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4)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4)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4)     

重生之世家子弟1771 不看好

Tu公司40%的股權價值幾何?
  Tu在日本擁有S7手機,平板電腦向日葵的獨家銷售權,人氣極高,成立短短的一年多時間,用戶人數增長到千萬量級。成為日本第四大移動運營商。
  在剛剛公布的財富雜志500強中,日本第三大移動運營商KDDI,位列221位,資產211.953億美元,銷售額270.341億美元。
  因此,算上Tu的品牌價值、發展前景、盈利預期,其估值約為150億美元,事實上,如果Tu運營超過三年的話,現在的估值恐怕要超過KDDI。
  莫心藍紅唇輕吐幾個英文單詞,她是用英文在和吉永宏樹交談,“70億美元。”
  莫心藍報出的價格溢價了10億美元。事實上,和華有意將手中的股份高價出售給亞太財團。因為亞太財團收購這部分股份的意愿最強烈。
  吉永宏樹眼角跳了一下,莫心藍還真敢報價,說著日式英語,“最多65億美元。”日本移動運營商的市場蛋糕很大。他認可媒體給Tu公司150億美元的估值。
  莫心藍道:“吉永會長,你可以算上PLU電訊授權給Tu的TD-3G標準技術支持費用。”
  TD-3G的標準是公開的,只是需要向相關專利方繳納專利費用。和華與愛立信等幾家擁有專利權的公司簽署了專利使用協議。
  需要說明,僅僅是基礎的專利,并不足以保證3G標準順利的商業化運營,這其中還有很多難題、技術細節函待解決。
  莫心藍的意思是和華可以提供相關的技術解決方案給亞太財團。這可以保證Tu在3G基站建設投資的延續性。這對亞太財團無疑很有誘惑力。
  吉永宏樹沉吟了幾分鐘,答應下來,“好,我們在近期完成股權交割。”對于一家曾經是世界級財團的副會長來說,5億美元的交易并不需要思考太久。
  莫心藍點點頭,帶著身邊的幾名助理送吉永宏樹一行人出半島酒店。她心中固然不滿吉永宏樹,但這是基本的商業禮儀。
  回到位于九龍世運大廈的和華總部。董坤城在頂層的董事長辦公室中已經等候多時。莫心藍笑著和董坤城打了招呼,秘書送了咖啡進來,悄然退出。
  “心藍,情況怎么樣?”等莫心藍喝了口咖啡后。董坤城才微笑著問道。和華對如何應對這次亞太財團的攻擊已經達成共識。
  莫心藍優雅的抿著咖啡,輕笑道:“70億美元賣出Tu40%的股份,不知道回頭我們多少億美元能拿回來?”
  董坤城就笑,“Tu現在發展勢頭良好,只要兩年之后建成覆蓋日本本土四島的3G網絡。成為日本第二大移動運營商指日可待。但是,我估計日本政府不會批準我們控股Tu。到時候,我們肯定得找人合作。”
  莫心藍笑著點頭,喝著咖啡,沉默了一會,說:“出售股權可以拖延一段時間,接下來就看陸景那邊的了。”
  董坤城微微點頭,沉吟著。目前的情況看是風平浪靜,受到打擊的是湯開復和六大世家在黃海的生意。但是以竹下修一個人輝煌的“戰績”來說,這絕對只是表象。等出現端倪就晚了。
  和華的應對方案其實很簡單。說明白了就一錢不值。但往往約簡單的方案效果越好。他認可陸景制定的方案。現在就只能等,等待黃海的形勢明朗。
  在等待中容易讓人產生焦慮的情緒,特別是現在亞太財團占盡上風的情況下。他內心中同樣隱隱有些擔心。
  …
  …
  吉永宏樹與莫心藍見過面第二天便返回了黃海,和竹下修一協商收購股份的事宜。
  從亞太財團的角度來說,花費70億美元收購Tu40%的股權是一筆很好的投資,但是這70億美元的現金將會給和華帶來強大的活力。
  黃海半島酒店的總統套房中,竹下修一穿著儒雅的青衫,站在窗口看著黃海的秋色,笑著道:“這倒是挺意外的。和華的決策層很果斷。”
  吉永宏樹道:“竹下君,如果能吃下Tu。我們這次的行動算是完成了小半。”
  “小半?”竹下修一笑著看自己的助手,“吉永君,我的目標是整個和華。”
  吉永宏樹愕然的看著竹下修一,他一直以為竹下修一的策略是“取其上。得其中”,沒想到他是認真的,搖搖頭,“
  竹下君,就算我們將碧湖集團的原資產全部收購回來,就算六大世家重新再回到亞太財團的旗下又如何。這影響不到和華的根本。”
  這些都只是和華的外圍資產,不是和華的旗艦企業。和華的旗艦景華通信現在在全球手機市場風頭正勁。要說僅僅憑借著幾筆收購就能整垮和華不可能。
  竹下修一笑道:“吉永君,不知道你聽過這么一句話沒有?其興也勃,其亡也忽。和華崛起的太快,根基不穩。”
  吉永宏樹微微愣神,看到竹下修一高深莫測的笑容。有點明白了,財團的商業戰向來是:政治、經濟、輿論一起動用。亞太財團這次來黃海收購,是多方聯動。和華的崛起到底有多少是借助了陸家的力量呢?竹下修一下了一步好棋。
  竹下修一笑笑,說:“收購Tu股權的交易先談下來,交易金先拖欠著,我們不能給和華70億美元的資金。這件事你來負責。”
  吉永宏樹笑著點頭。這時,有助理進來道:“松阪士夫和黎逸明來訪。”
  …
  …
  晚飯時間,莫心藍給陸景打過電話,然后回到愉景花園中見父親莫培英。
  她的心中疑慮想要和父親商量下。看看以父親幾十年的經商經驗會做出什么樣的判斷。
  晚上八點許,紅色的瑪莎拉蒂緩緩的停在愉景花園樓下。莫心藍給助理、保鏢說了一聲,走進28樓的客廳中。她的助理季夢白等人回各自回家休息,保鏢則是住在樓下。
  陸景的私人安全顧問煙詩凝已經將陸景身邊所有人的安保等級提高的最高的S級。吉永宏樹可是有試圖綁架黃紫琪的前科。那件事以和華派槍手在東京槍殺了吉永宏樹的心腹橫山雅史結束。
  當然,她這個等級的人物在安全上有保障。不管亞太財團是獲勝還是失敗,她都沒有生命危險,這是超級富豪圈中的潛規則。
  不然,美國總統都攔不住人刺殺,何況只是富豪。只要有一方被刺激到,所引發的后果將是災難性的。亞洲到底還是文明世界。不是非洲那種蠻荒之地。
  雅致的客廳中,莫培英已經等在家中。知道心藍今晚過來,照顧他起居、生活的女人已經回避。
  “爸!”莫心藍笑著打開燈,她父親一向喜歡坐在黑暗的環境中俯視香港的夜景。
  此時,香港城市里璀璨的燈火已然亮起。整座香港島仿佛是一顆耀眼的明珠,散發著奪目的光彩。
  莫培英笑著點點頭,看著酷似亡妻的女兒,心情很好,問道:“心藍,吃過晚飯了吧?”
  “在中環的餐廳吃過了。”莫心藍熟門熟路的拿出茶葉,泡了茶,“爸,你身體最近怎么樣?少鋒沒回來看你?”
  “他啊,在黃海玩的不知道多么開心,哪里有時間管我這個老頭子?昨天給我打電話說他的射擊俱樂部去年賺了多少多少錢。”莫培英笑著搖頭。誰都聽得出他話里的欣慰。
  以他的身份,兒子莫少鋒即便是一年賺2千萬美元都難以讓他動容。關鍵是莫少鋒以前不學無術,混吃等死,現在倒是過的像模像樣。
  原因是陸景給他套了一個“籠頭”。據說那個女人叫:劉怡秋。很能干的經理,也管得住少鋒。
  莫心藍笑笑,安靜的坐在父親身邊。將目前的情況大致說了說。亞太財團正在黃海、魯東收購原碧湖集團的資產,六大世家已經人心不穩。和華無力阻止亞太財團的收購,這讓和華的高層們憂心忡忡。和華肢解亞太財團還不是從外圍開始的嗎?
  莫培英打量了心事重重的女兒幾眼,笑道:“心藍,亞太財團即便攻擊再激烈,也不足以讓你這幅模樣吧?”
  莫培英雖說是退休狀態,莫氏集團交給莫心藍執掌。但他依舊是和華議事會議成員,郵箱中可以看到和華內部的情況。
  和華的財務狀況比外界預料的要好得多。以他的商業經驗而言,只要有充足的現金流,再大的困難也可以度過。
  莫心藍笑了笑,說:“爸,我倒不是太擔心亞太財團可以將我們擊垮,我們自己不出問題,怎么垮得了?但是,我擔心影響和華的擴張節奏。陸景想要在他35歲的時候退休,現在還有7年的時間。”
  莫培英有點明白了,敢情女兒是琢磨著她的兒女情長的事情,八成是想著孩子的事情,女兒今年36歲了。所以才表現的這么患得患失,大失水準。
  喝著清茶,莫培英柔聲說道:“心藍,要淡然處之。竹下修一很強大,但陸景的水平也很出色。其實,和華財團早已經具備世界一流財團的實力,只是因為在全球的影響力還沒到。而亞太財團因為被和華肢解,實力其實已經大幅下降。此消彼長,再加上黃海算是主場了,我看這次問題應該不大。”
  莫心藍焦慮的心情稍微好了些,點點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