意兒不就可以嗎?”
  白唯嬌笑,看著陸景不算英俊的臉龐,“因為,你最出色啊。優秀的基因可以遺傳的。”
  “再說吧。”陸景笑著搖頭。說起基因遺傳的事情,倒是想起前世里在唐雨瑤肚中的骨血。想著,再看看此時雨瑤那年輕、清艷如明月的容顏,一時間心中涌起柔情,輕輕的握住唐雨瑤的手。心中倒是有些后悔送她去美國。
  唐雨瑤看了陸景一眼。看到他眼神中溫柔的情意,溫婉的笑了笑。沒好意思和他對視,看向車窗外。她對和陸景的這份感情有過遲疑,但終究還是視作此生的歸屬。如果時光重來一遍,她大概還是會選擇和陸景在一起的。
  到機場,一行人直接到走貴賓通道,陸景的專機已經申請好了航線,正等在京城機場中。
  白唯、唐雨瑤、高麗瑩三人分別和前來送行的朋友們道別,帶著保鏢登上飛機。在走進機艙之前,唐雨瑤回頭對陸景揮揮手,笑容明艷、華美。這才堅定的走進飛機中,留給陸景等人一個豐韻娉婷的倩影。兒女情長,她此時是以事業為重的女人。
  陸景輕輕的揉了揉眉心。氣氛有些離別的傷感。幾分鐘,飛機開始滑動,準備起飛。陸景目送著飛機駛入起飛通道。輕輕的嘆了口氣。
  丹尼爾汽車公司要取得成功,即便是創業神話,也需要時間去包裝、沉淀、發酵。他和唐雨瑤這一別至少是兩年。
  看著陸景情緒流露,唐詩經嫵媚的輕笑。這個男人啊…。陸景的情緒一多半是因為唐雨瑤,倒是不知道白唯怎么將人生和他糾纏在一起。想著,和一旁的葉妍、宋雨綺小聲說笑。
  宋雨綺身邊的墨靜雯和季婉彤兩人則是親密的說話。她們倆年紀淺一些,和唐詩經、葉妍很難說到一塊去。季婉彤結束了國慶的休假,帶著她新成立的秘書小組來到京城辦公。陸景因為嬌妻懷孕未足三個月,這次與亞太財團的交鋒,他將會坐鎮京城。陸辦的辦公地點設在景華大廈。
  十幾分鐘后,陸景收斂了心中的情緒,道:“我們回去吧。”他心中渴望退休的愿望此時無比的強烈,對“糾纏不清”的亞太財團格外的厭惡。
  竹下修一想要給和華一記狠的,他現在也想把竹下修一徹底的干掉。
  “陸少…”高暢出聲和路過他身邊的陸景打招呼。他今天帶著妻子來送姐姐高麗瑩。
  陸景陸景目光落在高暢夫妻兩人身上,他已經忘記高暢的妻子叫什么名字,略微點點頭。算是和兩人打過招呼。他對高暢這樣的墻頭草、真小人印象不佳,殊無好感。
  高暢知道陸景不大待見他,趕緊道:“陸少。最近黃海那邊鬧的不像話啊,蘇威哪里要不要我做點事?保管讓他老實下來。”京城中消息靈通一點的人都知道蘇、陸交惡。
  陸景擺擺手,沒說話,與唐詩經、煙詩凝她們一起坐到車中。
  高暢層次太低,看不到原委,幫不上什么忙。陸景現在干掉竹下修一的心思很強烈。但實則,要做的事情,依舊是耐心的等待局勢明朗。黃海那些事情,他插不上手。
  心藍在香港以出售tu的股份成功的拖住了亞太財團收攏tu權力的步伐,現在就看唐悅那邊能和三井談的如何了。
  …
  六本木是東京有名的風俗區。映世則是六本木里面的佼佼者,東京著名的銷金窟。提供各色美人服務。同時也是各種密談的好場所。
  東京時間晚上9點許,映世10樓最豪華的1號貴賓包廂內,唐悅頗有些無聊的喝著清酒。看著包廂中的油畫、貼面、裝飾。至于電視中的日文節目,他自是看不懂。
  和華是驟起的新貴。陸景、他、很多人對奢侈品、藝術品的鑒賞都不在行。只有莫心藍、董坤城、陳創和、陳旭江、許雪這些原本就是巨富的人才有這個品味。
  唐悅背著手在包廂中來回踱步。他來東京好些天了,今天才有機會和三井財團中的長井家族的人見面。
  三井財團從創始人設立的規矩,分家不分產。歷經滄桑,一共有十三支。各家的勢力分布怎么樣,外人很難明白。不過,可以肯定松阪、長井兩家的力量不弱。否則,小輩之中也輪不到松阪士夫、長井靜香出頭。
  此刻松阪士夫正在黃海,配合竹下修一搞收購。這一次。亞太財團與三井財團在合作。
  長井靜香則是因為在新加坡石油期貨大戰中大敗虧輸,被家族放棄。嫁給了松阪士夫,乖乖的在家當家庭主婦。不過,就唐悅了解到的日本風俗,據說家庭主婦,三分之二都有婚外情。長井靜香看起來也不是什么安分守己的人。
  今天,他要見的是長井靜香的叔叔長井寧次。長井家族當前第二代的負責人。
  長井寧次比與唐悅約定的時間晚了一個小時才到。身邊跟著一名矮小的隨從。長井寧次175的個子,穿著黑色的休閑秋裝,看著唐悅的眼神很桀驁,和唐悅握了握手,用日語道:“你們很聰明。居然想到和我們聯手。”
  亞太財團與日本國內的幾大財團:三井、三菱、住友、富士幾家可不是很和睦。
  雖說三井財團-派出代表與亞太財團聯合,那是因為處于可以公分和華財團的資產的考慮。畢竟,和華與三井恩怨也多得很。
  景華可是把日本手機廠商在中國市場打得丟盔卸甲,一敗涂地。生生的給擠出了中國市場。甚至于在3g網絡上的布局都被誤導。中國大力推行的根本不是什么cdma標準,而是擁有部分知識產權的td-3g標準。
  當然,如果和華財團取勝,反過來瓜分亞太財團的資產,三井也很樂意聽一聽和華的報價。三井與亞太財團的恩怨也很多。反正是和華與亞太財團狗咬狗,他們只站在最終會取勝的一方一邊。
  唐悅雖說聽不懂日語,但是也看得出長井寧次居高臨下的語氣。微微有些蹙眉。身邊的女翻譯立即翻譯了長井寧次的話。
  唐悅點點頭,看了長井寧次一眼,對女翻譯道:“你給他說:和華知道三井財團內部對與亞太財團合作有分歧,我們愿意開出比亞太財團更為豐厚的條件。只要三井和我們聯手,除了tu,亞太財團所有的資產我們都可以不要。”
  “哈哈…”長井寧次聽完女翻譯的話,放聲大笑,輕蔑的看著唐悅,“條件是好條件。但是,你以為竹下修一那么好對付嗎?你們先把眼前的危機應付過去再說吧。”
  說著,丟下唐悅,揚長而去。
  “我草,小鬼子真tm的可惡。”唐悅氣咻咻的一拳砸在黑色的真皮沙發上。
  女翻譯都不知道她還要不要翻譯長井寧次的話,唐少只要看到人家離開,就知道態度如何。顯然是交易沒有談成。
  唐悅氣惱的回了東京麗都酒店。東京麗都酒店的最頂層,要緊的通道處黑衣保鏢隨處可見。唐逸黑著臉走進臥室中。讓一干gi公司的保鏢心中犯嘀咕。
  看著夜窗外的星空,唐悅沉著臉給陸景打電話,在回來的路上他還是讓女翻譯翻譯了長井寧次的話,很明顯,竹下修一在黃海還有動作,這將是最為艱難的一步。這個意外的情報他需要先匯報給陸景知道。而沒能完成陸景交代的任務讓他心中很羞愧。
  東京的時間比京城要早一個小時,陸景在家中書房中接了唐悅的電話,聽唐悅說完和長井寧次見面的情況,眉頭頓時皺起來。
  唐悅不爽的道:“陸景,黃海那邊…,蘇威犯的事兒不少了。”
  陸景厲聲道:“唐悅,黃海那邊的事,我們現在一個字都不要說。不要談。不要做任何事情。”
  唐悅立時噤聲。他聽得出來陸景是認真的。顯然,事情又發生了某些他不知道的變化。必須要諱言。
  沉默了一會,陸景道:“看來和三井合作的那條路行不通,只能靠我們自己了。”
  他的計劃很簡單:利用和華控制tu的機會,令tu的負債率高達百分之幾百。在亞太財團動用約500億美元在黃海、魯東收購的情況下,再多出幾百億美元的負債足以拖垮亞太財團的現金流。
  但是,這個負債需要日本銀行方面的默契配合。第一,愿意給tu放貸幾百億美元,這是屬于違規操作的。第二,日本銀行要保密。三井住友銀行本來是一個極為合適的對象,但是長井寧次不愿意合作,他是沒有辦法的。
  這個計劃實施,還需要六大世家把手中的資產賣出去,消耗竹下修一手中的現金。其次,和華要選擇在適當的時機將tu的股權賣出去,還要不給亞太財團發覺。
  很簡單的策略,但是如果一切部署得當,竹下修一就算是有天大的本事也得玩完。
  亞太財團湊不出1000億美元的現金。只要到時候日本國內的財團再施加影響力,釘死竹下修一不是問題。
  然而,在現實生活中,沒有人是小說中的主角,所有的人和事都得圍繞著你轉。很多事情是不受控制的。
  陸景掛了電話,輕輕的嘆了口氣,在書房中點了一支煙。婉儀懷孕,他現在在家中從來都不抽煙的。
  其實,長井寧次說的危機,以他接觸到的消息,大致上也猜得出來竹下修一接下來要干什么。
  陸景長長的吸了口煙,在書房中沉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