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9)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9)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9)     

重生之世家子弟1768 等

28日,陸景、閔興懷、李新寒、秦成文、王燦、謝晉文、蘇威、蘇琳、高婉薇、黎傾城等數十人在大唐雨景的上林苑聚會、確定白唯退出四大名媛,由閔雯增補。
  閔雯在酒會現場敬了一圈中,在謝晉文的陪同下拿著威士忌酒杯走到陸景面前,笑顏逐開的道:“陸哥,我敬你。謝謝!”
  白唯退出的原因,明面是她說有點累了,想休息一段時間。本來,京城世家子弟這個圈中,要退出,基本都是失敗者。然而,陸景支持白唯這個決定,所以她的退出順理成章。
  不管怎么樣,陸哥兌現了他的承諾,她心中對陸哥很敬服。
  陸景正在和王燦、唐略、羅華閑聊,招手讓侍者拿了杯紅酒過來,笑著和閔雯碰了碰酒杯,“叮當”一聲輕響。
  閔雯今天穿著一件輕薄的水綠色長裙,肌膚潔白晶瑩。身材曲線修長性感,胸前那對顫巍巍地乳峰飽滿堅襯讓她尤其的艷美。
  陸景對閔雯的印象還不錯。閔雯功名利祿之心很重。但這并不影響他對她的印象。陸景現在看人的角度自然和常人不同。喝著酒,笑道:“不客氣。”打趣道:“謝少,你和閔雯的關系進展怎么樣?”
  跟在閔雯身邊的謝晉文穿著白色的西裝,顯得年輕。他今天33歲,比閔雯大了整整12歲。必須的裝嫩一點。現在京城中都知道謝晉文追求閔雯的事情。據說,閔二哥并不反對謝晉文追求他這個侄女。
  謝晉文干笑兩聲,“景少。這個得問小雯啊。我說了不算。”
  陸景哈哈一笑,和謝晉文喝著酒。
  他給謝晉文開的是“五年計劃”的追求“藥方”。現在計劃有變,這小子大概還沒摸到門路。不過。看他在今天這樣的場合下能陪在閔雯身邊,想必閔雯肯定不討厭他。
  閔雯沒好氣的白了謝晉文一眼,給陸景打趣的有點臉紅,說:“陸哥,我去那邊轉轉啊。”
  她對謝晉文不是很滿意。她才21歲,可不想找一個大她這么多的男朋友。思想上有代溝呢。
  陸景笑著點頭,看向不遠處穿著藕粉色的晚禮服的白唯,嫵媚的美婦,輕熟的性感佳人。嘴角慢慢的勾勒出一抹微笑。
  白唯退出。明面上的原因是沒多少人相信的,私下的原因大家都表示理解。他會好好的照顧她的。就像之前,對她的承諾,照顧她一輩子。
  …
  唐詩經、高婉薇、黎傾城三人在面對家族利益和陸景的利益相沖突時選擇各不相同。但相同的是,不會對陸景的計劃造成干擾。
  參加完在大唐雨景上林苑的聚會之后,高婉薇立即飛回黃海,向高二叔匯報這件事,準備行動方案。黎傾城則是依舊在京城中過著她悠閑、精彩、萬眾矚目的名媛生活。
  陸景留唐詩經在京城中度過十一假期再回黃海。許久不見,他還是想唐大美人的。只是。前段時間,因為種種原因,兩人都沒有好好的相聚。
  清晨的薄霧彌漫在京城五環處的別墅小鎮:丹楓云圖中。金紅的楓葉林一塊塊的如火。
  9號別墅的臥室中,陸景和唐詩經依偎在一起說著話。臥室的壁燈柔和。照落在唐詩經嫵媚水靈的臉蛋,一抹如鮮花盛開般的緋紅殘余著。
  絮絮叨叨的聊著。陸景和唐詩經之間有很多共同的話題。詩經是一株解語花,成熟的女人風情不可匹敵。陸景生活中所有的事情都可以對她說。而陸景心思細膩,思維敏銳。唐詩經也很樂意與他分享生活中的點點滴滴,傾吐她閑暇時、午夜夢回時對他的熱烈的相思。或者談一談經濟上的話題。她很喜歡聽陸景高屋建瓴的觀點。
  說著話。時間溜的飛快。陸景丟在手邊的手機突然響起來。陸景接了電話,是莫心藍從香港打來的。
  電話里,莫心藍的語氣有些凝重,“陸景,我已經指示plu電訊拒絕向亞太財團移交tu的控制權,剛才竹下修一的助手深田哲二給我打了電話,亞太財團的副會長吉永宏樹將會在后天來香港和我見面談談。”
  “逼宮?”陸景曬然一笑,沉吟了一會,“心藍,盡可能的拖延時間。我們和三井的接觸還沒有消息。”
  莫心藍苦笑一聲,“就是不知道能拖延多久。得催催唐悅那邊啊。”陸景實施的是一個很簡單的計劃。很容易被竹下修一識破。但高明的計劃往往又是最簡單,看似尋常的。只是,她有些沉不住氣。
  一旦,亞太財團將原碧湖集團的資產收購得手,甚至更進一步收購六大世家的資產,那么和華的全球化進程就要被耽擱了。這會打亂和華的節奏。
  陸景輕聲寬慰道:“心藍,唐悅已經去東京幾天了,應該很快有消息傳來。”昨天他和高婉薇、黎傾城談話時,便是心藍發來的短信。那時,亞太財團剛剛通知plu電訊,要求接管雙方的合資公司,日本第三大電信運營商:tu。
  聊了一會,陸景微微沉吟著掛了電話,看到唐詩經一雙妙目正看著自己,里面有醉人的情意,禁不住笑道:“詩經,怎么了,給人施了定身魔法啊,還是我臉上有花?”
  唐詩經笑著嗔了陸景一眼,淺灰色的被單稍稍下滑,露出她光潔如玉的香肩,嫵媚的女人風情十足,魅惑無比,“景,我剛才什么都沒有聽到。”
  陸景微征,隨即恍然,他都給忘了。他的應對計劃是不能說給詩經聽的。以詩經的聰明、才情,聽到剛才電話里的只言片語只怕就可以猜到他計劃的大部分。但是,他哪里會去提防對他傾心相許的詩經美人呢?
  聽到唐詩經這么說,陸景笑著捏捏她的臉蛋,“詩經,我理解。”
  唐詩經嬌柔而笑,不可匹敵的嫵媚風情尤其驚艷,“景,我難得糊涂!”
  陸景的計劃對唐家未必是有利的,從陸景的高度而言,六大世家都是棋子。她雖說是以家族利益為重,但是她有些事情,她會裝作什么都不知道。她相信陸景能取得最后的勝利。
  …
  黃海。細雨蒙蒙。
  竹下修一背著雙手看著江面上凄迷的水霧,輕輕的一笑。他穿著休閑的外套,氣質儒雅。身后傳來助理深田哲二恭敬的聲音,“會長,吉永副會長已經去香港了。”
  竹下修一點點頭,嘆道:“深田君,我們為這一天籌備很久了。”
  從陸景著手瓦解亞太財團開始。亞太財團作為老牌的世界一流財團,內部矛盾重重,裂痕很深。陸景抓主時機,瓜分碧湖集團,拉攏六大世家。有干掉了印尼的刺頭,接著與西亞的納賽爾等人交好。整個亞太財團四分五裂。
  然而,對他來說,所控制的力量并沒有減少,只是在亞洲、在全球影響力衰退的很嚴重。為了等到歐盟對中國光伏企業的制裁,他隱忍了很久。
  對付陸景這樣的人物,必須要一擊致命。絕對不能給他喘息的機會。這是他幾十年斗爭經驗的總結。這一次,亞太財團并非孤軍作戰。他的把握很大。
  深田哲二低頭道:“會長高瞻遠矚!”
  竹下修一微微一笑,“呵呵,深田君,你拍馬屁的功夫有待長進啊!”
  深田哲二頓時有點尷尬。這時,門口一名助理冒頭,匯報道:“會長,松阪士夫來了。”
  “請他進來吧!”竹下修一轉身,坐回到沙發上。他這次來黃海住在半島酒店的總統套房中,整整一層都被亞太財團包下。三井財團是他的盟友之一。雙方聯合組件了一個財團用于收購碧湖集團數百億美元的資本。
  竹下修一對松阪士夫的能力不大認可,但是松阪士夫對他尊敬的態度又讓他很舒服,老實說,和三井、三菱等日本國內的財團斗了這么些年,還很少遇到松阪士夫這樣敬仰他的人。因此,松阪士夫被點名成為這次亞太財團與三井合作的聯絡人。
  松阪士夫在助理的帶領下進入總統套房中,笑著和竹下修一握手,寒暄了片刻后,松阪士夫笑道:“竹下會長,剛剛六大世家的高俊耀聯系過我,他想將手中的一家價值30億美元的科技公司賣給我。”
  竹下修一有些奇怪,微笑著問道:“哦?松阪,怎么回事?”
  松阪士夫把上午高俊耀來拜訪他的情況說了一遍。黃海這地方,高俊耀要查他的住址很容易,接著說:“竹下會長,他說第一個出手的人會獲得獎勵。這是他的理由。我覺得有些奇怪。擔心…”
  竹下修一禁不住呵呵一笑,擺擺手,“松阪,不管是陰謀還是陽謀,我們需要考慮的是,對我們是否有利。”
  松阪士夫道:“那我把這家科技公司先吃下來?”
  竹下修一點點頭,笑道:“高俊耀這個人一向是個滑頭。我和他認識多年了。既然他主動提出來,那么我們就從高家這里打開缺口吧。”說著,吩咐深田哲二,“約高俊耀和我見個面。”
  開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