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5)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5)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5)     

重生之世家子弟1766 端倪

陸景微微一笑,沒有回答這個問題,走到唐雨瑤身邊,輕撫著她鬢角的秀發,“雨瑤,你今年25歲了。怪不怪我突發奇想把你丟到美國去?”
  唐雨瑤心中涌起柔情,握著陸景的手,臉蛋貼著他溫熱的掌心,溫婉的道:“不怪。”
  陸景笑了笑,“雨瑤,這家新公司最終還是要被昆云汽車并購。我希望你未來能到我身邊來當助理。你只離開我身邊一年的時間,我卻感覺過了許久。我的事情這么繁多,我希望你來幫我。”
  唐雨瑤清亮的眼眸清艷的嬌嗔,“陸景,你是打著公私兩便的主意啊。給人安排人生的感覺真不好。但是,陸景你走的這么快,我不知道能不能跟的上你的步伐啊。”
  要說事業,深藍游艇俱樂部在黃海是一塊金字招牌。她現在的平臺以她大學時的想法來看,已經是頂尖了。她的大學同學還沒有人的成就能夠超過她。
  只是,這些所謂成功的事業在陸景面前看起來是相當渺小的。她給陸景做助理,所接觸的舞臺都比這要大。可是,她擔心她的能力無法勝任。
  陸景笑道:“雨瑤,要拿出你當年加班的勁頭來啊。我身邊只設3個秘書小組估計還不夠。小明和明雪是打定主意不回我身邊了。雨綺也不想在忙碌。”
  “去,那你就找我啊?”唐雨瑤清艷的輕笑,和陸景握著手,一起前往匯海大酒店吃晚飯。
  大唐雨景這里的廚師口味種類要比匯海大酒店少。她來京城這幾天都住在這里,都快要吃膩了。晚上換換口味。
  陸景和唐雨瑤在匯海大酒店副樓2樓西餐廳中用餐。深色的地板,黑色與白色的色彩格調。每一張鋪著精美花紋白桌布的桌子隔得的很開。
  豐韻娉婷、風姿璀璨的唐雨瑤很能吸引人的目光。唐雨瑤對這些目光熟視無睹。她在江南大學就是校花,早經歷過這樣的萬眾矚目。
  吃著精美的法式大餐,唐雨瑤問道:“陸景,我去美國的話,是在那個城市呢?紐約?”
  “硅谷。”陸景不假思索的給了一個答案,“這次創業會被包裝成一個創業神話。最多半年。我和丹尼爾-沃倫就會讓華爾街關注到這家新公司。當代的沃倫侯爵時日無多,最多還有四年的壽命。我要抓緊時間。”
  唐雨瑤輕輕的點頭,慢慢的品著食物,琢磨著她去硅谷之后能做的事情。突然又想起一件事來。“陸景,你想好怎么應對亞太財團的‘進攻’了嗎?”
  陸景咬了口牛排,緩緩的道:“大致有一個想法,我約了詩經、裴吳越他們明天在這兒談一談。”
  …
  …
  周三上午,淅淅瀝瀝的下了一場秋雨。陸景去機場送別了聶問白,和白唯、宋雨綺、葉妍、煙詩凝、墨靜雯一起坐車返回市區。
  國慶將至,聶問白去紐約探望已經在哈佛商學院就讀大學一年級的女兒墨知秋。陸景讓她帶了禮品給董晚瑤。
  回到市區,陸景、墨靜雯、煙詩凝三人去匯海大酒店參加與六大世家的商討會議。白唯、葉妍、宋雨綺三人去白雁蘇飛參加一個環保的酒會。白唯是圈內環保方面的知名人士。
  抵達匯海大酒店的總統套房時,唐詩經、崔橫波、裴吳越已經到了。幾人相互寒暄著。
  唐詩經穿著優雅的淺駝色秋裝外套,嫵媚知性,笑著道:“陸景,薇薇和傾城還有一會才到。她們剛給我打過電話。”
  陸景輕輕的點頭,“詩經,累了吧?”他最近這幾天都有在和詩經電話里溝通關于亞太財團試圖收購黃海聯合創意集團的事情。
  竹下修一采取的是聯動的辦法。黃海聯合創意集團在徐城、黃海、煙東都遭遇到很多麻煩。再加上光伏產品在八月份遭到歐盟征收高額關稅。黃海聯合創意集團的內憂外患。資產價格大幅縮水。正面臨著一個來自亞洲的聯合財團的收購。
  不問可知。聯合財團背后是亞太財團。最近這段時間詩經都有些焦慮。只是,他因為婉儀懷孕,這件事一直都壓著沒有處理。同時,也是在等待情況明朗。
  唐詩經氣質溫婉的搖搖頭,笑說:“你今天召集我們開會,我心里就有底了啊。”
  崔橫破撇嘴道:“陸景,詩經姐,你們倆說話讓我別扭的,。要不要我和吳越先回避下。”
  裴吳越尷尬的對陸景一笑,攤開手。對嬌妻。他是沒有任何辦法的。
  墨靜雯和煙詩凝兩人咬著耳朵輕笑。詩凝的親和力十足,她和墨靜雯是好友。
  唐詩經輕輕的一笑,成熟的風情不可匹敵,說道:“橫波。難道我和陸景親密的說話你就不別扭了。”
  說話間,敲門聲響起。陸景說了聲“請進”,崔瀚、唐弼、裴嫣三人走進來,笑呵呵的與眾人打招呼。
  今天六大世家齊聚在京城的都是下一代的繼承人以及和陸景關系良好的人物。
  “啊,薇薇和傾城她們還沒到?我們出發的時候傾城打電話說她們已經出門了。”
  “再等等吧。”唐詩經笑著說道。她是六大世家第二代中的翹楚人物。而且和陸景關系密切,今天的聚會由陸景發起。由她來組織的。
  …
  …
  看著前面等候著紅燈的長長車隊,豪華的雷克薩斯車內,黎傾城氣的拍方向盤,“搞什么,居然堵車,我們的運氣也太不好了。”
  副駕駛座上的高婉薇無奈的道:“傾城,我都說了讓你早點出門呢。景哥估計已經到了。他去機場送人,然后就會去匯海大酒店。”昨天晚上,她和景哥在SIT上聊過。
  黎傾城耍賴的笑道:“薇薇姐,我起不來啊。昨天齊少,他們拉我去嘉南俱樂部一個聚會撐場面。都晚上2點才回來的。”
  要是在京城中熟悉黎傾城的人看到她此刻憊懶、無賴的模樣,肯定要大跌眼鏡,這還是那個冷艷、氣場十足的黎傾城嗎?
  高婉薇拿黎傾城沒辦法,無語的白她一眼,拿起手機給陸景發消息。后排坐著的齊賓鴻和黎思源都笑起來。
  齊賓鴻寬慰道:“傾城、薇薇,你們也不要急了,就讓陸景等一會啊。他可是讓我們等了有大半個月了。”
  黎傾城覺得這話有點刺耳,她其實挺在意陸景的感受的,只是運氣實在糟糕,居然碰到堵車了,不然在10點鐘趕到大唐雨景一點問題都沒有,“嗯”了一聲,然后似笑非笑的道:“齊少,你再偷偷的看我的腿,我和你絕交啊。”
  黎思源哈哈一笑,他這個堂妹啊!身高180的黎傾城有一雙逆天的長腿。纖細,美麗、動人到極致。之前,她在黃海時僅僅是美麗,而到京城后的歷練讓她的氣質越發出眾,坐穩京城四大名媛的位置。宛若揭開面紗的珍珠,散發出奪目的光彩。和她是朋友的齊賓鴻估計是愛上她了。可惜,看這情況是襄王有意,神女無情。
  齊賓鴻尷尬的摸摸鼻子,第一眼看到黎傾城的男人,十有**會把目光落在她美麗無瑕,比例絕佳的美腿上,更別說她今天還穿著黑絲-襪,性感難言。他自然的被吸引到目光。這時,給黎傾城說了一句,連忙轉移話題,“傾城,你們說陸景相處什么對策沒有?”
  高婉薇沉吟著道:“懸的很,我看景哥只能注資,死保湯開復。”
  黎思源嘿的笑了一聲,“竹下修一雷聲大雨點小,我看他的主要攻擊目標在湯開復頭上。我們保持中立就可以。當然,吞下原來碧湖集團最大兩塊蛋糕的唐、裴兩家麻煩也很大。”
  齊賓鴻笑笑,說:“我們還是要配合、支持陸景的決定。畢竟,我們幾家現在在緬甸、印尼的投資很多。”
  黎傾城緩緩的開動著汽車,夸道:“齊少,你的眼光還是不錯的哦。”齊賓鴻是她的高參。她對齊賓鴻的眼光一向很佩服。
  齊賓鴻得意的笑起來。
  一路討論著陸景可能實施的方案,緩緩的前行,一個小時后,高婉薇、黎傾城四人在11點12分抵達匯海大酒店。
  …
  …
  臨近中午的陽光擦著山巔照進匯海大酒店頂層的總統套房內。總統套房設有室內游泳池、會議室、會客廳、花園陽臺、娛樂室、健身房等等。
  寬敞的會客廳中,陸景幾人各自坐在米色的高背沙發上,透過透明的落地玻璃可以看見室內游泳池碧藍的清水。
  陸景環視了一周,目光依次落在唐詩經、裴吳越、崔橫波、齊賓鴻、黎思源、崔瀚、唐弼、裴嫣身上,從容不迫的道:“
  今天讓詩經召集大家,是準備與大家討論怎么處理亞太財團來勢洶洶的收購。大家的意見,我大致上已經知道,我要說的應對辦法很簡單:等。”
  陸景這個態度頓時讓會客廳中頓時一片嘩然。連唐詩經都感到錯愕。這可是關系到數百億美元資產的事情,陸景竟是指示六大世家“束手就擒”。
  雖說會客廳中議論紛紛,但是因為陸景的威望,沒人敢當面質問他。齊賓鴻心里有些氣,他看得更深遠一些,“陸少,你這是不信任我們?”(。)